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终其一生都不会忘记。

上一章:第318章 还是仰光能耐。 下一章:第320章 岂不是屈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所以, 那佘志业逃去托列了?还在大公主府?你们来找我是想绑我去大公主府上换人的么?”

童少悬逗她:“可不,看见我们带来那浩浩大法官荡大法官大法官荡大法官的人了吗?说吧,送到大公主府上时你想是什么姿势?”

葛寻晴陷入了沉思。

“……还真开始寻思姿势了?逗你的。”

“我是真的得去找她一趟。”葛寻晴难得有这么认真的时候, “兹事体大,佘志业是一定要带回博陵的,不能让军资案在我这儿耽误。来, 吃,喝, 酒足饭饱之后我就去找大公主。”

“你这是要以身饲狼?”

童少悬不说还好,这么一说,石如琢皱着眉反对:“不行。再想他法。”

石如琢冷峻的声线和不容置喙的态度让葛寻晴一愣,说话都不利索:“我、我没想以身饲狼啊!我是去和她谈判的!童长思!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童少悬笑着笑着呛了一口酒,咳得死去活来。

石如琢又好气又好笑, 嘴角忍不住向上提。

这等温馨惬意的时光, 让她仿佛回到了夙县, 回到了不曾经历血光刀戈的年少时代。

这次泽州之行,到底是让她暂时遗忘了博陵的一切。石主事、石攻玉偶尔又变成了石如琢。

……

葛寻晴带着童少悬和石如琢大摇大摆地来到皇城前,皇城禁卫军都认识她, 见准驸马居然自己回来了,立即通报大公主。

两注香之后, 大公主亲自驾车, 哒哒哒地惊动了整个皇宫, 奔到葛寻晴面前。

童少悬和石如琢一看,这大公主看上去顶多双十年华,穿着一身艳丽的托列古国审美堪忧的传统华服,手里拿着马鞭,戴着义髻, 妆化得美艳妖冶,似乎是刚从非常重要的筵席之上跑出来的。

“你——你来了?”

大公主冲着葛寻晴拖着裙子快步走过来,急得鼻尖上都冒汗了。刚起来的高昂调子在看见葛寻晴的一瞬间落了下去,就像是眼前人会被她一吓就碎似的。

要不是葛寻晴提前说过此人手段凶残,恐怕童少悬和石如琢很难相信这便是那个胡作为非的大公主。

“我有话跟你说。”葛寻晴道。

这大公主身长惊人,估计是继承了托列古国的血统,站在已经很高的葛寻晴面前,居然还比她高了两指。

她握着葛寻晴的手,笑靥温柔:“外面冷,随我进去。你要跟我说什么?我给你烫壶酒,咱们慢慢说来。”

“不必了,长话短说,我今日来是想和你讨个人。”葛寻晴没等大公主接话,便自顾自地说下去,“那人是苍人,佘志业,现在就在你大公主府上,你可有印象?”

听到葛寻晴一开口就是要人,大公主的笑容也消失了,就像是刚刚发现还有旁人跟着葛寻晴一块儿来,用很不友善的目光打量了她身后的童少悬、石如琢以及一众随行属官。

“哦?你说走就走,说要讨人就讨人?你当本宫是什么?”大公主终于撕下了假面具,目大法官露大法官凶光。

石如琢的手按在腰间的刀上,只要这个大公主敢动葛寻晴,她会第一时间上前砍下她的脑袋。

“我当大公主是我的朋友。”葛寻晴全然没有大法官乱大法官了分寸,俨然不是当年被白鹿书院的先生一吓唬就发懵的小书生了,面对托列古国大公主的,是在北地多年的曹县县令。

“朋友?”大公主不乐意,“谁稀罕。”

“无论大公主乐不乐意,在我葛仰光心里,大公主就是我的朋友。即便大公主曾经用野蛮的手段对我,我也能明白,大公主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出身便是金枝玉叶,想要的东西向来没有得不到的,若是得不到,便容易走上极端。这与你的成长环境休戚相关,我可以理解。”

大公主看向她。

“但理解归理解,不能原谅,所以我与大公主之间也只能做朋友了。”

葛寻晴说得甚是真诚,大公主的心似乎被她这斩钉截铁的划清界限刺伤了心,眉心倏然蹙了起来,眼睛里也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泪意。

“况且,我已经有了两情相悦之人,明年就要成亲了。因为思念我,她还不远千里从博陵来探望我。”

说着,葛寻晴慢慢转身,看向了不远处并肩而站的童少悬和石如琢。

童少悬:“??”

石如琢:“……”

什么真情实意,都是假的。

葛仰光分明是在信口雌黄!

