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黄泉路上一片彼岸花海

上一章:第331章 一抹刺眼的红 下一章:第333章 孺子可教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裴无疑抽剑的动作极快。

副将们还没咂大法官摸大法官出二人对话中的暗里藏刀, 裴无疑便亮出了真正的兵刃,“锵”地一声,短促而锐利, 沈约不仅将他的剑挡了下来,甚至几乎在同一时间反击,对着他的心窝猛刺。

裴无疑心下一惊, 被大法官逼大法官退了好几步。

沈约毫无破绽的目光依旧落在裴无疑身上,提声对院门口的众人道:“调派三队前往南门支援, 三队前往护城河,剩下的全部留守于此。”

“喏!”

裴无疑听罢,面大法官露大法官讥讽之意。

沈约心里暗暗一沉,裴无疑的剑便继续往她身上招呼。

身后兵刃相交和喊叫声骤起,原来值守在此的禁军亦有叛军。

而裴无疑偷袭的第一招虽没能得手, 可此人剑法精湛, 深藏不大法官露大法官, 沈约次次将他大法官逼大法官退,次次又被他缠上,一时半刻脱不了身。

今日明江筵席是天子设下的圈套, 为的是要让消失已久的澜宛现身。

“澜宛知道这是个陷阱。”多日前卫袭曾经秘密召见沈约,和她详谈上巳节的部署, “但她一定忍不住。我对这个老对手实在太了解了, 就像是菿县回博陵的那次, 她分明知道自己有可能中计,可就是忍不住想要亲手捕杀猎物。犹如闻到腥味的猫,她一定还会破釜沉舟。这便是她最厉害的地方,也是她致命的弱点。”

卫袭要沈约带兵埋伏在明江畔,拿自己当诱饵, 待澜宛现身,便一举将她们全部斩杀。

卫袭考虑深远,称得上知己知彼,可这一次澜宛却是有备而来。

澜宛那双看不到的手,早也深入博陵的方方面面。

这可麻烦了。

沈约心中有些大法官乱大法官,裴无疑抓住机会占据上风,一剑刺中她的腰间。

沈约是绝对不能吃亏的个大法官性大法官,腰间的伤没让她后退,反而挺前一步,再次一剑向裴无疑的心口直戳。

这一剑更为凌厉,裴无疑正在进攻不好躲闪,只能以手挡下致命一击,随后迅速拉开距离,血珠子顺着裴无疑的指尖滴滴答答。

沈约也受了伤,但从她的脸庞上看不出任何疼痛感。

裴无疑嘴唇向上挑,唇上被修剪得十分精致的胡须,跟随着他的笑意慢慢扬起。

“早就想跟沈将军一决胜负了,今日可是难得的机会,真教在下惊喜欲狂啊。”

在博陵蛰伏多年,丝毫不大法官露大法官马脚,需要极大的耐大法官性大法官和毅力。

沈约知道,眼前人会是个难缠的对手。

.

明江畔,一骑马的探子火速赶到筵席之外,匆匆找到内侍,对内侍说了句什么,内侍惊异地看向探子,而探子神大法官色大法官坚定,内侍便知道对方说的“天方夜谭”并非假话。

内侍速速到卫袭耳边重复了一遍。

听闻城中的情况,卫袭神大法官色大法官微动,这个小小的变化没有逃过童少灼目光的捕捉。

“卫姐姐,莫非……”

童少灼的话才说到一半,只听席间乍然响起掷杯之声,随即数十人一跃而起,向周围的同僚猛刺。

即便入席时已经被上下搜过身,但依旧能将短小却能致命的匕首藏在腰带内,发簪里。

一时间筵席大大法官乱大法官,在一旁值守的戍卫火速扑杀行刺之人,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波潜伏多时的黑衣人似从地里冒出来一般,自戍卫身后裹杀。

伴随天子身边的戍卫全都是训练有素的悍勇猛士,即便被偷袭,在人数上也处于劣势,却丝毫不大法官乱大法官。阵型张弛有度,纵可配合杀敌退可围护天子。

但黑衣人实在太多,怎么杀也杀不完。

早也安排好的伏兵沈约却迟迟不现身!

