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黯然销魂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水中妖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人间飞花,流红千种。罗裙软香,烟雨朦胧。

她手执水墨纸伞,自那月华浓处缓缓而来,腰肢款摆,玉指青葱。媚眼顾盼生辉,檀口半启微微。香舌撩过唇角,绕出暗夜妖魅之花。

月色迤逦蔓延,凄落成嗜血的荒幽。花丛掩映中,却有两人放浪形骸,极尽缠绵。

娇吟萦萦,低喘声声,靡丽的欢愉,叫嚣着最原始的快乐。

“师父——”

她蓦地合起纸伞,酥软媚语柔柔落下,激的花中男子全身一震,终于云雨尽散。

他一把扔开身下艳女,长剑所及,艳女头颅滚落。他抓起地上酒壶,仰头饮尽,笑声中悲怆莫名:“能得本仙眷顾,想必你死而无憾!”

“师父,我好不好看?”她盈盈上前,云烟红衫逶迤出勾魂的风姿。

男子却只顾着怀中美酒,喃喃说着:“不要叫我师父!”

“师父将我从妖魔之境救出,并且教我法术护身,不叫你师父,难道唤你郎君?”她笑得妖媚,踏着冷月朝他步步逼近。

“也罢……你本就该随他唤我一声师叔……然而我终归却害了你们……”他埋首在自己的罪孽之中,却没察觉女子眼中那朵妖莲。

女子指尖已暗暗凝成勾魂赤练,就等着近身后那致命的一击。

“妖魅!竟敢伤我师叔!”

这一声清凛的声音尚未落尽,她的胸口已被剑气狠狠刺穿。

有什么孽障从自己的身上瞬间飞离,意识涣散的刹那,月色中恍惚有雪光迷离。

她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来人,却只看见在夜深处氤氲绰约的浓墨。

她大概是要死了罢!不然为何自己忽然被那墨色揉入怀中,眉眼处是雪莲幽香,恍惚还有一颗泪珠滚落。

“卿浅,竟是你!”那男子似在颤抖,声音也带着几分低哑,“对不起……我害你至此……”

“卿浅……”她低喃着,忽然轻轻地笑了,“原来我是叫这个名字……”

“卿色潋滟,浅笑安然。”他神色极为遥远,眉间深锁的不知是与谁的传说。

“真好……”她伸出手来,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却终究不过是虚无。不如就此归去,归于这一场荒凉的春梦。

男子将她紧紧裹在怀中,温柔看了半晌,决然开口:“师叔,我要救她!”

那醉酒的男人苦涩摇头:“魂魄已散,无法可救。”

“不过是中了妖魅之术而已,如今妖魅已经离身,解之何难?”

“若只是如此,那倒也罢。只是她的身世……当年我们造下的孽,总有一天必须偿还。或许你救得了她,却救不了你自己,更加救不了这天下苍生!”

“负尽天下又如何!只要她安好如初,了此残生又如何!”

男子说着,抱着她朝那月色深处走去,无意中瞥见地上那艳色血影,皱了皱眉,却并未回头。

师叔,师叔,那已是隔世的一段情伤,你又何苦自毁道行!

他抱着怀中女子,走到了夜色阑珊处。挥手结下幻界,霎时云霓风花,至寒处莲开并蒂。

他坐在冰雪里,轻轻拂去伊人眉间雪花,温柔说道:“卿浅,我们回家。”

指尖灵力隐隐,沉稳地融入她的血脉。他的手掌拂过她的眉心,脸颊,粉颈,直至那温软的风情。

那朵盛开的雪色莲蕊,掩映在霓裳薄衫之下。清风拂过,蓦然间有暗香袭面。那粉嫩的花珠,若隐若现地勾勒出某种遐想。

他顿了顿,感到有些口干,饮了些夜露,竟然还觉舌燥。

兴许是刚刚对付妖魅时着了道罢!他忙封住自己的穴道,抑制住那四处流窜的燥火。

那朵雪蕊本是当年他封印在她体内的灵,是他送给她的定情信物。由于方才被妖魅附身,此刻竟然隐透着妖艳的红。若它变得完全赤红,那她也就会被妖魅完全侵吞。

不敢多想,他将手掌覆在她的胸前,沉静地给她疗伤。指尖所及之处,莫不是冰肌玉骨。

本来他已经摒除杂念,却忽然听到“嗯”的一声低吟,手指不由一颤,停在了原处。

怀中女子唇角勾出一朵妖娆的笑容,软软开口:“这样还不够快活,你可以再热情些。”

听到这样柔媚的声音,他不由得有些惊愕。这真是他的卿浅?当初那个纯真如莲的卿浅,何曾展露过这样的风媚?

“郎君,救我!”

她轻轻扭动腰肢,像是在召唤着他。

他心头一热,只感到气血上涌,全身各处无不酥软。指尖处有些异样,宛如樱桃渐渐成熟,他这才察觉自己刚刚是触到了她的那里,难怪她会如此难以自禁。

他正要移开手掌,却忽然见她柔柔伸出手来,按住了他。

她蓦地睁开眼睛,媚然笑道:“你不喜欢么?”

