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安山寺

上一章:第32章 预言成真 下一章:第35章 天马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喂喂,听说了吗?安山寺里的许愿池超级灵验!不管许什么愿望, 都会实现。”

“前段时间不是还有个主播小姐姐慕名前往?直播期间, 开玩笑般说自己想发笔横财。没想到刚拜完, 人还没离开安山寺,就接到电话。说什么远方亲戚去世, 没有别的亲人,于是遗产全部留给她。一套市区全款房就算了, 现金也足足有五十万!可不就是发了笔横财?!”

“我以为直播造假做噱头是行业潜规则?要是不弄点话题,人家怎么炒的起来?据我所知, 这件事后她的粉丝翻了两番,礼物收到手软, 名气也比之前大很多。”

“你别不信!好些人都说拜过以后心愿成真!”

“安山寺地处偏远,原本很少人过去上香。自从许愿池的事传出来后, 每天人山人海,无数信徒捐钱。要我说, 肯定是寺庙请了托做戏。”

“宁可信其有, 不可信其无嘛。这周末我打算过去看看, 顺便许个愿。别的也不强求,就希望期末考试能及格。”

甜品店里, 女孩们的窃窃私语声清晰传入耳内。

宋婧自动过滤,很快选定目标,“你好, 一块黑森林蛋糕, 一块抹茶蛋糕, 两个香草口味冰激凌。”

“稍等。”

没一会儿功夫,服务员将蛋糕装好,“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宋婧提着蛋糕走出甜品店,然后找了个台阶坐下。

因为是极为偏僻的角落,所以四周安静极了,附近也没有其他人。

宋婧拿出抹茶蛋糕,撕开包装,放在旁边。接着取出黑森林蛋糕,大大地咬了一口,幸福地眯起眼,“试过无数家甜品店,这家的蛋糕最好吃!”

“咴咴~”天马隐去身形,咬了口抹茶蛋糕,非常赞同。

老蹲在道观里其实也很无聊。一人一马合计了下,索性一起跑出来玩。

只要注意避开人群,谁也不会发现天马的存在。

一口一口吃完蛋糕,宋婧将冰激凌盒子打开。一份给自己,一份给天马,“接下来想吃什么?”

“咴咴咴(孟氏汤馆的糕点和瓦罐汤!)”作为一名曾经被拒之门外的食客,天马对这家店念念不忘,每隔一段时间就想过去吃一顿。

宋婧微囧,“这个时间过去,可能不开门。”

“咴咴?(逛完回家的时候过去看一眼?)”

“这个好。不过现在呢?现在吃什么?”

天马边舔冰激凌边思索,表情略苦恼——想吃的东西太多,实在很难分出先后。

“要不沿街逛一圈,看见什么买什么?”宋婧提议。

这个主意好。

天马打了声响鼻,答应下来。

拳头大小的纸杯蛋糕,松软香甜;烤串品种齐全,又香又入味;西瓜汁清热解渴,带有一丝丝甜味;鸭脖子、鸭锁骨麻中带辣,一口吃下去倍儿爽……

一人一马边逛边吃,开心的不得了。就是吃多了肚子有点撑,几乎快要走不动道。

“歇会儿,顺便吃点山楂消消食。”宋婧找了个长椅坐下,手上拿着的则是新买的雪花山楂。

天马甩了甩尾巴,伫立在小崽子身边,安静休息。

倏然,数人从角落里冲出,展开追逐。

被追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头上戴着鸭舌帽,面上情不自禁流露出惊慌和不安。

身后跟着三人,个个膀大腰圆,一脸凶性。

这原本跟宋婧没什么关系。只是万万没想到,被追的中年人左突右闪,怎么都没办法甩开追击者。他咬咬牙,把心一横,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小刀,竟朝宋婧冲了过去!

它还在呢,就拿了把刀冲向崽崽,当它是死的么?

天马特别不高兴,抬蹄、踹人,动作迅速敏捷,一气呵成。

还没凑到跟前,“啪嗒”一声,中年人跌倒在地。

宋婧右手指一早就伸进兜里,扣紧昏睡符,见状默默松开。

三名大汉晚一步赶到。

见追击目标倒在地上,两人不由分说,把目标扣住。一人走到宋婧面前,出示民警证件,“你好,这位是在逃疑犯,感谢帮忙抓获。”

“不客气,小事。”宋婧淡定回道。

疑犯被按在地上,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呓语不断,“怎么会被抓住??不应该啊……我才拜过许愿池,锦鲤大神会保佑我,不会有事的……”

神色癫狂,宛如中邪。

宋婧心里一动,又是许愿池?该不会是安山寺的那个?

