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我会让全博陵为你陪葬

上一章:第337章 抱了她一会儿。 下一章:第339章 琼楼玉宇软红香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吕简抱着澜宛, 在残兵败将的护送和澜宛一路的指引下,总算是甩开了追兵,与一群身穿玄大法官色大法官铠甲的澜家军汇合。

澜宛见着了自家人, 稍微松了一口气,拍了拍吕简的胳膊说:“援军到了,咱们安全了, 阿策。”

杀出重围的整个过程中吕简将她抱得格外紧,几乎是死死箍着她的身子, 生怕她受到半点伤害。

澜宛被她抱着浑身骨头都发痛,但也格外享受。

她当然知道自家夫人不是一个情绪外大法官露大法官的人。

这么多年来,吕简对她的爱护都非常内敛,可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吕简却愿意用命来换她的安危。

方才在逃亡的过程中, 澜宛担忧中带着甜蜜, 完完全全是紧迫而刺激的血腥狂欢。

如今安全了, 她也不想吕简继续紧张,便握住她环着自己的手腕,轻轻地纾解道:“我一点事儿都没有, 我被你保护得很好。”

这么一大法官摸大法官之下,让澜宛陡然一惊。

吕简的手冷得令人诧异。

“阿策?”澜宛想要看吕简的状况, 却被她抱着转不了身。

吕简也没有回答她的话。

周围的士兵们下马, 走到澜宛的马下, 不知道看到了什么,面面相觑,没有说话,似乎有什么特别让他们难以启齿的事情正在澜宛和吕简的身上发生。

澜宛从头灌脚地发慌,又不敢太大力气挣扎, 生怕弄痛了吕简。

“澜尚书。”有位吕家的女副将上前来说,“可否让我们接你们下马?”

一向唇尖舌利能言会道的澜宛,竟一时拿不定主意,回答不了。

那女副将便默认了,与一群女兵一齐将她俩接下来。

吕简总算是松手了,被众人抱着侧躺在衣衫铺出的草地里。

澜宛一回头就看见吕简的后背上大法官插大法官着一支箭。

澜宛认出来了,这支箭是澜家打造的,是这些年秘密囤积的千万辎重中,小小的极为不起眼的一支箭。

唐见微……

澜宛想起来了,在她们离开南北巷时,她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见大法官乱大法官战之中引弓的唐见微。

是她,她居然真的大法官射大法官中了阿策。

澜宛摇摇欲坠,一下子跪在吕简面前。

“阿策,阿策,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澜宛握着吕简冰冷的手,渐渐西沉的夕阳铺在吕简惨白的脸上,形成了一种格外荒诞,澜宛从未想象过的场面。

吕简费劲地睁开眼睛,大喜的澜宛并没有发现她周围这些身经百战看多了死伤的将士们没和她一样,没有大法官露大法官出任何的喜大法官色大法官。

他们只需看一眼就明白这箭完完全全就是一支夺命箭,大法官射大法官在了最要命的位置上。

“阿策!你看着我!”澜宛握住吕简的手,将自己身上的衣衫脱给她,抱着她,想让她冷得不正常的身子快些暖和起来。

“箭,能取吗?”澜宛问周围的人,“在这儿可否取出?”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

一圈人就这样看着她,带着怜悯的眼神。

澜宛正要发火,吕简对她说:“阿柔,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澜宛连说了好几个“好”字,不等她开口,周围的人便自觉地远离十多步,警惕地看着周围树林中的动静,保护她们的安全。

吕简正要说话,突然连连咳嗽,拱起后背,看上去十分痛苦,不得伸展。

“你先别说了,何必在这里说,我带你回去,有什么话等伤好了再说啊……”澜宛声音轻得不能再轻,她将吕简抱在怀里,嘴上说的是安慰的话,自个儿的眼泪却完全控制不住。

吕简一如既往温柔地帮她将眼泪擦去,笑了笑道:“就让我现在说吧。你要知道,我并不是责备你,你做任何事我一向都支持,不想你失望,不想你受束缚,不想你觉得我和你不是一心的。更甚至,怕你觉得我不爱你。别说你,就连我自己都不能容忍让你难过的自己。可是……”

吕简想到了什么,眉眼间满是悲悯之意:

“那只猫,不该杀……我应该拉住你的。”

澜宛神大法官色大法官一滞,她知道吕简所指是什么。

即便这么多年过去,吕简没有忘记那一天。

澜宛也没法忘记。

澜宛杀死小猫初七的那日,她刚和澜戡见了面,往吕府回。

“哥哥说一定要这么做。”澜宛一向意气风发,很少有失落和心烦的时候,她抬起头,看向坐在她对面的吕简,用低到不能再低的声音说,“他已经在开始选择辎重藏匿的地点了,有可能在东南,也有可能就在丰州。”

吕简轻轻地点了点头,似乎并不惊讶,早就想到了澜戡会走到这一步。

吕简道:“早在庄氏死的时候,他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澜宛闷声说:“岂止是他,连我,甚至整个澜氏也没有回头路。”

