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都是缘分呐!

上一章:第316章 下一章:第318章 还是仰光能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几杯酒下肚, 吴显意回程的路上脚步有些摇晃。

回到吴宅之时天际将晓,女儿快要睡醒了,吴显意特意去喝了一杯桂花茶, 用牙粉将嘴里的酒味去除干净,沐浴更衣之后又看了一会儿的书,天已大亮。

大法官奶大法官娘抱着小阿充出来晒太阳, 吴显意上前来接过女儿。

阿充脆生生地叫了“娘”后,连咳嗽了好几声, 一张小脸因为咳嗽变得通红。

吴显意轻轻地帮她抚着前胸:“哪儿不舒服呢?跟娘说。”

阿充摇了摇头,用稚嫩的声音说:“娘亲在我身边,我就不难受了。”

阿充不过两岁,咬字还不太清楚,但是这含糊的短短一句话却是如晨光一般, 照进了吴显意的心头, 暖烘烘的。

当年因为吴显意救了童少潜这件事情, 让已经快要生产了澜以微勃然大怒。而后澜以微一直在暗地里找机会,想对付童家三娘子,可老天就像是跟她作对一般, 始终没能得手。

澜以微气坏了身子,连带着肚子里的孩子也小产了。

阿充出生的时候身子就非常虚弱, 稳婆还拐弯抹角地提醒过她们, 这个孩子或许养不活。

澜以微本就对吴显意诸多埋怨, 还在月子里又因为阿充的事儿跟吴显意闹得不可开交。

吴显意没有理会她,无论她说什么都像是石子丢进了深渊,听不到半点回响。

澜以微她娘来劝半天,劝她一切以身体为重,莫要阿充还没治好回头自个儿也搭进去。澜以微这才不甘心地消停了。

吴显意已经习惯这个世界对她大呼小叫, 刺激她,刺痛她,期待她给点反应。

但她早也麻木。在她看来,那些芝麻大的事儿不值得她回应。

即便回应了,也只会激化矛盾。

人心有多龌龊多刻薄,大家心知肚明,何必非要激人说真话?没得争吵不休。

她乏了,倦了,一身的伤,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直到女儿阿充第一次握住她手指,她被那光滑如绸缎般的肌肤触碰,紧紧相扣的一瞬间,她的心底里突然流入了一丝前所未有的温情。

这小孩儿的大法官性大法官情,在一日日的成长中逐渐显大法官露大法官。

不似澜以微那般嚣张跋扈,她大法官性大法官子温顺而好学,即便自小喝了无数的大法官药大法官,病魔缠身,也从不见她喊苦。

吴显意觉得,阿充像极了自己。

奇异羁绊和宿命感让吴显意忍不住亲近这个孩子,亲近这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小家伙。

捧在手心里养了两年,女儿身体状况总是起起伏伏,吴显意放心不下,只要一有时间就会陪在她身边,教她说话、习字,说古往今来无数金戈铁马、快意恩仇的故事。

离开了吴宅,专供女儿的那一丁点儿温柔就会被吴显意全部收敛回来。

穿上官服正好官帽,吴显意又变成了那个阴郁的御史中丞。

今天依旧是与政敌尔虞我诈的一日。

继续审问沈约和阮逾之前,她去了一趟沈家,与沈长空见了面。

沈长空让她放心:“无论是为了千秋之计,还是为了清理沈家门户,这件事我断会办妥的。被我沈六郎咬住的猎物不可能轻易逃脱,就算要逃,也得被撕掉一条腿,咬下一层皮。”

吴显意提醒他:“沈约这个人务必要除去,别给她逃脱的机会。”

沈长空笑道:“我办事,子耀放心。”

吴显意再次提点:“当年孙允和佘志业在自己的地盘都没能将初来乍到的沈约杀死,这么多年来此人隐姓埋名之后横空出世,与童少悬一齐端掉了西南,连澜仲禹都不是她的对手,可想而知此人手腕之犀利。六郎不可轻敌,否则极有可能会被她反咬一口。”

沈长空对吴家无甚好感,除了吴显意。

他总觉得此女子面若桃花,可骨子里的行事作风却凌厉刚烈,也甚少被情所绊,如今能够独挑吴家大梁,并非巧合。

“放心吧。”沈长空严肃了几分,“我知道该怎么做。”

.

