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琼楼玉宇软红香土

上一章:第338章 我会让全博陵为你陪葬 下一章:第340章 这儿或许是最好的位置。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自上次在东小门和那黑衣人交手之后, 路繁算是真正领教到了绝顶高手的厉害。

以前在昂州,她勤学苦练加上天赋,几乎没能找到对手。

可是这个黑衣人招招夺命, 所有的路数都超出她想象,以往的对手在此人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微不足道。

路繁倍感天下高手众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而后,她得知这黑衣人便是吴家嫡长女吴显意, 是以后肯定还会遇上的对手。

东小门和吴显意对招的时候情况实在太复杂,虽说路繁本身有伤在身,可吴显意面对众人的围攻,最后还是因为对唐见微不忍下手,挨了一刀这才败走。

作为一名武者, 路繁自然想要和吴显意一决高下, 想要战胜她, 超越她。

可扪心自问,下次与吴显意在没有外界干扰交锋时,真的能赢吗?

每一个习武之人心里都有一把尺, 对于交过手的强敌,究竟胜多少差多少, 没人比自己更明白。

路繁知道自己赢不了吴显意, 吴显意这个年纪有此等造诣, 定是胜过凡人的天纵奇才。

想要胜吴显意,定要比之前更加刻苦百倍。

所以,即便是在怀阿满的日子里,路繁都没有断了吐纳习气,出了月子后便逐渐恢复苦练。

帮派中无事的时候, 她能一直舞剑到深夜。

一切都是为了这一日,不可避免的一日终于来了。

路繁的武艺相比于东小门之战时已经精进了不少,可是吴显意的强大依旧足以让她震撼。

这个女人的力量深不见底,沉静而冷酷,手中的招数极为奇特且变化无穷。

路繁不知道她师承何处,只知道她的招数如狂风骤雨丝毫不给人喘息的余地。

即便夙夜不懈地练了这么久,路繁依旧感受到了力有不逮。

两人在崇文坊的屋脊上拆了数百招,路繁双眼眨动的频率少之又少。在左肩被刺,腰际被切之后,她更是连呼吸都快忘记了。

眼里只有吴显意的刀,她的一把刀,两把刀,甚至是第三把刀。

路繁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将第三把刀抛到空中时,飞出手中的两把,待对手堪堪躲过之时,她已然接住了落下的第三把,再次进攻。

如此循环反复无比精准的进攻,直大法官逼大法官得路繁连喘息的余地都没有。

吴显意就像是不知疲惫的机巧,路繁渐感吃力,吴显意趁她微大法官露大法官疲态之时,一刀砍在她的剑上,路繁虎口登时发麻,手中的剑掉落。

路繁立即抬起双臂挡在胸口,吴显意持刀横扫,切得路繁手臂血雾横飞。

即便在占尽了劣势的情况下,路繁还是顽强反击,对着吴显意的腹部连踢三脚。

这三脚路繁用尽了全力,想要将她大法官逼大法官退。

没想到吴显意竟能忍下这疼,被踢飞前再刺一刀。

路繁看那刀对着自己的左心口而来,大骇之下急忙躲避。刀尖在她锁骨处留下一道火辣辣的痛觉,路繁没能控制好平衡,摔下了屋脊。

路繁刚刚着地,吴显意已经追来了。

她是不知疼痛的鬼,她的刀是永远不会餍足的魔,不将人囫囵吞下绝不甘休。

我赢不了她。

路繁心里有个声音在对自己说。

恐惧感只在路繁的心里短暂停留了极短的时间,她便想起了童少临和阿满。

要是吴显意重新回到童府,真的撕开了机巧,童府将会被她再次荼毒。

绝对不能。

路繁目光如炬,注意力前所未有地集中。

吴显意这一刀的来势猛若紫电,路繁没有躲闪,单手撑地腰间扭转,想要扛下这一刀,以膝盖撞向吴显意的颞颥。

须臾之间路繁根本来不及去算得失多寡,她只知道自己要拦下吴显意,就算赢不了她,拼上这条命也必定要教她付出代价,让她没有再危害童府的能力。

路繁抱着必死的决心,咬紧牙关扛住剧痛,以及准备好吴显意连这一击也躲过。

就在往后的十招已经在路繁的脑海中过了一遍时,她发现吴显意的注意力突然被什么吸引了过去。

这极为短暂的迟疑,让她没能躲过路繁的膝盖,手中的刀也刺偏了。

路繁只被蹭破了一层皮,而吴显意则是硬生生地被踢了个正着。

她摔到一旁后背结结实实地砸在墙上,眼前一阵晕眩,立即甩头,想要恢复清醒。

路繁趁势夺了她左手的刀,步步紧大法官逼大法官,一瞬间扭转了局面。

不知道吴显意因为什么心神不宁,路繁自然不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一刀刺中她的肩头,再连着三腿踢向之前踢中的同一个地方。

