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1 章

上一章:第 310 章 下一章:第 312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送走了白肇初, 童少悬和沈约一块儿去戍苑面圣。

原本柴叔是备好了马车,但沈约想自个儿骑马去,童少悬就让柴叔将马车牵回去, 换两匹马来。

在西南这些年, 算不上朝夕相对, 但童少悬和沈约一前一后配合着和澜仲禹过招, 还彼此搭救过对方, 这可是过命的交情, 她对沈约这个人称得上了解了。

从绥川九死一生那年开始,为了完成天子的密令,也是为了能够一雪前耻复仇雪恨, 这些年沈约将自己的名字和人生埋进了土里,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就像个冤魂一般游荡在人间。

但她心中依旧埋着一团火。

童少悬时常能通过她的眼睛,她的话语感受到, 她渴望回到故土, 回到这片她成长的城池, 和爱人行走在阳光之下。

如今她终于回来了。

回来的一路上她都和唐观秋坐在马车之外,用本真的面貌迎接晨光夕阳, 如今到了博陵, 她亦不想再受任何约束。

此时博陵已经入夜,依旧灯火璀璨。

“一点都没变。”

沈约和童少潜骑着马,从穿过热闹的街道, 灯火、酒垆、食肆……一一从她的瞳孔里流转。嘈杂的叫卖声在她听来都是亲切的乡音。

童少悬难得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沈约脸上有一丝动容。

因和澜仲禹之战是披着剿匪外衣的内战, 战胜回京入城门之时, 也未有太过隆重的迎庆仪式, 不过卫袭自然不会亏待她们。

卫袭已经准备好在明日早朝上, 当着群臣之面兑现对童少悬和沈约的承诺。

童少悬和沈约到了省疏殿,此时戍苑已然沉浸于静谧的夜色之中,只有省疏殿内灯火通明。

内侍立于门口,对童少悬和沈约笑道:“陛下和贵妃、小公主她们等候二位多时了,二位速速随奴进去吧。”

童少悬“咦”了一声:“小公主?”

“自然是晋安小公主。”

晋安,正是童少灼的女儿,卫执的封号。

童少悬知道二姐产女,这事儿不用特意写信,举国皆知。

还想着明日一早便去给二姐请安,顺便看看那素未谋面的小外甥女。没想到今晚便能见着了。

童少悬立即快步进殿,还未看清殿内的情形,就被人蒙头抱住,一把拎了起来。

童少悬:“??”

脑浆差点被挤出来的童少悬听见她二姐哀嚎:“阿念呐——!你可活着回来了!”

“……二姐您这动静,不仔细听还以为我回不来了呢。”童少悬喘了两下气没喘匀,怕在西南打仗没死,刚回博陵就被亲姐闷死,赶紧求饶。

童少灼对着童少悬的脑袋亲密地蹭了两下,唇脂的红印蹭到她耳朵尖上,幞头都给蹭歪了,这才依依不舍地将她从怀里捧出来,捏着她的双臂,眼中含泪,仔仔细细地瞧着幺妹:

“瘦了,看这小脸蛋,都瘦成什么样了……听说你受了重伤,到现在都没好明白,明儿个姐姐让太医院的大夫好好给你看看,千万别落下病根。”

“放心吧殿下,受伤都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早就养得差不多了,。我还跟着沈将军上前线打仗亲手杀了好几个澜家贼子,壮得很。”童少悬反握住童少灼的手臂,看得出来是真想姐姐了,声音也温柔了起来,“倒是殿下,白了美了,可怎么也瘦了呢?”

卫袭见童少悬的确清瘦了不少,但这清瘦却并不是病态的消瘦,而是被迅速拔高的成熟,催着长成的脱胎换骨。

三年多前童少悬离开博陵时,脸上还有些可爱的婴儿肥。如今看上去就像换个了个人,眼中依旧含星带光,但神色从容,举手投足之间已有了可以交托任何事的老成练达。

童少悬和沈约一块儿向卫袭行礼的时候,发现卫袭牵着一个面色沉着的小女孩。

两岁的小女孩穿着公主服制,一张小脸和卫袭长得分外相似,漂亮又文静的瑞凤眼正好奇地打量童少悬,小手被卫袭捏着,站在卫袭身边,活脱脱就是个小卫袭。

但仔细一瞧,恍惚间又能从鼻子和小嘴上瞧出二姐的气息。

童少悬对着这漂亮的宝贝行了个礼,细声细气地问:“这便是晋安公主了?”

卫袭低头对女儿说:“阿引,这眼前人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长思姨姨。”

卫执贵为公主,平日里又有卫袭亲自教导,已然有了一种不矜不伐的气度,她奶声奶气地对童少悬喊了一声“长思姨姨”,口齿不太清楚,却婉婉有礼,反而更显可爱。

童少悬没怎么接触过这年纪的小孩儿,唯一日日相处的便是她家阿难。

被卫执这么甜甜地唤了一声,童少悬差点儿化了。

所以小孩儿是可以这么斯文乖巧,可可爱爱的吗?

