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5 章

上一章:第 304 章 下一章:第 306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约的计策, 便是将计就计,让童少悬好好养伤的同时不露面,齐州的所有政务都还过她的手, 但由阮逾代为宣、传决策。

当时没有将埋伏的澜家军全部铲除, 依旧有漏网之鱼, 这些逃走之人或许也亲眼看见童少悬被烈马踢中了后背, 身受重伤, 生死未卜。

如童少悬这等弱质书生, 被马一蹄子给踢死,也没什么好奇怪。

而刺史府的态度又很暧昧,既不发丧, 也不见童刺史露面,每回阮逾处理公文时都是一副如丧考妣的臭脸,弄得属官都不敢多问童刺史的情况。

童刺史的状况便愈发扑朔迷离。

刺史府的属官们着急,澜仲禹这边更着急。

“狗肏的, 这姓童的到底是死是活?!有没有个准话?”澜仲禹用兵如神, 但也有天生的弱点, 那便是脾气暴躁。

特别是猎物已经到了自己的陷阱之中,他却迟迟不能得知猎物是死是活, 这可真太让他难熬了。

“齐州刺史府的探子呢!怎么一点情报都没有?!老子养你们还不如养条狗!”澜仲禹将下属一个个拎到他的营帐之中, 挨个训斥。

他下属也很无奈。

刺史府的确有他们的探子,可消息被捂得严严实实,刺史府更是不让进出, 所有文书都交给阮逾, 探子也无能为力。

澜仲禹还未好好品尝胜利的果实, 就被蒙一头的阴影, 烦躁了几日之后也平静下来了。

行啊, 小娘皮这是在故意玩花招,使坏呢?

之前就瞎放什么花椒弹,这会儿又开始灌迷魂汤了?

澜仲禹思索,根据逃回来的士兵描述当时的战况,不知道从哪儿杀出了一队人马,将性命垂危的童少悬和她媳妇给救了,估计是褚县的援军。

这童少悬没被泥石流埋死,却也被马蹄蹬了个正着,小小书生受到如此重创,就算死了也很正常,没死的话此时恐怕也重伤卧床难起。

为何要秘而不宣?不就是想迷惑老夫?

让老夫觉得此事有诈,不敢贸然行动吗?

澜仲禹一摸胡须,轻蔑地笑道:“你那点伎俩还想迷惑老夫?实在可笑!”

这姓童的一行人都被泥石流埋了,正是元气大伤之时,此时不趁机斩草除根更待何时?

澜仲禹之前的伤养得七七八八,虽说还没完全好,但对于他这种大半生都在刀光剑影中度过的武夫而言,已碍不着什么事了。

他要亲自去褚县“讨贼”。

这“贼”当真胆大包天,居然敢伤了齐州刺史。

澜仲禹率领大军必进褚县,誓要为童刺史讨回公道!

澜仲禹心里图谋的便是趁她病要她命,顺便将西南最后一根硬骨头给啃下来。

从此往后,西南便是他的地界,看看还有谁能忤逆他。

澜仲禹狂得有理,却没料到,去的路上被一支不知从何而来的兵马杀了个措手不及。

对方顶多一万人,澜仲禹率领五万大军,原本以为绰绰有余,没想到被这一万杀了个落花流水。

澜仲禹察觉到了这军中有人极擅用兵,所有的调度都非常精准!

出击的时机和撤退、诱敌深入的一步步都经过深思熟虑,且非常精通兵法,是个沙场老将!

祁将军已死,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又来个人物?

澜仲禹知道,或许这个人的能力在祁将军之上,甚至和澜仲禹都不相伯仲。

能是谁,能有谁?

沈约死后,谁不知道我澜仲禹才是大苍第一神将,还有谁能与我一战?

