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黑历史

上一章:第26章 辨别 下一章:第28章 再见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嗷呜?”田园犬端正地坐在地上, 表情颇有些不知所措。

鲁广民非常无语, “居然一本正经地跟狗进行交涉, 看来病的不轻。”

陈航嘴巴微张, 为散人简单粗暴的交流手段感到震惊——早知道直接问话就行,他还不如自己上。

宋婧不管不顾,继续煽情,“他说过, 是妖也好, 奇遇重生也好, 他都不在乎。重要的是, 曾经救过他的狗能回到身边。”

“可如果不是过去的那只, 他绝对不会收留,因为大黄无可替代。”

“因此, 要么证明你是大黄, 跟他回家;要么江湖不见,各自安好。”

“听明白的话,快点做决定。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田园犬如同一尊雕像,在原地僵立许久。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它似是下定决心, 走到陈航身边, 轻轻舔舐他的右手。

“大黄?!”陈航心跳如雷, 全身血液加速。

“啊呜(是我)。”大黄像是能听懂他在说什么, 温柔地应了声。

陈航心肝一颤, 呼吸不禁急促起来。是大黄,真的是大黄!

他一把将田园犬搂到怀里,紧紧抱住,心中满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你们来劲了是吧?这都多少年了,大黄怎么可能还活着?”

“先别忙着激动,验证下它的身份。”

煞风景的不止一人。鲁广民、宋婧几乎同时开口,制止陈航和爱犬相认。

鲁广民原本认为狗被专门训练过,这是个圈套,然而穿着道袍的家伙居然主动提起验证身份……

他表情古怪,心说现在的骗子真不简单,事先的准备工作看起来做的很充分。

“我不会弄错的,它就是大黄!”陈航言之凿凿,脸上露出一丝激动。

宋婧心中腹诽,那可不好说。妖怪嘛,找户好人家不容易。知道陈航是个不错的饲主,冒名顶替也不是不可能。

“别忘了来之前的路上,咱们说过什么。”她淡漠提醒,“如果它是大黄,我会问出只有大黄才知道的陈年往事。如果它不是,哪怕你不想听,我也会如实告知。”

“就你那问话方式?”鲁广民被逗笑了,“我也会啊!”

他转向田园犬,一本正经道,“如果是大黄,从小跟我、跟阿航一起长大,一定知道我们的黑历史对不对?”

“来,狗子,随便说出一件,证明你的身份。”

话刚说完,他就先笑了。

“汪汪汪。”田园犬无比认真,一顿吼叫。

鲁广民托着腮帮子,笑容戏谑,“他们都说你是大黄,好吧,假设你真的是。我说,既然活了那么些年,怎么也不趁机成个精,学说人话、学变人形呢?”

又是一通“汪汪汪”,除了宋婧,没人听得懂它在说什么。

“大黄实力不够,变不了人。”宋婧帮忙翻译,“之所以不学说人话,是怕睡觉的时候讲梦话,被饲主发现。”

“故事编的还挺逼真。”鲁广民轻嗤。

宋婧无视挑衅,径自说下去,“鲁宝贝你够了!整天欺负狗,不觉得亏心吗?”

“小时候作业忘了做,就假装本子被狗叼走,实际自己偷偷埋在树底下。”

“考试考差了,不敢给家长看,硬逼着狗动嘴,把卷子咬成一片一片,毁尸灭迹。”

“说好小时候罩住你,长大了就能跟着吃香的喝辣的,结果呢?薯片不肯给,冰激凌也没有,还故意在狗面前吃零食,缺不缺德?”

“再逼逼我就把你干过的坏事都告诉阿航!”

鲁广民面色僵硬,脸上满是惊骇。

“宝贝”是他的小名,除了家里人和陈航这个发小,其他人不可能知道。

至于方才细数的黑历史……有些连陈航都不清楚,这姑娘怎么会晓得?!

鲁广民心惊肉跳,目光中透露出惊疑之色。

陈航怒极反笑,“我说你小时候怎么往我家跑那么勤快,原来是找狗背锅。专门找不会说话的坑,行啊你!”

他目光咄咄,大有一言不合就干架的气势。

鲁广民无法辩解,只得讪讪笑了下。不过很快,他转头看向宋婧,厉声喝问,“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这些事!”

宋婧老神在在,“回答你的是狗,我只是帮忙翻译。”

“信你就有鬼了!”鲁广民嗤之以鼻。

“汪汪汪。”田园犬不忿,继续泄密。

“有本事嚷嚷,有本事失恋的时候,别抱着狗哭啊!”宋婧一字不落地转述。

“在朋友面前装的没事人似的,转个身就把自己灌醉,一边撸狗一边哭。”

“顺便说一句,喝醉了别瞎唱歌,真的很难听。”

田园犬凶巴巴地瞪过去,一副“我忍你很久了”的表情。

鲁广民既没办法面对现实,又想不出合理解释,于是持续懵逼。他愣愣出神,半天说不出话来。

陈航经历过大变活兔,接受能力要稍微强一点。见状,他迫不及待询问,“我呢?有没有跟我有关的例子?”