一对比,她家里的那只分明就是神兽托胎。

其实卫执早就困了,她这个年纪的小孩儿每天都要睡上五六个时辰,更是熬不了夜。但听闻素未谋面的小姨姨回博陵了,卫执相当心事地非要见上小姨姨一面才肯去睡。

卫袭没意见,童少灼更是欢喜,便给她梳妆打扮一块儿带到省疏殿来了。

童少悬和沈约来之前卫执坐在椅子上困得摇摇晃晃睁不开眼,童少灼问她想不想睡,她还摇着圆脑袋,嘟囔着说要“见小姨姨”。

结果见着了童少悬,又害羞不敢上前跟她说话,只在一旁偷偷看。

童少灼看她实在睁不开眼了,便将她抱起来,让她安心睡,回头带她再回童府去,找大姨姨三姨姨和小姨姨一块儿玩。

卫执得了娘亲的许诺,满意地在她怀里睡着了。

童少灼和卫执先离开,卫袭与童少悬、沈约聊到深夜。

将这些年中枢的变化、澜沈吴三家的改变、核心人物的更换以及吔摩教之事,细细说来。

童少悬也和沈约一道把三年多来在西南所谋所失所得全都上奏。

卫袭道:“你们不仅打跑了澜仲禹,收复西南,解决了朕的心头大患,还顺道抓住了杨克,将孙允和佘志业这两只老狐狸翻了出来,当真超出朕所望太多太多。”

沈约严谨地纠正:“佘志业还是被他逃走了,没能抓到。但我还在派人全力追查他的动向。”

卫袭点了点头:“孙允呢?”

童少悬:“已经关进大理寺的狱中,择日审问。”

“好。”这么多年了,卫袭心口终于舒出了半口气,“孙允这张嘴一定得撬开,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将他所知军资大案所有细节扒个干净。此案不仅关乎国运,童爱卿,你也是知道的,更是光乎你妻族冤屈。能不能为唐家昭雪,就看你了。”

童少悬郑重道:“喏!”

“沈约。”卫袭看向她,“朕让你去丰州一查澜氏底细之前,曾经许诺过你,那是你为朕办的最后一件事。待你从丰州回来,便许你解甲归田。你不仅将丰州动向探查得一清二楚,更是与童长思携手夺下西南,超出了朕的意料。朕自然得说话算话,放你离开。但澜氏之患还未彻底荡平,朕还需要你……朕不会逼迫你,是去是留全凭你自己决定。”

沈约闷了几息,之后道:“此事容臣回去与妻子商议一下,再回禀陛下。”

卫袭笑了起来:“堂堂辅国大将军如此惧内。也好,那朕便等着你的回话。”

听到“辅国大将军”这称号,沈约和童少悬皆是一愣。

这是正二品的武官头衔,在大苍,一般文官武官将四品就到头了,只有功标青史之人才有可能得四品之上的殊荣。

卫袭这是要将沈约托举到大苍武将之顶。

不过话说回来,若大苍要封武将,恐怕谁也不可能逾越沈约。

当初沈约也是得了卫袭之令前往绥川,接管绥川兵马,暗中调查军资一案。因为这件事险些丢了性命,而她却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乾坤,多年隐姓埋名辛苦度日,总算是将一干罪贼绳之以法。

无论是功绩还是领兵战力,放眼佑康二年的大苍,无人能出沈约之右。

辅国大将军这个头衔,非她莫属。

“对了,童少卿。”卫袭兑现当初“诱惑”童少悬去西南时的诺言,直接称她为“少卿”,便是将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交给她了,“如今中枢多了一个枢密院,专为朕解决一些棘手的事,往后你们大理寺会常常与枢密院有交集。身为大理寺少卿,希望你能为与枢密院戮力同心起到表率的作用。”

童少悬得了“大理寺少卿”这个头衔,眉心舒展,是有喜悦之意的。

但很快想到了什么,思绪又沉淀了下去,迟疑地说了声“喏”。

离开省疏殿的时候,天快亮了,不久之后就要早朝,卫袭让人给她俩准备休息的房间,稍微歇息一会儿再上朝。

童少悬和沈约一夜未睡都精神抖擞,丝毫不见困意,卫袭却要去养养精神。

年纪大了,没法和年轻人拼……

童少悬和沈约略梳洗整装了一番,便向奉天殿去了。

听说今日早朝,消失了许久的童少悬会出现,一大早,等待上朝的群臣在奉天殿的候君亭内一片窃窃私语。

“岂止是童寺丞,连那多年前已死的沈约都回来了。天子不亏是天子,手里到底有多少筹码,深不可测啊。”

有人在旁提醒道:“什么童寺丞,可别胡乱叫,人家已经是正儿八经五品大理寺少卿了!”

“嚯,有这事?”

