第二章 水中妖男

上一章:第一章 黯然销魂 下一章:第三章 求而不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抱着她前往万丈红尘,他说带她去寻找一个机缘。她没有问为何,就如他也不曾问起,那孩子究竟是谁留下的错。

她只余一魂一魄,无情无绪,更无记忆。她想不起,何时曾有过那样的旖旎。

一路上他只字不提,仍然是悉心呵护。只是习惯紧紧抿着嘴唇,似乎有血丝渗出。而那张惊为天人的清俊之颜,也越来越惨白,毫无血色。

这痛苦太过深沉,她看不懂。

然而他唇角的鲜血,她却是看的真切。

“你受伤了!”她惊奇地说着,从怀中拿出丝帕,轻轻地给他拭去唇角血迹。

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手,苍白地笑了笑:“我不会受伤的,我会永远保护你。”

“墨?h……你……”她呆呆地看着他,心中泛起莫名的难过。

“乖,叫我夫君。”他微笑着,一次次地纠正着。

“我……你究竟是谁?”

“修行百年的凡人而已。”

“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她瞥了一眼他的手臂,弱弱地说道,“可不可以放下说话?”

“不可以。”他仍然是答的干脆。为了显示这个答案的权威性,还故意加了加力气。

“可是这样很奇怪!我跟你真的不熟!”

“从昨晚到现在,差不多快一天。你一直都呆在我怀里,还敢说不熟?”

“什么‘呆在’你怀里?分明就是被你强迫的!”

“我可是你的夫君,偶尔‘强迫’一下,岂非别有情趣?”

“哼!哪里冒出来的‘夫君’,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

“我的卿浅还是那般聪明。说的不错,我就是故意的。”

看他笑得一派逍遥,她再次发起‘捶打挣扎’战术,却毫无意外地再次失败!

她哀怨无比地瞪着他,忽然有些怀念那位救她于妖魔之境的帅大叔。那大叔教过她几招防身法术,只可惜他耽溺于美色,才念过几句口诀就消失无踪。害的自己被魅魔盯上,差点就……

她只记得自己被魅魔缚住,之后的事情却怎么都想不起。脑海中一片空白,浑浑噩噩的只剩下魅魔消失前的那一抹艳色云霓。

“卿浅,在想什么?”

男子温和的声音,将她从那恍惚的思绪中唤回。她随口说出:“我在想那位帅大叔。”

这句话刚说出口,就感到周身空气骤然冷寒结冰。

顺着这强大的气场,她看到某人那张黑的不能再黑的脸。

考虑到自己小命还在他手中,一个激动,说不定就会被他勒死。她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他救了我,我当然要永远想着他。”

口不择言地说出这句话,她却看到他的脸更黑。

保命要紧,她眼一闭,心一横,选择说实话:“虽然那大叔救人救得不怎么负责,而且比较……呃……放纵不羁……但是滴水之恩,我也会永远记在心里。若有机会,我总会报答他的。”

他望天许久,半晌后才幽幽地开口:“卿浅,那人是我的师叔。”

“师叔?”她不无惊奇地说,“原来你们认识,怪不得都长得这么好看!”

他抚了抚额,好笑地说道:“这两者有关系么?”

“不但这两者有关系,而且——你们师侄两个都很好色!”

“好色?”他有些哭笑不得,语气中却满是温柔,“我只对你好色。”

向来清傲自守的墨?h,居然会被冠以如此‘美名’,他自然是好笑不已。但这句话由心爱的人说出,却是说不出的蛊惑与受用。

见她挣扎抗议,他忽然心情大好,忍不住朝她的樱唇逼近。

她呆呆地看着那张俊逸的脸庞近在咫尺,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这个反应他倒是意料之外,却又欢喜的很,邪邪笑道:“卿浅娘子,可真是热情的紧,为夫这就好好疼爱你。”

她戳了戳他的胸膛,弱弱地说道:“那个……其实我只是饿了……”

他顿住,再次望天许久,再次语气幽幽:“我这就去给你找吃的。”

她捂住不断乱叫的肚子,有些难为情地说:“几天没吃了……所以……”

“几天没吃?”他皱眉,“师叔不管你么!”

