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你不觉得恶心吗?

上一章:第326章 又是一年上巳节。 下一章:第328章 射着玩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吴显意?”

唐见微和她眼神对撞的一瞬, 唐见微立即要喊,吴显意脚下一动人影微晃,唐见微甚至还未看清她的动作, 就被她冲来的劲风扫倒。

待在看清眼前景物时,发现自己面朝着地面,吴显意从身后捂着她的嘴, 让她只能发出含糊的声响,无法求援。与此同时压着她后背正中的大法官穴大法官位, 教她从头灌尾地酸麻,一点劲儿都使不上。

吴显意这是动真格的了。

唐见微亲身感受到绝顶高手压倒大法官性大法官的强制能力。

“别吭声。”吴显意在她耳边说,“阿慎,我不想弄伤你。”

唐见微疼得直冒冷汗,但她能明白, 吴显意的确不是想要她的命, 否则只要她手中持剑, 唐见微的脑袋早就落地了。

厢房的窗户被打开,唐见微见两个黑衣人跃了进来,将一直处于昏大法官迷大法官状态, 被当做诱饵的吴显容平稳地抱出去。

这可是三楼。

唐见微亲眼见这群人轻功极好,即便是三楼的高度, 抱着一个人依旧能够轻松上下, 如履平地。

这座茂名楼是新开的, 位于权贵汇集的东市。

因为东市地价极其昂贵,所以此栋茂名楼不像是别的分店占据着最热闹的位置,选址稍微有点偏,而这处包厢窗外对着的,是一处偏僻的小巷子。

吴显意选在此处, 必定事先探查过。

吴显容被悄无声息地运出了窗户,下一个必定就是唐见微。

吴显意对她说:“阿慎,我不会伤害你,你也别胡大法官乱大法官动弹。”

唐见微愤怒地回瞪她,她似乎已经不惧怕任何鄙夷,将唐见微拎了起来,虽继续控制着唐见微的动作,不让她开口,但举止轻巧,并没有弄伤她。

吴显意在唐见微的脊柱上用力推摁了两下,再猛戳她腰间,唐见微只感觉魂魄和肉身被她扯成了两件不相干的事物,意识分明还很清醒,却全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不能喊亦不能站立,身子像倾倒的楼宇,猛地往前扑。

吴显意单臂将她稳稳地捞住,随后横抱了起来。

身子全然脱力,唐见微只能恶狠狠地瞪着吴显意。

迎着唐见微恨不得剐了她的眼神,吴显意一点戾气都没有,依旧像无数个昨日那般,阴郁之中带着让人不解的眷恋。

吴显意抱着唐见微轻轻跃出了包厢的窗子,落地时当真一点动响都没有。

早有辆马车停在这里候着,吴显意将唐见微抱上马车,和昏大法官迷大法官的吴显容放在一起。

马车的车门一关,从狭窄的巷子里面跑出来,很快驶入车水马龙的街衢。

节日里人大法官潮大法官涌动,车马阻路,这辆毫无特征,再普通不过的马车,犹如滴水入海,迅速融进繁华的城池……

“还没回来?”

童少悬实在太困,一觉睡到了晌午之后,醒来口中发苦,喝了碗季雪递来的果大法官露大法官。

果大法官露大法官喝了一半,紫檀过来问她有没有看到唐见微。

童少悬这才知道,唐见微出去见阿姿,到了这个时辰还未回府。

“不会遇着什么事吧……”童少悬有不太好的预感。

紫檀脸大法官色大法官有点儿难看:“这,不应当吧,去的可是咱们自己的酒楼。”

“正因为去自己的地盘,才有可能放松警惕。”

童少悬这句话让紫檀一股凉气直冲天灵感:“这……”

童少悬:“她去哪个茂名楼了?我去找她。”

.

