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这儿或许是最好的位置。

上一章:第339章 琼楼玉宇软红香土 下一章:第341章 夕阳落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 老朽便不知道了。”

葛寻晴和石如琢被他最后这个交待弄得像是活吞了仨鸡蛋没捞着水喝,也像是被关进了一个黑屋子里,有人详细描述周围食人野兽有多歹毒凶残, 却不告诉她们该往哪儿跑。

“您这……还不如不说!”葛寻晴急得在原地瞎打转,“这不是专门吓人来了吗?”

石如琢沉思了一会儿说:“若是要开凿地道连接地下水道的话,势必有大动静, 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这么多年都没被发现,必定是在偏僻无人之所。”

先知再补刀:“那澜吕二人是何许人也, 家底丰厚,也不需在偏僻无人的地方凿地,大可买下周围的房屋,遣走所有不相干的人便能随心所欲了。”

石如琢无言以对。

先知再说:“吕大鸿胪好像死了,如今就剩那澜尚书, 或许……她会收敛一些?”

葛寻晴对澜吕这两个人不太了解, 石如琢听罢更像是被当胸一锤。

“吕简死了, 澜宛恐怕会更丧心病狂,无所忌惮。”石如琢看向窄巷的尽头,不知是不是她自我暗示, 外面的喊杀声更大了。

“博陵危矣。”

无论能不能找到埋藏火.大法官药大法官的地方,都得立即去找。

“那老先生有可能是胡诌的吗?”葛寻晴和石如琢快步往外走, 石如琢问, “他是谁?”

葛寻晴道:“他是吔摩教的先知。”

石如琢:“……先知?”

“就是能够提前预言的神棍。”

两人又被此人的特殊身份闷出一阵不详的沉默。

到了巷子口, 她们发现除了禁军之外,又多了一批装扮奇特的骑兵在和澜家军厮杀。

这些骑兵各个能砍能大法官射大法官,无论近地还是远战转换十分自如,无论男女各个勇猛。

葛寻晴“嚯”了一声,惊喜道:“他们是谁!”

石如琢将帽子塞到了衣服里, 重新握住了剑:“好像是胡人……但他们在帮博陵。”

二人一时想不到这些是长歌国的援兵,也容不得她们细想。

当务之急是找到澜宛埋藏火.大法官药大法官的地方,否则一旦澜宛发疯,引爆了其中一个点,整个博陵都将不复存在。

可是火.大法官药大法官会藏在何地?

石如琢对澜家的事情知道一二,但也不可能猜中澜宛的布局。

两人在大法官乱大法官军中一边帮忙一边踌躇,险些被围,三支箭大法官射大法官来,把她们护了回来。

“你们干嘛呢!不穿甲胄在这儿太危险了!”吴显容一把拉过石如琢,把她俩推到了马车里。

吴明砚护航,憧舟将马车驶入了一处空无一人的酒垆之后躲着。

石如琢和葛寻晴将火.大法官药大法官一事跟她们说了,说得三人汗大法官毛大法官倒竖。

吴显容:“火.大法官药大法官?的确……像是澜宛会做出来的事。”

吴明砚着急道:“通风报信之人也不知道埋藏火.大法官药大法官的地方?!那来报什么信啊!”

葛寻晴对着这位知心人抱怨:“谁说不是呢!可是让人干着急!”

憧舟站在车厢门口,一边听着她们的对话,一边警惕着周围。

突然她看见一个人往这儿走,立即抽剑,对车厢里喊了一声:“主上姐姐!”

吴显容看她神大法官色大法官慌张,立即走出马车。

吴显意手里抱着一具早也没有温度的小小尸体,破烂的衣衫上沾着的血已经干涸,无论谁换上她此时的装扮都会显得失魂落魄,但吴显意依旧是吴显容熟悉的样子,挺拔、沉稳,万事埋在心里。

可是眼前的吴显意又似乎有些说不上的不同。

“你们要找的地方,我知道。”吴显意说。

葛寻晴她们纷纷打开车帘看向吴显意,而后又去瞧吴显容,都在用眼神询问靠不靠谱,该不该相信。

吴显容看到吴显意怀里抱着的应该是她女儿阿充。

这个小孩儿她在市集上无意间撞见过一次,当时吴显意全程抱着她给她买小玩具,逗她笑。

小女孩还没笑,吴显意先笑了。

那种笑,是吴显意不该拥有的。

如今这小孩儿死气沉沉的,莫非……

吴显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在何地。”吴显容说,“你带我们去。”

.