那大公主的目光蓦然大法官射大法官向童少悬和石如琢,还真被葛寻晴蒙蔽了,焦急地在两人的脸庞上寻找答案,想要立即知道谁才是葛寻晴那命定之妻。

童少悬微微往后仰了一下身子,恨不得让人举一圈的火把来把石如琢点亮。

“来吧,别害羞了,过来。”葛寻晴对着她们嫣然一笑。

石如琢颞颥突突地跳着,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就听葛寻晴说:

“来呀,长思,别害羞。”

童少悬:“??”

石如琢:“……”

见童少悬还不动,葛寻晴上来拉她。

童少悬双唇没动弹,恶声恶气地从唇缝里挤出半句话:“被你嫂子知道,你人头不保……”

葛寻晴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说别的,你还想不想带姓佘的回博陵了?!”

童少悬:“……”

没办法,只能和葛寻晴一块儿演双簧。

葛寻晴挽着童少悬的胳膊,脸上的笑容都快堆不下了,整个人粘着童少悬的胳膊,撕都撕不下来。

“我和长思是夙县的同窗,也是青梅,虽然家里很小就定了亲,但我俩一块儿长大,情投意合。我早就是长思的人了,这辈子只与长思举案齐眉,凤鸾和鸣。对吗,长思——”

童少悬忍着胃里那不住起伏的汹涌,接着葛寻晴百转千回的尾音道:“是啊,仰光——我日思夜想实在熬不住了,这便专程来看你。幸好我来了,否则……”

童少悬顺便赠送大公主一个火辣辣的目光,以报被她堵在皇城之外的怨念。

石如琢双手背在身后,缓缓地转过身去,微低着头,用后脑勺对着这场闹剧。

而枢密院的人惊诧地发现,石主事居然笑了……从来杀人不眨眼的煞神居然会笑,这可太神奇了。

大公主深深地呼吸,闭上眼,再睁开,脸上满是不甘和愠大法官色大法官:“你宁愿做这种拙劣的戏码,也不愿当我的驸马,我知道了……我也有自尊,也不想再拱手献上尊严,让你践踏。”

葛寻晴正大法官色大法官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世之道和缘分。我一直都跟大公主说,无须强求。”

大公主提着裙摆,往马车上去。

葛寻晴见她居然就这么走了,忍不住提醒:“我向大公主讨的苍人佘志业,曾经是大苍的兵部侍郎!此人犯下重罪,逃到托列是想要避祸的!若是大公主迟迟不交出此人,大苍为他举兵也不是不可能!大公主爱民如子,三思啊!”

大公主坐上了马车,意味深长地看向葛寻晴:“你倒还会关心我……”

“我……大公主!”

大公主扬长而去,葛寻晴恨不得向她的马车丢石头。

“说了这么久,演得这么累,白搭!”葛寻晴气呼呼。

童少悬安慰她道:“我看这大公主未必不会交人,看上去她对你挺有情,可惜用错了方式。”

葛寻晴“哼”了一声:“你说,你再说,我还卷裤管给你看!”

童少悬笑着说:“你卷,你大胆卷,我多看一眼算我是流氓。”

“童长思,你就这样对你还未过门的妻子?你良心不会痛吗?”

大理寺的人都知道童少悬早就成亲,育有一女,方才那一幕他们已经是强忍笑意,如今托列国的人走了,总算可以敞开大笑。

童少悬指着罪魁祸首葛仰光:“……我看你是不想回博陵了,就算回去,也等着阿慎的照空剑吧。”

“嫂子才不会这么对我,嘿!”

童少悬用只有她俩能听到的声音所:“你看我怎么告状!”

葛寻晴仔细瞧着在北方寒风和湛蓝到不真实的天际下,对她龇牙咧嘴的发小,一种格外鲜活的真实感拍在她的胸口,让她动容。

“行啊,若是能回博陵,就算被嫂子狠揍一顿,也值了。”

……

大公主到底是交人了。

只不过没交得太过容易。

她给了佘志业一辆马车,大半夜的将他放入了一望无际的冰原。

“滚吧,能滚多远滚多远,要是滚得不够快的话,就会被抓回博陵。”

这一句威胁的话,让佘志业发了疯一样的策马狂奔。

而童少悬这边也得到了消息,立即漏夜狂追。

葛寻晴跟着一块来了,她对这一带的地形较为熟悉,可是在广袤的冰原上,大半夜的要追一个人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一群人被冻得头发丝都成针了,才抓到了也被冻成冰棍的佘志业。

这么冷的冻冬夜,佘志业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袄子,脸被冻得发紫。但这件袄子恰如其分地不会让他冻死,却会冻缓行动的速度,根本奔不了多远就会被抓到。

