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夕阳落尽

上一章:第340章 这儿或许是最好的位置。 下一章:第342章 金乌长飞玉兔走,青鬓长青古无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澜宛所言, 似乎她的目标并不只是护城河的桥,甚至不只是卫袭,而是整个博陵。

画舫的船舱里, 石桥下,或是博陵其他尚不可知的角落里,都埋满了她玉石俱焚的野心。

童少灼和路繁带人在身后与画舫上的守卫拼杀不歇, 唐见微和澜宛站在画舫的前端,共迎河风。

唐见微一边问澜宛一边看似不经意地靠近她:“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博陵变成焦土?你要如何能做到这等事, 怎么可能。”

澜宛的目光从她的脸上转移到了她的脚下,看出来了小孩的伎俩,大法官露大法官出了轻蔑的冷笑,全然是个警告。

唐见微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大法官药大法官,便没有再贸然前进。

澜宛的镇定, 以及画坊前方将要撞上的桥下面埋藏了无数的火.大法官药大法官, 唐见微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极不好的设想。

“莫非, 埋藏火.大法官药大法官的地方不只是一处?”

澜宛并没有回答唐见微这个问题,她看着唐见微的眼神渐渐变得凶狠。

“可惜,即便身处最好的观赏位置, 你也观赏不了了。在博陵被炸成碎片之前,你就会在此碎尸万段。整个博陵, 都下去向她赔罪吧。”

看到唐见微, 澜宛就无法克制地想起吕简之死。

想到她最最心爱的人就这样永远离开她, 不由得悲从中来。

唐见微看她怒目切牙又悲不自胜,想起了当初流离失所的自己。

“澜宛,所有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自己走出来的。包括你包括我,包括所有的天潢贵胄、世家子弟以及最最普通的平民百姓。我们可能出生在不同的宗族, 立于不同的处境,但是你抬起头看,看到的同一片天。路在你脚下,你要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总是能在某个岔路口寻找到机会。有些路是比较难走,但不代表没有选择。选错了路走错了方向,失去了失败了就要炸毁所有?吕简死了你就要拉着整个博陵无辜百姓陪葬?澜宛,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疯子而已,天子?你不配。”

澜宛轻轻笑了笑,看向天际。

唐见微的话倒是让她想象了一会儿她和吕简其他的可能大法官性大法官。

她和吕简若是在某个岔路口都走向了另一条路,她们现在会如何?

澜宛沉大法官迷大法官了片刻,想起吕简说的那三个字,“你不该”,回到了现实。

可是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不是吗?

她仅有一次的人生已经走到这儿,澜氏的尊严,她自己的尊严,她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路繁和童少灼等人终于将画舫上的护卫全部杀光,路繁几乎支撑不住,童少灼扶了她一把。

“贵妃!”护卫们从船舱里冲上来,“船工全都控制住了!”

这艘巨型画舫必须要庞大的船工才能前进,可是如今船工已经被控制住了,为什么画舫还在快速靠近石桥?

“来了,过来了!”

放弃了跳下城墙的童少悬又跑回了桥边,眼睁睁地看着画舫越来越近。

“停不了吗?”卫袭突然在童少悬身后说了句话,将童少悬吓了一跳。

“陛下!你如何还在此处?!快些离开!”

石桥下的木桶是镶嵌在桥下的,一时半会儿难以拆除,倒是可以将其砸烂,但若是泄大法官露大法官了一样会被引燃。

卫袭看卫士们手忙脚大法官乱大法官,对童少悬释然一笑:“你说了,要是画舫撞上了石桥,爆炸的威力足以让十里之内寸草不生。即便我骑的是万里挑一的千里马,也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跑出十里地去。与其狼狈逃命,还不如在这儿看看风景,留在距离长筠最近的地方。”

画舫驶来时轰隆隆的声响和越来越浓郁的火.大法官药大法官味,犹如铺天盖地的魔爪,抓住了岸边的所有人。

卫袭平静的话和她平静的态度,让童少悬心中的焦躁也被平息了。

只是还是有些可惜。

童少悬心中悲凉。

她还有很多很多事没与阿慎一块儿做呢。

她还没有看见阿难长大,阿慎变老的模样呢……

“为什么画舫还是没停?”

路繁和童少灼面面相觑,唐见微也听到了她们的话,忽然发现澜宛为什么一直站在那处动也不动,她的手撑在画舫前端一处立木上,手掌下有个半圆弧的事物。

澜宛看到眼前这些人满腹疑大法官惑大法官的样子,乐得哈哈笑:

“唐见微,你以为世上只有童少悬会制作机巧吗?”