明江畔在博陵城外,卫袭刚刚得到军情急报,说长歌国援军已经从灵歌山赶来,如今正在城中杀敌,形势大好。

沈约带兵紧急救援城中戍防去了,卫袭一行人受伤的受伤,受惊吓的受惊吓,为了保证天子的安危,等到局势稳定了一些,这才从明江往皇城去。

前方就是护城河北段,越过护城河的桥便是博陵城门。

护城河北段依旧有厮杀,但此处战况没有那么危急,从这儿回到戍苑也最近,最稳妥。

相比于城外的不安定,博陵戍苑依旧是眼下最安全的地方。

童府的马车跟在天子仪仗后缓缓入城,童少悬正在细致地帮唐见微处理伤口。

童少灼突然跑到她们马车里,马车还在缓缓前进,她一步踏了上来,吓了二人一跳。

“吕简死了。”童少灼一句短短的话,让童少悬和唐见微同时一愣。

“真的?”唐见微追问。

童少灼万分肯定:“真的!正是被你一箭大法官射大法官杀!”

唐见微紧握着童少悬的手,深吸一口气,气散了,眼泪也掉下来。

耶娘,谢谢你们……

“澜宛呢?”唐见微追问。

“澜宛还没死,此刻正……”

童少灼本来想说澜宛因为吕简之死在博陵城内发疯,但转念一想何必给唐见微负担,正是因为唐见微这一箭让澜宛图穷匕见,唐见微当立头功。没了吕简,便是澜宛陨落的开始。

“澜宛还没死。”童少灼重新说,“但也离死不远了。”

唐见微很快调整好了情绪:“澜宛不可能没有后招,若我是她,在博陵这么多年,怎么会不准备最后玉石俱焚的法子?”

“你是说……”

“阿念!阿慎!”

有一马车从城内奔来,天子的护卫将其拦住,童少悬听到动静探头一看,是童府的马车,路繁站在马车外对她们喊道。

“大嫂?!”童少悬和唐见微立即下车,“你怎么会在此?”

路繁本想跟她们说童府发生的事,但现在情况特殊,不想二人分神,也就没说了,待一切平息之后再提不迟。

路繁已经回了童府一趟,但童府还是铜墙铁壁谁也进不去,尖锐的毒刺把她也给拦在外面了。

既然进不了府,路繁惦记着童少悬和唐见微,便将伤口包扎好,在马车里睡了一觉恢复了些精力,醒来时帮派兄弟已经找到她俩了。

“我自然是担心你们的安危才来找你们。”

说话之时护城河上刮来一阵急风,卫袭和童少灼的马车就要过桥,发现有一艘华贵庞大的画舫,正朝着桥开过来。

“停!”禁军将领觉得不太对劲,让仪仗停了下来。

卫袭掀开车窗,往外看,看见了那画舫。

“陛下。”那将领到马车边请示卫袭,“护城河上明令禁止这等规格的画舫,此画舫恐有异样。”

路繁和童少悬唐见微站在风口,也发现了画舫。

路繁迎着风,鼻尖翕动,那风里似乎有一种她嗅过的独特气味。

她忍不住对着越来越近的画舫凝神……

.

