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4 章

上一章:第 303 章 下一章:第 305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年半前, 齐州褚县。

泼天的大雨中,山道被泥石填满,澜家军鬼魅般地从远处游荡而来, 将刚刚救出唐见微的童少悬包围其中。

马车队几乎被埋, 仅有两三个人艰难地从泥浆里自救, 而后在拉拔身边的人。

可才捡回一命, 就被澜家军斩杀。

沈绘喻一身的泥, 几乎瞧不清她原本的模样。她腿被一颗大石压了个正着, 无法动弹。

在短暂的昏迷之前,她记得山上有一声巨大的异响,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 就被铺天盖地的泥石流给埋了。

再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被冲出了五十多步开外,而远处的童少悬正拿着把刀,面对着层层包围。

这些兵马从何而来?

沈绘喻艰难地支起上身, 看向那群士兵。

是澜家军……不会错的, 这些人穿着玄色的铠甲, 为首的男人腰围兽皮,戴着的头盔之上有一根山鸡的彩羽, 这彩羽便是澜家军最为鲜明的特征。

莫非澜家军早就埋伏于此, 就等着她们入瓮?

方才那一声巨响,便是澜家军在山上将泥石炸裂,刹那之间滚滚的洪流倾流而下, 让她们连反应时间都没有。

到底是澜仲禹……只要他不死, 便随时都有可能给予敌人致命的一击。

沈绘喻心急如焚, 跟随着童少悬一同出来的护卫人数并不少, 可是已经荡然无存。

只有童少悬一人手持兵刃, 憋着一股子不甘认输的气,想要和澜家军做最后的搏斗。

可沈绘喻明白,童少悬一介书生不会武功,没有任何胜算。

沈绘喻拼命地想要将压住她腿的石头搬开。

可无论她如何咬着牙使尽全力地推挪大石,还是忍着剧痛想要将腿从石头下抽出来,都没有成功。

这块石头实在是太大了,以她微薄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

“主上!”沈绘喻撕心裂肺地呼喊,“快逃!”

即便她的双腿不可能跑得过澜家军的烈马,但是逃跑,是童少悬能活下来的唯一可能。

童少悬明白沈绘喻说的对,如果她不逃跑的话,留在这儿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逃跑……

她如何能丢下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阿慎,就这样狼狈地逃走?

愿千秋岁里,恩爱应天长。

童少悬还记得与唐见微青庐对拜的那一日自己所说的话。

也记得在看见自己渴求许久,从未想过能拥有的人,成为自己妻子的那一刻,心跳得有多快。

那是前所有为的喜悦,比孟春时节所有绽放的花的花蜜更甜。

唐见微是她的心,是她的命。

人总是会死的,死在何处并不重要,童少悬要唐见微的爱,也要她的生同衾死同椁。

我不会逃。

童少悬在大雨之中喘息,即便死,我也不会背对贼人的屠刀。

即便死,我也要死在阿慎的身边。

澜家军百人兵马围绕着童少悬,迟迟没有动手,不知道在顾忌着什么。

童少悬和在远处的沈绘喻都发现了这一点。

按理来说,无论是人数还是武力而言,澜家军马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只要他们挥动手中的大刀,童少悬便会人头落地,即便要生擒也毫无阻力。

可是他们来来回-回地走动,身下的马也被他们的不安感染,马蹄在泥土上磨蹭着,不安地,低低地嘶鸣着。

澜家军为首的男人开口,问道:“你们是谁?”

童少悬以为雨声太大,自己听错了。

这些炸了山的澜家军士兵居然不认识她和唐见微?

……不对。

童少悬很快意识到了,这男人并不是在对她说话,而是……

童少悬看向另一侧围上来的两人,是在对他们说话。

这两个人骑着活龙鲜健的黑马,浑身穿着冰冷的玄色铠甲,头戴澜家军将领常戴的凤翅盔,装扮和澜家军极其相似,所以在这两个人出现的时候,童少悬本能地以为这二人是澜家军的将领。

可仔细一看,从马辔头的妆饰和铠甲的细节分辨,似乎和澜家军又有些区别。

更重要的是,这两个人从头到尾都戴着阴森森的人-皮-面具。

大雨滂沱,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这两张藏在头盔之下的脸非真实的人脸。当童少悬发现那是两张皮笑肉不笑的人-皮-面具,宛若丧葬之上烧给死人的纸扎娃娃时,心里猛地咯噔一下。