“他说……秀色可餐,他只要‘吃’那些女人就够了!”

“师叔都教你些什么!”他忍住内伤,恼火说道,“我的卿浅都要被带坏了!”

带坏我的那个人,其实是你吧!

她在心里暗暗嘀咕着,却也不敢真的说出口。因为她已经看出来,此人虽然表面冷清,但心里却是在燃烧着一把火啊!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有些温柔与情致,只会对一人无所保留。无意中的性情转变,恐怕连墨?h本人都没有察觉。

他抱着她正要前去觅食,她却忽然问道:“有没有剑?要实体的!”

她本是率性而问,自有用处。然而听到这个问题,他的身子却猛地一震,颤的不可抑制。

那场婚礼,那场血战……那一抹绝艳的身姿……

他的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低哑说道:“那把剑已经被我封藏,从此以后绝不再用。”

她没有问为何,她已经看出,他的心中埋葬着某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他不愿提起,她自然也不会追问。

趁他失神的瞬间,她从他怀中跳下,雀跃着朝前跑去,笑声清灵:“我先去洗漱!不许过来!”

望着她欢脱的清姿,他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

卿浅,这一次,我绝不会放开你!

她跑到小溪旁,俯身洗漱。水镜晃荡,容颜看的不甚真切。

她不是没有好奇的,不过是借剑为镜而已,毕竟一天未整仪容,女儿家总会有些赧然。

他为何会那般痛苦!他的心中究竟藏着怎样的过往!

她没有多想,捧起清水,细细地擦拭着肌肤。

水珠滑落这清媚容颜,在溪中荡起圈圈涟漪。

恍惚看见他那清逸脸庞,她懵懵地伸出手,轻轻地触碰着他的嘴唇——那一抹血色。

为何会这样?她没有想过逃离,却反而在此沦陷?

那温柔缱绻的怀抱,谁又舍得任它从此孤冷?

大概,她只是寻求一个保护而已吧!

她拿出怀中丝帕,轻轻地濯洗着。

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幽思之中,连丝帕落入水中,都没有意识。

待她终于察觉,慌忙伸出手,往水里捞。

然而,当她俯下身的时候,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见那清泠的水中,浮现出一张冷俊的面容。墨发在水中散开,更觉魔/魅。

那双浓墨深澈的眼睛,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眼中竟然满是狂浪的笑意。

她还没有回过神来,双手忽然被他一拉,竟然妄图将她带入水中。

就在她的身体将要触及清水的瞬间,却忽然一个旋身,又被带到了岸上!

她还来不及挣扎,身体就被那人压住。

他的嘴角,勾出一个邪肆的笑容,吻在她的耳垂,低低说道:“美人,还真是热情的很,从来都没有人敢主动触摸我的嘴唇!”

“你怎么会在水中!放开我!”

“我喜欢这样的睡觉方式——难道你不觉得,在水里会更自在?”

“啪——”

当她使出全力,将手掌扇在他脸颊的时候,他的眼中,忽然燃烧起欲/望的烈焰。

他邪肆地笑着,也不管骤然红肿的脸颊,俯下了身。

她紧紧地闭着眼睛,艰难地抽出一只手,在地上胡乱地抓着。

然而让她绝望的是,地上竟然什么都没有!

也许——也许他的身上,会带有武器!

想到这里,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伸出左手,抚上了他的胸膛。

大概没料到,她会突然‘主动’,他笑得更为邪浪:“够热情!”