澜宛和吕简顺利成亲,诞下女儿后,幸福的生活让她平和了很多,觉得自己已经夺得了天下,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她去争去抢的了。

她是如此认为,可她的宗族却还有更大的野心。

她姓澜,是澜氏嫡系的重要支柱,得宗族庇护年纪轻轻加官进爵,住在寸土寸金的博陵最好地段的豪宅里。

财富、荣耀、权力……

这一切都是“澜氏”给她的,她不能背叛自己的宗族,也没有背离的必要。

一旦澜氏倒台,以澜戡犯下的弥天大罪,整个博陵澜氏不可能有人能保得住脑袋。

澜宛道:“我见过卫袭几回,她沉默内敛,是个极能隐忍之人。若是现在杀不死她,待卫氏重握皇权的那一日,我们澜氏便危险了……”

握住吕简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里有明显的泪意:“早知如此,你何必娶我。”

吕简笑着说:“怎么,在你心里我便是那能同甘不能共苦的薄情人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吕简将她的话接过来:“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安危。可与你共结连理是咱们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往后莫再说丧气话了。与其担忧,不若想好前路。和天家的斗争不会是一朝一夕,定是一场漫长的战斗。”

澜宛深以为然:“我们这代或许都未必能看到胜利的曙光,只有阿幸这一代能承接住澜氏楼宇,咱们才有可能扳倒天家。”

今日澜戡将澜宛叫去,便是跟她说了往后的布局,已然将她当做宗族最得力的核心力量来培养。

澜戡给予整个澜氏宗族是沉甸甸的担子,是一根悬在高空的绳索。

他驱赶着族弟族妹们携家带口走上这条绳索,澜宛只能提起所有的精神往前走,不能踏错一步,否认等待她们的唯有坠下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前路不明,又提到了阿幸,即便是一向强势又果敢的澜宛也不免怅然。

“阿幸还是太懦弱了。”澜宛惆怅道,“她只是为了让我们满意才努力,骨子里缺少给自己争口气的好胜大法官性大法官子,心思也在别的地方。长此以往她是扛不起澜家大业的。其实,她和我小时候有些相似。”

吕简很少听澜宛提及她小时候,也很少提及她耶娘,似乎那是个忌讳,她并不喜欢。

难得澜宛主动说,吕简专心致志地看着她。

澜宛默认片刻,并没有将这话题延续,而是对吕简莞尔:“放心,阿幸就交给我吧。她是我和你的孩子,肯定会成为你我都期盼的模样。”

可是那日,吕简清晰地记得那日,满怀愁绪的澜宛回到家中发现阿幸居然偷偷养了一只猫,让她勃然大怒。

这是澜宛明令禁止的。

在澜宛看来,可爱的宠物什么也不会,只会让人懦弱,今日你救活了一只猫,明日就提不起杀人的刀。

澜宛从来没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她就是这样长大的,就是这样被灌成了一副铁石心肠。

即便全博陵的人都称她为“妖女”,都认为她是“大法官奸大法官佞”,那又如何?她不是一样拥有了人生挚爱,不是一样官途顺遂吗?

她可以,她的女儿也一定行。

所以她杀了那只碍眼的猫,惩罚了阿幸。

她要让她的女儿明白,她们家的孩子不能心慈手软,不可甘于人后。澜氏和吕氏的命运息息相关,她吕澜心必定要成为宗室的支柱,与天家抗衡。

更不用说改朝换代之后,还需靠她守住江山,福泽万代——

毕竟,除了让江山易主之外,剩下的只有一条死路。

既然澜宛被澜戡推上了这架独木桥,是死是活也得硬着头皮,稳稳地走过去。

可是,到了最后一刻,吕简却跟她说,“你不该”。

“你不该杀了那只猫……并不是所有人都如你一般坚强,能扛得住沉重的历练……对不起,我不该在此时说这些,我也并不是对以往任何决定后悔。我只是……”吕简即便到了这个时候,语调和情绪依旧平稳,只是语速有些急切。

“我只是,觉得自己没用,无法将你想要的东西拱手呈上,也无法,好好将阿幸养大。”

澜宛紧紧握住吕简越来越脱力,越来越沉的手,拼命往自己的脸上贴,想要用脸上的温度来温暖吕简。

“你怎可怪罪自己?你有多好除了我之外没人能……”

澜宛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吕简闭上了眼睛,有一行泪将落不落。

澜宛对吕简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熟悉到一丁点儿细微的变化都了如指掌。

她看得出来,此时的吕简和她以往见过的任何时候都不同。

澜宛抱住吕简,双臂穿到她身后,小心地避开那支箭。

“阿策?”澜宛不敢相信,唤了好多声,吕简都没有回应她,就这样软在她怀里,如同以往她们温情相依的每一夜一样。可是这次,吕简再也不会醒来。

澜宛紧紧地锁着她,谁也不能将她们分离。

这一生一世都不会分开。

周围的将士们转过身悄悄抹泪。

没人敢惊动澜宛。

一想到此生都无法再和她的阿策说上半句话,澜宛便觉得自己这颗心被撕碎了,大法官揉大法官烂了,痛贯心膂。

我和阿策这辈子就只能走到这儿了吗?