澜仲禹这次偷袭褚县,就像是被人瓮中捉鳖,逮了个正着,损失了一半人马之后,灰溜溜地撤退了。

澜仲禹多久没吃过这等败仗,不敢再马虎,也谨慎了起来。

可无论澜仲禹如何谨慎,每每与齐州兵马交锋,总是讨不到半点便宜。

不仅讨不到便宜,半年下来居然还丢了一个县。

如今齐州兵马借口澜仲禹被祁将军所伤一事,大做文章,学着澜仲禹一贯的作风,说澜将军这伤是匪盗所害,誓要为澜将军报仇,便开始肆无忌惮地“讨贼”。

连个信儿都不给,直接杀进了澜仲禹大本营,渝州之下的城池,将县令抓了逼问是否跟匪徒勾结,城内有没有私藏匪盗。

不招?直接用刑。

那县令被坑了个死去活来,最后只能对方让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这县也就成了盗匪聚集之地,齐州兵马顺利将其占领。

齐州兵不为难城中百姓,只以此为据点,继续向西南深处进攻。

依旧是打着“替澜将军报仇”的幌子,下个目标便是渝州重镇,盘县。

不是装腔作势,而是真的要打。

齐州的兵马都已经整装待发,据说有五万大军集合在盘县郊野,只要得到一声号令,便会以讨贼之名直接攻入盘县城池。

澜仲禹听闻此事都懵了。

还有比我更不要脸的人?

这童少悬被马踢了一脚,是被踢开了任督二脉?居然这么强硬,分明是一位天才武将的做派。

澜仲禹被对方激发出了血性,既然如此,也别磨磨蹭蹭了,我奉陪到底!老夫纵横沙场几十载,难道还能怕一个躲在暗处不敢露面的无名小辈不成?

澜仲禹再次亲自挂帅,打算和对方正面交锋,看看这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人是何方神圣。

此时澜仲禹已经想到了,这段时日在暗中和他较量的,或许不是童少悬。

那一日他在盘县城外,终于遇到了此人。

远远看去,澜仲禹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但隐约也能察觉到对方似乎不太对劲。

当两军对垒之时,澜仲禹终于近距离与此人交锋,当他看到对方的脸的那一刻,即便是像澜仲禹这样见多了光怪陆离的猛汉,都被吓得一哆嗦。

那根本不是一张活人能拥有的脸,麻木、苍白,死气沉沉。

这一张死人脸!这是个僵尸!

可招呼过来的每一招都如此灵活而精准,这不是僵尸,而是活人在脸上铺了一张人-皮-面具。

澜仲禹在心里狂骂,贼你老娘,装神弄鬼的玩意!

澜仲禹持着他的大斧向对方狂砍,对方没有和他正面相搏,而是轻巧地避开了他动作,极其轻盈地绕到了他的身后,即便骑在马背上依旧如履平地,手中的砍刀对着澜仲禹的背后狠狠一刺。

身穿软甲的澜仲禹虽然没有受到致命一击,但是剧痛的感觉还是让澜仲禹龇牙咧嘴,后脊梁骨似乎被当场刺断似的痛,此人力量非比寻常!

但他到底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老手,即便受了一击,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依旧能够反扑。

澜仲禹大叫着巨斧猛扫,若不是对方躲得及时躲过,这来势汹汹的一斧头,恐怕会直接将人肚子划开。

激烈的交锋,生死之在一瞬,谁都不敢有任何的麻痹大意。

多少年了,澜仲禹都没有遇到这样与他旗鼓相当,令他热血沸腾的对手了,一时之间热血狂澜,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盘县的大战持续了三天三夜,到最后也没有分出个胜负来。

连夜的作战让已经四十好几的澜仲禹渐渐感到力不从心,身上也留下了好几处的伤口,当然,他也没少讨对方的便宜,戴着人-皮-面具那厮也受了不轻的伤,想要能再次骑马,肯定也要休整几日。

这几日定要整备军马,不会再战。

澜仲禹凭借经验判断,这几日肯定会休战。

没想到当夜齐州军漏夜突袭,胆大包天,竟然直接杀入了澜家军营之中,惊得军营上下人仰马翻,就连澜仲禹衣服都没穿好,皮散着头发赤着脚,匆忙逃走。

盘县就此落入了齐州军的手中。

此一战是澜仲禹大半辈子的耻辱,而齐州刺史府在他兵败之后还怕气不死他似的,一路传消息过来,说他们将匪盗从盘县赶跑,替澜仲禹报了仇。

不过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大仇未报,他们会焚膏油以继晷,继续扬大苍军马之威。

澜仲禹险些被气出个好歹。

谋士们连连劝说,说这是攻心之计,要的就是澜将军生气着恼,做出一时冲动之事,着了对方的道。澜将军此刻必不要去理会对方在言语上的挑衅,安心养伤方为上策。等到身体养好,随时能够反击,这口恶气到时候才能好好地出出去。