童少灼见着阵势,便明白沈约也一定被缠上了。

澜宛好算计啊,所有的细节都被她料到了。

喊杀声激起了童少灼压抑已久的热血,她将贵妃繁复的裙摆往上一掀,系在腰间,里面是便于走动的窄裈。

正好有一黑衣人被踹翻在她身边,要站起来时童少灼握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拧,剧痛之下长剑脱手,童少灼夺过此人的剑长腿猛蹬,正中对方的胸口。黑衣人还未站稳便更狠地摔跌出去。

有剑在手,童少灼仿佛回到了熟悉的沙场,谁也不可能阻止她杀敌!

看见黑衣人便砍,深入混战之中喊都喊不回来,卫袭被贴身暗卫护着,急得掌心都是汗。

童少灼这边杀黑衣人杀红了眼,另一边的博陵护城河观景台制高点上,有两个穿着吔摩教黑袍的人正站在这儿,欣赏着渐渐被血染红的护城河,以及岌岌可危的南门。

博陵南城有越来越多的禁军增援,他们刀刃在手,却束手束脚,无能为力。

吔摩教数量极为庞大的教众如黑大法官色大法官的大法官潮大法官水,一边振聋发聩地大法官吟大法官唱,一边手挽着手一同前进,将禁军前进的道路围了个水泄不通。

让自由之光照耀腐烂的博陵,洗涤这片罪恶的土地,这是来自天宗法神的神旨。

他们听从神者所传递的信息,听从上苍的安排。

教众之中有很多时平民,禁军的职责是守护博陵府,无法向手无寸铁的百姓挥刀砍杀,只能镇压。

但教众的人数实在太多了,无法伸展的禁军反而被压得距离南门越来越远。

澜凌已经在南门城墙上杀得钢刀发热。

南门危在旦夕。

澜宛看着无处可逃的博陵百姓被虐杀,看着卫袭的子民身首异处,嘴角不禁洋溢起幸福的笑容:“阿策当真神算。”

吕简早早就开始带领胡国使团频繁造访博陵,趁着使团出入博陵府,将可用的胡人死士留在博陵,换出了澜家的军士,汇集于距离博陵最近的封县郊野。

夺封县为澜家大军的据点,进可攻退可守,若是今日一击不成,还可以有第二次进攻。

在澜仲禹杀了卫袭派遣的丰州刺史,于丰州起兵之后,大军北上的势头愈发猛烈。若澜宛能与澜仲禹相会于封县,博陵必亡。

“这些年在博陵府内的部署耗费了咱们无数的精力,如今这一切都有了回报……呵呵呵……这一次博陵在劫难逃,卫袭也只能束手就擒。这便是给卫氏的惩罚。”

澜宛沉醉在眼前美轮美奂的景象之中。

而她身边的吕简,看到的则是地狱。

无数人身首异处,护城河上尸骨飘零。

原本该是草长莺飞的勃发春意,如今被血染成黄泉路上一片彼岸花海。

吕简闻到了空气中飘散着的血腥味。

她暗暗地屏住呼吸,闭上了眼睛。

……

崇文坊童府。

距离机巧的按钮只有一步之遥。

紫檀握着阿难的手发冷、发僵。

好几次童府的家奴想要冲出去,都被围堵在外的凶徒杀了回来。

惨叫声将宋桥和童长廷他们弄得心中惶惶,从院子里犹犹豫豫地出来,走到中院湖心亭时,遇到了童博夷和抱着阿满的童少临。

“发生何事了?你们也听见动静了吗?”宋桥握着童长廷的手,几乎要将他的手掌心给抠出一个洞。

“听见了。”童博夷道,“耶娘妹妹,你们到院子里去,我将阿念做的机关打开,无论听到什么动静你们都别出来。我去前院去看看三妹和阿难……”

童博夷还没说完,童少临就将阿满放到他怀中:“大哥,帮我照顾阿满,我去找阿深和阿难。”

“怎可——前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这个当哥哥的岂能让你去冒险,你若出了事,阿满怎么办!”