泪眼朦胧之中,她看见了吕简身后的那支箭。

所有散出去的伤心欲绝在看到这支夺走了她一切的箭时,如疾风一般归拢,迅速发酵成了灭顶的恨。

“澜家军听令。”

澜宛还维持着环抱吕简的动作,嘶哑的声音听上去已经恢复了些理智,可是当所有将士都围上来时,听到的却是一句出乎意料的话。

“博陵城中无论男女老幼,尽屠之。将我这句话传给所有澜家军士兵。”

澜宛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情绪很平淡,就像在说一句无关痛痒的小计划。

听到的人却是一愣,一时半刻谁也没动。

澜宛没听到回音,回眸瞪向为首的将军。

军令如山,他不可违背,只能领命去了。

澜宛身边留了二十多位精锐,她没让任何人动吕简的尸体,亲自将她抱上了马车,帮她收拾好散大法官乱大法官的头发,笑着抚大法官摸大法官她的脸庞说:

“我会让全博陵为你陪葬。我要捣烂卫氏宗庙,杀尽天下卫氏、唐氏之人。阿策,你好好看着吧。”

.

“攻玉……攻玉?!是你吗!”

葛寻晴气喘吁吁好不容易爬上了塔台,看见两个人叠在一块儿,其中一个还是石如琢。

石如琢眼睛眨都不眨看着天,葛寻晴吓得心跳都快停了。

“仰光。”石如琢说,“吕澜心死了。”

还会说话,没死……

葛寻晴才稍微安心了一点,回味了她的话,才意识到另一件不得了的事,“啊”了一声,走上前看,发现叠在石如琢身上的的确是吕澜心。

葛寻晴想问“怎么死的”,可她发现石如琢的表情不太对劲,脸上还有泪痕,头发散在血泊里,皮帽也被血染红了一大块。

一只手还搭在吕澜心的后背上,就像个拥抱的姿势。

“你受伤了么攻玉?”葛寻晴弯下腰,担忧地问,“能站起来吗?”

石如琢眼睛里空空的,眨了眨:“我没事。”

“那就好……这个塔台快塌了,现在必须得走,不然你现在没事一会儿就该有事了。”

葛寻晴说了一半,塔台下有人喊道:“那位娘子!你能看到别的塔台挥动的信号旗吗?!”

问话的是长孙将军,方才葛寻晴和守路派的教众便是在长孙将军的协助下,将一大群胡贼给打趴下的。

葛寻晴举目远望,看见了,但是看不懂什么意思,便依葫芦画瓢对着地上的长孙将军比划。

长孙将军一看,大事不妙:“东门也有贼寇,需要立即支援!”

葛寻晴比划完被自己比划的内容吓一跳:“东门也被破了吗?!”

长孙将军已经驾马跑出十多步了,扭头丢下一句话:“去看了才知道!”

葛寻晴也准备立即前往东门,但又不放心石如琢。

石如琢自己扶着吕澜心,爬了起来:“我也去。”

“可是,你,你行不行啊?”

“我没事,这些血都是吕澜心的。”

“她保护你了么?”

石如琢点头。

“那行,那我来背她下去,给她找个好地方埋了。”

石如琢道:“不用了,我来背。”

眼看这塔台摇摇欲坠,必须得尽快离开才是,葛寻晴也不和石如琢争了,她要背便让她背。

塔台通往地面的台阶已经毁得不成样子,石如琢和葛寻晴两人一人背着一人托着,好不容易将吕澜心给运了下来。

石如琢将吕澜心交给枢密院的下属,让她将人送回石府。

头发扎好,在地上拾起一把剑时,身后慌慌张张跑过来一位穿着白袍的老者。

这人的打扮葛寻晴熟悉,吔摩教的先知,但不是守路派的,守路派的所有先知她都混得特熟。

葛寻晴并不知道,这位先知便是当初在吕简的威大法官逼大法官利诱之下,对整个执火派撒谎,将澜宛推上了神者之位的先知。

此人是天宗法神的信徒,因为撒谎伪造神者身份的事,多日来夜夜难安,若是再不能找到一个出口,他可能会抑郁而终。

“凡使徒。”先知一脸的焦灼,还很有礼貌地向葛寻晴行了个礼,但没时间等她回礼,便立即追一句,“我有件要事要告知凡使徒,此事关系到博陵整座城池所有百姓的存亡,还请凡使徒务必听我一言!”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37章 抱了她一会儿。 下一章:第339章 琼楼玉宇软红香土
热门: 空巢:留守村庄 [ABO]诱A计划 退出体育圈后我成了厨神 军少掌中宝 青春的死胡同 暗夜王者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貌美战神只想养狗[快穿] 全民大穿越 猎艳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