泽州的寒风让石如琢想起了蒙州,那个她去过数次的陌生之地,那个留住了她心爱之人的地方。

她已经很久没有和葛寻晴通过信了。

她知道白肇初去年收到过葛寻晴寄回来的信,因为石如琢买了宅子,童少悬又在西南,所以葛寻晴给其他二人的信也都一并寄去了白肇初那儿。

白肇初托人将信带到了石府,石如琢轻捻着那封信,看着上面熟悉的笔迹,一直到她将信丢入火盆里烧个一干二净,都没有拆开。

她眼睁睁地看着仰光亲笔写的“攻玉亲启”被火焰吞没,里面有可能诉说的思念之情被烧成了一把灰。

那是写给过去的石如琢的,写给那个与阿娘和弟弟一块儿死在西北坡的石如琢,不是现在这个更加肮脏的酷吏。

她没有资格看。

但她还是将葛寻晴送给她的那顶皮帽戴着了。

这顶皮帽仿佛是她的信仰。

这些年只要不是盛夏烤得人难受,但凡天气凉快一些,石如琢都喜欢戴着它。

来到泽州更是皮帽的战场,一切寒流在它面前都毫无杀伤力。

童少悬自小在东南生活,等同于生在火炉长在火炉,后来去了西南,那地方更是一个大蒸笼。

她到过的最北之地就是博陵,刚来的那几年也是被冻够呛,以为博陵的寒风已经是人间至苦了,从来没想过世间还有泽州这种能将人脑子都冻傻的地方。

冷已经不是她所认知的冷,从手指尖到脚趾间全没了知觉,风完全是刀子。即便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大法官露大法官出一双眼睛,童少悬也见识到了什么叫眼珠子都疼。

原本天子的命令是童少悬带着大理寺的属官,石如琢带着枢密院的下属,两方人马一同北上互相协作,有什么事童少卿和石主事可以商议着共同决定。

可是这一路石如琢跑得飞快,童少悬紧赶慢赶才没将她跟丢,完全没有想要跟童少悬见着面的意思,更不要说交谈了。

原本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跟石如琢说的童少悬,一句话没说成还喝了一肚子的西北风。

刚刚好一些的头疼脑热变成了上吐下泻,要不是随行的大理寺评事之中有一位是泽州本地人士,路途上正巧经过他的故乡,他从家乡弄了一批足以遮挡北风的大氅和专门治疗寒症的大法官药大法官,可能佘志业还没找到,童少悬一缕幽魂就已经飘向了黄泉路了。

小评事说:“我家里人听说西南剿匪的童少卿路过此地被冻坏了身子,都不用我说,他们就将这些防寒物件和大法官药大法官全都准备齐全了!嘱咐我一定要给童少卿送到!若是不够,他们再给送!到底是少卿的美名在外啊,百姓们都惦记着您呢!”

童少悬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你拿了这么多的大氅,我就算长三个身子也穿不过来啊,给大家分一分吧,都穿上。真够冷的……都别生病啊,有什么不舒服你去盯着点,你应该最明白寒症的症状。大伙儿健健康康的跟着我从博陵出来,必定也要健健康康地回去。咱们这一行人就靠你了。”

童少悬交托给小评事这么“大”的重任,让他有种可以一展拳脚的激动。小评事差点把头点断,胸脯拍得咚咚响。

“放心吧童少卿!我可没白在泽州长二十年!”