“把人带走。”民警同志一左一右把嫌犯架住,很快离开视线。

“咴咴。(没事吧?)”天马关切地看着小崽子,顺便舔了舔她的脸颊。

“不要紧……”宋婧想来想去不太放心,叮嘱道,“先不逛了,突然想起有件事要做。”

“咴咴。”天马好脾气地应下。

宋婧掏出手机,用“安山寺”、“许愿池”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

数秒后,相关报道跳出。

宋婧按照时间顺序浏览,发现安山寺许愿池第一次显灵是在三个月前。

有位信女想要生男孩,去了很多寺庙,拜了很多菩萨,都不见效。谁知在安山寺许愿池许愿后,隔天就被诊出有孕,两个月后拍B超确定是男孩,喜得她到处宣扬安山寺神妙。

有位善男的儿子出了车祸,变成植物人,一躺好几年。为此,他长年吃素,到处祈愿。在安山寺许愿池许愿后的第三天,儿子意外醒转,堪称医学奇迹。

有名大学生听说安山寺有灵,抱着“试一试也无妨”的心态登门。她许愿,希望期末考试成绩排名进前二,确保拿到学校奖学金。说也奇怪,她的成绩不差,平常都在第三—第五之间徘徊。偏偏那次,考的都会,蒙的都对,简直神灵庇佑,幸运女神附身。

……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总之去安山寺许愿,心想事必成。

也因此,安山寺的香火越来越旺盛,名气也越来越大。

大概一个星期前,有人质疑,“有人说安山寺里的许愿池住了条锦鲤精,能帮人实现所有愿望。那么问题来了,有个比赛,参赛者五人,其中四人许愿进前三,最优秀的那个没去,在家备战做准备。请问锦鲤大神打算怎么给这五人排名?”

一题考倒无数人。

四人都想进前三,如果名次不并列,他们的愿望没办法同时满足。

可是锦鲤大神选择哪三人呢?为什么其他人的愿望可以实现,偏就一人倒霉,被排除在外?

另外其他选手靠许愿进前三,靠实力和勤奋的那人呢?因为没烧香拜佛,所以活该被挤出前三吗?

不少人在问题底下刷“细思恐极”。

“如果烧香拜佛就能实现所有愿望,那我至今为止所有的努力都变成笑话。”

“天资聪颖、勤奋学习,最终和资质愚钝、荒废度日过上同样的生活,那我们的奋斗还有什么意义?努力可以过得更好,颓废活该穷困潦倒,在我眼里这才叫公平。”

“什么锦鲤大神?别戴高帽子了!什么样的神才会这么昏庸?所谓的有求必应,根本就是乱来。要知道,人心是不会满足的。”

“有些人的愿望相互矛盾,怎么同时实现?比如参加比赛,两人都想得第一,不存在并列的情况。”

“要是十个人参加比赛,十个人许愿得第一,十个人并列第一,那就好玩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盛况呀,微笑.jpg。”

反驳的人也有,而且还不少。

“靠许愿得第一怎么了?人家凭本事许的愿!”

“锦鲤大神多好啊,给了平凡的人们一条逆袭的机会,要不然跨越阶级哪那么容易?”

“我就想问,诋毁的人不怕锦鲤大神生气,以后遭报应吗?”

“天资聪颖是机遇,知道拜锦鲤大神可以实现愿望就不是机遇?搞笑呢?还不是羡慕人家知道的早,得了好处!”

双方战成一团,寸步不让。

宋婧看的直皱眉。

许下的愿望都能实现,看似很值得开心,在她眼里却不是这样。

世间万事因果相连,帮忙实现某个人的愿望,有时候会导致后续一系列问题。

比如那位想生男孩的信女,若她只是对男孩格外偏爱,那倒没什么。可要是她重男轻女,之前已经生过女孩,那么男婴的诞生对姐姐来说将会是噩梦。

比如儿子变成植物人的善男,若他儿子是遇上大型车祸,无辜受到牵连,醒来很值得高兴。可要是坏事做尽,受害者为了报复,开车把他撞成植物人,那么他的醒来,对某些人来说就意味着老天无眼。

比如大学生拿奖学金,名额是固定的,如果没有锦鲤运道加持,她考不出好成绩,拿不到奖学金,那么现在她得到的好运,就是抢占了别人的份额。

另外,并不是说祈愿的所有人都是坏人,但只要里面稍微混杂些,后果就不堪设想。

宋婧扶额长叹,“这是造了多少孽啊!”

