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上一章:第320章 岂不是屈才? 下一章:第32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卫袭瞧童少悬又大法官露大法官出了熟悉的孩子气。但这一次卫袭没教训她, 反而被她的孩子气感染。

“这葛寻晴是你在夙县的同窗吧,也是你从小一块长大的发小。长思,你跟朕说说她的事。”

见卫袭真的感兴趣, 似乎有要启用的意思,童少悬立即滔滔不绝地将葛寻晴其人说得天花大法官乱大法官坠。

在童少悬的口中,葛寻晴俨然是个七窍玲珑处大法官乱大法官不惊, 更能随机应变的大才。

这位奇人当年在夙县可是家喻户晓,这是实话, 谁都知道葛主簿有个冰雪聪明的女儿。放眼整个夙县,就没有她不认识的人,她不知晓的事。

而且此女天大法官性大法官豁达,即便被远派至蒙州那种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恶寒之地,也从不怨天尤人, 踏踏实实地地在那不大法官毛大法官之地从一个小小的主簿做起, 凭借自己的能力升为了曹县的县令, 足以见她坚韧不拔,平衍旷大法官荡大法官。

更不用说能让托列古国的监国大公主为她神魂颠倒,葛寻晴的人格魅力也不容忽视。这回若是没有她, 想要将佘志业带回博陵是万万不可能的。

“看来你对这人非常有信心。据朕所知,葛寻晴当年在白鹿书院的时候成绩并不好, 而且是以明经科入仕。”

童少悬心道, 原来你早就打听得一清二楚了, 不愧是天子,这世上就没有你不知道的事。

“陛下明鉴,陛下爱才若渴,不以言举人也不以言废人,看重的一向是实实在在的能力。如今正是用人之际, 澜沈吴三家邪招不断,正是需要更出人意表的奇才,方可对症下大法官药大法官。陛下大可将此人带到面前,用她一用,说不定有出人意料之效。”

卫袭里抿了一口酒说:“朕对这人还真有点兴趣。不过,此人不能在明面上回来。”

“陛下的意思是……”

……

从戍苑出来的时候,童少悬发现还没有宵禁,这才想起来原来今天是重阳节,虽已夜深,但博陵夜市依旧攘来熙往,好不热闹。

童少悬骑在马上,晃晃大法官荡大法官大法官荡大法官,脸上带着将有好事发生的笑意。

身后的大理寺属官们跟着她去泽州累了这么一大顿,一路上都没怎么睡好,个个被冻伤的冻伤,消瘦的消瘦,可是即便如此,依旧有说有笑,喜上眉梢。

因为方才童少悬从天子书房出来时,亲口跟他们说,天子都知道他们劳苦功高,已经下了口诏,定要重重加赏这次泽州之行的所有人。

都知道当今天子出手阔绰,有功必赏,这次他们跟着头儿把佘志业这种惊天大案的重犯给抓了回来,天子说要重赏那就肯定会有金山银山在前面等着他们。

这会儿窃窃私语,便是在议论着天子在金银玉帛之外,能否给他们升官的机会。

“哎呀别念叨了,你问我这些我怎么知道?要不然你去问问头儿?”

“你们就别为难头儿了,你看头儿给累的,马都骑不稳,我怕跟她说句话能把她从马上吹下来。”

童少悬回头瞥他们一眼:“我可都听着呢。我虽然累但是耳朵还是好使的。你们一个个的,兴奋得恨不得蹿天上去,开玩笑都开到我头上来了。”

这些大理寺的属官年纪基本上比童少悬大,最小的也跟她同岁。加之童少悬平时并不摆什么上峰的官威,只看模样全然是个娇俏的小娘子,大理寺的人全都不怕她。

童少悬这么一说让他们更来劲了:“童少卿,既然都提到这事儿了,你就跟我们透个口风呗。陛下都有何奖赏?咱们这回能不能高升啊?”

童少悬乐呵呵地嫌弃:“难道你们读书入仕就是为了升官发财吗?庸俗!”

大理寺上下除了交寺丞以外齐声回应童少悬:“我们就是这么庸俗!”