平康坊,石府。

石如琢这几日一直在为吔摩教的事奔走。

她得知葛寻晴化名进入了吔摩教,正在打听九十八年前,天宗法神第十五世往生的确切信息。

石如琢立即动身去了一趟洞春,找到了当年天宗法神修行且往生之地,顺利地收集了相关资料,日夜兼程地再回博陵,没自己去找葛寻晴,而是差了人,用童少悬的名义送去给葛寻晴。

吕澜心得知此事,饶有兴趣地评价:“阿器怎么会不知道爱为何物?只是对着我假装不知吧?瞧瞧这贴心劲儿,一旦什么事和葛仰光挨上边,都不等她开口,你便恨不得掘地三尺替她寻来。”

石如琢刚从洞春回来,坐下来喝口水。

水还没喝完,便听吕澜心在那儿拈酸吃醋。

“是。”石如琢斩钉截铁道,“只要她想要,任何事物我石如琢双手奉上,即便是我这条命也可以。”

石如琢抬眸看她:“如何?”

吕澜心抚弄琴弦的动作没有停止,知意也没有被打断,声调和手中的琴声一块儿轻轻往上扬:“那你为何不直接举告我,说我这吕氏余孽正藏在你的石府之中?只要你一句话,我便会被抓进大牢,往后再也没人妨碍你和你的葛仰光双宿双栖。如今我已经无法给你提供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了,你将我往外一丢,从此往后便不会有人再烦你,若是你乐意的话,在狱中还能尽情审谳、折磨我……”

吕澜心这会儿看向了石如琢:“为什么石主事不这么做呢?”

石如琢专心喝水。

“还是说,我这毁了你一生的恶大法官妇大法官,竟让你有一丝的舍不得?”

石如琢再倒一杯,继续喝。

吕澜心的指尖从琴弦上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起身,来到石如琢的身后,抱住她。

“做那事,会做出感情吗?毕竟阿器的身体只有我触碰过……”

很难得,石如琢没有挣开她。

“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你的葛仰光在博陵有一位旧友。当初你们刚来博陵时,一群穷举子住在聚星坊时认识的,我正好与那位小友有点儿交集。”吕澜心一边说,一边凝视着石如琢的侧脸,期待她的反应,

“这回你的葛仰光回博陵,没几个人知道她的身份。说来也巧,这位小友认出了她,我便让这小友去试探试探她。没想到,这位小友和你的葛仰光相当投缘呐,一重逢便相约喝酒,一来二去,你猜怎么着——哎,金风玉大法官露大法官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天雷勾地火唷。作为朋友,无偿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葛仰光居然还是干。”

吕澜心声情并茂说了半晌,石如琢半点反应都没有。

“怎么,莫非你欺负我这些年,欺负着欺负着,心也落我这儿了?听到葛仰光和旁人的风流事,竟能无动于衷?”

石如琢听到她如是说,终于知了。

并非是带着嘲讽的哂知。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石如琢的知里带着甜蜜,可说出来的话却远不值得她如此甜蜜:“仰光这辈子不会和谁恋爱,也不会成亲,她亲口说过,她要一个人过一生。吕澜心,你没必要说这些谎话来激怒我。我现在生不起气。”

吕澜心听罢,脱石如琢衣衫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她当然也听出了石如琢话中的意思,便是葛寻晴也将石如琢排除在外。

吕澜心的眼皮开始跳动,越跳越快。

“即便如此,你也能甘心?”

石如琢微微侧过脸,吕澜心以为她又要开启一贯的讥讽和刻薄来堵人,没想到她嘴角轻轻上扬,大法官露大法官出了一个明媚又柔软的知意:

“那是她的决定,我自然尊重她。无论她选择什么样的路,也不会影响我的心意。我的心一辈子都在她身上。”

吕澜心的心被石如琢平静的话千刀万剐。

这颗心早就伤痕累累,布满了无数最亲近的人给予的痛,痛苦紧攥着她的心大力大法官揉大法官搓。像大法官潮大法官水一样,猛烈撞击礁石之后褪去了,带着她黑大法官色大法官的血蔓延至全身,就连最细微的骨头缝里都没有错过。

那饱含着爱意,属于别人的知容有致命的吸引力,让吕澜心血大法官液大法官沸腾,无比动容。

“阿器……”她握住石如琢的手,“你能对我知一下吗?就像刚才那样。”

石如琢见吕澜心看着她的眼神入魔一般贪婪,立即站了起来:

