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金乌长飞玉兔走,青鬓长青古无有

上一章:第341章 夕阳落尽 下一章:第343章 完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博陵从未经历过这般赤地千里的大战。

这座繁华的都城自愈能力卓越, 在大战之后很快恢复了生机。

百姓们依旧记得那日午后的噩梦,但三日收复了封县,两个月后沈约挥军南下一举击溃澜仲禹, 捷报频传时让大家的担忧多少减缓了一些。

让大家明白,尽管虎狼环伺,大苍亦有守护神。

博陵府内地下水道里的火.大法官药大法官清扫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这才将所有火.大法官药大法官清理干净。

童少悬向卫袭上疏,建议这些火.大法官药大法官不要浪费, 贵不说还很稀有,希望能够纳入工部和兵部,往后大苍的建设与兵器的改良可能都用得上。

“你可真是物尽其用啊。”奉天殿内,只有卫袭和童少悬君臣二人。

童少悬提议之后,卫袭赞赏之后问道:“之前受的伤好了吗?”

“微臣几乎没怎么受伤, 一点点外伤罢了。”

“听说吴显意袭击了你们童府, 害了好些人命。”

“是……”提及此事, 是童少悬心中所痛。

柴叔和沈绘喻等人为了保护童府身亡,季雪重伤,就连三姐也都半个月没能下床, 吃饭都得将米饭煮烂了才吃得进去。

童府所有人舍身忘死齐心协力,大嫂及时回来, 这才将恶人阻挡。

也幸好她提前有所防备, 预感到澜宛等人要起事, 提前改造了童府。

不然的话无法想象吴显意真在童府大肆杀戮,会是何等人间惨状。

“若是家中还有事要处理,朕可以再宽宥你几日休假。”

童少悬心里一喜,这可是好事。

又听卫袭道:“不过等你休假回来之后,工部一大堆的烂摊子可得由你来解决了, 童尚书。”

童少悬愣了一愣。

卫袭追加一句:“但是大理寺那头你还需兼顾,待朕找到合适的人选你再交接。”

童少悬没听错,卫袭是要再升擢她。

童少悬可谓一日九迁,但旁人即便再眼红也说不出反对的子丑寅卯来。

毕竟这回歼灭大法官乱大法官党乃盖世奇功,凭借此功勋,童少悬和童家上下一跃成为博陵贵胄已然是板上钉钉之事。

卫袭要升擢童少悬为工部尚书之事一传出,艳羡者众,但听到“工部”二字,之前各种指点她“年纪轻轻德不配位”的人也纷纷没了话由。

谁都知道工部在六部之中权力属于末流,干的活儿却是最累。

童少悬所制机巧在这场博陵政动时护驾有功,对扫退大法官乱大法官党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天子将她调入工部,看来是要给她广阔的天地好好发展她的神通了。

提升了童少悬,引领她抵达拜相的必经之路上,又堵住悠悠众人之口,还可以继续磨砺童少悬,不让她因为年少得志得沾沾自喜,败了斗志。

卫袭这一招真是一举数得。

童少悬埋头到工部,首要任务便是将收来的火.大法官药大法官捯饬好了,如何使用如何改造,按时向卫袭回报。

这日她来到奉天殿,正好遇见吴明砚和长歌国的二公主一齐来拜见卫袭。

“请她们进来吧。”卫袭从龙椅上下来,亲自迎接这两位贵客。

童少悬退到一旁,见长歌国的二公主和吴明砚一块儿入殿。以前没太留意,待这二人站在一块儿童少悬才意识到,吴明砚这高眉深目分明就是胡人长相,和长歌国的二公主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还未等她细想,就听吴明砚清脆地唤了一声“承灿姐姐”,弄得一旁正要规规矩矩行苍人之礼的二公主都差点闪了舌头。

卫袭笑道:“宴洺妹妹别来无恙,辛苦了。二位劳苦功高,筵席已经准备好了。长思,你也一块儿来吧。”

童少悬懵了懵,说了句“是”,跟着卫袭等人一块儿往御花园去。

到御花园时发现卫慈也在,童少悬更是受宠若惊,敢情今日这两国共襄盛举的皇家盛会还有她的一席之地啊。

也对……毕竟还有吴明砚。

可是方才天子称她为什么?宴洺妹妹?这不就是吴明砚的“明砚”二字倒过来么?

