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幻觉

上一章:第22章 执念 下一章:第24章 证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妖激烈讨论时, 宋婧退出主卧, 去了侧卧。

房门打开, 天马正在和不认识的女孩愉快玩耍。见有人进来, 它一脸被打扰的不悦, 凶巴巴瞪着来人。

“先是师傅,接下来是你?”宋婧面无表情,“怎么办呢?你不会说话, 连骂人都做不到。”

“啊!”女孩发出惊呼,像是被吓到, 同时怯生生地往后退了几步。

天马英勇无畏,以保护者的姿态挡在少女身前,敌视地看着来人。

宋婧心脏一阵刺痛, 感觉这一幕分外碍眼。

“真叫人不爽。”她低声呢喃, 并毫不犹豫绘制雷符。

雷电落下,幻觉消散开来,一切重又归于平静。

出了侧卧,屋子里还有间专门用来藏酒的仓库。宋婧非常好奇,除了慧明和天马, 她还能见到谁?

推开仓库大门, 光线照到屋里, 照耀出一张熟悉的脸庞——那是她每天照镜子都会看见的面孔。

“第三个是我自己?花样真多。”宋婧站在一旁, 等着幻象出招。

对面, “宋婧”坐在椅子上, 眼中满是哀愁, “不管是谁,曾经关系多么亲近,最终都会离开。”

“如果不想被抛弃,就要学会先抛弃别人。”

“想抓的抓不到,想留的留不住。你永远都是孤身一人,没有人会在乎你。”

一字字,一句句,说的全部是宋婧最不想面对的现实。

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手指轻颤,忍不住将手指伸进口袋。

“如果从未拥有,就不会害怕失去。”幻影坚持不懈地进行洗。脑,“离开道观,一个人生活算了。”

“师傅大概永远不会回来,天马也可能一去不复返。期待太多,受伤的只会是自己。”

“本来我不想这么做的。”宋婧嗓音如千年寒冰一样阴冷,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叠符纸,“要怪就怪你废话太多。”

符箓品质不俗,以雷击木为材料,上面绘有雷符。这是她一早就准备好、专门用来防身的底牌。

宋婧心里恼怒,也不管一次性用太多会造成浪费,直接引燃符纸。

“轰隆隆——咔嚓——”雷声不断,有时清脆响亮,有时沉闷轰鸣。

争论声被打断,花妖吓得花容失色,“幻阵要被破了!”

松鼠妖用蓬松的大尾巴圈住自己,委屈巴巴地道,“就说打不过,应该趁早逃跑。”

狼妖浑身毛发炸裂开来,脊梁骨升起阵阵寒意。手脚冰冷,几欲冻住。

他以为从前被欺负的很惨,可跟今天一比,根本算不了什么。濒临死亡的恐惧笼罩在心头,好像下一秒,惊雷就会劈到自己身上。

“走!”他再不敢迟疑,迅速做出决断。

“去哪儿?”伙伴尚未来得及回答,清冷的嗓音先一步响起。

紧接着,三道定身符分别飘到妖怪背后。它们动作一僵,立时动弹不得。

“房间里布了幻阵,空气里飘散着致幻花香,故意的?早就设了局等我?”宋婧步步逼近,面色紧绷。

花妖拼命摇头,“不不不,这是个误会。幻阵是酒吧设置的防御阵,专门用来防范来敌,并没有想针对谁。”

“你告诉我,好好上门做生意的顾客,怎么就成来敌了?”宋婧斜了一眼。

花妖登时语塞,不由缩了缩脑袋。

“平常遇见的敌人,哪像你那么凶……”松鼠妖嘴里嘀嘀咕咕。

狼妖抿紧嘴唇,一言不发。

“把话说清楚。”宋婧寒声道,“要么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要么……”

她似笑非笑地扫了眼三妖,吐字清晰,“清蒸,红焖,炖汤。”

三妖,“……”

“对付你是我的主意,有什么事冲我来!”狼妖咬咬牙,把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说说看,为什么?”宋婧居高临下,睥睨凝望。

“慧明老贼特别不是东西!你是他徒弟,跟他一个德性!不尽早反抗,难道还要受你驱使,为你效命?”狼妖恨声道。

宋婧蹙了蹙眉,“师傅做过什么了,要被你臭骂?”

三妖七嘴八舌,愤然诉苦,“我们又不是他养的妖怪,这不许,那不许,规矩一大堆!”

“不照着做还不行,一会儿揪(撸)耳朵,一会儿揪(撸)尾巴。”

“隔段时间就上门,隔段时间就上门,烦死了。”

“堂堂妖怪,凭什么要替道士做事,打探情报?还不是看我们好欺负!”

“难道你们不知道,这酒吧是清玄宗管辖区域?任何人、任何妖怪上门挑衅,视为对清玄宗下战书。”宋婧眉头皱成“川”字。

“多亏师傅庇护,你们才能顺顺利利地在这生活,不受欺负。”

“他云游前,多次叮嘱,让我好好照顾你们。”

三妖面面相觑,一副懵逼表情。

狼妖愣了好半天,才粗着嗓子质问,“那你为什么威胁我?还把我耳朵、尾巴变出来?”