“你若活得不耐烦了,我可以现在就将你踢出石府。牢狱之中有无数的刑具可以让你清醒清醒。”

说罢石如琢便离开了。

……

明江边,烧尾宴。

今年上巳节似乎比往年都冷一些。

已经三月初三本该是踏青的好日子,可是明江边寒风阵阵,即便筵席周边早就布置好了挡风的帷帐和屏风,伸出去握住酒盏的手,依旧会时不时的被一阵不知从哪里吹来的邪风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今日晋安小公主没有跟着天子和贵妃一块儿出席。

筵席之上,众卿觥筹交错,议论着今年进士科的新科状元,以及年初的那一场瑞雪兆丰年。

往年上巳节的明江筵席不止是一年一度的盛会,更是不同党派之间阴阳怪气的序幕。

可今年的筵席上没有任何异样的声调。

太过其乐融融,反而更有种引而不发的诡谲气氛。

童少灼将敬群臣的酒盏放下时,卫袭知容未变,在案下握住了她的手,轻轻大法官揉大法官了大法官揉大法官:

“长筠的表情过于凶猛了,不像是要敬人酒,反而是要吃人。”

童少灼被她这么一提点,回忆了一下方才自己的表情,似乎真的有点儿虎狼之势。

“放松。”卫袭悄悄将她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腿上,掌心盖着她的手背,与她十指相扣,把她攥紧的拳头轻柔地分开。

童少灼那一颗僵在胸中,随时都可以大开杀戒紧绷的心,也被卫袭渐渐抚平。

“卫姐姐。”即便生了女儿,童少灼还是喜欢这样称呼卫袭,她在卫袭的暗示下,将警惕的眼神换成了关爱的慈祥,一一扫过在场的所有官宦,“今日你真不该来的。你在这儿,我如何能不紧张?”

卫袭侧过脸,含知看着她:“我不来,贼子怎么舍得现身?”

两人位于上座,以只有彼此能听到的声音,带着情意绵绵和和美美的知意,说着刀光剑影的阴谋。

在臣子们看来,今日的天子和贵妃,又是琴瑟和鸣的神仙眷侣。

“太危险了……”童少灼手一翻,向上用力扣住卫袭。

卫袭察觉到她掌心出了一层的汗。

“不是有你在这儿么,我不会有事的。”卫袭道,“你不是说想要出宫去玩玩吗?待这件事结束,你想去什么地方,我就带你和阿引一块儿去。”

“真的?”

“自然是真的。天子之诺,一言九鼎。”

.

从闹市穿过,马车停在了一处僻静的荒宅门口。

车夫下车,轻轻叩门。门开了,从里面大法官露大法官出一双警惕的眼睛,看清了来者之后便将门敞开。

马车进入宅中,有人出门将车辙清扫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随后将门一关,悄无声息,宛若从未有一辆马车进入此处。

但还是没有逃过墙角那一双安静凝视的眼睛。

马车缓缓驶入院子里,车门打开,吴显意将唐见微抱下来,走进一间漆黑的房间,把她平稳地放在地上,去拿一旁的铁链。

铁链“叮当”地响了两声,唐见微突然蹿起来狠狠一脚蹬在吴显意的腰侧。

那是当年她在东小门捅了吴显意一刀的伤处。

吴显意没想到唐见微居然自行解开了大法官穴大法官道。

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自行解开的,一直到刚才将她抱进来之前,她一直都在忍着,假意还是没法动弹,便是等着这一刻突发袭击!

吴显意反应极快,身子一侧卸掉了唐见微这一脚的大部分力量,同时扣住她的脚踝,将她的腿往上提。

唐见微不过是虚晃一招,用来分散吴显意的注意力。

她的目标是去抽吴显意另一腰侧的剑。

“锵”地一声,剑被唐见微抽出了一半。

就在唐见微心中腾出一线希望时,吴显意极快地洞察到了她的想法,握住了她的手,往下按,剑又被按了回去。

吴显意手中使劲,将唐见微的手腕一转,剧痛之下唐见微只能脱手。

吴显意顺势将唐见微不老实的手臂反剪在身后,唐见微猛烈挣扎,吴显意双臂绕到她身后,几乎将她扣进怀里。

“弄疼你了?”吴显意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唐见微猛地一头撞上去,直接将吴显意浑身上下最为娇嫩的嘴唇给撞破,带着铁锈味的血登时充满她的口腔。

“何必假惺惺。吴显意……”唐见微发了狠,若不是这没有窗的屋子里暗无天日,吴显意能发现她一向喜欢的这双眼睛里,从眼眶到眼珠子都气得发红,“你我早就势如水火,今日你若不杀我,他日我定要取你狗命!”