穿上大氅戴上皮帽,童少悬整个人大了三圈,手臂都垂不到腰间,整个人就像只浑圆狼狈的熊。

但到底不冷了。

将防寒物件给大理寺的人分完,发现还多了一件。

童少悬让人多跑几步送给在前方的石如琢,连带着驱寒的大法官药大法官也一并送一份去。

她可知道攻玉和自己是一个地方长起来的,所居住的环境相差无几,估计这北风也让她冻够呛。

一日之后那人回来了,将童少悬吩咐送去的东西原封不动的又送了回来,说人家石主事不收,这一趟去当真是大理寺热脸贴上了枢密院的冷屁股。

“看来无论是在博陵还是远地泽州,攻玉都下定了决心和我划清界限了啊……”

童少悬也不管什么热脸冷屁股的,她想贴就贴,自家的发小,怎么贴都不丢人。

越是往北走,市集上所收买的东西就越贫乏,肉类都带着一股子腐烂的味道,要不然就是齁咸硌牙的肉脯,她们还得一路探听消息,本就异常艰苦。

童少悬但凡弄到些新鲜的蔬果都会派人送给石如琢。

而石如琢也跟先前一模一样,通通给她退了回来,半口没吃。

有一次童少悬送了两个桃过去,正好和枢密院买回来的桃混在了一块儿,石如琢没有留意不小心吃了一口之后,下属才弱声提醒她,说这个是大理寺送来的桃。

石如琢:“……”

石如琢和被咬了一口水嫩嫩的桃面面相觑,无奈。

不过,这桃真甜。

不想对童少悬有所亏欠,即便是两个桃石如琢也想办法还人情,便送了十个山楂回去,互不相欠。

石如琢想着,这样一来她就和童少悬两清了。

没想到隔了两天,童少悬以为她真的爱那吃桃,便差人送了一大筐来。

还附上一封信,上书:攻玉敞开吃,长思管够。

石如琢:“……”

迎着风雪,枢密院和大理寺的人前后脚抵达了托列古国。

托列古国和中原文化乃是同根所生,古国所用文字多数和大苍共通,文化也一脉相承,双方能听懂彼此的语言。

若没有先帝时期那一场攻城掠池的战役,让托列古国对大苍记恨至今的话,今日想要从这儿弄个人回去,恐怕都不用派两名重臣前往,直接一封信送至,托列古国也会将人拱手献上。

不知道是还在记恨三十多年前那场和大苍的摩擦,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童少悬和石如琢这两位是正儿八经拿着使者符牒来拜访的,却被极其冷淡地对待。

从她们抵达托列古国国境起,也就第一日有人将她们安排在一家偏僻的驿站,往后一连十日无人来接洽不说,就连早就递出参见国王的拜帖也石沉大海,人家托列国王全然没有要见她们的意思。

大理寺耐不住了,差人去打听。还以为这托列国王好大的架子,连大苍天子派遣来的使者都不放在眼里。

打听了才知道,原来国王并不是不想见她们,而是见不了。

国王自上个月起就病重了。

童少悬完全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托列国王居然病得下不了床。

别说是见外臣,就是连自家妻小都已经病到认不出来。

同时,交寺丞查到佘志业此刻就躲在大公主府里。

这大公主对佘志业还挺尊敬,知道他是曾经大苍的兵部侍郎,便以礼相待。这托列古国吃过大苍的败仗,深知大苍兵法的厉害,此时来了一个兵部侍郎这等擅长兵法的高官,可不得将这大公主大法官迷大法官得五大法官迷大法官三道。

交寺丞道:“国王病重,恰好正是这大公主监国。若是大公主不肯放人的话,咱们这一趟说不定就白跑了。”

童少悬:“白跑肯定是不可能白跑的。无论如何我都要将佘贼带回博陵。孙允狡猾,说不定他的审问会有变故。我定要为此案再贡献一个强有力的证据。那大公主可收到了咱们的拜帖?有说什么时候能相见吗?”

交寺丞道:“拜帖下官早就发出去了,但没回音,估计是知道咱们是来讨人的,不想见咱们。”

“那这大公主平日里可有经常出现的地方?可否在这些地方等着逮她?”