唐见微听她这么说,心上猛然一紧。

而她的手在唐见微扑向她之前就摁下了那半圆弧的按钮,画舫前进的速度突然加快。

唐见微直接和澜宛一起扑进了护城河中,路繁追在她身后伸手一捞,只扯下来她一块衣角,便撞在了画舫前沿的木梁上。

二人噗通一声,消失不见,待路繁抬头一瞧,发现石桥已经近在眼前!

路繁看见了童少悬,立即想起童少悬制作的那些不推自动的机巧。

莫非这画舫上也安装了机巧?

画舫突然加速,让童少灼和画舫上的人差点一个后仰摔倒,童少灼努力稳住了,几步跑上来问路繁:

“怎么办!这破船还能自己开!”

路繁真是被她问住了:“我如何知道?”

童少灼不讲道理:“你不是常年和阿念住在一块儿吗?耳濡目染之下跟机巧也不陌生吧?”

路繁:“……你还是她亲姐姐呢,与阿念血脉相连,要熟也是你比较熟吧?”

童少悬虽然听不清两个人在说什么,但现在岂是说闲话的时候。

童少悬边跑边大叫,恨不得自己飞上画舫来大法官操大法官作:“别吵了!快些去捣毁机巧!定在船舱里!”

路繁和童少灼听到了童少悬的呼喊,立即往船舱跑。

“来不及了。”卫袭拽住童少悬,将她摁到护城河边一块石碑后。

画舫呼啸而来,船头对着石桥就撞!

岸边所有的人全都大叫着扑倒,死命抱着脑袋。

卫袭在心里默叹一声,好想抱着长筠一块儿死。

童少悬心里也在想,为什么我要啃着土死,真想啃着阿慎的香肩死……

所有人都做好了被炸成碎片的准备。

没想到,数息之后,童少悬的脖子都快被卫袭压断了,也没等来震天撼地的爆炸。

她俩缓缓地抬头,发现没炸。

画舫距离石桥只有最后五步的距离,停住了。

画舫停住了!

路繁和童少灼带着人冲到船舱内,已然没有仔细分辨的时间,看着什么都砍,砍到心头几乎起火!

没想到居然真的停住了……

是谁砍着机巧的要害了吗?

这么幸运?

可是看船舱内部只砍碎了几块木板,全然没见着有什么机巧的痕迹。

“咔咔咔……”

画舫底部传来迟钝的巨大声响,仿佛是有什么东西想要前进,却被死死卡住了。

画舫不停地震动,路繁和童少灼立即跑到甲板上,看护城河的河面上不时有些涟漪。

是唐见微在水下发现了画舫自动旋转的桨,她见那东西在不停地推水花,便明白这是画舫的机巧!

虽说和童少悬生活这么多年,可是对于机巧她依旧是一窍不通。

不知道怎么让它停下来,但唐见微自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解不开童少悬的机巧时,她一般会走另一条路——直接将它捣毁。

唐见微薅了一把水草往桨里面丢,虽然水草成功地卷进了桨里面,但是那桨转动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纤弱的水草根本无法阻止它的转动。

唐见微一口气快憋不住了,肺部几乎要炸开,但千钧一发之际她顾不上别的。

没有往河面上游,唐见微选择继续下沉,抱了几块石头重新回来,对着桨丢进去。

丢了好几次,石头终于卡住了高速旋转的桨,桨像一只驮着重物老迈的牛,想要转却无能为力,只能停了下来。

没炸……

唐见微从水底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桥。

就差一点点,太好了……

与此同时,唐见微实在憋不住,博陵没炸她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憋炸了,再不上去她必死无疑。

调转了头想要往水面上去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动作被牵制住了。

唐见微往下一看,发现自己的脚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水草给缠住。

糟了。

唐见微拼命的扭动身子,弯下腰要想要将水草给解开。

可那水草就像是有生命一般,死命缠着她。

唐见微呛着水,越来越难受,力气渐散,意识也慢慢集中不了了。

就在她快要下沉的时候,一个黑影正在飞速接近她。

唐见微感觉自己被抱住了,被一个人紧紧拥在怀中,奋力将她托上岸。

她没看见那个人的脸,但拥抱的感觉无比熟悉。

是阿念……

是她的阿念来救她了。

童少悬水大法官性大法官不算特别好,但当她知道唐见微在水下迟迟没上来时,立即想到了唐见微必定是在水下捣毁了画舫的桨,这才保住了无数人的大法官性大法官命。

可她如何还没上来?