温软玉手,指引着他,向那极乐的幽境滑去。那从未触碰过的隐秘,他与她从未探及。

他全身僵硬,不能自持,几乎就要迷失在这靡丽的幽香之中。

“郎君,要我可好?”

那样一副任君采撷的媚态,谁又能抵挡得了!

他脑海中一片混沌,意识明明暗暗,启启合合的都是她的那瓣烈焰红唇。

“卿浅……”

他浑浑噩噩地俯下脸去,想要噙住那一片芬芳。

她的眸中尽是媚色,映在他的眸中,却忽然变得清明。

他猛地凝成寒剑,砍在了自己的手臂上。鲜血淋漓,他终于感到痛楚,然而更痛的是他的心。

他一把将她拉入怀中,痛苦地说道:“卿浅,我的卿浅,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不认得我!”

她在他的怀中不安分地扭动着,却再也无法施展半分媚术。

“卿浅,我是墨?h,是你的夫君啊!”他将手抵在那朵雪蕊之上,不带丝毫亵渎和情/欲,却是满满的疼惜和悔恨,“这是我许给你的诺言,只是最终却……”

他的声音,不住颤抖,最后竟然近乎哽咽。

那场婚礼太过惨烈,那场结局太过绝决。她离开后的日日夜夜,他从来都不敢回想,却又不舍得就此遗忘。于是也就只有任由回忆折磨着自己,惩罚着自己。

然而比起他对她犯下的罪孽,那又算得了什么!

他的卿浅,如今竟然……

看着她唇角冷漠的媚笑,他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柔声说道:“卿浅,你会好的!那时候,我再带你回家!”

天边曙光微露,云翳尽散,百花齐开。

他再次抱起她,朝那未知之境走去。

他看着她,在晨曦中倾尽风华。

她一直是笑着的,那笑容风情万种,却偏偏寒彻心扉。晨曦散落人间的刹那,她的眼神有瞬间的迷离,却渐渐变得明澈,笑容也亦如雪霁后春暖。

百花摇曳在春风里,也摇曳在她的眼眸里。眉眼间尽是暖意,明媚如斯,晃痛了他的心。

他呆呆地看着她,一时间有些恍惚失神。

“喂!你是谁啊!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她瞪着明澈无尘的眼睛,惊奇地问道,“为什么你会抱着我!”

她恼怒地捶打着他的胸膛,挣扎着想要跳下来,却被他用力地搂紧在怀。

他的脸颊摩挲着她的鬓发,悲喜交集:“我怎么没想到!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卿浅,虽然你已经不是你,但你也终归还是你!这样已经很好……”

她懵懵地问道:“你在说什么?”

“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那也无妨,只要你记得——你叫卿浅,墨?h是你的夫君。”

“夫君?”她疑惑至极,“为何?”

“这是我们在九天之上结下的世盟,总有一天你会记起……”他忽然顿住,半晌后才说,“但愿你记起的那一天,我还能够陪在你身边。”

“虽然我听不懂,不过听得出,那些并不都是很好的回忆。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帮我想起?”

“因为只有那样才是你——完完全全属于我的你。”

“好深奥的样子!不管以后怎样,现在有一件事是必须做的!”

“何事?”

“那就是——快点放下我啦!要被勒死了!”她瞪着他,一脸无辜。

看着她绯红的俏脸,他又怎舍得放下?忍不住凑近她,贪恋那一抹馨香。记忆中只属于她的芬芳,午夜梦回萦绕心间,每每令他心动心痛。

她脸色更红,扯了扯他的衣袖,呐呐说道:“那个……墨?h?”

他温柔一笑:“叫我夫君。”

“可是……我想提醒你的是,我跟你好像不熟……这样……这样发展太快了吧?”

“叫着叫着就熟了。”他虽然一贯冷清,但是此刻看着她如此娇俏,也忍不住逗她,“或者你想换个花样?叫我相公也不错。”

“我跟你可是清白的!”她警戒地看着他,“你可别想歪主意!”

“说的不错,我确实是在想歪主意。”他笑得极为暧昧,盯着那一张樱桃小嘴,忍不住向她亲去。

她却忽然蹙起眉,偏过脸,捂住心口似在难受。

他极为受伤,从前他们虽未肌肤之亲,但也卿卿我我极为亲密。为何如今……

他还未来得及猜测,却听到她说:“我闷得慌,请帮我看看……”

他担忧她生病,立刻给她搭脉。渐渐皱起眉头,似有乌云笼罩。许久之后,无力地放开她的手,低涩说道:“你……有孕了……”

( 诱仙欢 )

推荐热门小说诱仙欢,本站提供诱仙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诱仙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水中妖男
热门: 吃货人设不能崩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 星际灵厨直播日常 流氓艳遇记 漂亮的白玉兰 假正经男神 和护士后妈生活的日子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 一觉醒来我怀孕了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