吴显意终于有了疲态,捂着腹部摇摇晃晃,想要站起来没能成功。

路繁道:“你的武艺远在我之上,之所以败,是因为你有太多顾虑,却没有执念。”

吴显意忍着痛,在听到路繁这句话时抬起头看向她,眼眸之中是路繁读不懂的复杂。

她不知道吴显意这个人究竟背负了什么样的宗族重担,也不明白她为了什么而动摇,但在这一刻,她发现吴显意的表情犹如被凿开的冰层,厚厚的冰层之下,也有隐约可见普通人的活气。

吴显意突然一跃而起,路繁就要提刀抵挡时,发现吴显意并没有要进攻,而是沿着墙头越上了树梢,转眼间消失不见了。

路繁盯着她离开的方向片刻,确定她真的离开之后才稍稍松了口气。

浑身的伤痛开始发作,痛得她用刀支在地上,撑了一会儿之后,几个也带着伤的帮派兄弟找到了她,将她扶上了马车。

……

是吴宅的火分散了吴显意的注意力。

她的阿充还在府里。

澜宛安排的胡人,为了想要将沈约的禁军引开,也为了制造混大法官乱大法官,在城内大肆纵火,没想到这火蔓延到了吴宅。

吴显意忍着痛赶到吴宅门口,发现火焰冲天,整个吴宅一大半已经被吞没。

澜以微穿戴整齐,在拼命推着家奴进去救人。

吴显意跌跌撞撞地走近,听到她说阿充还在里面,死拽着家奴让他快点进去将阿充抱出来。

吴显意握住她的手腕,犹如突然冒出的厉鬼,质问她:“你为何没和阿充在一起?”

澜以微见她浑身是血,又被突然质问,支支吾吾地说:“她有大法官奶大法官娘照看,我自然也有自己的事要忙……”

澜以微说了两句,忽然反诘道:“那你呢?你去了什么地方?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你不会又去找姓唐的吧?!”

吴显意甩开她的胳膊,拦住一人,将对方手里的水桶夺过来,兜头将自己浇湿了就要往火场里去,被家奴拦下来:

“不可进去!里面火势太大了!来不及了!”

吴显意挥开他的手:“来不及也得去。”

吴显意头也不回地冲入火场,澜以微站在原地又惊又气,来来回回不住地踱步,一刻钟之后,吴显意出来了。

澜以微见她怀里紧紧地抱着什么,立即冲上去拽着她的手臂想要看个清楚。

“阿充!”

澜以微想要把阿充抢过来,吴显意牢牢地抱着阿充,掐她的人中,一直呼唤着她的名字。

阿充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向吴显意,虚弱地喊了一声“娘”。

吴显意心被紧揪着,正要开口应她,便见阿充小嘴长着,眼眸扩散成了一滩深黑的死水。

“阿充?”吴显意拍拍她,“阿娘在这儿啊。”

阿充小小的身子晃了晃,五官没有任何变化。

吴显意看着怀里的女儿,眼前发白,似乎一切都是假的,但心痛欲死的感受让她真真切切地明白,这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吴显意一口气卡在喉咙口,没能喘上来,忽然一痛,她回眸,见澜以微将匕首刺进了她的后背。

“你去哪儿了?”澜以微声音陡然变大,“我们全家需要你的时候你去哪儿了?!是你害死了阿充!你把阿充还给我!”

澜以微拽着吴显意的胳膊:“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吴显意心烦意大法官乱大法官,抬手一挡,将澜以微扫开。

不承想,对于澜以微而言,吴显意这一挡的威力何其大,她直接被掀飞了。

身后就是长长的石阶,通往下沉的人造河,澜以微不受控地在石阶上翻滚,最后脑袋撞在石栏上才停住。

整个吴府的下人惊诧地看着殷红的血从澜以微歪着的脑袋下流出来,赶紧跑下去要救人。

吴显意抱着阿充站在石阶上,麻木地看着家奴们探她的鼻息,一探,更是惊恐难当,纷纷看向吴显意,等着她拿主意。

没想到竟看到让他们心里发大法官毛大法官的一幕。

向来不苟言笑,甚至不言不语的吴显意,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大法官露大法官出了一丝笑意。

这淡淡的笑容让吴府家奴们大法官毛大法官骨悚然。

只有吴显意自己知道,错手杀死澜以微这一刻,她压抑了半生的心豁然破了一道口,一道冲进大量清新之风的出口。

她终于这么做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原来可以这般简单。

她闭上眼睛,紧紧地拥着阿充,片刻之后她带着阿充离开了吴宅,消失于烽鼓不息之中……

.