身边有谋士开导,澜仲禹也想明白了,的确不能动怒。

毕竟这场仗才刚刚开始,他得养足精神和对方斗到底。

这是场硬仗,恐怕要持续数年。

沈约在前线和澜仲禹斗智斗勇,顺利占领盘县的消息很快传回了齐州刺史府。

唐观秋展开来自沈约的亲笔信,一字字地品读,那日思夜想沉甸甸的担忧才算是有轻微的缓解。

即便在丰州两个人朝夕相对多年,沈约的气息一直萦绕在唐观秋的周围,可唐观秋心里上那块阴霾并没有被完全治愈。

当年沈约得了军令前往绥川,而后传回了死讯,那天崩地裂的绝望感唐观秋终身难忘。

在得了疯症浑浑噩噩的那些年里,虽然很多事情她都不记得,甚至不记得自己是谁,但是有一件事情却一直跟随着她,时不时会冒出来给予她痛不欲生的一击,那便是——

沈约死了,她此生最心爱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即便后来病好了,在沈约怀中入睡的夜里,她还会在梦中回到博陵沈府,回到听闻沈约战死前线的那一刻,呼唤着沈约的名字骤然惊醒。

沈约知道她的不易,每每午夜惊坐起,沈约都会将灯点上,陪着她说话,说现在的事说小时候的事,告诉她——我舍不得你,所以我回来了,我还活着。

这回来到齐州,沈约再次上前线,面对的还是老辣的澜仲禹,被沈约一点点改善的失眠又开始折磨唐观秋。

这是唐观秋失而复得之后第一次与沈约分离这么久,分离这么远,也是沈约第一次领兵出征,再入真正的战场。

沈约离她而去的感觉,和当年奔赴绥川时的感觉实在太像了。

沈约的亲笔信让唐观秋更加难熬。

只有沈约本人站在唐观秋的面前,唐观秋能切切实实地摸到她这个人,感受到她的鼻息,才能够睡个好觉。

唐观秋睡不踏实的夜里,唐见微便时常来陪伴她,她失眠到何时,唐见微便陪她到何时。

跟姐姐说这些年她和阿念在博陵发生的大小事,说她调查当年耶娘冤死的细节,说如何斗死了杨氏一家。

更是将阿难抱来,让她看看这与她血脉相连的小东西。

阿难虽说不太怕生,可也不是谁来她都会亲近的。

可是第一次见到唐观秋,阿难就对她伸手,一副要她抱抱的样子。

唐观秋将她接了过来,稳稳地抱在怀里。

唐见微还挺诧异:“阿姐,你抱孩子的手法挺娴熟啊。”

唐观秋想了想说:“我也没想到,大概是小时候抱你的手法还没忘记吧。”

姐姐这么一说,唐见微想起来了,小时候她最喜欢赖在姐姐的怀里,到哪儿都要姐姐抱着,六七岁了出门逛市集累了也要躲到姐姐的手臂里撒娇。

她的姐姐永远宠爱她,不过才比她大三岁,也是个小娘子,却从未听她喊过累,听她抱怨过什么。

如今见她抱着阿难,阿难在她怀里开怀的模样,唐见微也黏上来要她抱。

唐观秋“哎哟”一声:“阿慎,你都多大啦,你和阿难一块儿挤我,我哪抱得过来?”