她忍住心里的耻辱之感,往他的胸口摸去。果然感到,他的衣服里,似乎有什么金属之物。

她慌忙将它抓出,什么都不管,直接往他的心口刺去……

然后她忽然感到,天地似乎瞬间安静,安静地陷入死寂。

一切终于结束,就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没有呼吸,没有心跳。

只剩下寒水东逝的荒凉。

她睁开眼睛,正对上他那双骤然放大的深色瞳孔。里面扭曲着欲/望,狂傲,以及——震愕。

本来俊魅如幻的脸上,此时却如同死灰。

她呆呆地看着他,竟然忘记将他推开。

她杀了人?

她杀了人?

她竟然……

竟然杀了人!

许久之后,当她终于意识到这一场噩梦,竟然如此真实。她终于再也忍不住心中惊惧,痛苦地尖叫起来。

她浑浑噩噩地将他推开,浑浑噩噩地站起身,浑浑噩噩地将他拖到溪边,浑浑噩噩地将他扔了进去。

溪水震起巨浪,却又骤然平静。平静的,真的就如同从未发生。

她呆呆地往回走去,呆呆地整理衣衫。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的手不断地颤抖?为什么怎么也无法系好绸带!

勉强走了几步,忽然她怔在原地,没有勇气再往前半步。

墨?h,匆匆地朝这边赶来,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见到她的瞬间,他微微一怔,竟然也失去了勇气。

此时她云鬓散乱,温软半掩。风过无痕,她的绸带却忽然散开,衣衫往下滑去……

他正要走到她面前,为她理好衣衫,却见她款步而来,腰肢轻摆。

黑夜吞噬最后一抹残阳,她踏着那绮丽月光,任由衣衫缓缓滑落,直至腰间。

他红着眼睛,寒眸中似有血珠泣出。

心痛如割,他却只有悔恨。归根究底,这都是当年他做的孽。如今这苦果,也不过是咎由自取。

手臂处伤口裂开,鲜血渗出,染红墨衫。

他飞身过去,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大衣将她密密裹住:“我相信你……不会再怀疑你……不会再如当初过错……”

当年,倘若他肯信她,他们也不会如此收场。

她在他怀中,媚然轻笑:“仙君这是在说笑?你我之间,何来当初!”

“叫我夫君。”他仍然是温柔哄劝。

“夫君?能够让我快活,我才会叫一声夫君。”

“不……倘若我真的那么做了,你就会彻底地沦为妖魅!”

“你是不愿,还是不能?”

水眸中尽是轻佻,扫过他的某处,掩口轻笑起来。

他摩挲着她的云鬓,爱怜地说道:“等你好了,我再……”

“可是,你这里却不太听话!”玉手缓缓下滑,滑向某处,他不由得低呼出声。

“原来仙君藏有如此妙物,只是小气得很,不肯给我瞧一瞧。”

“不……卿浅……不要这样……”他的声音极为沉闷,半晌后才能凝气成剑,猛地往自己手臂割去。

鲜血喷溅的瞬间,他终于恢复清明,克制自己不再沉陷。

“呀!你受伤了!刚刚居然没瞧见!”她捉住他的手臂,撕开衣袖,轻轻地舔去鲜血,那样子是说不出的风情蛊惑。

“不碍事……卿浅……我自己来……”

“自己来?”她笑得极为放浪,“原来仙君竟有此等嗜好!”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自己疗伤……”

“可是我倒觉得,你的致命伤口不在手上——不如,我们去水中沐浴一番,也好为你疗伤?”

“不……不能这样……”

“可是……我难受的很……救我……”她在他怀中不断地扭动着,媚语声声。像是在渴求,又像是在诱/惑。

“卿浅,我想办法帮你,很快你就不会难受了……”

不管那法子有没有效,他总该一试。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如此痛苦,他要看到她快乐。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一章 黯然销魂 下一章:第三章 求而不得
热门: 大唐总校长[穿书] 透视神医 论汉字的重要性[异世] 将军夜里又出门了 露水之爱 保质爱情 系铃人 我,C位,逆袭 夫愁者联萌 朕在豪门当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