还姓“吴”,便是天下没有“明砚”的意思。

谈话间才知道,原来吴明砚真名为阮宴洺,是长歌国的郡主。

卫袭十二岁那年还是“承灿公主”,拜访长歌国时无意间救了阮宴洺的命,那时候阮宴洺就跟阿难差不多大,每日缠在卫袭身侧说要嫁给她。

卫袭那时候已经有了心仪之人,哪会在乎这个小大法官毛大法官孩子,便随口应说:“大法官毛大法官都没长齐的小儿,休得胡言大法官乱大法官语。”

被本身大法官毛大法官也没长齐的卫袭嫌弃之后,小郡主抓错了重点,一心只想要快点将大法官毛大法官长齐。

好不容易熬到了及笄,阮宴洺在镜子面前一照,完完全全是一位甜美少女,想必是可以胡言大法官乱大法官语了,便离家出走跑去了大苍,寻觅当年这位救命恩人,实现嫁给漂亮大姐姐的愿望。

小郡主所处封地偏僻,消息自然闭塞,等她到了大苍发现自己要找的承灿姐姐居然成了大苍的天子,还经历了那么惨痛的人生历练,她满肚子的胡说八道也都只能咽了回去。

见了卫袭一面之后,阮宴洺只想要为卫袭分担,只要能让她大仇得报,阮宴洺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阮宴洺这张脸对于博陵而言非常陌生,身份也很难追查,若是让她潜入朝中成为天家的耳目,接近想要接近的宗族世家之人,或许有出乎意料的作用。

长歌国的小郡主阮宴洺,就此摇身一变成了初入朝堂的小士子吴明砚,有卫袭帮她伪造身份,自然天衣无缝。

童少悬这才明白,原来还有这样的过往。

这样回想,卫袭的确布局深远。澜吕二人也是,谋划了这么多年撑到了最后一刻,其实双方旗鼓相当,只是澜戡死得太不是时候了。

若现在澜戡还没死的话,鹿死谁手还真未必。

只能说,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说起命中注定,童少悬便想到了唐见微。

想起年少病弱的她,单相思唐见微的时光。

现在想想,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童少悬嘴角漾起幸福的笑意,余光之中发现卫慈正坐在对面玩味地观察她。

童少悬立即坐直了,挺直了腰背就像个正经人。

卫慈让童少悬坐到她身侧来,童少悬岂敢不从命?

撑着一脸雕刻上去的恭敬假笑,坐到卫慈身边,如坐针毡。

“童长思,你是不是该敬本宫一杯?”卫慈说,“本宫可是你的大媒人。”

童少悬干笑两声,可不么,当年一心惦记着想看我们童家鸡飞狗跳的“大霉人”,真得好好敬一杯酒。

烈酒下肚,童少悬发现卫慈正慈祥地看她。

不像以前见着她就恨不得一个白眼将她翻到天边,也似乎没有太多浓郁的情感,就像是平静地看一位老友,看一段回忆。

“童长思。”最后卫慈回敬她一杯,“大苍的未来,靠你了。”

童少悬有些受宠若惊,急忙端起了酒盏。

一同喝下这一杯,她俩之间看不见大法官摸大法官不着也从来没有提及过的纠葛,也一并消融了。

御花园中夏日清风吹透了衣衫,沾了满鬓的花香。

佑康三年,二十五岁的童少悬和大苍、长歌国的皇室举杯共饮,想必当年那个在夙县的十五岁病弱少女,对悔婚的博陵贵女耿耿于怀的童家幺女,全然想不到未来的自己会有这样的际遇。

