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3 章

上一章:第 302 章 下一章:第 304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澜玉蓉被叉去了冷宫, 童少灼动了气,责问守卫,如何能让澜氏有行刺天子的机会。

“若是陛下有个三长两短, 你们有几个脑袋可砍?!”

童少灼平日里脸上总挂着笑, 对谁都温和, 从不端着架子。可一旦发火, 治军时的那份威严瞬间能教人腿发软。

“算了, 是朕让她进来的, 朕没事,贵妃别担忧。”卫袭平声说了一句,“你们下去吧。”

“喏……”

内侍和护卫们全都下去了, 卫袭将身后的明见公主牵过来,将她抱起站在椅子上,仔细检查了她脖子上的伤势。

童少灼站在一旁也瞧见了,明见公主细嫩的脖子上乌青的手印, 宛若被鬼抓过一般可怕, 教人触目惊心。

澜玉蓉居然这么歹毒, 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下得了手。

澜玉蓉明白自己是一枚棋子,而她又何尝不是将明见公主当成了可利用的砝码?

“疼吗?”卫袭问明见公主。

明见公主那双和卫袭长得十分相似的瑞凤眼带着懵懂和委屈, 浓密的睫毛都被眼泪沾湿了。

她抽着鼻子, 分明还在害怕,却对卫袭摇了摇头。

卫袭对她说:“若是疼,可以跟娘亲直说。”

明见公主得了卫袭的话, 抽噎了一下, 嘟起粉嫩的小嘴, 对卫袭说:“阿娘, 我疼。”

卫袭对她温和地笑:“一会儿阿娘让太医院的徐太医给你看看。你不是最喜欢徐太医了吗?”

明见公主“昂”了一声, 终于有了笑意,她问卫袭:“澜娘怎么了,她去了什么地方?”

童少灼以为卫袭会延续温柔的谈话方式,没想到她直言不讳地说:“你澜娘做了恶事,不仅要害你,还要害别的人。娘不想让她歹毒的心肠影响到你,就将她带走了。以后你不会再见到她了。”

童少灼“嘶”地倒吸一口凉气,在一旁干着急。

卫袭分了她一眼,并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何不对。

明见公主似乎听懂了,又似乎不太懂,她问卫袭:“那,澜娘会死吗?”

卫袭摇了摇头道:“她不会死,但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明见公主在用她非常有限的思考能力,分析这件颇为复杂的事,最后居然还给了卫袭一个承诺:“阿娘,明见以后定不会像澜娘那样。明见不会让阿娘失望的。”

童少灼和卫袭没想到这个小小娘子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卫袭摸她的脑袋:“娘亲相信你。”

卫袭宣来徐太医,给明见看了伤,又让齐姑姑来照顾明见,有什么事及时来报。

卫袭也在处理政事之余,多分了不少时间去陪伴明见。

这头童少灼是真的坐不了月子,成日让她躺在床上这个不让动那个也不能碰,只能吃,童少灼觉得自个儿比阿难养的那头猪都不如,起码那只小猪除了吃,还能满院子溜达。

再继续躺下去,身子非得生锈不可,童少灼隔三差五便找理由往外跑。

拦下澜玉蓉的行刺更是成为她不安分的借口,一句“惦记天子的安危”就能堵上所有人的嘴。

童贵妃都这么说了,回头还有谁敢阻拦她,万一因此而让天子身处险境的话,别说是一个脑袋,就是全家的脑袋都不够砍的。

因此童少灼这月子就坐了半个月不到,便开始下地走动,抱着她哇哇哭的女儿到院子里晒太阳,到了月末时更是嚣张,满后宫转,偌大的后宫都险些盛不下她。

即便有了皇帝嗣,童少灼依旧是后宫的一号红人,各大嫔妃们都对她万分喜爱,她去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欢笑不断,可比澜玉蓉当年领导后宫,施加高压时要和谐百倍。

童少灼所生的小公主,卫袭赐单名为“执”,小字“阿引”。

“卫执,阿引。”童少灼琢磨着这两个字,越琢磨越喜欢,“天子就是天子,起的名字又响亮又有深意。”

卫袭故意问她:“哦?长筠真是与朕心意相通,朕的深意都被你瞧出来了。”

“那可不。”

“是什么深意,与朕说说。”

“嗯……”童少灼沉默了。

卫袭见她沉思的模样笑出了声,弹了她脑袋一下说:“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我希望她不但能坚执于自心,还能引领卫苍往更好的方向走。没什么深意,但我对她还是有所希冀的。”

童少灼能从卫袭这番话中听出了言下之意。

卫袭所希望的,是她们的阿引能成为承上启下的一代圣贤。

或许在卫袭的心里,这才刚刚满月极其爱哭的小稚儿,已经是大苍的储君了。

……

后宫之内有两个冷宫。

一座冷宫便是澜玉蓉所在,全都是女子的清素宫。另一座,便是先帝时期留下来,关的全都是男子的安已宫。

澜玉蓉被关进清素宫之后,目睹冷宫内这些发疯的女子是何等的凄惨,毫无尊严不成人样。

她无数次想要逃离此地,却一次次被看守的护卫叉了回来。

“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澜贵妃!”

