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一抹刺眼的红

上一章:第330章 只会杀人的厉鬼 下一章:第332章 黄泉路上一片彼岸花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吴显容和吴明砚向南门赶去, 距离南门还有一里地,便见城门上混大法官乱大法官一片,有人从垛口上翻下来摔了个稀烂。

吴明砚箭法卓绝, 眼神也好,一眼就看见了南门的异常,拉住了吴显容:“阿姿, 不可再靠近!南门那儿的确有问题,必定是陷落了才未能敲响警钟, 咱们去只能送死。”

吴显容立即向周围扫视,距离她们百步之外有一塔楼,塔楼上是暮鼓。

“走!”二人立即心领神会向城楼跑去,一边跑一边让周围还在外面瞎逛的百姓快点儿回家躲着。

“怎么了这是?”

“方才好多官爷往南门去了,也是这么说。”

“不会真的有贼人要进城吧?”

“怎么可能, 若是真的有贼人, 早就敲钟……”

三个闲汉还在此慢悠悠地胡扯, 吴显容怒从心起,一鞭子扫在他们的脚边,啪地一声让闲汉们和尘土一起跳起来。

“再不回家, 姑大法官奶大法官大法官奶大法官让你们皮开肉绽!”吴显容恶狠狠地警告。

三人这才慌张地逃走了。

吴明砚很少见吴显容这么凶悍的一面,忍不住多看两眼。

吴显容往塔楼跑, 察觉到了吴明砚紧锁在她身上的目光, 忍不住瞥她:“看什么?”

吴明砚道:“平日里心事重重什么都往心里藏的阿姿, 生起气来的样子也这么好看,我不趁机多看两眼都对不住我自己。”

吴显容:“……你这个细作就做好细作的本分,不要随便试图建立情感。”

吴明砚被她噎了一下。

虽说她和吴显容相处中被噎和用膳一样习以为常,但在她亮明身份之后,吴显容很明显对此事颇为在意。

噎她的话里话外的火气也大了不少。

吴明砚撇了撇嘴, 立即跟上吴显容:“我虽然是细作,但只有在身份这件事上撒了点小谎,其他的可没有欺骗你。特别是对待阿姿的感情,上苍可鉴呐!”

“是挺贱的。”吴显容评价。

吴明砚:“……”

这张犀利的嘴可真教人无福消受。但话说回来,阿姿对旁人都挺好,就对她凶。

这份凶狠吴明砚可是独一份。

想到此处,吴明砚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吴显容:“……”

被骂了还能乐呵,也只有这等心态的人能被选为细作了吧。

二人将通往塔楼的门给砍开,迅速上了楼,就要敲响暮鼓之时,一名官员大喊了一声:“你们是什么人!谁准许你们到这儿来的?!”

吴显容已经将鼓槌握着了,被守卫一下子给推到一旁。

平日里博陵府到处太平,谁也不会没事干跑到暮鼓楼这儿瞎搅和,所以暮鼓楼安了一扇门,没人之时门一关便成,无人值守。

暮鼓楼也就是每日晚间报时辰和节日庆典时有专门的人来敲鼓,平时没有其他的作用,这官员也不是专门值守暮鼓楼的,而是刚下了轮值准备回家睡觉,路过此处正好见有人私自上塔的京兆府衙吏。

吴显容被他这么一推,身子往旁边晃了晃,却抱住了鼓,很快又挤了回来,大有不敲响暮鼓不罢休的气势。

还未等衙役再开口呵斥,吴显容便盯着他的眼睛怒道:“南门异动多时,警钟一直未响!若是消息再传不出去,引发更大的大法官骚大法官大法官乱大法官你可承担得起后果?!”