童少悬哈哈大笑,交寺丞却是沉默了。

好想跟他们分道扬镳,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同僚。

离开博陵时还是盛夏,再回来时已经入秋。

不知道阿慎和阿难她们在做什么。

想到温暖的家,想到妻小,童少悬忍不住加快速度,恨不得下一刻就见到她们。

没想到,还真的在下一刻见着了。

童少悬和大理寺的人骑马穿过人群,发现前方一阵大法官骚大法官大法官乱大法官。

童少悬身下的马察觉到了危险,放慢了脚步,属官们纷纷将手摁在腰间的刀柄上,各高手围住童少悬,将她护到安全范围之内。

“出什么事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天上飞。”

经人提醒,童少悬抬头一看,见如钩的新月之下,天空中有个橙黄大法官色大法官的圆点在慢慢升起,缓缓靠近。乍一看就像一枚小小的圆月。

“这是?”童少悬心下一惊,这玩意儿怎么如此熟悉?

地上的人纷纷举目,指着那漂浮在空中速度还不慢的东西啧啧称奇。

而巡查的金吾卫和不远处城楼上的城卫,全都在虎视眈眈。

金吾卫骑马跟着,城楼上军备一直在看,紧握着鼓槌,随时会敲向警备的鼓点。

“什么玩意啊这是?也不像是孔明灯。”

“比孔明灯可大多了!”

大理寺的人正在议论时,童少悬的脸大法官色大法官已然铁青到看不出五官:“是……向月升。”

“啊?”大伙儿诧异地看向童少悬。

是向月升,是童少悬从夙县带过来,放在后院的向月升。

来博陵这些年她实在太忙,东奔西跑,在童府的时间都很有限,即便一直想要把向月升彻底改造稳定,可一直也没抽出时间和精力来。

为何此时向月升会在天上?!

“阿念!”

唐见微策马而来,童少悬一直抬头看着向月升,两人的马匹差点迎头撞上,“你回来了?!”

还没等童少悬应她,她便抬手一指:“你是回来了,你那神童二世在天上呢!”

童少悬吓得浑身一紧:“什……”

鼓点咚咚咚地响起,这是在警备的信号!

金吾卫猛追向月升,塔台之上的弩兵引弓对准了不明入侵物。

“等一下!”童少悬对着弩兵高喊,“莫动手!这是向月升!不是入侵者,没有威胁!在上面的是个孩子!”

弩兵们迟疑地互相看了看,金吾卫将军上前,认出了童少悬,对她匆匆一行礼之后问道:“童少卿说那玩意是由个孩子大法官操大法官控?”

“是……正是吾家幼女。”

“幼女?”

“今年不过五岁。”

金吾卫将军更是震惊:“五岁的孩子竟能飞到天上?除了孩子还有谁?”

唐见微小声回应:“还有一只猪。”

童少悬:“……阿花也在呢?”

“可不么,她俩形影不离。”

金吾卫将军用不能理解的目光看向她俩,似乎在琢磨大理寺童少卿家里究竟过的是什么日子。

唐见微赶紧道:“都是我没看好她,是我的过错。将军,还请将军协调一下,千万别动用武力!”

金吾卫将军显然很为难。

保护博陵府的安全是他的职责,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他脑袋不保。

可眼前这位童少卿也是开罪不起。

金吾卫将军对下属道:“通知各城防,密切监视,不到紧要关头不可放箭大法官射大法官伤。”

“喏!”

下属领命去了,童少悬和唐见微稍微安心了一些。

童家上下几乎都跑出来了,从崇文坊追了一路到这儿,在她们说话的时候沈绘喻一直跟在向月升下方,不住地抬头,就怕有人大法官射大法官箭,或是阿难从上面掉下来。

如今这向月升离地数丈高,若是掉下来真的得没命。

“到底怎么回事?”童少悬和唐见微等一大票人马紧随着向月升时,童少悬焦急地问道。

唐见微都不知该如何说才是:“你女儿,你家童其琛真的绝了。我都不知道她何时大法官摸大法官去的后院,何时发现了向月升,估计也不是一两天了,竟被她自个儿捣鼓出了向月升升天的方法。今儿个你不是要回府了么,我想着给你做几样顺口的菜,刚去庖厨一个菜都还没做出来呢,就听见紫檀在大叫,我还以为小崽子又在捣大法官乱大法官,拎着菜刀出来一看,正好看见这黄灿灿的向月升从我们院子里冉冉升起。”

当时全院的人都愣住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

向月升从后院飘起来,到有人发现时已经离地一丈多。

阿难从向月升里面和阿花一块儿探出脑袋,被唐见微看了个正着,心惊肉跳!