“放我出去,我要找吏部尚书澜宛!她是我姑姑!你让她来接我出去!”

“放我出去!姑姑——!”

澜玉蓉在清素宫日日夜夜哀嚎,将宫内其他人折腾得睡不好觉,联合起来将她脑袋闷上,痛揍了一顿。

澜玉蓉被打得不敢再叫,此时却有名守卫找上她。

原本澜玉蓉还以为这是澜家安排的人,要带她离开这个鬼地方。

即便姑姑不管她,她阿娘肯定不会放任她在此受苦啊!

这守卫的确是澜家人,但他不是来带澜玉蓉走的。

那守卫对她说,澜家一切都好,明见小公主也有嫔妃教养着,让她安心待在这儿,不用担心。

“你这是什么意思?”澜玉蓉不明白,“难道我要一辈子待在这鬼地方?姑姑不救我?阿娘不救我?我女儿也成了别人的女儿?!”

那守卫眯着眼笑,没回答她的话,丢了一碗馊了的饭就走了。

澜玉蓉心神不宁。

莫非阿娘也不救我了?

莫非我真的要在这个地方孤独终老?

澜玉蓉曾为贵妃之时,仗着天子宠爱,在后宫横行,看不顺眼就地打死者不在少数,向来不把人命当命,得罪了不少人。

如今这清素宫中便有当年被她折磨的死对头。

看见澜玉蓉居然落难,此时不报复更待何时?

澜玉蓉日日被折磨,睡不好觉也吃不下饭,她还一心想着能够从这里出去,每每那守卫来给她送点吃的,她便苦苦哀求,希望他能给澜家传话,说她在这儿活不下去了,她要回家。

守卫终于被他念叨得烦了,叹息一声道:“难道你还想不明白吗?进了清素宫,活人是出不去的,只有死人才能出去。你耶娘生怕被你连累,早就声称与你切断父女关系了。你呀,别再痴心妄想,好好去巴结巴结你的狱友们,或许还能找到些余生的乐趣。”

守卫并不是来救赎她的,而是来给澜玉蓉最后一刀的。

澜玉蓉听完他的话,心里最后一道光也被掐灭,万念俱灰。

守卫见她如同一滩烂泥一般倒在地上,双眼发直什么都说不出,冷笑了一声,便要走。

澜玉蓉忽然道:“这位郎君,可否帮我做件事?最后一件。”

守卫从清素宫出来之后,写了封信,传出了宫,传到了宫外的吕府。

澜宛听守卫说完,轻轻点了点头,有点感叹:“也是难为玉蓉了。但哥哥的意思便是不想让她再出宫,又何必再见女儿呢?我这个当姑姑的也没办法。不必蹚浑水。”

守卫称了句“喏”便离开了。

守卫从后门离开,吕简从前门回来。

澜宛迎上去,细心地发现吕简的耳朵被风吹红了。

“怎么也不戴顶帽子?”澜宛用温热的手帮她捂住耳朵,“看看将你冻的。我刚将你的身子骨养好一点,可别又掉以轻心。看看,脸也好冷。今日不是沐休么,怎么也不在家好好休息,一大早就不见你人影。”

吕简道:“我去阿幸那儿看了看。”

“哦?阿幸最近如何了?”澜宛轻轻揉搓着吕简的耳朵,很快将她耳朵的知觉找了回来。

“我没见着她。”

澜宛神色如常,就像是早也料到似的:“大概又在石攻玉那边过夜了吧。来,喝碗参汤。这参汤我可熬了很久了,就等着你回来呢。”

吕简与她一块儿到了前厅,婢女将参汤端来,澜宛跟吕简说了澜玉蓉的事。

吕简道:“澜玉蓉之事,天子处理得非常冷静。如今朝中上下都在称赞天子宽仁,指责澜玉蓉狠毒,还将她与巫蛊大案的陈妃和淫-乱宫闱的梁皇后齐名。如今澜玉蓉已是声名狼藉,无法挽回了。”

澜宛道:“她阿耶都没想要她从冷宫出来,又有什么可挽回的。当初送她坐贵妃之位,我就不是很赞同,应当让更慧灵的澜家女子承担这般重任。不过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马后炮的了。”

吕简却道:“聪明的人是不会愿意被安插在后宫的。而且彼时澜戡想掌握卫氏之心太过急切,才会走错这一步,连累自己被天子驱逐出博陵。这是他的失误。”

澜宛听她所言,深以为然,她总是会在某个关键之处,恰如其分地点醒澜宛。

澜宛道:“如今澜玉蓉这枚废棋已成定局,后宫已经改姓为童。幸好,还留了个明见公主。无论如何,小明见流的是我们澜氏的血,只要她还在一日,这储君的位置便没那么轻易交给童氏。东宫之争,谁输谁赢还未可知。”

待澜宛亲自试了参汤的温度不会烫嘴之后,递给吕简。

吕简端着参汤,摇了摇头。

澜宛:“嗯?”