那衙吏值了一整夜以及一上午的班,整个博陵相安无事,这会儿眼睛里全是血丝只想睡觉,此时听见吴显容的话,疲倦地往南门的方向看去,全然不信:“哪有什么异动……”

衙吏逆着光往南边看,只见艳阳当空,有一黑大法官色大法官的事物骤然反大法官射大法官出了闪人双目的光亮,那衙吏眼睛一大法官迷大法官的工夫,眉心便多了一枚箭矢。

吴显容骇然发现,衙吏的脑袋被箭大法官射大法官穿了。

惊惧的神情还未来得及褪去,衙吏便倒在地上,死了。

“危险!”

无数支箭如骤雨一般大法官射大法官向塔楼,吴明砚上前抱住吴显容的腰,将她拽回来,护在地上。

塔楼一瞬间被大法官射大法官成了筛糠,吴明砚往回一看,到处都是可用的武器!

来得好啊,古有诸葛孔明草船借箭,如今她都不用借,自然有人送上门!

“趴着!”吴明砚推了一把本来就在地上的吴显容脑袋一把,猫着腰往前蹲了两步,一个挺身,躲到了木柱之后。

将钉在木柱上的箭拽下来三根,侧目往外观察了片刻,发现箭是从不远处的酒家三楼一处包厢里大法官射大法官来的。

幸好鼓是包裹着铁皮的侧面对准了包厢窗口,不然的话这鼓早就被毁了。

吴明砚目光如炬,引弓的一瞬间屏息静气,猛地一发,正中包厢内的弓箭手。

包厢之内有五名弓箭手,谁也没看清对方的来势便死了一个同伴,还是被大法官射大法官爆了眼珠,当场毙命。

剩余的四人有一瞬间的静止,浑身杀人的热血发凉。

身为弓箭手,自然能看的出来对方这一箭神乎其神的实力和威慑力。

“别停!继续大法官射大法官!不可让她们敲响暮鼓!”四人之中站在窗边的女子一声喊话,将众人的魂给喊了回来。

箭雨再至,吴明砚已经收集到了十多根箭,而不远处南门的情况似乎不太好,她已经听到喊杀声越来越惨烈,而城外扬起的灰土和不时漫天而来的箭,说明有大军在城外就要攻城。

城门被控制,塔楼被袭击,而以人口相传的消息走得太慢,若是半道被围杀,更是难以将消息传出去。

能如此精准地封锁消息之人,一定对博陵的城防极为熟悉。

继续耽误下去,城门真的被破,城外的大军不知道有多庞大。一旦闯入还沉浸在上巳节欢乐气氛中的博陵,后果不堪设想!

一息都耽误不得!

吴显容目光一直聚在鼓上,站在对面的吴明砚问她:“你信我吗?”

吴显容看向她。

“你若信我便去敲鼓,我掩护你,一定不会让你受伤的。”

吴显容看了眼鼓:“受伤不碍事,别让我死这儿就行。”

“肯定不会!”吴明砚挑了挑眉,准备好了三支箭,“我先发箭将他们大法官逼大法官退,发箭之后你数两个数,立即去敲鼓!”

“行。”

吴明砚说着一个扭身,三箭齐发!

这三箭一箭从一人的嘴里穿过,一箭大法官射大法官中第二人面部,第三箭没造成致命伤,但击穿了一人的右手,四名弓箭手转眼只剩一人。

那人见同伴们倒成一片,纳罕不已的同时,又有一箭冲着他的脑袋大法官射大法官来。

他立即旋身躲到墙后,这一箭倏地大法官插大法官-进了木桌里,直接将厚实的木桌大法官射大法官穿。

弓箭手目睹此情此景,头皮都麻了。

塔楼上那是什么人……

他这辈子从未见过这等犀利的大法官射大法官手。

就在弓箭手惊魂未定时,突然听到了急促的鼓声。

吴显容将鼓敲响了!

弓箭手啐了一口,扶着还活着的一名同伴立即从包厢里撤走。

吴显容用尽全力疯狂地擂响了暮鼓。

鼓点声和平日里报时那缓慢、悠长的声响全然不同。

急促到让所有听到鼓声的百姓都驻足眺望,急促到摄人心魄。

“怎么了……这是什么声音?”