两人正说着话,童少潜从长廊尽头快步跑了过来,全然没有要跟他们说话的意思,直接将一家子人给推到院子里,一掌拍打在院前的机关按钮上。

院子的外墙立即刺出无数毒刺,内墙赫然耸立数丈高的尖刺,向内弯曲,将院子围成坚不可摧的堡垒。

而院内正对着天顶的弓-弩也从青石板路之下升了起来。

这弓-弩只需一人便可大法官操大法官控。

即便是轻功极佳的高手想要翻越围墙的森森戒备也并非易事。而一旦真的越过重重围栏,等待他的也将是一次能够发大法官射大法官数十箭的夺命弓-弩。

“阿深!你要干什么!”

院里家人们急坏了,火急火燎地喊童少潜。

童少潜被这精密而雄伟的机巧震惊了片刻,回过神来,对着院子里说:“耶娘,大哥大姐,你们都好好待在这儿,阿念做的机巧看上去很安全。我……手废了,做不了菜,往后估计也没什么用了,由我去找阿难。”

宋桥听到童少潜这么说,急得直哭,想出去又没法:“阿深!你不可胡来啊阿深!”

童少潜道:“放心吧娘,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怕继续耽误下去会越来越胆怯,童少潜不再听阿娘说什么,立即扭头往前厅跑去。

宋桥急得要去开门,童少临一把抱住了她。

“阿娘,你冷静点。如今外面的人进不来我们也出不去了。你莫冲动,阿多很快就回来了!”

宋桥在童少临的怀里瑟瑟发抖,童少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也不知自己究竟盼不盼望路繁真的回来。

前院到底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若是路繁回来,以她的绝佳身手或许能够力挽狂澜,或许,也会殒命于此。

童少临脑子里嗡嗡地响着,颤抖的宋桥感染了她,让她一块儿不安地打抖。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究竟有多难看,多惊惧。

直到和站在一旁的女儿对视。

阿满上前来用小手大法官摸大法官着她的脸,用稚嫩的声音对她说:“阿娘,不怕。”

一股暖流瞬间涌入她心头,驱散了骨血里的凉意和恐惧。

她将阿满也抱了过来,急速的心跳被这软乎乎的小孩儿抚平了,坚定了:“阿娘不怕,阿娘会好好保护你的。”

……

童少潜往前厅狂奔。

她的人生已经走到这个地步,越过顶峰,和绚烂的大法官色大法官彩擦肩而过,她已经很知足了。

想到白肇初多年以来未变的温柔笑意,童少潜奔跑的速度更快。

没有遗憾的她,无所畏惧。

吴显意向前走了一步,紫檀立即将阿难护到身后。

她这区区肉身,也不知能不能抵得住吴显意一刀。

“吴娘子!”

突然有人大叫了一声,打破了前厅里死一般的寂静,将紫檀吓得浑身猛然一颤。

吴显意没有回头,并没去看身后是谁在喊她。

童少潜喘着气,并不害怕那沾血的刀,从她身后慢慢靠近:

“吴娘子……你曾经救过我的大法官性大法官命,我还未当面感谢你。”

紫檀死死地护着阿难,完全没想到童少潜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对吴显意说这番话。

“吴娘子,我知道你并非恶人,否则也不会因为救我这个毫无交集的人而受伤了。”童少潜一边说一边向吴显意走近,“若你要杀了谁交差的话,你便杀我吧。这条命也是你救回来的,如今再拿回去我不会有任何怨言。可是阿难还那么小……她没做错任何事,不该被上一代的恩怨牵连。我想,在这点上你也深有体悟,对不对?”