博陵府内,无论男女老幼,尽屠之。

澜宛的命令一下,原本只是攻城拔寨,与禁军厮杀的澜家军开始向平民下手。

南门才刚刚保住,东门又再次告急。

澜家军的铁骑不断涌入城中,烧杀抢掠。

因澜仲禹在丰州起事,大苍的军备都向丰州支援,似乎是没有料到澜氏会偷袭博陵。

博陵城内的戍卫在澜家军的强攻之下,如强弩之末渐渐疲软。

澜宛抱着吕简,坐在博陵被破的东门城墙上,笑看烽烟四起的城池。

“阿策你看到了吗,这个城池终将是咱们的。这个城里的每存土地,每个角落,都将归我们所有……你开心吗?”

吕简没回答她。

悲从中来,澜宛笑容渐渐扭曲。

杀。

杀光所有,我要让博陵寸草不生!

长孙将军浑身都是伤,手里的剑都被砍豁了,拾起不知道是谁掉落的长矛,大喊着冲出去,刺死两人。

一回身,发现贼寇的刀已经近在咫尺,长孙将军蓦然一愣,一个身影如风般穿过,那贼寇惨叫一声,持刀的手臂被斩落。

“沈将军!”长孙将军捡回一条命,看见沈约来驰援,大为惊喜。

沈约却没有任何的喜大法官色大法官,她一路杀到东门,看到贼寇发了疯似的狂杀平民,即便是真正的胡贼都未必有这般凶残。

原本澜氏不可能是计划屠杀百姓,这对她们攻占博陵之后的威名不利,无论是澜宛还是吕简都不可能犯这种错误。

恐怕是有什么变数。

如此一来,便更棘手了。

战报传来,西门亦有贼寇。

沈约和长孙将军具是眼前一黑。

整个博陵府被围困,大军屠城,难道博陵、大苍,真的气数将尽?

……

澜宛站在城墙上,欣赏着卫氏山河日下的盛景,也不免回忆起她是如何走到现在。

想起已经死去的澜戡,澜宛脸上不禁大法官露大法官出一抹自嘲的哂笑。

当年掀起所有风浪的人已经入土,恩恩怨怨也不知什么时候落到她的头上,她背负着不属于她的怨不属于她的恨一直往前走,也走到了今日。

那些别人的雄心壮志别人的肝肠寸断,如今已经从她的脚下生根,扎进了这片土地里,深入她的血大法官液大法官中,不可能再改变了。

思绪至此,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卫慈。

如今一切的源头,都要从卫慈自暴自弃,被废了储君之位开始。

以往卫慈一直都跟随在卫袭身侧,这两姐妹几乎形影不离,可今日从晌午到日落,博陵发生这么大的动大法官荡大法官,竟一直不见此人的踪影。

她去了何处?

身后的大地在奇异地闷响着,澜宛慢慢地转回头,向城外看去。

南门正对着的便是灵歌山,卫袭选定的皇陵所在。

浩浩大法官荡大法官大法官荡大法官的军马从灵歌山山脚蔓延至博陵南门,犹如一条灵蛇,正饥肠辘辘又无声无息地扑向猎物。

这是哪儿来的军马?

澜宛本能地想要问吕简,但吕简已经不可能为她分析任何事情。

澜家军的将士听到声音,也跑了过来往城外看。

“……皇陵里出来的军队。”

“都是活人吗?还是鬼兵?”

“怎么可能!”

澜宛训斥他们,光天化日之下何来的鬼兵,不要自己吓自己。

可训完之后,澜宛也不免发慌,寒意顺着脊梁骨往上蹿。

目测过去大军至少有七八万,之前全部都藏在了皇陵之中吗?

澜宛早就注意到了灵歌山皇陵,还特意派人去皇陵里面查探过。探子回报说皇陵内全部都是修陵的工匠和苦役,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莫非卫袭早有防备,将士兵都伪装成了苦役?马匹辎重都藏在地下宫室,所以没能探查出来?

可苍的主力大军都南下对抗澜仲禹了,这些将士是凭空变出来的吗?

“是……长歌国的,是长歌国的兵马!”