继续往下翻,最近三天负.面消.息不断涌现。

第一条哭诉。

“姐弟恋,低嫁,找了个帅气的小男友当老公。我知道,他家里穷,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钱,可是我不在乎。只要我有钱,他就会继续陪在我身边,这样就够了。”

“但是!昨天他摊牌,说要跟我离婚!以后跟青梅竹马住在一起!为什么呢?因为他向锦鲤大神许愿‘事业有成’、‘有情人终成眷属’,然后愿望实现了。”

“什么怨,什么仇?破坏别人家庭开心吗?就算心照不宣,早就知道以后迟早要分开,我也接受不了这个结局。@锦鲤大神@安山寺”

第二个抱怨。

“锦鲤大神破坏人家庭的加我一个。我和老公都是工薪阶层,原本买房还贷养孩子,日子过得安稳又幸福。前不久老公去安山寺拜了拜,回来后买彩票,结果中了五百万。”

“算了算,缴完税还剩不少钱,原以为可以还清贷款,买辆代步车,从此过上舒心的生活,结果老公被其他女人勾了魂,现如今每天在家里闹离婚。”

“男人有钱就变坏,这话真是一点都不假。我知道有些人会说,错不在锦鲤大神,在我老公。可要不是它多事,我老公这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他根本没机会犯错。”

“我一个女人,又要每月还房贷,又要养孩子,你们说这事怎么办吧。@锦鲤大神@安山寺”

第三位苦主。

“我是xx公司老总。在这行业里,一向只有我们公司和另一家争霸,其他都是小虾米,碍不着什么事。”

“我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兢兢业业工作,甚至抽不出空陪家人,为的就是打败竞争对手,成为行业龙头老大,从此过上轻松生活。谁知砸钱比拼后,对方赢了,原因是他们老总拜过什么锦鲤,许愿‘事业顺遂,成为行业里当之无愧的王者’。”

“别跟我说什么骂锦鲤会遭报应!老子屁事没干,竞争对手就占据了绝对上风。接着不断打压,导致公司面临破产。老婆二胎快要生了,整天跟着我担惊受怕,晚上甚至睡不好觉。我就想问问,我招谁惹谁了??”

“要是眼光差,实力不济,输了我认。有锦鲤运道加持,所以输掉?这都什么玩意儿!改明儿老子许愿竞争对手破产,是不是也能如愿?”

如果说前面两件事迟早会发生,那么第三位老总纯粹就是被连累。如果没有安山寺,说不定他会成为最终赢家。而如今,不但赢不了,公司都快保不住,俨然将从云端跌落到谷底。

想到这,宋婧的心情愈发沉重。

第34章 锦鲤精

到了这个地步, 人们就不拜锦鲤了么?并没有。信徒反而越来越狂热, 追捧锦鲤大神的人越来越多。

道理很简单,信奉不一定占到便宜,不信一定吃亏。那么为了不成为倒霉鬼, 只能屈服于形势。

还有人觉得,有求必应, 这分明是机遇!咸鱼翻身, 就靠锦鲤大神了!

于是前往安山寺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寺庙尚未开门, 香客就在外面排起长队。

宋婧点击手机屏幕快速下翻,发现底下有香客自拍图。粗粗扫一眼,就见寺庙里面挤挤攘攘全是人,行走都不太方便。

她顾不得休息, 站起身, 顺势将手机揣进口袋,“没空闲逛了, 得去趟安山寺。”

天马也不问为什么,歪头咬住小崽子的衣袖,轻轻拽了拽。

“你也去?”

“咴~”天马应了声, 并蹲下身, 示意崽崽坐上来。

“好吧。”宋婧没有客气,翻身坐上马背, 抱紧马脖子。

天马四蹄飞奔, 不多时便跑没影。

**

安山寺外, 几名武僧手持降魔杖,拦在大门口。

一名大和尚沉声道,“上香游客过多,请大家排着队,耐心地等一等。等到先前的部分游客离开后,会放你们进入。”

许是怕锦鲤大神降罪,游客们脸上虽有焦急和不耐,却什么都没说,顶着烈日,老老实实地等在门外。

“走,咱们去把那条搞事的锦鲤炖汤。”所谓擒贼先擒王,宋婧瞄准目标,果断出击。

天马凌空虚踏,飞过寺庙大门,径自往里走去。

在空中停留片刻,本想认一认路,无意中发现游客聚集最多的地方有个池塘。此刻有人正高声许愿,请求锦鲤大神庇佑。

天马在许愿池正上方停住脚步,低头往下看。

“就是这里了么?”宋婧轻声呢喃,同时垂眸思考对策。

不等她拿定主意,忽然有人跌跌撞撞挤到许愿池前,大声哭嚎,“大家别被安山寺的和尚骗了,这根本不是什么锦鲤,而是邪神!”