葛寻晴一脚将大门踹开,宽敞的府邸四处都是枯枝败柳,从外面看似乎有人居住,结果到了院子里毫无人的痕迹。

吴明砚全程都有些警惕吴显意,弓箭在手没放下过。

“在这儿。”吴显意走到后院的井口,对着井口说道。

面对这黑漆漆的井口,众人都没动弹。

吴显意懂的,她将阿充交给吴显容:“阿姿,帮我抱她一会儿。”

随后一跃而下,跳入了井中。

没想到这井居然不深,吴显意跳进去之后踩踏到了一片木板,脑袋还大法官露大法官在外面。她用力往下一蹬,木板破裂,传来她走下楼梯的声音。

葛寻晴说:“攻玉,你和这几位小姐妹在这里等等,我下去瞧瞧。”

石如琢坚持道:“我跟你一块儿下去。”

两人一齐下井,走过一截木梯,这儿全然不像是井下,下面别有洞天,完完全全就是地下宫室,非常大,还挂了一盏照路的油灯。

吴显意站在一扇门前:“里面便是满满的火.大法官药大法官,以及通往地下水道的入口。”

葛寻晴深呼吸一下,将门推开。

尽管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在看到这个比童府最大的院子还大的屋子里,堆满了无数的火.大法官药大法官,以及被扑鼻的异味呛了一下时,葛寻晴和石如琢的心还是猛跳不止。

“这是博陵之东的点,这儿一炸,不用一盏茶的工夫博陵其他三个点都会跟着引爆。”

“其他三个点在何处?!”

“两处在紫轩府和桥廊市集,还有一处,也是藏了最多火.大法官药大法官的地方,便是在护城河北,明江通往城中的那座桥下的地下水道。”

葛寻晴对博陵不甚熟悉,乍一听没听出什么门道,石如琢却是立即就听懂了。

“澜宛在护城河北设下埋伏,等待从明江畔返回城中的天子?只待天子过桥,便将其炸毁?”

护城河北一炸,即便她们将这个点护下来也没用,火.大法官药大法官依旧会沿着地下水道一路炸到此处。

吴显意狭长的凤眼一睨:“石主事倒是通透。如今吕简已亡,长歌国大军支援,澜宛只剩下最后这一口气了。可这最后一口气,足以吞没整个博陵府。”

石如琢一惊:“吕简死了?”

吴显意没有再应她。

正说着,突然井口上方传来厮杀声。

葛寻晴诧异地看向吴显意:“吴娘子?!”

吴显意提着刀往上走:“埋藏火.大法官药大法官重地自然有守卫,这点你们也该想到的。”

原本此地就很隐蔽,知道此处的人少之又少,即便如此依旧有守卫。

这些守卫出手狠辣各个都不是善茬,但遇见吴显意依旧不是对手,很快就被她击溃。

但吴显容察觉到了,即便一下子就将敌人清扫,吴显意的身手亦是变得迟钝很多。

她的伤怕是非常重。

这些守卫认出了吴显意,都知道她的厉害不敢再和她争锋,互相使了个眼大法官色大法官,点燃了一根火把,为首的男子猝不及防跃入井中。

他们要直接点燃火.大法官药大法官!

澜宛给他们下的命令便是若有人来,敌不过,便直接点火炸了。

众人的目光都跟着那男人掉入井中,惊悚万分的表情倏然挂上了脸。

那男人慨然赴死,其实还是有点怕。

心里念着经文已经开始为自己超度,忽然头皮一紧,踏在木梯上的脚步一脚踏空。

葛寻晴趴在井口边,一把薅住了他的头发。

“给我上来!”葛寻晴杀红了眼,死死拽着不撒手。

那人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但为了完成任务,保住已经被转移到南方一家老小的安危,他只能用力一扯,将自己的头发给扯掉。

葛寻晴:“?”

世间还有这等狠人!