童少悬想也没想,立即跳下水。

记得她和唐见微刚刚心意相通时,唐见微便是这样,喜欢依赖着她,在她怀中取暖。

童少悬这具身体温暖了她无数个本该寂寞的冬日。

而今,又割断了水草,将她救了回来,赐予她第二次生命。

唐见微在呕了一地的水之后,喘着气,看见了慌张到热泪不止的童少悬。

“阿慎……阿慎!”

在死亡之门中来回穿梭了好几回,这条命总算是保住了。

童少悬紧抱着唐见微,相拥而泣。

卫袭是真的不想打扰有情人互诉衷肠,可是现下有个很重要的事必须问唐见微。

“唐三娘,澜宛呢?”

唐见微听到“澜宛”二字,立即睁开眼,一下子撑住了童少悬要吻她的脸。

童少悬:“……”

“澜宛……我将她推入水中之后便和她散开了。”

卫袭立即道:“澜宛水大法官性大法官极佳,莫让她逃了!沿着护城河搜查!”

护卫们立即出发,唐见微浑身是水,也提起了最后的精神爬起来,向人要来剑和马,要去追澜宛。

忽然想起刚才被自己抛出去的是童少悬深情款款的脸,唐见微带着歉意回头。

“我没事……你快去追澜宛。”童少悬抱着自己落枕一样的脖子说。

唐见微和护卫们一同沿着护城奔巡,唐见微眼力好,一眼便看见远处的河岸边有个人爬了出来,向着一辆藏在树后似乎早就准备好的马车跌跌撞撞而去。

唐见微立即驾马狂追!

这澜宛真是步步为营,预判到了所有的可能大法官性大法官,为自己留好了一条条的后路!

唐见微距离她太远,这时往身后一大法官摸大法官,发现赶得太急居然忘了带上弓箭,实在失策!

澜宛上了马车,鞭长莫及的唐见微恨不得直接飞过去!

这时候城中的大法官乱大法官战还未平息,若是澜宛藏到了大法官乱大法官军之中,逃出博陵,想要再逮住她就太难了。

唐见微心急如焚,只能用尽全力狂奔。

可是当她又奔出了一段距离之后,发现澜宛是上了马车,但那马车居然没有动。

一直到唐见微奔到马车之后,马车依旧诡异地停在原地。

唐见微小心翼翼地绕着马车,转到了它的侧面,她看见一只白皙的手垂在马车厢之外。

这是澜宛的手。

唐见微心砰砰地跳,一口气没敢舒出去。

当她绕到前方时,看见澜宛倒在车厢口,胸口一大滩的血迹已经不会动弹了。

唐见微不敢相信真是真的,总觉得是澜宛的诡计。

直到她看见石如琢站在车厢内,双眼一眨不眨,手里拿着的那把带血的剑,还指向倒在地上澜宛。

“阿器?”唐见微完全没想到石如琢会在马车内。

石如琢似乎没有听到唐见微的声音也没看到她人,在石如琢的眼中只有澜宛。

“澜宛……死了?”石如琢入魔一般死死盯着澜宛。

唐见微过来探了一下澜宛的鼻息,不放心,再大法官摸大法官了她的脉相,确定地对石如琢说:“死了,阿器,澜宛死了。”

石如琢听到这句话一直都没眨动的眼睛忽然动了动,僵硬了许久的身子瞬间软了下来,险些从车上跌落。

唐见微急忙将她抱住。

唐见微大法官射大法官杀吕简,将澜宛大法官逼大法官上绝路,而石如琢杀了澜宛,她们俩都算是手刃了仇人。

葛寻晴和枢密院的人好不容易将接应澜宛的暗卫给困住,捂着流血的伤口赶过来时,发现唐见微正抱着石如琢,热泪涟涟。

澜宛倒在一旁,不会动了。

结束了么?

葛寻晴这才发现自己腿早就没力气了,喘了两下,什么都顾不上,直接一屁股坐在泥地上。

夕阳落尽,最后的血大法官色大法官灿烂也拢进了山后,护城河面上残留的波光消散了。

百年老城依旧矗立在苍穹之下,拔地倚天。

结束了。

终于结束了。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40章 这儿或许是最好的位置。 下一章:第342章 金乌长飞玉兔走,青鬓长青古无有
热门: 刷钱人生 ABO头号芋圆 恶毒女配是女主心尖宠 烧不尽 神棍下山记 野地荒唐事:那一汪肥沃的春水 穿成被影帝抛弃的炮灰 青梅屿 虚拟歌姬的战斗 老攻小我十二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