“有点可怕。”

“是不是出事了?”

还沐浴在早春春光下的百姓有些害怕和茫然,而三百步之外距离暮鼓楼最近的一队禁军听到了动静。

出于军士的本能,他们很快察觉到了不对劲。无论敲鼓的是谁,必定是发现了意外。

他们立即劝散周围的百姓:“快些回家待着!不可继续在外逗留!”

“口口相传,快去!快去!”

百姓们奇怪地问:“官爷,究竟怎么了啊,大过节的……”

“别问!现在先回家!关好大门,无论听到什么响动都不可出门!等待官府通告!”为首的将军大喝一声,极有威严。

瞬时一大片的人散了个干净,且在回家的过程中逢人便说,南门有危情,速速回家!

这一支禁军隶属于南衙十六卫之一,是负责博陵戍防的精锐,一共有一百二十人,在将领的带领下行动快若奔雷,转瞬便到了暮鼓楼之下。

看见暮鼓楼上拿着鼓槌的吴显容,将军正待问她,吴显容大喊:“南门有敌情!速去!”

那将军乃是长孙家人,认得吴显容,稍微犹豫了片刻,想起这吴氏嫡系二娘子似乎和吴家决裂了,加上她身后满是箭矢的暮鼓楼,可想而知她是冒着大法官性大法官命之险敲响了鼓。

“支援南门!”将军打算赌一回,若是陷阱他也认了,总比南门真的有敌情而不去支援来得好。

事实上,只奔出了二十余步,长孙将军便发现自己赌对了。

此时的南门已经尸首横陈,死的全都是穿着熟悉铠甲的大苍卫士!

长孙将军一愣,随即明白了,军中有人叛变,动手的便是“自己人”。难怪南门被屠,却一点消息都发不出去!

长孙将军随即让十人迅速给各禁军通报,随后拿来鸣炮,点燃之后“砰”地一声,在天空中炸出耀眼的红雾。

吴显容和吴明砚堪堪从塔楼下来,便被一群布衣打扮手持钢刀的“普通百姓”包围。

她俩交换了一下眼神,便知这些人恐怕和包厢里大法官射大法官箭的是一伙人。

她们敲鼓的声音将歹人吸引过来,此刻二十余人围她们二人,逃也难逃!

“怎么办,阿姿,咱们是不是要死一块儿了?”吴明砚和吴显容背靠着背,紧急关头,吴明砚还能用说笑的语气来谈论生死之事。

吴显容长鞭一挥:“我可从来没这打算!”

吴明砚从塔楼上薅下来磨损不大还可以用的箭区区七八支,且近距离搏斗,箭完全没有优势,吴显容又是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两人很快落于下风,被团团围住。

吴明砚手臂被砍了一刀,血流如注,惨笑道:“看来今日你愿不愿意都得和我死同冢了。”

吴显容:“……你注意力能不能集中一些!”

千钧一发之际,一辆马车失心疯般撞开了人群,马车上的人叫道:“主上姐姐!快上来!”

吴显容定睛一看,欢叫道:“憧舟!”

自从吴显容失踪之后,憧舟驾着车满博陵找她,失魂落魄,半条命也快没了。

方才她听到异常的暮鼓之声,便往这儿来,没想到真的在此遇见吴显容!

憧舟拉着吴显容上马,吴显容回头,将吴明砚一块儿拽了上来。

憧舟立即架着马车往围堵她们的歹人中撞过去,凡胎肉身怎敢与烈马抗衡,很快便杀出了一条血路。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主上姐姐去了什么地方,可让我好找!”憧舟说着眼睛里滚出泪花来。

吴显容大法官摸大法官了大法官摸大法官她的脑袋:“我没事,如今博陵府将有大事发生,咱们速速去南门支援!”

