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上一章:第323章 下一章:第32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博陵一日比一日冷。

童少悬穿着葛寻晴送她的裘衣, 即便穿越风雪,也一点儿都不受冻。

这日她散班从戍苑往回走的时候,听见不少人在议论皇陵。

她将马车车帘卷起, 看见了雾霭之中的灵歌山。

大苍的皇陵都是依山为陵,灵歌山是卫袭帝陵选定之山。

灵歌山上的皇陵依旧在有条不紊地修筑着。

灵歌山距离博陵府不远,从博陵城中便能远眺这绵延起伏的壮阔山峦。而从灵歌山巅远望, 亦能将博陵府尽收眼底。

灵歌山被称为大苍守佑之神山,平日里只觉得其巍峨, 但此时童少悬远观此山,有些不寒而栗。

似乎那山中藏着令人不安的秘密。

童少悬一路沉思,回到童府,进门之时阿难正和阿满在院中玩投壶。

唐见微招呼她到前厅,说特意给她留了两盘肉和一盆子蔬菜, 还有个热乎乎的火锅汤底:“饿坏了吧?你说这朝廷命官可真不好当, 每日都得这时候才到家, 幸好你家还有个能干的小厨娘……哎?怎么了,不吃了?”

童少悬居然对那两盘肉无动于衷,一边往院子里去一边头也不回地对唐见微说:“先别开锅, 先别等我忙会儿完再吃不迟!”

唐见微:“??”

连火锅都不放在眼里,这还是童长思吗

唐见微好奇地跟着她穿过回廊, 在整个童府走了一大圈。

童少悬一边走一边琢磨着, 手里拿着纸笔, 画了童府的结构图,走到一处勘察完毕,便涂涂写写一番。

唐见微忍不住问她:“神童一世,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童少悬眉头紧锁,也不看唐见微, 敲了敲西院门口的石墙:“我在做一件大事。”

“大事?”

“嗯。”童少悬在石墙上用笔杆子量了一下,记录下长度,回眸对唐见微说,“明日起我要闭关五日,除了天子召见之外谁也不见。”

童少悬这五日来在家敲敲打打,还让沈绘喻和唐伏等人跟着她打下手。

家里人都好奇,宋桥问她:”阿念,你这是要做什么,莫非要将整个童府都改造成机巧不成?“

童少悬手里拿着锤子,听到宋桥这话,“哎”了一声,用锤子对着宋桥一晃大法官荡大法官:“知女莫若母啊。阿娘你可真是和我心意相通!”

宋桥鼻尖对着那坚硬的锤子,总觉得下一刻它就会狠狠砸下来,将自己给砸得鼻血横流。

“你再不把它弄走,我给你脑袋通通气信吗。”

童少悬:“……”

童少悬在家吭哧吭哧埋头改造了五日之后,大致的规划已经初见规模,沐休假满,得继续去朝中点卯,剩余的她在散班之后继续完工。

童少悬在埋头完成她此生最大的机巧工程时,阿难也越来越厉害,继承了她的衣钵。

除了会驾乘她的向月升上天,还会用花椒弹来对付“敌人”了。

“你来,自己跟童娘说,你做了什么事。”唐见微被阿难气得头疼,好不容易将张、李、赵、周四家人统统劝回去,正好童少悬散朝回来了,便将阿难拎到她面前,好好说叨说叨。

没想到阿难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我没做错!我打得对!”

唐见微“呀呵?”一声:“你用你童娘的花椒弹丢人家,还振振有词?幸好你没丢准,不然那可是要弄瞎人眼的!四家人一块儿告状上门,你还想抵赖?”

阿难也提高了声音:“还不是因为他们嘲笑我,嘲笑阿花!”

童少悬蹲到她面前:“他们怎么嘲笑你的?”

阿难低着头,噘嘴道:“他们笑话我,给我起绰号,叫我‘骑猪娘子’。还说阿花是一口大母猪,是要拿来吃的,居然有人和它当朋友,只有西南来的乡下人才会干这种事。”

复述完这些不堪入耳的话,阿难越说越生气:“说我就说我,大不了我不搭理他们,我度量大。可是说阿花,不!可!以!阿花是我最重要的伙伴!它陪伴我这么多年,它怎么就不能是我朋友了!它就是我好朋友,它一辈子都是我的好朋友!”

阿难说得气喘吁吁,气猛了,小胸脯一起一伏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唐见微见她这模样,看出来是真受委屈了,从她的小脑袋顺到后背,安抚她的情绪。

阿花似乎听到阿难叫她,慢悠悠地转到她身边,眯着眼,做出一个类似微笑的表情。

阿难大法官摸大法官着阿花的脑袋,眼泪不争气地往下砸。

“他们还说,阿花老了,快死了……”

童少悬赶紧安慰她:“阿花能活二十多年呢。它能一直陪着你到你出嫁!甭听那些傻子胡言大法官乱大法官语,信你娘亲的话。”

阿难泪眼婆娑,看着童少悬:“真的吗……阿花它,不会死吗?”