“不管,就要姐姐抱。”

唐观秋嘴上虽是嫌弃,却也全然没有拒绝,一手抱着阿难一手抱着唐见微:“你啊,都有阿难了,还像个小孩儿。”

唐见微说:“是啊,在姐姐面前我永远都是小孩儿。”

“小孩儿”陪着唐观秋睡觉,说一些舒缓而温馨的故事,直到唐观秋和身边的阿难一块儿睡着了,“小孩儿”才将油灯给拨暗,一块儿入睡。

唐见微不仅要陪伴唐观秋,还要照顾童少悬。

童少悬被马蹄踢的那一下当真不轻,裂了骨头动了筋骨,庆幸的是幸好没有伤到要害,休养了月余,便能自行下地了。

最让唐见微心疼的还是她那双手。

童少悬的手指是唐见微见过最好看的手指,骨节均匀细长,指尖带着些娇嫩的粉,执笔之时更为秀美。

童少悬就是用这双写字的手,在泥石之中硬生生地将唐见微给刨了出来,将唐见微从黄泉路上拽了回来。

可如今这双手伤痕累累,指甲破损得很严重,左手食指还断了。

唐见微在检查完童少悬的伤势之时,偷偷躲起来痛哭了一阵,将心情平缓之后再回来,笑着跟童少悬说:

“没事儿,一点小伤,很快就会好的。”

那时童少悬躺在床上,没有大声说话的力气,嘴唇动了动,唐见微听不清,便伏在她嘴边,听她说:

“我的阿慎没事就好。”

童少悬曾经给了她一个家,现在又救了她的命。

对于唐见微而言,童少悬不仅仅是妻子,更是守护着她的心她的命的恩人。

唐见微每日都要亲自给童少悬换药,仔细着她所有的伤口,扶她如厕,照顾她的口味,将她像女儿一样地宠。

在唐见微的悉心照顾下,童少悬的指甲重新长好了,断的手指也渐渐能活动了。

沈绘喻腿恢复得也快,唐伏断了胳膊,佟麟下巴开了个口,所幸都在那场可怕的埋伏之中活了下来。

病情刚刚稳定下来能够自己下床走路了,童少悬就开始写信给周遭所有的县,要求继续增援,再写密信回博陵,让天子给十万兵马,语气上根本不像是请求,而是非常直接的讨要。

童少悬被马踢了那一下,的确踢通了任督二脉,作为重伤之后又活过来的人,已经无所畏惧。

天子不给兵的话,西南这头好不容易得到的胜利果实无法维系太长时日,毕竟澜仲禹的兵力胜齐州太多,沈约能用经验和兵法占据一时的优势,可一旦失手,必有可能危及性命。

这不是儿戏,是真实的战场!

童少悬修书一封十日就飞到了博陵,卫袭看过信后,很快抽调了人马支援齐州。而在信中,童少悬让卫袭替她掩埋消息之举,让卫袭也玩味了一番。

“沈约和童长思都成熟了。知道将计就计,掩藏行踪,让对手猜测。只要对手多一分猜测,便会有多一份的顾虑,无论是澜仲禹还是澜宛,都是如此。”

卫袭与卫慈一块儿是敬香时,卫袭在马车里将童少悬给她的信递给卫慈。卫慈看完之后莞尔道:

“懂得跟陛下强硬便是成熟了?你这门生凶得很,这信字里行间的意思,若你不给兵,她能连夜跑回博陵敲烂你寝宫大门。”

姐妹俩对笑了一番后,卫袭道:“这才是我要的童长思。先前在博陵的那个童长思虽有智慧,终究太软太稚嫩了一些,要成大事者,必要披坚执锐。”

“除了童长思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成长为陛下想要的样子了吧。”

卫袭明白卫慈说的是谁。

“嗯……”卫袭道,“经历了人间至苦之事,她已然没了弱点。有阮应婳和她在,我便能安心将所有要事交予枢密院了。她和童长思,会是卫承先和陶意挈之后,承起大苍百年国祚的双子星。我对这二人的拜相之路很看好。”

没了弱点。

卫慈琢磨着这四个字。

何人会没有弱点?

有些人看上去铁石心肠,只不过是将曾经柔软之处藏了起来,不想再被伤害罢了。

可说到底,藏起来的地方也依旧是软的,只要是人,就会痛。

被伤了之后只能自己独自舔伤口,只怕会更难熬。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304 章 下一章:第 306 章
热门: 攻略对象出了错 完美替身 调教成神:昊天纪·驭灵师 直播穿越后我上了教科书[综武侠] 不爽 顶流嗑了和经纪人的cp后 天庭清洁工 反派不宠我就得傻[穿书] 最牛古董商 小夫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