更没想到的是,他才刚刚壮士断发,耳朵又被拎住。

吴明砚和葛寻晴并排趴着,堪堪能够着他的耳朵,便不管不顾死命拧着。葛寻晴顺势又一把扯住他另一边的头发。

那人脑袋差点被扯成个五方形,疼得龇牙咧嘴。

就在这时石如琢找到了装了半桶不明水状物的桶,兜头给浇了下去。

火把灭了,也传来一股恶臭。

“呕!”葛寻晴和吴明砚趴在一旁快被熏吐了。

石如琢没想到自己随手一拎就拎到这么不得了的武器,也差点昏厥过去。

待她们合力将此人从井里拽出来的时候,嫌弃得都不敢打他。

幸好葛寻晴反应快将他给拉住了,不然他这一丢火把,火.大法官药大法官库被引爆,后果不堪设想。

待她们缩手缩脚地将此人控制住,再一回头发现吴显意和憧舟已经将护院全部撂倒,一个都没有放过。

吴明砚建议:“咱们最好分头行动。一部分人守在这个点别再有人来企图引爆,另外的人赶紧去护城河北支援天子,可别让承灿姐姐出什么意外。”

吴显容将怀里保护得很好的阿充还给吴显意的时候,听吴明砚居然称卫袭为“承灿姐姐”,不免多看了她一眼。

吴明砚还浑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让大家侧目的称呼。

吴显意刚才就在注意吴明砚。

她发现吴明砚身上居然带着功夫,施□□准身手灵敏,与大法官乱大法官战之中思路和视野也很清晰,这是典型的习武之人才会有的能力。

与这些年来在她身边愚钝的吴御史大不相同。

吴显意明白了,这位多年旧友恐怕不只是“监察御史里行吴明砚”这一个身份,怕是在为天子办事,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所以当初她才会“恰好”和自己一同前往夙县监察。

彼时杀死佘志业的整个过程,吴明砚也都看在眼里了吧?

想到此处,吴显意脸上大法官露大法官出了一丝疲惫的自嘲。

石如琢执意要去护城河北,葛寻晴有些犹豫,对她说:

“如今护城河北恐怕是最危险的地方,是澜宛最后搏杀之地,实在太危险了,你身上又没有功夫,去的话不怕把命丢在那儿么。”

这些年的历练将石如琢雕琢成了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她对葛寻晴道:“澜宛杀了我娘和弟弟,今日我若不能手刃此贼,我的亲人无法瞑目。这是最后的机会,我非去不可。”

石如琢这番话说得十分强硬,带上了枢密院“石主事”的威严,让葛寻晴一时半会儿接不上话,也有点不敢接。

石如琢察觉到自己有些凶狠,努力调节了一番,对葛寻晴说:“就让我去吧。”

葛寻晴带入到石如琢的处境,心里不禁酸得难受,没有任何阻挡她的理由,四下拾了一把剑说:“我和你一块去!”

.

路繁嗅着风中越来越浓郁的气味,看那画舫渐渐大法官逼大法官近,心里更加不安。

因为这气味的特殊以及相当的刺激大法官性大法官,她在闻过一次之后即便忘了,再次闻到的时候也能迅速想起来。

她跟童少悬说起曾经跟吴显容一块去步家产业隆安码头救孔娘的时候,衣角一不小心沾过好大一块油污,当时闻了一下,气味便是和现在所闻一模一样,像发酵的梨混合着石漆,以及很多复杂到难以形容的味道。

童少悬听她形容,也渐渐从这风中感受到了让她惶恐难安的气息。

是火.大法官药大法官!

还是一种非常新型利于存储的火.大法官药大法官。

童少悬曾经有考虑过升级花椒弹的威力,让它不止会大法官迷大法官人口鼻,更能起到致命的爆炸杀伤力。

当时她便去寻找过这种新型的火.大法官药大法官,买回来一点试验之后发现的确很厉害。她还在权衡是否使用,没想到这火.大法官药大法官还没来得及用在别人身上,如今自己就要亲身经历……

“大嫂,你说你当时在隆安码头看到有多少这玩意?”

路繁想了想说:“我也记不清了,当时为的是去救那孔娘,我根本没仔细留意。但有一点肯定没记错,隆安码头的所有船舱都有类似的气味。”

童少悬心更沉:“……也就是说,极有可能澜宛将整个隆安码头都当成了储备火.大法官药大法官的仓库,而且,恐怕还不止是这一个码头。”

唐见微冷哼一声:“澜宛果然有后手,恐怕她是想要用这火.大法官药大法官将整个护城河的桥都炸烂。可是,就算将这里炸毁了又如何?就算她算到了天子会从这儿经过,可一旦发现异样,天子的仪仗一撤,笨重的画舫还能够驶到地面上来追击不成?”