宋婧望天,“听(师傅)说,摸耳朵、摸尾巴是友好打招呼的表现。”

现在回过头想想,真是信了他的邪。她还没上手呢,人家就炸毛了。

至于威胁……天晓得她以为都是自己人,狼妖故意装傲娇,跟她闹着玩。

三妖持续发懵,良久缓不过神。

宋婧瞧着三只妖怪呆愣愣的傻样,顿时没了追究的心思。

看眼下的情况,或许是毛绒控。师傅私自把酒吧纳入羽翼。殊不知在三妖眼里,他老人家才是最大反派。

想到这,宋婧叹了口气,“算了,既然不愿意,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不用你们打探消息,我也不会再次上门。”

“真、真哒?”松鼠妖一阵激动。

自从遇见慧明,他漂亮、蓬松的大尾巴都快被撸秃了!

“说话算话。”宋婧边说边取下定身符,然后大步往外走。

“等等!”狼妖犹豫了一下,决定说实话,“鹿蜀皮毛极为罕见。不但我们手里没存货,认识的人手里也没有。”

“是么。”宋婧轻飘飘扔下一句,接着推门离开。

松鼠妖惊喜万分,“看来不用搬家,事情就能顺利解决。”

“先别忙着庆祝,这真的是好事吗?”花妖的脸上满是忧虑,“如果女冠说的是实话,将来没有清玄宗庇佑,咱们还能过上跟以往一样的平静生活?”

狼妖眸中浮现出若有所思之色,忽然开口,“刚才那家伙说的,也不是不可能。”

“怎么?”花妖好奇询问。

“最初酒吧里只有一个妖怪,后来才收留了我,之后是你们俩。”狼妖托腮沉思。

“前辈是只猫妖,天天耳提面命,告诫我人心险恶。说什么老道最爱欺负人,还喜欢支使它支使的团团转。”

“仔细想想,对老道的初始印象就不怎么样,完全是因为那番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难道不是前辈被欺负过,所以不希望咱们步它后尘?”松鼠妖想起差点秃掉的尾巴,觉得自己猜中了真相。

“也可能暗中达成过什么协议,忘了告诉我。”狼妖心说,猫妖前辈蠢萌蠢萌的,容易炸毛,还很傲娇。把合作道士形容成酷爱欺负妖怪的大反派……真是丝毫没有违和感。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后咱们该怎么活下去?”花妖把话题拉了回来。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

三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许久无言。

**

另一边,宋婧不仅没打探到消息,还受了一肚子气,登时什么想法都没了。她拖着疲惫的身躯,蔫蔫地回了道观,打算改天再外出。

回到庭院,天马甩着尾巴,笑容格外灿烂。

宋婧双眸暗沉,心情差到极点。这家伙隔三差五往外跑,也不知道是不是找了别的玩伴。

看见小崽子回来,天马的眼眸里骤然亮起耀眼的光芒。

“咴咴咴(夸我,快夸我)。”它欢快地蹦跶过来,叫声清脆响亮。

宋婧面色不善,右手握成拳,冷不丁挥出。

“啪。”拳头精准打到天马身上,发出一声轻响。

虽说力道极轻,一点也不疼,但天马依然很懵逼,傻愣愣呆立在原地——它什么坏事都没干,为什么要挨揍?

宋婧执着地追着天马挥拳头,“三天两头往外跑,到底是干嘛去了?该不会又捡了只小崽子养在外面,不敢让我知道?”

“咴咴。(养一个你就够累的了,哪里还想养第二个。)”天马边解释边逃命,却没还手。

到了后来,叫声越发凄厉,好像受了什么酷刑。

宋婧气笑了,“我都没使劲,哪儿有那么疼。”

天马站的远远的,无辜甩尾巴。叫的惨一点,才可以不挨揍!它又不傻。

打闹了好一会儿,宋婧恢复淡定。她深吸一口气,庄重表示,“做事情要有始有终。既然小时候收养了我,那就要陪我终老,在我身边呆一辈子。”

天马一步一步,小心翼翼靠近。等离得足够近,确认终于不用继续挨揍,它兴高采烈地凑近,脸颊贴脸颊蹭了蹭。

“咴咴。”

它早就说过,会护小崽子一辈子。

抱着毛茸茸的大脑袋,宋婧渐渐平静下来。

她告诉自己,之前看见的那一幕只是幻觉,跟现实毫无瓜葛。

心焦,烦躁,满心郁闷。可事实上,她所担忧的事根本不会发生。

想明白后,她拍了拍马脖子,温和道,“去玩吧,已经没事了。”

天马没动,反而叼着袖口,将人拉进主殿。

刚进屋,宋婧就发现桌上多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皮毛。她分外惊讶,“这是……鹿蜀皮?”

天马打了个响鼻。

机智如它,早在看见书上的插画时,就猜到小崽子想找鹿蜀皮。亏它千里迢迢,从小金库里把皮毛叼来。谁知不仅没奖励,还挨了揍。

天马控诉地看着小崽子,表情特别委屈。

作者有话要说:老道:又被徒弟、天马联手欺负了,出去撸个猫冷静下

猫妖(透过现象看本质):他只是觊觎我油光水滑的毛发,才不是好人!

**

宋婧:心情低落,吃饭、逛街、打男友,然后就开心了。

被当作沙包挨打的男友——天马:???十脸懵逼

推荐热门小说妖怪都市,本站提供妖怪都市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妖怪都市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2章 执念 下一章:第24章 证明
热门: 重生成帝王掌中娇 乡村禁爱 克拉恋人 我在原始做代购 一二三木头人 不努力只好回家继承皇位 攻略男神翻车日常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 乡村春事2 驻京办主任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