“说话!”戴着山鸡彩羽的将领中气十足,即便在大雨之中也能一瞬间穿透雨声,质问对方。

可即便如此,这两个不知身份的恐怖之人,依旧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不仅这两个人没有任何动静,就连他们身下的马也像是没魂儿一般,静止在原地,一动不动。

握着长刀的手臂垂在身侧,发着寒光的刀尖上不住往下淌雨水。

质问的话宛若掉进了深不见底的黑洞中,连个回响都没有。

面对这诡异的场面,童少悬喉头发紧,不自觉地吞咽,握着刀柄的手掌内汗水和雨水混在一块儿,紧张的目光在两方人马之间不时地移动。

“再不说话的话,你们可就没命……”澜家军将领警告的话刚刚起了个头,两人之中的一人忽然动了。

马犹如和他融为一体,动若奔雷,眨眼间便冲至那将领的面前,长刀一闪,澜家军将领的脸便被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撕裂成两半。

一瞬间人仰马翻,带着人-皮-面具的神秘人在澜家军中左突右冲,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变故来得太快,而近距离的搏斗之下,骑兵的机动性非常有限,而此人凶悍无比且下手极其精准,几乎刀刀奔向要害,看上去便知战斗经验十分丰富,知道军伍作战最重要的便是阵型,一旦将对方的阵型打乱,各个突破的话,以寡敌众并非全无胜算。

“散——”

脸被劈成两半的将领撑着最后一口气指挥着,一个字甫说出口,就被不知从何而来的冷箭射穿了喉咙。

他错愕地捂着脖子,血呛了上来,微弱地咳了两声之后便从马上摔下去了。

到死他都没能明白,这势在必得的伏击为何会失败,还赔上了性命。

混乱之中,童少悬见一匹马的马蹄冲着唐见微的脑袋便踢,童少悬飞身而上抱住了唐见微,用后背生生扛下马蹄。

受惊的战马一蹄子的力道可比一般武者的还要大许多,童少悬小身板被踢个正着,感觉后背连贯前胸已经被瞬间踢裂,没能撑住,一下子扑倒在唐见微的身上。

唐见微咳嗽不止,这会儿意识也渐渐清晰,童少悬被马踢中的全过程她都看见了。

“阿念!”唐见微浑身痛得厉害,一开口说话便能感觉四肢百骸都在崩裂。

她想将童少悬的身子撑起来,童少悬对她摇了摇头,笑着说:“我没事……”

三个字都没能说完,一串血珠子从她的嘴角淌下来,滴在唐见微惊惧的脸上。

戴着人-皮面具的神秘人还在马阵之中厮杀,而远处放箭的骑射援兵已经逼近。

援兵将弓箭背在后背上,手持砍刀冲入澜家军中,厮杀声和大雨声混合在一块儿,血和泥水也难分彼此,一时之间杀气震慑整个山谷。

“抓住童少悬!”

眼看要被突然杀出的这方不知底细的人马击溃,澜家军之中有人高呼了一句,提醒此行的最重要目的。

这一声喝令,让童少悬和唐见微身边的几匹战马立即扭头,盯上了她们。

一人火速冲来,人都没从马上下来,弯腰伸臂,竟想要直接将童少悬给捞走。

唐见微拿起童少悬的刀,扬臂一展,直接将来者的手臂给砍断。

谁没想到这女人竟这么疯!

那人剧痛大叫,唐见微披头散发眼睛血红,持着很快就被雨水冲净血污大刀,怒喝道:

“我看谁来送死!”

唐见微浑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一动弹便似崩裂般剧痛,可此时她已然不顾上自己。

她只知道阿念用性命将自己救了回来,谁敢来犯,来一个她杀一个。

三名骑兵冲着唐见微奔来,唐见微目光如炬,注意力从未这般高度集中过。

她矮身一斩,将右侧冲来的马蹄斩断,马上之人惨叫着跌了出去,右侧之人趁此机会对着唐见微的后脖子便砍。唐见微的刀抡圆了在身后抵挡,“锵”的一声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唐见微也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力量,腰部用力带着身子一块儿扭转,用整个人的力量将对方的刀给挡开,她的刀也一同脱手,掉到了一旁。

唐见微如狼一般凶狠的眼神射向马上之人,与那人一个对视。

面前是个稚嫩的脸庞,小郎君看上去不过弱冠之年,被唐见微野兽似的狠劲盯个正着,眼神里露出的惊慌很快被唐见微捕捉到了。

这是个才上战场的新兵。

或许他从未杀过人。

唐见微立即飞身上马,那男人发现唐见微到了自己身后,果然更加慌乱,动作失衡。

唐见微拔掉他的头盔,一拳打在他脆弱的颞颥之上。

对方被这凶猛的一拳打得头晕眼花,鼻血直接下来了两道。可生死之际对方也全然顾不上疼痛,大叫着扭身和唐见微撕扯。生命攸关之际新兵便是容易失去理智的判断,全然忘记可以跳下马背逃走。