童少潜多少有听说过吴显意的事,毕竟她和唐见微有过婚约,两人之间的纠葛即便唐见微不说,在博陵也是流传甚广。

更何况在唐家冤案水落石出时,当年种种陷阱,吴家的布局以及吴显意这个人所作所为,童少潜都有所耳闻。

“她是个被宗族控制的傀儡。”

这是来自唐见微唯一的评价。

吴显意对童少潜的话没有任何反应,但没有反应便是最好的反应。

紫檀发现了,本可以一剑杀死所有人的吴显意竟没有动手。

童少潜继续道:“吴娘子,听说你……你也有女儿,你的女儿大概和阿难差不多大吧。你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小的孩子丢了大法官性大法官命吗。将心比心……”

童少潜说到一半,发觉自己的距离已经和吴显意非常之近!

心中有个疯狂的念头乍起,宛若有人猛地推了她一把,她突然扑上前用尽毕生之力抱住了吴显意,对紫檀大喊:

“带阿难走!”

紫檀什么都来不及思考,本能地听从童少潜的话,没敢贸然越过吴显意,扛起阿难往左侧最近的院子里跑!

童少潜交扣着十指,将自己的手臂当成铁锁,想要锁住吴显意的举动。

吴显意胳膊一抬,正中童少潜的下巴,童少潜的口中瞬时充满了浓郁的血腥味。

她不知道自己是嘴唇破了还是牙被磕掉了,头晕眼花,四肢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往外撑,死死相扣着的十指几乎要被生生地扯断。

吴显意举刀时寒光一闪,正好闪在紫檀的余光里。

紫檀一惊,脚下的动作也慢了。

就在这时秋心冲上来一把将她推进了院子里,开启了院子的机巧。

紫檀和阿难被机巧保护住,秋心小脸煞白,却是安心地笑了起来。回头再去看时,发现童少潜已经被吴显意挣脱了,伏在地上不住地咳嗽,面前是淋淋落落的血迹。

吴显意的刀对着她的后背落下。

什么都来不及了,秋心本能地大叫一声闭上眼睛。

吴显意的夺命一刀竟被挑开了。

一群人马冲进了童府,十多个人将吴显意重重包围。

白肇初不知从何而来的神力,直接将童少潜捞起来,背着便跑!

“阿白?”童少潜气若游丝,发现自己正在白肇初的后背上。

原本约好了明日相见,可好不容易得到了童少潜别别扭扭的许可,每一刻对于白肇初而言都分外难熬。

既然童少潜已经认可她了,定亲之物是不是也能送了?

白肇初是折返来送定亲礼的。

定亲礼太多,拉来了七八辆马车,全都是她这些年攒下来的稀罕物件。

行走在博陵的世家贵族之间,她不可能不聘请一群身手矫捷的家奴以防不测,而七八车的定亲礼自然要十多人搬运、护送,也是因此她才能冲开童府旁门,冲进院子里来救人。

白肇初见童少潜意识昏沉,急得眼泪直掉:“阿深姐姐!你醒醒!别睡啊!跟我说话!”

身后传来家奴的惨叫声,白肇初和童少潜同时察觉到一股劲风正在大法官逼大法官近!

白肇初一个旋身,将童少潜调转到了身后,自己直面着用极短的时间就杀光了十多位健奴,施展轻功三两步就追上她们的吴显意!

刀尖如长虹贯日,晃得白肇初睁不开眼睛。

若是死在此处,和阿深姐姐一块儿踏上奈何桥,也不枉此生了……

可惜白肇初未能“称心如意”。

吴显意的刀,进入童府之后所向无敌的刀,这势在必得的雷霆一击,却被巨大的力量挡下了。

吴显意手腕发麻的感觉才刚刚升起,突然杀出的程咬金对着她的面门连劈三剑,每一下都极具大法官荡大法官海拔山的千钧之力。

这势均力敌不可有一丝疏忽的紧迫感,吴显意这一生只遭遇过一次。

那便是在东小门和路繁的对战。

路繁如猛兽一般的眼神倒映在吴显意的刀身上。

老对手又一次狭路相逢。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31章 一抹刺眼的红 下一章:第333章 孺子可教也。
热门: 师尊今天也在艰难求生[穿书] 老千3:鬼计神偷 借美女上位:诱人女上司 桃花村上野色多:村色无边 裙带当风 无限流玩家退休以后 黑驴蹄子专卖店 村医猎艳 东京警事 你的小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