唐见微也蹲下来,温柔地跟她说:“你童娘什么时候骗过你啊。你看阿花,健康得很,跑得比你童娘都快。”

童少悬:“……”

阿难一瞬间破涕为笑。

童少悬认了,能让女儿开心,她比不过阿花又如何?她也的确是跑不过阿花那一身腱子肉啊。

阿难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和唐见微颇为相似。

童少悬喜欢阿难耿直的大法官性大法官格,但还是要嘱咐她:“童娘的那些机巧凶猛,是用来打仗的,切不可拿来胡大法官乱大法官使用。你若是想要保护自己,保护阿花,从明儿个起跟着你唐娘习武。还有路姨姨也能教导你。切记,即便以后你学有所成,所学到的一切知识也好,武艺也好,都是用来自保的,断不可逞凶斗狠。明白了吗?”

阿难点头,应下了。

阿难是个说到做到的好孩子,不让她用花椒弹就真不用了。

但阿难的思路却是这样的——童娘的花椒弹太厉害,不好用,那我可以自己研究不那么厉害的机巧!

也不难!

阿难这便开始研究她人生中第一个机巧——花屎弹。

所谓的花屎弹,便是用阿花拉出来的猪屎制作而成的弹,用法和花椒弹异曲同工,只不过花椒弹是辛辣得让人睁不开眼不敢呼吸,而花屎弹则是臭得让人望风而逃。

在阿难研究花屎弹,用其教训博陵纨绔的时日里,唐见微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闻到屎味。

无论走到哪儿,那股不太新鲜,一言难尽的臭味都会如影随形。

唐见微万分疑大法官惑大法官,甚至将童府的茅房挨个检查一遍。

茅房没炸啊!怎么这么臭!

对于弥漫在整个童府的屎味来源,她追查了很久,最后在阿难身上找到了。

只要阿难出现在附近,屎臭味就会格外浓郁!

“你是不是拉裤子上了?”唐见微要扒她裤子一查究竟。

阿难立即提着裤子狂奔:“我哪有!我已经快六岁了!岂会拉在裤子上!唐娘,是你自己拉的吧!”

唐见微:“我?!哈?你疯了吧!你个小兔崽子别跑!”

阿难潜心研究花屎弹,虽然能教训纨绔,却也造成了让她追悔莫及的后果。

阿满不愿意亲近她了。

“阿满妹妹!我来了!”阿难大老远冲向阿满,阿满一扭头见到她,见了鬼似的立即捂着鼻子狂奔,一边跑一边害怕得快要哭出来。

阿难:“??”

完了,阿满嫌弃我,我又没有妹妹了!

为了再次接近阿满,阿难一口气做了十多个花屎弹之后“金盆洗手”,打算先告一段落,短期内不再碰阿花的屎,等用完之后再制作。

好好地变回香喷喷的姐姐一段时间。

起码再拉到阿满的小手为止。

那日阿难写完了字,在门口等着沈绘喻去市集,有一穿着破褂子带着黑幞头,手里拿着一面与人差不多高的平津幡的怪人,慢悠悠地走到她身边。

“小娘子。”那人声音奇奇怪怪含含糊糊,脏兮兮的手点了点阿难的肩头。

阿难回头,吓了一跳。

只见此人脸上布满了大法官乱大法官糟糟的胡须,看不出脸型,一双眼睛藏在跟胡须几乎连在一块儿的长眉之下,摇晃著书写着“活神仙”三个大字的平津幡,差点晃花了阿难的眼睛。

在一旁的家奴立即上前来,将阿难护到身后。

阿难好奇地大法官露大法官出圆脑袋,问对方:“你是谁啊?”

那人笑着展示手里的长幡:“吾乃,活神仙。”

“活神仙?你很厉害吗?”

“厉害,特别厉害。”

“有多厉害?”

“我,只看你面相,便知你姓何名何。”

沈绘喻这时候出来了,看到这怪人,便要请他离开。

阿难还在继续好奇:“我才不信,你说,我叫什么名字?”

那人嘿嘿地笑道:“你姓童,对不对?”

阿难惊叹地望向沈绘喻:“她知道我姓童!这个活神仙好厉害!”

沈绘喻一言难尽地看了眼童府的匾额,发现在受骗这件事上,神童和一般的小孩并没有什么不同:“你这个年纪,穿着一身华服还住在童府,自然姓童。”

那活神仙继续道:“我可不止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叫童其琛,连你的生辰八字都知道呢。”

阿难扒着沈绘喻的衣角,好奇坏了。

沈绘喻警觉地问对方:“阁下究竟是谁?有何目的?”