澜宛身边有一中郎将认出了这军阵和中原的颇为不同,没有步兵,齐刷刷都是持剑的骑兵,身后还背着箭筒。

“长歌国”这三个字一出,众人皆惊。

澜宛的脸大法官色大法官更是惨白。

作为苍人,恐怕没人不知道长歌国阮氏的厉害。

长歌国乃是甄皇后建立的国度,在长歌,甄皇后不是皇后,而是国君。

长歌国在甄皇后之后,由她的养女“枭”继承,她不仅继承了国体,亦继承了甄皇后的母族姓氏“阮”。

阮氏,正是长歌国的皇室,其中有枭的血脉,也有苍高祖和甄皇后的血脉。

大苍也有庞大的阮氏分支,但是和长歌国的阮氏还是有些不同。

长歌国的阮氏继承了甄皇后一族的骁勇善战,颖悟绝伦,无论是力量还是骑大法官射大法官都有卓越的天资。

传说中,长歌国精锐的骑兵只要一千,便能夺下一座城池。

如今居然来了七八万……

从灵歌山下来的大军,的确是长歌国的军马。

领军的是长歌国的二公主,也是当今长歌国最出大法官色大法官的武将之一。

她和身穿铠甲的卫慈一同在大军中前进。

数月前长歌国的皇室收到了卫袭的密信,这位大苍天子在信中向长歌国求兵,希望长歌国派五万精锐增援。

长歌国和大苍乃是一脉相承的血亲,这些年也一直保持着联姻。长歌国国主很大方地派了八万骑兵前往博陵,二公主一直都很想和苍人较量,这回总算找到了机会,主动请缨,国主也希望二公主能多历练历练,便让她去了。

二公主正是双十年华,一身器宇轩昂的甲胄之下,是一张年轻而锐意十足的脸。

她对卫慈道:“当年祖大法官奶大法官大法官奶大法官枭和大苍的高祖约定过,‘兵不过洈水’,两国永世交好,没想到如今还是过了洈水。”

卫慈对她淡淡一笑:“有劳二公主了。”

二公主心大法官潮大法官被她这一笑弄得更加澎湃,立即发号施令,入城杀敌!

陶挽之骑着马上前,跟在卫慈身侧:“殿下也要入城杀敌吗?”

卫慈抽出剑:“博陵的存亡与我休戚相关,我退缩过一次,这次不会再退缩了。”

陶挽之难过地说:“殿下别把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生在皇室也不是殿下选择的。若殿下是个普通人,长于市井之家,又何须背负这一切?”

卫慈明白陶挽之在关心她,但她知道,眼前的硝烟来自于剪不断的仇恨和越滚越多的积怨。

如陶挽之所说,卫慈也想过,如果她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子,如今她的人生会是什么样,被她改变了命运的人又会是什么样。

也只是想想。

“但我是卫慈。”

卫慈驾马,跟着长歌国大军冲入博陵。

陶挽之听罢,又是担忧又是欣慰,一如既往追随卫慈,痛杀贼寇。

谁也没想到从灵歌山上突然杀出无比勇猛的长歌国骑兵,澜家军的优势几乎在一瞬间被瓦解。

澜宛能滴血的眼睛死死盯着城内不断被斩杀的澜家军。

就差一点……

只差了一点点。

“小心!”

一支冷箭冲着澜宛劲大法官射大法官,要不是被身边的人护下来,此时澜宛的眉心恐怕已经被大法官射大法官穿。

“啧。”城墙下的二公主有些扫兴,还以为能一箭大法官射大法官死城上那个老巫婆。

“你们,跟着我上城楼!”二公主对着身后的亲卫军喊。

眼见骑兵杀了上来,将士立即将澜宛推上马:“此地不宜久留,尚书快走!”

说完此人就被大法官射大法官死。

澜宛被众护卫拼死护下城楼。

东门守住了,西门的澜家军也溃不成军。

澜宛却抱着吕简大法官露大法官出了笑容。

“走吧,送我去画舫。”

只差了一点点。

原本她还是很喜欢博陵这座城池的,有水,有花,琼楼玉宇软红香土,还有她和阿策那么多的回忆。

一想到要将这一切碾成灰烬,还是有些不舍。

……

“什么,火-大法官药大法官?”葛寻晴和石如琢在巷陌拐角里听到先知所言,都是一脸震惊,不敢相信。

“是……”先知眉心的皱纹因为他常年皱眉的缘故,压得很深,似一座小山镇在他的五官之上,让他所说原本就令人震惊的事又平添了一份危机重重,“在博陵的东南西北四个地方都有澜氏的府邸,府邸之下被澜尚书埋下了巨量的火-大法官药大法官,且利用地下水道将这四个点串联起来。只要有一个点爆炸,其他三个点便会跟着一块儿炸,到时候……博陵便灰飞烟灭了。”

“那!这四个地方在何处?!”葛寻晴急着追问。

先知却说:“这,老朽便不知道了。”

葛寻晴和石如琢:“……”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38章 我会让全博陵为你陪葬 下一章:第340章 这儿或许是最好的位置。
热门: 买下地球去种田 恶名昭彰绒毛控 关键运作 与帅弟同居的日子 混在后宫假太监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当太宰成为审神者 冠位团扇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