宋婧凑近低语。

跟狗交流片刻后,她说,“喜欢晴天的时候陪你窝在树荫里,靠树小憩。也喜欢雨天一起玩水,把毛发弄湿。”

“你为它学做饭的时候,真的觉得很幸福。要是饭里不加胡萝卜,不想着让它改掉挑食的毛病,那就更好了……”

“点心的话,比起肉罐头,更喜欢宠物饼干。既好吃,又能磨牙。”

“想吃薯片、冰激凌、蛋糕、巧克力,不过想也没用,你绝对不肯买。”

“不喜欢被关在笼子里,能不能让它自由活动?它发誓,绝对不拆家。”

“阳台的阳光很好,很适合睡午觉。可以的话,它想把窝挪过去。”

……

一点点琐碎小事,拼凑出熟悉的记忆、熟悉的画面。

不知不觉,陈航的眼眶湿润了。

“以后我不会再拘着它。”他声音哽咽,语气却是说不出的郑重。

“从来没有后悔过从盗贼手里救下你。”宋婧说。

“其实被攻击时可以躲开,它是故意没避开。因为在你家住了快十年,必须找个借口离开,换地方生活。”

“很多人接受不了妖怪的存在,不想冒险,所以悄无声息地走掉。听说即便是妖,你也愿意接纳,它很高兴。”

“大黄!”陈航重又把田园犬抱进怀里,手指轻颤。

田园犬安静极了。乖乖被抱,一动也不动。

“等等,你等会儿。”鲁广民感觉他兄弟快被忽悠瘸了,不由出言打断。

虽然暂时没弄明白原理,可他坚信,大黄已经死了。面前的女人花言巧语,为的是诱他们入局。

“他千辛万苦才跟爱犬重逢,场面感人,你就别打搅了。”光看陈航、鲁广民的反应,宋婧便知狗妖说的是实话。因此,她不但不再劝阻一人一狗亲近,还帮忙把碍事的家伙拦住。

“你当然不希望我多嘴。破坏你的好事。”鲁广民气势汹汹,“虽然不晓得你是怎么查到的那些事,可也别把其他人都当蠢货!这只狗怎么可能是大黄?我一千一万个不相信。”

宋婧抬眸,“你信不信不重要,反正你也不是它的饲主。”

鲁广民气到炸裂。他看向陈航,质问道,“这女人疯言疯语,一派胡言,你也要相信?”

“大黄死了,活不过来了,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接受现实!”

“它救了你,为你而死,你却找了个代替品。大黄在天有灵,大概会死不瞑目。”

“我帮你养狗,可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些屁话。认清现实,面对现实,把怀念藏在心里,这样才对得起我这些天的辛劳!”

宋婧听了一会儿,脑海中莫名闪过一个念头——鲁广民对大黄的感情不比陈航少。

只是他坚信大黄已不在人世,所以不管听见什么、看见什么,都拒绝相信。

执拗是种病,得趁早治。

宋婧正思索治疗方案,就见田园犬挣脱开陈航的怀抱,指指柜子,再指指自己,最后伸爪。

鲁广民微怔,“交出所有零食,就大度地原谅我?”

“汪~(没错)”它应的欢快。

鲁广民迟疑着伸出手。

只见田园犬拿起小爪子在他手心里按了按,算是交易达成。

然后轻推小腿,示意他赶紧行动,把零食交出来。

鲁广民一阵恍惚,又想起了往事。从前这种私底下的交易他俩没少做,因此特别熟稔。

陈航面露微笑,浑身上下却散发着逼人的寒气,“背着我的时候,你们俩都做什么了?”

鲁广民,“……”

也没什么,就是把不让喂的零食喂了个遍而已。

其实起初他是坚决不肯的!但架不住大黄死缠烂打。某天试着喂了一次,见它后续没有不良反应,才敢接着喂。

之后的事,就不归宋婧管了。

陈航支付完剩余的货款,她便知趣离开,腾出空间让他们叙旧。

几天后,宋婧听说宠物医院的妖怪们过了明路,被允许继续待在医院休养,直到它们想离开为止。

大黄被陈航带回家饲养,上班的时候跟去宠物医院,下班的时候陪着回家,俨然贴身保镖。

鲁广民依然无法接受“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田园犬就是大黄”这件事,多次登门找茬。结果越是接触,越是觉得熟悉亲切,最后不得不承认陈航是对的。

时隔多年,好不容易再见面,陈航把大黄宠上天。要星星不给月亮,陪吃陪喝陪玩,想干什么都由着它。

为此,白绵羡慕坏了,“同是妖怪,我怎么就没遇上那么好的饲主!”

“能遇上好老板也是种幸运。”天医生.天南星感慨不已,“换作其他人,知道你的身份后,果断辞退非人类员工不说,可能还想尝尝红烧兔妖是什么滋味。”

白绵:“……”

是的,活着就该庆幸。

推荐热门小说妖怪都市,本站提供妖怪都市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妖怪都市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6章 辨别 下一章:第28章 再见面
热门: 他喜当爹了[快穿] 听说师父暗恋我 分化过于晚了 后宫:甄嬛传3 撩完偏执NPC后我跑路了 曾经风华今眇然 一个大学生村官的幸福生活 为你打开时间的门 地方妖管局 我是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