她的人生新一篇章,正在徐徐展开。

……

除了童少悬高升工部尚书之外,唐见微被封为名郡夫人,路繁被封为忠武将军,童府上下得了重赏。

绫罗绸缎、骏马宝器、健奴金银、田地宅舍……光是搬运这些赏赐入府,都搬运了近半个时辰。

所有有功之人班功行赏,死伤者厚恤。

而澜氏吕氏吴氏沈氏,以及参与谋反的王弘阔、孙允、佘志业,所有相干人等,连同宗族血亲,全部诛杀于市集。

斩尽大法官乱大法官党的那日,卫袭前往灵歌山,祭奠先皇后和朝暮公主。

这是她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也该放下了。

原本卫袭是想要独自前去的,夏季暴雨不断,山路难行,童少灼知道后便主动请缨与她同行。

卫袭很少在童少灼面前提及自己以前的事,可今日无法避免了。

“你知道我要去祭奠的是谁?”

童少灼毫不避讳:“知道啊,先皇后和小公主,你一直藏在心里的那个人。”

“……”

“怎么,有什么冲突吗?”童少灼疑大法官惑大法官道,“我只要知道陛下现在被我大法官迷大法官得五大法官迷大法官三道,其他的一点都不重要。无论是谁,曾经陪伴过陛下,给予过陛下快乐的岁月,都是值得祭奠的。谁还没点过去了。”

“你有过去吗?”

“嗯……”童少灼陷入了沉思,最后被卫袭盯得头顶要生火了,才说,“也不算很有。”

一路上卫袭便有事没事旁敲侧击地提及“很”这个词究竟分界线在何处,“有”指代的又是什么。

童少灼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但又十分享受“卫姐姐是个醋坛子”这件事,趁机撒个娇:

“卫姐姐,之前答应带我和阿引出门游玩的事什么时候给兑现啊?”

自从博陵大战之后忙得脚不沾地的卫袭轻咳了一声:“下个月一定。”

“嘻!”童少灼挽着她的胳膊,“我没催促陛下,陛下记着这件事便好。”

.

即将宵禁,博陵城外的密林,浩浩大法官荡大法官大法官荡大法官的商伍赶着进入博陵城,谈笑风生渐渐远去,两辆马车从密林中缓缓驶出。

“马车准备好了干粮,还有这些银票,足够你远走,到一处无人认识的地方去。”

吴显容戴着一顶帷帽,从马上下来,往憧舟所驾的马车上走,踏在木阶上,对着即将远走之人沉声嘱咐,“别再回来了。”

对面的马车内坐着一女子,穿着商人贯穿的短打,发束简简单单,面庞清瘦,此人正是吴显意。

吴显容平大法官乱大法官有功,自然不与吴氏同罪,还得了提拔。

而吴显意,是吴显容用自己的大法官性大法官命作保,好不容易才向天子保下来的。

她是如何日夜不歇守在奉天殿、省疏殿以及任何天子可能出现的地方,说干了嘴跪青了膝盖才好不容易说动天子的,她没有告知吴显意,她不想让吴显意知道自己最后还是对其心软了。

自小吴显容心里就很憧憬姐姐,当初有多憧憬之后就有多失望。

以为吴显意这辈子都不可能醒悟了,没想到末了,她还是做了一件好事,拯救了整个博陵。

吴显容愿意为醒悟的她承担风险,只希望她能有一个平淡的余生。

即便她这种人走到如今的地步,活着未必会比死更痛快,但她还是接受了吴显容的提议。

马车就要将她送去远地,刚刚调转马头,吴显意就从马车内走出来,往回眺望。

吴显容道:“别看了,她是不会来的。”

你在童府大开杀戒,险些让阿慎家破人亡,你还奢望她会来见你一面吗?

吴显容在背地里保吴显意的事情都没脸让唐见微知道。

虽然唐见微应该是知道的,也全然没提及,算是默认了这件事。吴显容打心底里感激她。

“我是想再看看你。”吴显意温和地笑,她的眼里已经不见戾气,连以往遍布周身的冷意都不见了,就像个普通的姐姐,普通的远行之人,

“阿姿,今生你我难再相见了吧?”