“前几天我过来拜了拜,中了五百万。满心以为从此以后能翻身当富翁,还捐了不少香油钱。谁知昨天,回到家后彩票不见了!”

“五百万呐!!还没兑换就没了!”

“谁家锦鲤保佑人中奖后会把彩票拿走?分明是寻开心,让人空欢喜!”

“可怜我把五百万怎么花都想好了,因为这破事,还跟我老婆吵了一架。现在倒好,什么都没了!”

众人惊呆,窃窃私语声随之响起。

“骗人的吧?不是说锦鲤很灵验吗?”

“我朋友之前拜过锦鲤大神,后来论文拿了奖,没听说有后遗症呀?”

“会不会是这人撒谎,故意骗咱们?”

“不至于吧?在许愿池许个愿而已,谁会特地骗人?”

就在游客们议论纷纷时,一人接了电话。交谈没多久,他变了脸色,“啥?说好的拆迁不拆了?凭什么呀!”

“有好几个钉子户不肯卖,所以换了个地段打造商业区??”

“我……”

那人一口气没喘上来,当即翻了个白眼,晕死过去。

“我怎么瞧着这事不太对?”不少人犯起嘀咕。

踌躇间,又一人接到电话,“远方亲戚死之前其实立过遗嘱,死后财产全部捐赠?”

女孩不敢置信,目光呆滞,像复读机一般重复听到的话,“所以遗产不会留给我……所以遗产不会留给我……”

众人面露惊骇,许久说不出话来。怪异的事情接连发生,这可不像是偶然!

恰在这时,一个声音在人群中扩散开,“据说世上有种邪神,靠实现人们的愿望来发展信徒。等到人们把它当做信仰,陷入狂热,邪神就不会再实现愿望。相反,它开始掠夺人们拥有的一切,直到信徒一无所有。”

冷汗浸湿了后背。

几乎同一时间,好几名香客一言不发,匆匆往外走。看那架势,似乎是在逃难。

有些人原本举棋不定,见不少人离开,便下意识跟着离开。有的人越来越多,原本想留下的游客也情不自禁跟着往外走。

没多久,许愿池周围只剩下寥寥几人,四处空旷极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宋婧愣住。

她后知后觉地回忆起,“这么说来,疑犯被抓那会儿,也说过他刚拜过锦鲤大神什么的。难道锦鲤精发现自己闯了大祸,正尽力补救?”

想想有求必应的家伙应该没那种智商,她又有了别的猜测,“难道有人察觉到不对劲,抢先出手,整治乱象?”

猜测无果,天马悄然落地。打算把锦鲤精抓出来,让小崽子好好审一审。

许愿池不大,里面养了近三十条锦鲤。

凑近查探,宋婧飞快意识到,安山寺的妖怪不止一个,而是有两个。

许愿池里,一条锦鲤通体全红,一条锦鲤通体全黑,看起来就很不平凡。

“去僻静的地方说话。”宋婧嘴唇微动,附近的香客却听不见丝毫声音,“不来就动手抓。”

红色锦鲤身形一颤,犹豫片刻才从许愿池里消失。

相比之下,黑色锦鲤极为光棍,话音刚落便化作人形。

窝进角落,顺手布下隔音结界,宋婧这才有空问话,“说吧,怎么回事?”

“道长是想杀了我们吗?”一身黑袍的男人不答反问。

宋婧不置可否,“这取决于你们的回答。”

旁边身穿红裙的漂亮姑娘低着头,一声不吭,神情略有些不安。

“事情是这样的……”

穿了黑袍的男人刚想开口解释,宋婧冷漠打断,“你是黑锦鲤,只能给人带来霉运,许愿的事跟你没关系。”

接着侧过头,打量某人,寒声道,“我要听她亲口说。”

身穿红裙的姑娘身形微颤,却鼓足勇气,把事情的原委缓缓道来。

“我叫红鲤,他叫黑鲤,一块儿在安山寺住了好多年。寺里有个小沙弥,打从进入寺庙起,就会不定期给鱼儿们喂食。”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小沙弥变成了僧人,然后又成为了主持。但是安山寺的情况一天不如一天,游客越来越少,离开的僧人越来越多。”

“终于有一天,给鱼儿们喂食时主持絮絮叨叨诉苦,说若是这样的情况再持续半年,安山寺就不得不关门。僧人都会离开,寺庙再无人打理,也不会再有人照顾锦鲤。”

推荐热门小说妖怪都市,本站提供妖怪都市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妖怪都市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2章 预言成真 下一章:第35章 天马
热门: 将四个巨佬写进耽美文后 战天 借种:玉米地里的女人 全帝国氪金养我 病娇狐仙别黑化 重生之锦年 后宫:甄嬛传3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快穿] 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 世界微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