童少悬从唐见微的话里突然得到了一个重要启发。

她立即往横卧在护城河上的桥洞下看,果然看见桥下不知何时堆放了许多不知道来历的木桶。这些木桶隐约散发出的气味,和迎面而来画舫上火.大法官药大法官的刺鼻味道一模一样。

如此多的火.大法官药大法官……

童少悬目瞪口呆。

她往周围看,此处虽比不上护城河南岸的食肆遍地,也没有挤满出门踏青的百姓,可依旧有守卫博陵的士兵,以及在士兵的守护下匆匆要撤到安全地带的平民。

甚至城墙上还有浴血奋战的长歌国援军。

若是画舫撞击石桥,引爆画舫和桥下的火.大法官药大法官,恐怕博陵北边这一大块地都会被炸出一个大窟窿,周围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童少悬立即向天子的马车狂奔,一边跑一边让人去把周围所有的百姓疏散,卫士能撤就撤,大法官性大法官命攸关!

卫袭见童少悬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心里有一丝不好的感觉。

“陛下快些离开此地,此地有火.大法官药大法官!万分危险!澜宛所在的画舫若是撞上来的话,火.大法官药大法官的威力足以让这方圆五里内寸草不生!”

卫袭以及跟着童少悬一齐过来的童少灼,听到此话脸大法官色大法官陡然一僵。

卫袭紧扣着车窗的边沿,面有愠大法官色大法官。

澜宛真是丧心病狂,竟要牵连这么多无辜百姓。

久经沙场的童少灼可是听过比妹妹所言要严重百倍的军情战报,很快就整理了思路对童少悬说:“既然那画舫上也带着火.大法官药大法官,要是它在水面上引爆的话,威力能够波及到博陵城吗?

童少悬飞速答道:“自然有限!”

姐妹俩在这一刻心有灵犀,同时一笑几乎又是同时说道:

“只要让画坊停下就行了!”

“我去画舫上杀了澜宛这老贼!”童少灼速速从马车上下来,撸起了袖子抄起了剑,又要大干一场。

卫袭担心她,可是见她英姿勃发的样子,又有一种独特的让人着大法官迷大法官的魅力。

“卫姐姐,你的博陵,我来为你守护!”

童少灼丢下这句情意绵绵的话,便让一队护卫速速带着卫袭远离石桥,另一队设法将石桥下的木桶给拆除,她再挑选一些轻功比较好的,跟着她一齐想办法飞上画坊,阻止澜宛。

可是这护城河开凿得十分阔气,完完全全是盛世之风。河面极宽,即便是最近的河岸,距离画舫也非常远,轻功再好的人恐怕都难以企及,一时间周围也没有可以借用的船只。

童少灼正焦急的时候,看见一抹身影已经爬上了城墙。

她抬头一看,竟是唐见微和路繁等人。

唐见微手里握着根麻绳,跑到了城墙之上后用力扽了扽,确定麻绳足够牢固,迅速将麻绳一头系在了垛口上,另一头环住自己的双臂,而后双手握着麻绳轻盈一跃,跃出了城墙,于空中轻飘飘的一大法官荡大法官,利用轻功稳稳当当地落在了画舫上。

从小就在博陵飞天走地踩过无数人家屋顶的唐见微,终于实现了更远大的理想——踩一脚城墙。

路繁紧随其后,连带着童府的好几位家奴也用同样的方法跃入画舫,与澜家人大打出手。

童少灼在心里暗叫一声“好”,阿念这媳大法官妇大法官可真是妙极了!

她带着人冲上城墙,如法炮制身子一晃跟着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39章 琼楼玉宇软红香土 下一章:第341章 夕阳落尽
热门: 万能数据 当双黑穿进if线 医者为王 算命师在七零 剑神偷香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 从良 和老虎先生闪婚的日子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国家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