活神仙笑嘻嘻地,将阿难的大名和她的生辰八字统统说了,分毫不差。

……

“什么,有个算命的在大门口捣大法官乱大法官?”

童少悬这日正好休息在家,将东院的大门改造完之后,手掌都磨出了血泡,唐见微正帮她涂抹大法官药大法官水,便听柴叔进来通报。

“活神仙?”童少悬一听,和阿难一样感兴趣,快步往大门口去,“我倒是要看看能有多神。”

童少悬带着好奇到了门口,身后跟着个带着剑的唐见微。

那活神仙还在瞎白话:“这童府呐乃是整个博陵的风水宝地,如今有贵人加持,紫光罩顶,童府主人往后非富即贵呐。只不过这崇文坊压着聚宝盆的顶角,多少有些犯冲,还得找高人化解一番,方可水到渠成……”

童少悬见此人身形高挑,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手上动作左摇右摆,看上去一脸花白的胡须,可眼神里半点老态不见,反而神采奕奕。

这模样可太熟悉了。

童少悬走上前,拽了对方胡子一把。

“嘶!”活神仙即便说起旁人来特别准,却也没料到童少悬会上前来薅胡子,被这么一拽吃疼,急忙后退了一步,怒道,“童长思,你也太用力了吧!很疼的好不好!”

这一声依旧含含糊糊,但唐见微已经听出来了:“啊?!是她!”

阿难好奇地问:“是谁啊?”

童少悬喜出望外,恨不得立即将对方一把抱个满怀!

可这童府门口时不时会有车马经过,童少悬清了清嗓子,努力忍着笑意对活神仙道:“先生说得是啊,有请先生到府上一叙,商讨化解之法。”

童少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活神仙迈开步子丝毫不见外,大踏步进府。

唐见微居然也没阻止,抱上阿难一块儿回去了。

沈绘喻和童府家奴们都看呆了。

就这么……让这神棍进府了?

童少悬拉着活神仙没去前厅,直接拽去了她们院子里,唐见微抱着阿难遣散了家奴,一块儿跟进来。

人一散,院子里只剩她们,童少悬一把将活神仙抱住:“仰光!你可算是回来了!”

此人正是接到敕旨,乔装改扮偷偷回到博陵的葛寻晴!

葛寻晴拍着童少悬的后背,恨不得旱地拔葱直接把她拎起来:“没想到我装扮得这么完美,还是被你看穿了!”

“就你!化成灰顺着风飘八百里,我都认识!”

“……童长思,有你这么说话的么!我刚回博陵,说点吉祥话能死?还有,哪有你这样上来就我胡子的?我拿胶给沾的,特牢固!幸好你劲儿小,否则我下巴一层皮都给你撕下来了!”

勾着唐见微脖子,安安稳稳坐在唐见微怀里的阿难看活神仙变戏法。

用热水洗过之后,一大片的胡子被摘了下来去,长长的眉大法官毛大法官也不见踪影,破烂褂子一脱,糟老头子变女郎了!

阿难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嫂子!这么多年不见,你怎么一点儿都没变?”葛寻晴对着唐见微痛心疾首,“看着跟阿难就是俩小姐妹!”

唐见微皱起眉头:“葛仰光,这么多年不见你才是一点都没变,这张嘴以前是抹了蜜,现在可是直接一罐蜜兜头往人身上浇。”

葛寻晴嘿嘿嘿笑得停不下来。

博陵,她终于回到了这个让她心驰神往的城池。

虽然敕旨之中让她以乔装改扮的模样回来,不可暴大法官露大法官真实身份,她已经能察觉到此行危机重重。

可正因为博陵陷入大法官乱大法官局,才是她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

懦弱之人永远不会得到上天的眷顾。

她在北地多年,忍受北地的酷寒艰辛,为的就是这一日的到来!

即便前路多难,葛寻晴也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回归京师之路。

……

唐见微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全都端到院子里来招待葛寻晴。

为了帮她掩护身份,全程都是唐见微和童少悬亲自来端菜,家奴们都没让进院子。

葛寻晴在北地吃惯了硬冷的肉脯,喝多了烧刀子,口味被磨得粗糙,好不容易再次吃上了让她魂牵梦萦出自唐见微之手的美味,精致而恰如其分的家乡味乍然而至,犹入梦境。

外焦里嫩的炙羊肉入口,满嘴的肉香险些让她滚下泪来:“就是这口……就是这口啊!嫂子,你的厨艺更加出神入化了!”