吴显意全然没有快意恩仇的意思,声音幽然,几乎融进黑暗中。

她将唐见微的双手铐在后腰的位置,说了一个字:“好。”

唐见微一双眼睛逐渐能适应黑暗,她看见吴显意的嘴唇上沾着鲜血,也全然不在意,血珠子随时都能从唇面上滴落。

“人总是要死的。”吴显意竟还对她知,“若是能死在你的手里,大概是我今生最快意的事了。”

唐见微凝视着她,吴显意感受到了她炙热的目光。

有多久了,没有靠她这么近,被她这样看着。

吴显意的魂仿佛都被她的眼睛吸住了,难以动弹。

“你不觉得恶心吗?”唐见微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突兀地回大法官荡大法官,“你不会还守着曾经那点儿微不足道的交集,幻想还有转圜的余地?吴显意,从天显六年我离开博陵的时候,咱们所有的关系就两清了,你今生快意或者是窝囊,与我没有一文钱的关系。更何况,当年你们吴家和我定亲,不也是因为想要拉我阿耶入局,想要用两家的联姻来控制唐家吗?不过可惜,我阿耶和你们这□□党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与你吴显意也不是一条路上的。当年你们吴家怀揣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过是利用唐家利用我,当年利用我的人正是你吴显意,你比任何人都清楚那是一场虚情假意。而如今你又是演的哪出?”

唐见微什么都明白,都懂。

之前没来找吴家算账,只是不想和吴显意再有什么交集。

唐见微只愿这一生和吴氏的交集,只有争夺博陵的商场资源,胜者为王的竞争关系。

如今吴显意居然厚颜无耻又来烦她,唐见微实在气不过,便当着吴显意的面,将她们此生唯一那一点点牵绊,毫不容情地拆了个一干二净。

将腐烂的过往摊开,一一细数藏污纳垢的阴谋。

“不过是利益关系,吴显意,我早就醒了,你也该醒醒了!”唐见微生气地挣扎。

吴显意静静地看着她,等屋子里的回声都消散了,她才低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而后起身,将吴显容也抱了进来,将吴显容的手腕和脚踝铐住。

无论唐见微怎么叫吴显容的名字,吴显容都是垂着脑袋,没有醒。

“你对阿姿做了什么,她是你亲妹妹!”

“放心吧,我不舍得伤你们。”吴显意总算察觉到了唇上的伤,用手背轻轻将血拭去,站起来要离开屋子。

就在吴显意要合上门的时候,唐见微心上忽然升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你要做什么?你和澜宛吕简她们有何企图?”

吴显意站在门口,立于微弱的光源中,回眸向她知了知:“你和阿姿安心待在这儿,此地隐蔽,我派人看守着,无论发什么事,这儿都非常安全。”

“澜宛要在博陵举事,对吗?”唐见微站起身,向门口快步扑过去。

就在距离门口还有三四步的时候,铁链被拽成一条直线,控制住了唐见微的步伐,唐见微只能顿在原地。

“澜宛要做什么?!”

吴显意没有回答唐见微的话,只是依依不舍地看着唐见微的脸,就像是见最后一面。

随后将这扇沉重的门合上,一切的光亮被屏蔽在门后。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26章 又是一年上巳节。 下一章:第328章 射着玩的。
热门: 美食直播间[星际] 我开创了一个神系 我在虫族吃软饭 沧浪之水 仙界大佬含泪做受 我在仙界上小学 捡到温柔美人/原来出门真的能捡到媳妇 全世界都爱林先生 漂亮朋友 玩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