交寺丞满满地看童少悬一眼:“大公主监国,平日里自然是在皇城里走动,想要见到她得翻过皇城的墙根。不过如此一来有可能会被他们的禁军大法官射大法官杀,死无全尸。”

童少悬:“……”

交寺丞就是交寺丞,一如既往诙谐伶俐,说出来的话相当有警醒效果。

童少悬寻思了片刻道:“三日之后在这儿最好的酒家设宴,邀请城中和大公主相熟的士族,想办法从他们的口中探听消息。这大公主能够监国,想必已经是储君之选,但凡储君一定有幕僚谋臣,一定有在大公主面前说话有分量之人。将此人找出来,便有可能撬动大公主。”

三日之后的筵席铺得极大,几乎将童少悬这一趟的盘缠全都花光。

不过这些银子花得还是很值得的,因为童少悬打听到了她想要打听的事情。

当真让她们找到了一个关键人物——

大公主的准驸马,还是位大苍人士。

据说大公主对这位准驸马一见倾心,再见撕心裂肺,非要招此人为驸马。

那大苍人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死活不依,前段时日大公主大法官逼大法官得紧,把人给大法官逼大法官走了,现在人住在泽州边上的曹县。

人走之后,听说大公主还寻死觅活了一段时日,很不成体统。直到国王病重,让她监国,她才勉强打起精神来处理国事,但还是日夜思念着准驸马,恨不得一天写一箩筐的信寄去曹县。

“行啊,这就是我要的人,还是大苍人,当真天助我也。”

童少悬立即率领大理寺的人前往曹县。

一方面是找到了突破口,开心。

另一方面童少悬和整个大理寺人也都对这位准驸马好奇,都说大公主长得美艳绝伦,这准驸马得是什么样的奇人,才会连未来的一国之君都嫌弃?

在去曹县的路上,童少悬和石如琢巧遇。

“攻玉消息也很灵通啊。”童少悬脑袋从马车里伸出来,向路那头的石如琢打招呼,“你也是去寻准驸马的吧?”

石如琢没应。

“桃子好吃吗?”

石如琢:“……”

大理寺和枢密院的人一同到了曹县县衙门前。

这准驸马还是曹县县令,据说一年前从荷县调来的。

荷县。

听到这两个字,石如琢的心头猛然一紧。

克制着自己不去想起的,属于那个人的笑容,报复般翻天覆地从记忆里涌出,狠命地缠着她,卷着她,让她痛。

童少悬发现了石如琢的异样,见她停下了脚步,心事重重地停在了身后。

“攻玉?”童少悬上前来问她,“你没事吧?”

“我……”石如琢呼吸有些困难,头晕目眩之时撑不起假装的凶狠,弱声道,“我没事。”

“……据说你们大理寺少卿是昂州夙县人?”曹县衙吏难得见着中枢高官,拉着大理寺的人说东说西地攀关系,“我们县令也是夙县人!我家祖籍也是昂州的,你说说,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巧的事!都是缘分呐!”

正说着,内院大门一开,一高挑的女子大步出来,童少悬和石如琢同时回眸,还未看清来者的模样,就被对方张开的双臂同时抱进了怀里。

“长思!攻玉!真的是你们!我,真不敢相信……我快想死你们了!”

葛寻晴紧紧拥着两位发小还嫌不够,一手大法官揉大法官一个人的脸,将她俩的脸蛋合在一块儿,用力搓。

“仰……”童少悬刚要开口,脸蛋就被葛寻晴狠亲一口。

“你……”石如琢也要说话,葛寻晴再啵她一个。

两人的官帽都被葛寻晴磋磨歪了,看得大理寺和枢密院的人目瞪口呆。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16章 下一章:第318章 还是仰光能耐。
热门: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我继承了一颗星球[种田]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 好梦成双[穿书]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 反派他只想学习[穿书] 狂澜/爆裂匹配 抑制剂的错误使用方式 守你百岁无忧(快穿) 欲望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