唐见微额头挨了一拳,仿佛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疼痛,她顺着此人的动作再次扭转到他身后,两只手臂夹住他的脑袋,想将他的脖子当场扭断。

放在平时,唐见微力气即便大过一般的女子,可要将一位成年男子的脖子扭断,并不是那么轻易能做到的事。

可此时重伤之下,唐见微就像是一只发了疯的狮子,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量。

那男人疯狂挣扎着,两人僵持,渐渐地,反抗的力气越来越小,动静也越来越微弱。

唐见微双臂已经濒临脱力,但她不敢放松,依旧在用最后的一丝力气置敌人于死地。

就在她全身心地与之搏斗时,另一骑兵正在她身后,举着长矛悄悄接近。

“阿慎!身后!”

唐见微听到有人提醒她,一顿。

这万分熟悉的声音是……

她发现了身后的偷袭者。

偷袭者大叫着举矛便向唐见微的后背心刺来,唐见微立即翻身下马,偷袭者刺穿的是他同伴的身子。

那人大怒,将长矛抽回,跳下马要和唐见微决一死战。

此人面黑若炭身躯如虎,足足比唐见微高了一个头。他狂怒之下奔向唐见微,抬起长矛刺唐见微的心口。

还未等奔到唐见微的面前,一匹马猛冲过来,将他横着撞飞,一脑袋撞在石头上,登时血流满地,懵得站不起来。

“阿慎!带着阿念上马!”这便是戴着人-皮面具的另一人。

唐见微看着这张皮笑肉不笑的人-皮面具,此时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反而从心底里生出了狂喜。

这声音她认得!

她亲姐姐的声音如何不认得?!

“姐姐!”唐见微全然没想到绝处逢生之时,救她的人竟是唐观秋!

如此说来,在澜家军中大开杀戒之人便是沈约。

也对,除了她之外,谁还能有这样的气魄和能力?

唐观秋从马上跃下来,将马让给了唐见微,与唐见微一块儿合力将童少悬扶上马,唐观秋迅速上了来接应她的同伴的马后。

唐见微跃到童少悬身后,抱着她。

“靠在我怀里,阿念!”

童少悬却像是没听到她所言,身子往前软,摇摇晃晃。

唐见微心里猛然一惊,立即将童少悬死死抱住,脱力的手颤抖着抬起,去探童少悬的鼻息。

有鼻息……

活着……还活着……

唐见微被这么一吓,差点被吓凉了。

唐观秋至始至终没有摘掉面具,而沈约也越战越勇,和援军一同大破澜家军,将埋伏的澜家军杀了个屁滚尿流,俘虏二十一人,其他的几乎杀光,只有三两个落网之鱼。

帮沈绘喻从泥石里救出来之后,沈约和部下们在山道上寻了很久,总算又救出了五人。

此次被伏击损失惨重,别说随行者葬身山谷者众,就连唐见微和童少悬也险些丢了性命。

唐观秋将唐见微和童少悬送上马车,一块儿返回褚县县衙的时候,沈约也进到了车厢里,两人摘下面具,唐见微抱着唐观秋,在她怀中哭了许久。

姐妹俩天南地北多年没相见,再见面时却这般惊险,险些死于此地,唐观秋此时想想,心中也是后怕得紧。

沈约对唐见微说:“长思之伤不重,只因为身子弱,一时受损,不会危及性命。”

得了沈约的话,唐见微心里那沉甸甸的担忧便安心了许多。

这两个人去丰州多年,唐见微一直在惦记她们的状况。

沈约和唐观秋身负重任隐姓埋名去丰州调查澜家的底细,一年能有一点儿只字片语的消息已经算是好事,多半还是从天家那边转达,唐见微根本不知道姐姐的近况。

如今终于见到了,一家团聚,即便是在乱战的异乡,也让唐见微有了踏实的安全感。

沈约检查完童少悬的伤势,想到了什么,突然笑道:“但她也不是不可以一死。”

唐见微蹙眉,一时之间有些无法理解沈约的话,可很快,她便明白了沈约的意图。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303 章 下一章:第 305 章
热门: 很纯很暧昧 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 封神归真录 余温未了 限时狩猎 我真不想当首富 独占我,让我宅[穿书] 留守媳妇 吐槽系黄金之王 逆流完美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