“你这消息太闭塞,陛下早就承诺童长思从齐州回来就给少卿的官衔了。”

“哎……也是啊,能从齐州活着回来,的确是个能人。别说给我大理寺少卿的位置,就是给我大理寺卿,给我三公的地位,齐州那种鬼地方我都不愿去。”

一群文臣正在八卦着,大理寺的交寺丞路过,听到这方才这人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

在一片诧异的眼神中,交寺丞冷眼一扫:

“就你?还想去齐州?你跪着求陛下三天三夜看她会不会正眼看你一眼。”

“你!”

交寺丞长袖高傲地轻扫,拿着笏板一个回身,正好撞上童少悬。

交寺丞一愣,有些无措地向自己的新上峰行礼。

童少悬也向他回礼。

童少悬心到道,没想到这位一向清高的交寺丞,居然会为她说话。当初她刚当上大理寺丞的时候,这位交寺丞可没少挤兑她。

“童少卿!”

周围一圈人齐声向这位大红人见礼,这待遇往常只有三公可以享受,将将二十四岁的童少悬在候君亭里能掀起这等波澜,只教不少人眼红。

童少悬有些受宠若惊,一一回礼。

交寺丞在她身边低语,将眼前这群人中最会拜高踩低的小人各个指出,千万提防;而当真有盖世之才的贤者也一并推举,可以结交。

童少悬记性好,交寺丞说一遍她就全部记下了。

看来她离开中枢的这段时日,朝臣变化还是蛮大的,光是眼前就有许多新面孔。据交寺丞所言,这些新面孔之中多有澜吴沈家的人。

“……那个人就是沈长空。如今御史台最炙手可热的监察御史。”交寺丞目光一转,童少悬也跟着眺望,一身形修长玉面美男从远处的长廊尽头快步走来。

沈长空和童少悬是同年届举子,比她要大上几岁,如今已经蓄上了胡须,蜕去了少年气,已然有了中年人的厚重。

沈长空身后跟着一群面带恭顺笑意的文臣,不知对他说了什么,沈长空有点儿心烦地咬着腮帮,加快了步子来到童少悬面前,舒展且挑高了眉心,深深的双眼皮也因为他这个轻蔑的挑眉而带成了单眼皮。

“许久不见啊,童长思,没想到你真活着从齐州回来了。”沈长空摸了一把胡须,冷笑了一声道,“中枢之内负责审谳的官属可真不少啊,陛下治下哪有那么多作乱之人?只怕犯人都要不够分了。”

沈长空目光转向童少悬身后,被武将们拥在中间的沈约:“有些人死去活来的折腾,到最后别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沈约应当是听见了,但未给予任何眼色,依旧和多年未见的同僚们娓娓而谈。

听完沈长空的挑衅,童少悬对沈长空心无城府地一笑,明眸皓齿,笑靥明丽:“沈御史真知灼见。”

沈长空:“……”

童少悬丝毫没有要与他唇枪舌战的意思。

那神态,便像是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儿。

沈长空安静地注视了她一会儿后,将额上一根将要乍起的青筋摁下,拂袖而去。

童少悬心叹,这沈长空目中无人争强好斗,往后遇到他只怕会很麻烦……

她正要回头去和交寺丞说上两句,却见文臣们自行让开了一条通路,仿佛在躲避瘟疫一般仓促地躲开疾行而至的一群持刀黑衣人。

童少悬见这群人身着黑色圆领长袍,长袍之上绣着对光可见的金丝鹊羽银纹,为首女子头戴硬脚幞头,一身的黑沉,长眉红唇面容冷冽,目视前方脚下生风,浑然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身后随行者更是暗藏煞气,所行之处众人避之不及,掀起一阵令人汗毛倒竖的寒潮。

童少悬的目光在为首女官的脸上粗略一扫,忽然心头猛缩,就像被人狠狠攥了一把。

那女官就要从她身边经过,童少悬突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疾行的枢密院属官纷纷厉色回眸,眼中挑起警备。

候君亭里其他的文臣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这童少卿到底是天子身边的红人,居然敢拉拽正在执勤的枢密院主事,拽的还是枢密院最可怕的煞星神,不知会爆发什么样的冲突。

“攻玉?”童少悬有些不敢认。

但浓妆之下,分明是她的发小,分明是那个在夙县和她一块儿长大的青梅,她不会认错。

石如琢低眸,看向童少悬扣着她腕的手。

“童少卿,自重。”石如琢用力一挣,将手腕给挣了回来,用不耐烦的语气道,“下官正在执行要务,童少卿再耽搁下去,别怪下官不客气。”

童少悬被她的冷淡疏离刺得心口发痛,原本就极为灵动传神的眼睛,很快蒙上了一层难过的晶莹。

石如琢错开了童少悬的凝视,转身大步离去。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310 章 下一章:第 312 章
热门: 前夫售价三百块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怀了豪门霸总的崽后我一夜爆红了 他们都想抱朕大腿[综]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 涂鸦王子/26岁才知我是富二代 邪无罪 组织部长2 总互怼的俩总监结婚了 迦勒底旅行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