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还是仰光能耐。

上一章:第317章 都是缘分呐! 下一章:第319章 终其一生都不会忘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来来来!把我珍藏的酒和肉脯都拿上来, 杀只羊,烤着吃!要最肥的那只!”葛寻晴这县令用山匪头子的语气吩咐下属去准备晚餐,顿时整个曹县的县衙后院忙活得热火朝天。

葛寻晴带着童少悬和石如琢到县衙后院住处, 这一路上没放开她俩的手。三位二十四五的人了,被葛寻晴拉着携手而行,这场面分明就是稚儿郊游, 就差一蹦一跳跳出天真烂漫的活泼气息了。

一进屋葛寻晴就追问:“你们怎么知道我在曹县?!”

在青梅面前葛寻晴也不怕羞,屋子里大法官乱大法官糟糟的都不收拾, 将婢女还没拿去洗的衣衫团成一团,丢到门口的浣洗盆里。案几上县里的卷宗和话本子混在一块儿,童少悬眼睁睁地见她把《曹县东渠翻修策》和《孽海情深》叠放在一块儿,随后一股脑都推到了墙角,给她们进屋清理出一片宽敞的道路。

“你怎么过得这么糙!”

童少悬都看不下去了, 帮她把文书一件件挑拣出来, 放置在窗边梳妆镜旁。

一抬眼, 又看见梳妆镜前大法官乱大法官七八糟全是打开的脂粉盒子。有些颜大法官色大法官被葛寻晴磨得光溜溜的一点都不剩,恨不得边缘缝隙里都扣干净;有些颜大法官色大法官却动都未动;更有些明显是她自个儿调过颜大法官色大法官。

童少悬将脂粉盒子捏起来,嫌弃道:“葛仰光, 你好脏啊你!往脸上抹的东西就这么敞开放着,什么灰都往里落!也不怕抹了烂脸么!”

“……都是要抹的, 每天都用的东西何必还要归置?”葛寻晴嘟囔道。

童少悬受不了, 嘁哩喀喳帮她收好。

石如琢看她被子也不叠, 想也明白她平日公事繁忙,没工夫收,对人又温和,婢女被她养得越来越懒惰,一点儿活都做不利落。

童少悬收拾梳妆台, 石如琢收拾床,葛寻晴斜卧在炕上舒舒服服地喝酒,不禁感叹:“发小就是发小,这世上除了发小,还有谁能给我收拾屋子?”

童少悬被她气笑了,回身用胳膊肘顶她的后背:“你还挺得意?怎么,就指望发小给你收拾?你手呢?你婢女的手呢?多大人了你……哎?你还没成亲?”

童少悬突然想到了这件事。

听到“还没成亲”这四个字,在另一旁的石如琢暗暗投来等待答案的目光。

“没呢!”葛寻晴拔高了音调,“成亲我能不跟你们说?别跟我提成亲,谁跟我提我跟谁急!”

“怎么,这是还没成,还是成过了?”童少悬立即坐到她对面,将烫好的酒倒到面前的酒杯里,暧昧地对她挑挑眉。

“看你这八卦样!哎……你们一来我就感觉回到了夙县,回到了咱们还是十五六岁时的模样。算起来都快十年了啊。”葛寻晴感叹着,招呼两人坐到炕上,拉过石如琢的手,“别折腾了,攻玉来,坐下喝酒。”

这炕不大,三个人得分坐两边,葛寻晴心无城府,拉着石如琢和自己并肩坐着,不断给两位发小夹菜、倒酒。

葛寻晴似乎一点都没察觉到石如琢和童少悬之间的暗涌。

好像对于石如琢的变化一无所知。

三人面对面坐着,酒肉很快端上来。

炕很暖和,脚伸进桌下的被褥里,喝了两口酒都出汗了,童少悬便将外衣脱了。

婢女送菜过来的时候,帮童少悬把外衣挂好。

石如琢也热得不行,葛寻晴说:“你也把帽子摘了吧!屋子里冷不着你。”

石如琢便将帽子拿下来,婢女接去放置。

“你还戴着呢?”葛寻晴乐呵呵地问她,“是不是特暖和?”

到底是问了……

石如琢“嗯啊”地含糊应了两声,目光死死锁在眼前的酒杯上。

童少悬察觉到了这顶帽子的内情,眼中带笑,问葛寻晴:“葛仰光,你太不够意思了,就送攻玉帽子,怎么不见你送我一顶?”

“你好意思说!之前攻玉到荷县看我来着,荷县可比这儿还冷,都快冻傻了,我给她送一顶帽子是保护她的聪明脑袋。你要是大老远特意来看我,我也送你啊。”

童少悬目光转向石如琢:“哦?特意去看你的。”

石如琢:“……”

葛寻晴哈哈笑起来:“没事儿,知道你忙得要命,妻小拎着你后衣领子,天子踹着你屁股,席不暇暖,我懂。如今高升了啊,童少卿!来来来,我敬你!”