“慢点吃,谁跟你抢啊。哎,仰光,吃脸上了。”唐见微给她又端上来一份红米肠,见她饿殍投胎似的横扫整个餐桌,生怕她吃得太多撑出个好歹来,一边嫌弃一边劝她。

老友重逢,童少悬也没能忍住多喝了几杯,此时双颊透着些微醺的红晕,握着酒盏笑道:“吃脸上有什么稀罕,方才都吃额头上了。看你瘦得皮包骨……这些年真是受大苦了,幸好现在回来了。天子让你隐姓埋名回博陵,可有给你安排住处?不若就住在我们这儿?”

“放心吧,都安排好了。不方便住在这儿,人多眼杂,怕暴大法官露大法官。”葛寻晴将一碗炒饭就着红米肠扫干净,再喝一大杯果大法官露大法官溜溜缝,无比满足地靠在椅背上大法官摸大法官着滚圆的肚子,感叹道,“幸好有你啊,长思。若不是你在天子面前强烈举荐我,恐怕我还要继续在泽州喝西北风。长思,你和嫂子的大恩大德我铭记于心,要不是你俩情投意合,我真恨不得以身相许!”

童少悬:“……别介,就算我还单着身,咱俩的情缘也只到泽州为止了。”

唐见微听出来她俩话中有话:“怎么,你俩在泽州还有情缘?”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童少悬正要跟唐见微说葛寻晴在泽州拿她当挡箭牌的事儿,葛寻晴立马一咕噜滚了起来:

“咳咳咳……童长思!哪有你这样寻找机会就告状的?那时候不是情势所迫么!你一个成亲多年都当娘的人了,与我协作一番又如何!还能掉块肉不成?当时就你和攻玉两个人,人家攻玉还没成亲呢,自然不好开她玩笑,玷污人家清白!”

童少悬乐了:“我说什么了你在这儿喷一大顿。做贼心虚。”

葛寻晴:“我做甚贼了我!”

她可知道唐见微宝贝童少悬宝贝得紧,要是真的招唐见微喝暗醋了,回头不让她进家门,她可没地儿哭去。

葛寻晴立即转移话题:“这次回来,天子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我完成。”

童少悬早就知道天子要将葛寻晴当做奇兵,但具体要她做什么,有几个猜测,就等着葛寻晴本人帮她解答。

“吔摩教。”葛寻晴落下这三个字。

……

许久不见的老友一直聊到深夜,从院子里聊到了屋内。

唐见微熬不住先带着阿难睡了,她俩还在对饮。

除了与葛寻晴分析博陵现下士族和局势之外,童少悬还详细跟葛寻晴说了关于吔摩教的历史、派系以及澜宛莫名其妙被尊为神者的过程。

“陛下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吔摩教使徒的身份,陛下的意思,便是要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吔摩教,从内部瓦解澜宛这横空出世的神者。”童少悬喝得有些多,但还未醉,兴奋之余脑子反而更加活络,“妙啊……要做这件事,必定得找一个生面孔来做,非八面玲珑、机灵活络之人难以完成。”

对于澜吴两家,甚至对于整个博陵来说,葛寻晴这张脸恐怕都相当陌生,非常利于行事。

童少悬打了个酒嗝,大法官迷大法官着眼,隆重向空气介绍:“葛寻晴,葛仰光!小时候忽悠书院的先生,长大了忽悠托列监国大公主,现在即将进入吔摩教,忽悠大苍最大的宗教。”

两人笑成一团。

笑过之后,葛寻晴正大法官色大法官了一些,问童少悬:“对于吔摩教的事,长思你有什么想法吗?”

童少悬眼睛比贼还亮:“我有一个损招。”

葛寻晴和她对视着,慢慢地,两人一同心领神会地笑起来。

“不如……”

……

第二天早上,被晨钟唤醒的唐见微,发现童少悬和葛寻晴面对面趴在矮案上睡着了,案上一片狼藉。

唐见微轻声将她俩唤醒,两人醒来时是同款的歪脖子,一动,嘎嘣响。

两人一阵惨叫,将阿难给叫唤醒了。

阿难大法官揉大法官着眼睛下床,走过屏风到前屋来,见那活神仙还在。

只是脖子歪了。

“都这个时辰了……”葛寻晴艰难地活动脖子,眯着眼往窗外瞧了眼,金光洒在院子里,今儿个似乎没那么冷,雪都化完了。

“我该走了。”葛寻晴打了个呵欠。

“这就走?”

“嗯,我还得挨个去拜访阿白和攻玉。聚在一起目标太大了,我一个个去找她们。”葛寻晴笑道,“上门送送惊喜,算算命。”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23章 下一章:第325章
热门: 全横滨都以为我是反派 大宋的智慧 我在全息游戏里种菜 镇魂 美食直播间[星际] 团宠不好当 在雄英当扛把子的日子[综] 第五审判序列 艳绝乡村 重生之地产大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