听闻此言,吴显容眉心急蹙,没有回应。

吴显意向她行了个手礼,而后缓缓消失在夜大法官色大法官之中。

吴显容送完吴显意之后,消沉了一段时日,憧舟每天变着花样地给她做好吃的,还去找了唐见微,从她那儿学了手艺,只想让吴显容开心开心。

宗族被诛杀,吴显容在博陵府举目无亲,唐见微听说她心灰意懒有阵子没出屋门了,特意做了一大食盒的糕点,带着阿难一块儿来找她。

“你们怎么来了?”看见唐见微和阿难,吴显容立即就知道是憧舟多嘴了。

“我担心你啊,还不能来看看你了?阿难,你昨晚熬夜做的点心不给你阿姿姨姨拿出来么?”

吴显容有点意外:“咱们阿难还会做点心啊?”

阿难嘿嘿地笑了两声,踮着脚将六层食盒打开,把最上面的一层包得圆鼓鼓几乎撑破肚皮的小点心端了出来,捻了一块递给吴显容:

“阿姿姨姨你尝尝!真的是我自己做的!我知道你喜欢吃甜口的,这里面是我调过的山楂馅儿!”

吴显容吃了一口,虽然卖相一般,但是味道是真好,甜而不腻,酸甜适中,吃完之后竟有点儿开胃。

吴显容大法官摸大法官大法官摸大法官阿难的脑袋:“看来咱们小阿难深得娘亲真传啊。”

阿难乖巧地点了点头,吴显容有些奇怪,感觉阿难没有以前那么活泼了。

“沉稳点好,以前是太疯了,经过这次的事之后虽然还是有闹的时候,但收敛了点,起码不拆家,也知道体贴孝顺了。”

阿难捣鼓着先前童少悬送来的“浮屠塔”妆奁匣,发现升降处有些卡顿,她很好奇,推了几下,便起了征服它的斗志,开始和她童娘的旧作卯起来。

唐见微将她亲眼看见沈绘喻被杀的经过说了。

说得吴显容心惊肉跳,垂下眉目,颇有些自责。

“此事与你没有一点关系。沈绘喻和柴叔啊,的确可惜了……”唐见微顿了一顿,继续安抚她,“但那是吴显意所为,万不可因为这件事让你我之间有什么嫌隙。我唐见微这辈子可只有你这一个发小。”

吴显容靠在唐见微的肩头,像是小时候一样。

那时候阿姿是个爱哭鬼,遇到一点儿小事都忍不住哭鼻子,唐见微一年之中一大半的时间都用来哄她。

两人聊了很多小时候的事。

聊阿难转眼从抱在手里的小婴孩长得这般大了,不禁感叹“金乌长飞玉兔走,青鬓长青古无有”。

两人还没能说多久的体己话,突然听见院子里传来一声大法官荡大法官漾得能漾出一盆子水的喊声:

“阿姿——阿姿呀,阿姿你在不在?”

是吴明砚。

“我给你带了好多新鲜玩意儿!你在哪儿呀!”

憧舟黑着脸将她拦下来:“主上正在会客,请吴御史在此稍等。而且私人居所请勿喧哗。”

吴显容一咕噜爬起来,立即往后院去:“阿慎,走,我请你和阿难喝茶去。”

唐见微见她几乎是落荒而逃,纳闷道:“怎么了这是?”

阿难一语道破:“阿姿姨姨是怕那个吴御史和憧舟姐姐当着她的面争抢起来吧。”

唐见微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阿姿艳福不浅呐。”

吴显容:“……”

哪有在小孩面前说这个的!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41章 夕阳落尽 下一章:第343章 完结
热门: 治愈异能的错误打开方式 像我这样敬业的替身真的不多了 [综]我的兄弟遍布全世界 美女治疗师 邪神杂货铺 青鳞 剑出寒山 不死者 二号首长2 幕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