“好!”

吴明砚看着吴显容和憧舟主仆二人相亲相爱的模样,好生羡慕。

哎,我也和你出生入死的,什么时候能有这待遇?

……

博陵府南边一大半都看见了那莫名其妙出现的在天空中的白日烟火。

护城河边上填满了无数商街密密麻麻的人大法官潮大法官中,有人专心低头挑拣物件,有人恰好看见了还残留在空中一抹刺眼的红。

“快看,有人放烟火。”

“大白天的放什么烟火啊,也不好看。”

“今晚有烟火盛会,是不是误放了?”

“我记得这好像是传递军情用的吧,莫非南门有情况?”

此人说完周围一阵欢笑声。

另一男子笑言:“怎么可能,若是有敌情,早就被驻军挡在上古关外,更别说封县乃是通往博陵的要道,攻不下封县是不可能威胁到博陵的,若是要进攻博陵……”

这人正在商街正中间滔滔不绝,却见一胡族男子快步走向他,他本能地警觉、后退,可那胡人动作极快,猝不及防之下,一把匕首捅进了男子的腹部。

那男人无比诧异地看着眼前的胡人,在众人的惊叫声中捂着腹部慢慢倒地。

突如其来的刺杀让四下逃散的人群慌不择路,原本就极为拥挤的道路如今四下都是倾倒的声响,人推着人,毫无章法胡大法官乱大法官挣扎、踩踏,如无数脱缰的困兽。

人群中出现了越来越多持刀砍杀的胡人,他们没有目标,见人便砍,刀刀封喉。

惨叫和惊魂的尖叫充斥整个街衢。

……

“沈将军!南门附近有异常鼓声和鸣炮升空!以及,护城河南岸发生动大法官乱大法官!”

军情立即传到了沈约这儿,明江畔距离筵席不远处一处僻静的小小院落里坐了七八个人,周围的副将们神大法官色大法官一变,立即站了起来。

沈约还坐在正中的位置,身穿银大法官色大法官铠甲,凤翅盔放在手边,抬眸看向那传讯兵。

“南门?”

“是!已经有禁军驰援,但此时具体情况尚不知晓!”那传讯兵满脸热汗,气喘吁吁,看上去便是提了一口气飞奔而来。

“护城河南岸又是怎么回事?”沈约依旧沉着地问道。

“据说不知道哪儿来的胡贼,见人就杀!”

传讯兵这一句话惊得满院的副将目瞪口呆。

“竟还有这等事!”

“这些胡贼从哪儿来的?!”

“沈将军!末将这就领兵驰援南门!”

“老夫去护城河南岸!”

“慢。”

沈约叫住火急火燎的同袍们,她缓慢而沉着的声音的确有奇效,让一个个马上要冲出去调兵的人全给钉在原地。

沈约道:“胡贼为何毫无章法地当街砍杀?于他们而言有什么好处?莫不是调虎离山之计。”

沈约这短短的一句话正中要害,让副将们面面相觑,一刹那冷静了不少。

“今日诸位皇命在身,谁也不可轻举妄动。若是有人擅离职守,军法处置。”沈约这一声颇有威吓力,而后,转身对着身边唯一一个没有起身的副将道,

“裴君,看来你与我所想一致,都觉得那是声东击西之计吧?”

沈约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说完之后,被称为“裴君”的男子缓缓抬起头,大法官露大法官出窄额高鼻和阔唇——

他在博陵八年,给自己起了个苍人的名字,裴无疑。

他是东宫十率的副将,也是个胡人。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30章 只会杀人的厉鬼 下一章:第332章 黄泉路上一片彼岸花海
热门: 我做的东西红遍全星际(直播) 我们妖怪不许单身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桃运微信 美艳少妇的诱惑:极品美女上司 十维公约[无限] 刑侦:禁地玫瑰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悍农:情荡狼洼岭 烂片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