原来大公主只是想要象征大法官性大法官的惩罚一下这群苍人,最重要的是要惩罚一下葛寻晴,到底没有想要让这个重犯逃走引来大苍征伐的意思。

“带——带、走。”石如琢戴着的帽子上的狐狸大法官毛大法官都附上了一层冰渣,说话的时候本能地哆嗦。

大理寺的人见枢密院将人捆了,似乎要抢占功劳,有些不安。

可这冰天冻地的地方,别说是去抢人了,就是稍微用力一下都觉得自己的双臂会在下一刻被掰折。

“无、无啊啊啊碍。”童少悬缩在大氅里,抖出这两个字,浑身上下只大法官露大法官出一双冻直了的大眼睛,“反啊啊啊正都是,一块儿的,你们的功劳,天子不会……阿嚏!忘的!”

整趟下来就只有习惯了北地严寒的葛寻晴还算个正常人:“……你可别说话了,快被冻傻了,快上马车。”

童少悬二话不说爬上了马车。

“攻玉!”葛寻晴见寒风再起,石如琢还在风里嘱咐枢密院的人行事,便走到她身边说,“感觉是要来雪暴了。快点上马车吧,再不回去等遇上雪暴,咱们都得死在这里,快走。”

“嗯。”石如琢就要上马车,但枢密院的马车因为多了一个佘志业,方才还能挤下她的位置瞬间没了。

有人自告奋勇:“石主事您上来,我跟着去赶马车。”

“不用。”葛寻晴替石如琢做主,“攻玉去我的马车。”

那人还要说话,被葛寻晴给堵了回去:“官爷们,别磨叽了,关门,走!”

葛寻晴一抬手将车门给带上,拉着石如琢小心地在冰面上行走,向十步之外她的马车去。

“小心。”葛寻晴牢牢握着石如琢的手掌,“你这鞋滑,走不了冰面。出来的实在太匆忙了,我应该给你换双鞋才对……哎!”

说着石如琢就往后滑倒了,一屁股坐在冰面上,连带着葛寻晴一块儿被她拽倒。

石如琢仰面躺着,喘着气,呵出的白气占据了她大半的视野,而眼前的星幕,是她前所未见的璀璨。

她和葛寻晴摔在一块儿,突然以亲近的方式并排躺着,莫名其妙看星辰。

“真的会有雪暴吗?”石如琢被这星幕大法官迷大法官住了,“除了风之外,夜空这么清晰……这儿的夜空和博陵,和夙县都不一样。”

葛寻晴见她没立即起来,鬼使神差地也没起来,跟着她一块儿看星空:“风大,可不就把云都吹走了么。但雪暴前进的速度非同寻常,你现在看夜空美,很快就会被雪暴吞没的。”

“那我能……和你看多长时间?”

葛寻晴想了想:“也就数到十吧。”

“行。”石如琢握紧了葛寻晴的手,不让她走,“那就数到十,咱们在一起数星星,到第十个数的时候,就起来。”

“攻玉……我看你才是冻傻了。就十个数又什么好数星星?”

石如琢难得反驳葛寻晴:“人生不也就短短几十年么?不还一样要活着。既然还活着,能数一日的星星,就数一日。能数十个数,就数十个数。”

等离开了北地,离开了仰光,重新回到博陵的石如琢又将回到她应该有的位置,做她应该做的事,在这里煮酒夜话的温暖便会大法官荡大法官然无存。

她有些舍不得。

葛寻晴从石如琢的眼里看到了和记忆中不太一样的情绪。

一种绝望的、垂死的,却又因此无所畏惧的光。

大概是因为家人之死,因为人生巨变吧,攻玉的确有些变化。

阿白在给她的信里都说了,讲到攻玉这些年的渐行渐远。

其实这些日子葛寻晴察觉到了石如琢的改变,但她没说,只字没提。

“十、九、八……”凝望着天际,石如琢自己数了起来。

即便再舍不得,她也是要走的,她的人生将会再一次经历离别。

与其被迫结束,不若珍惜每一刻,之后由自己来结束。

葛寻晴握紧她的手,和她一块儿数。

寒风冻得鼻尖发红,已然失去了知觉,但在这十个数里所看见的星空,是石如琢此生见过最美的夜景,终其一生都不会忘记。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18章 还是仰光能耐。 下一章:第320章 岂不是屈才?
热门: 乡村之大被同眠 落日与夕阳 快穿之学习使我快乐 ABO垂耳执事 十里人间 国画 灼雁ABO 一觉醒来我怀孕了 我在兽世做直播 总有人前赴后继地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