“阿难!你怎么在上面?!”

阿难看了眼地面,再看一眼吓得五官都放大一圈的唐娘,优哉游哉地说:“我把童娘的向月升修好了。我厉不厉害?”

阿难此言一出,整个童府院子里一片低呼。

在童少临怀里的阿满难得情绪激动,“哇”了一声说:“阿难姐姐在天上,好厉害。”

童少临捂住她的嘴:“……小孩子不要随便鼓励奇奇怪怪的行为。”

唐见微恨不得将手里的菜刀给阿难飞上去。

“你……你可真厉害啊,向月升闲置在后院这么久,你是怎么刨出来的?啊?童其琛!你现在告诉我,你怎么下来?阿花怎么也在!”

自从童少悬升为大理寺少卿之后,身边有专门保护她安全的属官,沈绘喻也就被唐见微调回了童府。沈绘喻见唐见微还在质问阿难,赶紧道:“三娘,现在不是骂孩子的时候!想办法将阿难平安救下来最要紧!”

唐见微立即将手里的菜刀往沈绘喻的手上一拍,蹬上墙头想要去够向月升。

此情此景可太熟悉了,唐见微当年就是这样,爬上屋顶去救向月升里的大童。没想到啊没想到,数年之后她又要把小童从向月升上捞下来。

唐见微已经在心里做好了打算,回头一定要一把火烧了这倒霉的大气球!

路繁跟着她一块儿上了屋顶。但这向月升比她们想的还要飞得高,飘得快,一转眼就要飘出童府的院子。

路繁脚下一蹬,凌空飞起冲着向月升就去。

一院子的人惊叫,阿难却是“哇”地一声,鼓掌道:“路姨姨好厉害!”

路繁飞得飘逸又平稳,可惜距离向月升就差那么一点点,没够着。

唐见微也想施展轻功,但她原本轻功就比不上路繁,这些年又怠惰得很,几乎没有练习过,路繁都够不着,她更是没辙。

眼看着阿难和阿花一个小脑袋和一个猪脑袋并在一块儿,飞向博陵的夜空,唐见微赶紧从屋顶上下来,和一大家子人骑马出来,一路跟着向月升,这便碰上了童少悬。

童少悬安抚唐见微:“阿慎别急,那向月升里面是我许久以前灌入的石漆,这会儿估计只剩一点儿底了。飞不了多久就会降下来的。只要我们跟着,不会有事的。”

“最好是。”唐见微眼里几乎能喷火,童少悬有种即便阿难能大难不死从向月升上平安下来,也难逃唐见微一顿毒打的感觉。

唐见微和童少悬以及童府的一大家子跟着向月升,身后是为了确保博陵安防的金吾卫大军,再往后是看热闹的百姓,一大帮子乌央乌央浩浩大法官荡大法官大法官荡大法官地在城内奔走,金吾卫士兵们嗓子都喊哑了也没法将百姓驱散,正月里和上巳节的热闹也就差不多这样了。

阿难在向月升上被风吹大法官乱大法官了头发,原本她只想见外祖父外祖母,但到了天空,她看到了人群,看到了琼宇,看到了一整片在童府最高处也看不到的璀璨美景。

她从不知道星河这么广阔。

阿花亮晶晶的鼻子忽闪忽闪的,似乎也在品味高处劲风的独到。

“好美啊,阿花!你看!”阿难兴奋得一颗心扑腾扑腾直跳。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20章 岂不是屈才? 下一章:第322章
热门: 失忆后我招惹了前夫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 终极教师 我捡的小狮子是帝国元帅 村医猎艳 炮灰妹妹的人生(快穿) 欲望村庄情 星际食人花修仙指南 夜夜新郎 他们都觉得我是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