两人喝了一杯,葛寻晴问石如琢:“攻玉,你在那枢密院还习惯吗?枢密院都是为天子干活儿的吧,天子磋磨人么?”

石如琢尴尴尬尬,却还是有问必答:“……习惯了,还可以。”

“看你这一身枢密院的官服,看着就金贵,适合你,可真好看。来来来我也敬你一杯。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现在的职位……反正,希望你开开心心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儿。”

两人对饮,葛寻晴的话触动了童少悬。

此情此景,仿佛很早以前发生过,在夙县的时候她俩和阿白时常到童府吃饭,那时她们还不怎么会喝酒,心里也不藏事儿,满是对未来的憧憬。

如今一晃,都要十年了。

她们也从小小村姑长成了今日的模样。

庆幸的是,还有重逢的一日。

“你们还没说呢,怎么会跑到我这儿来?”

童少悬便从在西南大法官摸大法官到了军资大案的头开始,一直说到在大公主那边吃瘪。

“谁能想到,让大公主神魂颠倒非嫁不可的准驸马,是你葛仰光。”说起这件事儿童少悬就觉得奇妙,“葛仰光到底是葛仰光,无论走到哪儿身后都一群人为你寻死觅活的。怎么,连人家堂堂监国大公主你都看不上?那可是未来托列国的国王。”

“别笑话我了!那大公主……”葛寻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压低了声音严肃道,“这儿有病。”

童少悬和石如琢同时笑出声来。

“真的!我跟她没见过几次面,就嚷嚷着让我入宫当驸马,我这么多年坚持下来的单身神话,怎么能毁在她手里!”

童少悬见石如琢听到此话,很明显竖起了耳朵,等她好好说明白。童少悬好人做到底,帮她问:“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单身?”

“可不么。”

“那个,你信上提到的柳七娘呢?阿白转交给我的信我可都看过了啊,不是说给她住过一段时日?还带着个女儿的那个。后来我写信问你你也没回我。”

“我这不是突然被调任曹县,忙得腿都要断了,没抽出工夫来么,别向我兴师问罪啦。”

“不兴师问罪可以,把柳七娘的事儿交待了!”童少悬大法官逼大法官问着。

石如琢在心里感叹,长思真是个好人,不记仇不说,还这么仗义,将她想问的事问到底。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和柳七娘是住过一段日子,那都是你去西南之前的事儿了,后来就分开了,没再在一起。”

“为什么?不合适?”

“我不合适,我这个人不适合成亲。”

“不能吧,当年我还跟阿慎貌合神离的时候,成日念叨着想成亲想要媳大法官妇大法官儿的不是你吗?”

“谁还没有个年少无知了?”

花好看,是因为它生长在属于它的地方,在阳光之下生机勃勃。

葛寻晴欣赏花儿的美,但大法官毛大法官二为她摘下要送给她时,她便一点都不想要了。

从小到大她看了太多话本子里完美的爱情故事,也见过许许多多身边亲友们的恩爱,可爱情这回事到了她身上,除了束缚手脚和日久生厌之外,和她所想完全不同。

所以她拒绝了柳七娘一回。

之后,又拒绝了她第二回。

“都是过日子,自个儿过有什么劲啊。有人体贴你,对你嘘寒问暖,与你相伴缠绵不好吗?”

当年柳七娘不甘心,回来找葛寻晴,想要再续前缘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听在耳朵里,葛寻晴其实还是有些感动的。

但是在感动之余,被迫年纪轻轻就在外漂泊,见多了人情世故的葛寻晴,即便不是故意,还是从柳七娘的字里行间察觉到了一丝让她不太舒服的城府。

此时此刻说得这般动听,可是先前住在一起的时候,柳七娘对她管东管西,不让她和别人多说话,就算是关系要好的友人之间勾肩搭背都不行,更不用说得了好吃好喝的她兴致勃勃想要送去给朋友有福同享,也被柳七娘以“咱们自己家不过日子”为由,给骂了回来。

葛寻晴觉得她和柳七娘不是小两口,而是母女,,被管得死死的母女关系。

柳七娘并不是坏心,她自然也是为了看好爱人,维持好家里。

可葛寻晴不喜欢这种关上门就顾着自己的生活。

她是在小县城长大的,夙县百姓热情,街坊邻里的今天我借你一根葱明日我拿你一瓣蒜,有什么事大家都会搭把手,和和睦睦谁也不在意自己是吃了亏还是占了便宜。

更不用说她和童少悬等同窗的相处了。

谁手头宽裕便吃谁的,谁有了好东西自个儿偷着吃一点儿都不香,就得和三五好友猫在一块儿头顶着头一起啃,那才有滋味。

葛寻晴喜欢交友,她是整个白鹿书院的百晓生,什么事都知道,什么人都认识。

到了异乡独自长大的葛寻晴,见的人多了,遇的事儿也多了,在成长中渐渐明白自己到底适合什么样的日子,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她不想耽误任何人。

对于柳七娘想要破镜重圆的话,葛寻晴想让自己的回答尽量显得不那么冷血,却又能坚定地表明自己的立场:“是啊,你也知道,我最烦承诺那玩意,做得到还好,要是哪天没把自个儿说过的每字每句都实现,别说是被承诺的人了,就是我自己都得厌恶我自己。承诺我是给不了的,谁我也不给,我这辈子打算自己过了。人生短短几十年,该吃吃该喝喝,多交朋友,最好能踏遍大苍,观万千山河。然后么,做点儿积德的事,别的我不想去多想。”

柳七娘这时候脸大法官色大法官已经很难看了。

“嗳,话说回来,这北地是真的冷,你若是想找个饭搭子我倒是乐意奉陪,什么时候来都行。我这人除了爱看话本子之外,就是爱交朋友了。朋友来,任何时候都有好酒好肉招待。”

柳七娘沉默了许久,等葛寻晴将大法官毛大法官二那粗手粗脚摘回来的花种到了盆子里之后,柳七娘才说:

“那,以后一起吃饭……你都说成这样,其他的我也不惦记你了。”

“行啊,那就这么说定了。”葛寻晴对柳七娘说,“不许反悔。”

柳七娘单手撑着下巴,噘着嘴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我就不该被你这张脸大法官迷大法官大法官惑大法官。”

“嗯?”

“看上去好像很好说话,其实呐,有主意得很。”

葛寻晴笑笑,似乎她以前也没现在这么强势,至少不太会拒绝人。

而现在,到底是磨练出来了,不喜欢的事儿就是不喜欢,谁说都白搭。

和柳七娘说明白之后,葛寻晴在荷县又待了两年多,随后就调任到曹县当任县令。

她已经想开了,反正都是磨勘,去哪儿都是拿俸薪,能养活自己不饿死就行。

从荷县离开的时候,看着满院开的野花,葛寻晴生出了一点儿不舍。

当初被大法官毛大法官二折来的野花,还真被她养活了。她养了满满的一盆,重新栽回了山里,属于野花生长的地方。大概是种子落在了院子里,野花的生命力何等顽强,慢慢在院中扎根、怒放,盛开满院。

去了曹县之后,葛寻晴无意之间救下来曹县西北山中秋猎的大公主,这就被大公主纠缠上,非要她当驸马。

葛寻晴没想到自己桃花还挺旺……

以前老是眼馋别人小两口,如今下决心要单身过穿这辈子了,桃花倒是开始朵朵开。

不仅开,还顶着她的鼻子开,差点给她顶了个窒息。

葛寻晴听多了大苍皇族们知书达理的故事,自然而然也觉得托列古国的大公主也定是个要脸的人。

没想到这大公主被委婉地拒绝了两次之后,直接给她打昏了,要将她绑回托列。

要不是葛寻晴跟着大法官毛大法官二学了些腿脚功夫,身体素质上来了,没真的被打晕,恐怕今日就没法在曹县和发小重逢了。

“还能这样?!”童少悬听傻了,“这是公主还是土匪?”

“嚯,土匪?土匪能有这大公主莽?”葛寻晴当场卷起裤管,指着膝盖上的伤给她们看,“瞧瞧,为了维护自个儿的清白,奋勇跳下马车时给摔的!”

石如琢:“……疼吗?”

“疼啊!能不疼吗?可那时候我不跳的话,可就不是磕破皮那么简单了。我逃回了曹县,那大公主还纠缠不休,害得我连县衙门都不敢出去,就怕她又杀到这儿来。”

童少悬听完之后哈哈大笑:“你可知道,你在托列古国已经是准驸马了!人人都说大公主非你不可,喏,为了向这大公主要人,我们才跑到曹县这儿,就想看看准驸马是个什么来头。”

葛寻晴赶苍蝇似的对她挥挥手:“得了你,笑吧你就……还是不是发小了?我倒霉你得意!攻玉,你看她啊!你也不说说她!”

童少悬看向石如琢,见她低头莞尔,喝眼前的酒。

即便她没说话,没跟着葛寻晴一块儿大法官插大法官科打诨,却是大法官露大法官出童少悬许久没见过的笑意。

还是仰光能耐。

童少悬也喝了口酒,不禁感叹,这么多年了,攻玉对仰光的这份情藏得有多深,绵延得就有多长……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17章 都是缘分呐! 下一章:第319章 终其一生都不会忘记。
热门: 听说我是反派的官配 资本对决 我是被抱错的那个? 白莲花校草alpha装O后[穿书] 荒村红杏 奶爸圣骑士 穿成病秧子后[穿书] 夫愁者联萌 婶婶的诱惑 [综英美]魔法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