“澜玉蓉未必会给咱们这个机会了。”吕简斯文地一点点将参汤饮尽。

澜宛回味这句话,略略沉思之后,很快明白了她所指。

果然不出半个月,消息传到澜宛这儿。

等来等去澜玉蓉都没有等到守卫的回话,便已经知道结果了。

她另寻方法。

一位曾经追随过澜玉蓉,后来去了别的宫里服侍的侍女,奉命给清素宫送食物,被澜玉蓉叫了去,请求她去找明见公主,让明见公主来这儿,她实在太想念明见公主了,想见女儿一面,一面就好。

那侍女怜悯她思女心切,便冒险帮了这个忙,托人将澜玉蓉的话传给了明见公主。

明见公主虽有些怕澜玉蓉,可毕竟她是澜玉蓉带大的,多数的时间里都对她爱护有加,突然离开了,的确想念。

明见公主的性子和澜玉蓉不太一样,她温顺而念旧,澜玉蓉想她的话一传来,明见公主便悄悄打听了清素宫的位置,偷偷去找澜玉蓉了。

当晚明见公主就没回来。

卫袭得到消息,说明见公主不见时,心里已经觉得不好,立即去了清素宫。

在去清素宫的路上便撞见了从清素宫里慌慌张张赶出来报信的人。

“陛……陛下,澜氏和明见公主她们……”

明见公主这么一丁点儿大就重情重义,思念着她娘亲,想要见娘亲一面,又何等聪明,居然能逃过周围人的看护,独自去找澜玉蓉。

也正是因为这软心肠害死了她。

明见公主刚进清素宫,就被澜玉蓉抱走了。

澜玉蓉将明见公主吊死在宫西边,吊死在那棵对着卫袭寝宫方向的枯树之后,澜玉蓉也自缢于旁。

既然澜玉蓉是一枚弃子,那么她便带走属于自己的一切,不让澜氏得半点便宜。

澜玉蓉糊里糊涂,又心狠手辣地走完了她人生的最后一步。

明见公主猝不及防地薨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更是教卫袭一时间心痛不已。

虽然卫袭没有对童少灼说过,但是童少灼见她一日三餐根本吃不下什么东西,夜里睡觉的时候也总是翻来覆去便,明白了她的心思。

明见公主葬礼由童少灼代为操办,葬入皇家陵园,与朝暮公主距离不远。两个同样苦命的小公主还能做个伴。

“如此一来,后宫便没了筹码。”澜宛有些愁,“西南那头战局也够混乱的,消息数月才能传出来一次,也不知道现下如何了。”

安静的寝屋内烛光摇曳着,吕简捏了捏鼻梁道:“从一年半以前西南的局势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似乎有股咱们不太熟悉的力量渗透到了西南。若非如此的话,恐怕西南早就被澜仲禹给打下了。”

澜宛:“会是谁?”

吕简的目光转移到矮案的左上角,那是一摞来自御史台的文书。

沈长空进了御史台,愈发胆大,联合了几位御史台的官员和他同期,竟要弹劾卫承先。

这沈家眼看着气数将尽,没想到居然还能出一个这样的奇人。

此郎和童少悬石如琢等人是同届举子,入仕初期在童少悬太过耀眼的光芒之下,并不引人注目。没想到多年过去,此人一步一步往上爬,成为了沈家的绝对领军人物。

沈长空博学清高,在朝野上下颇有名望,年纪轻轻便能与翰林院博士对峙,甚至能将他们驳得哑口无言。

据吕简所知,这沈长空在逐渐恢复前朝盛行一时的清谈,打算重举清谈,以扩大自己的声威。

“这个沈长空要趁早除去吗?”澜宛问道。

“不用。”吕简道,“沈长空暂时还是有用的。”

澜宛微微蹙眉。

“等那个人回到博陵,沈长空自会有用处。”吕简道。

.

两年时光再次匆匆而过,又是一年徘徊花期。

两岸的水道被鲜艳俏丽的徘徊花覆盖,站在水岸上,大老远便能嗅到花香。

石如琢站在水岸边,看着水道来往的船只,正在等待解溲的同僚。

一艘华贵的画舫从她眼皮下荡过,画舫上一众女子正在弹奏乐器,丝竹之声分外雅致。

有一执笔之人正在专心画画,身边不时有人过来想与她结识,她都未应,依旧专心于画板之上,来者只能悻悻离开。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白肇初手里的画笔一顿,抬起头,正好看见了岸上的石如琢。

“攻玉!”白肇初忍不住叫了一声。

自从上次决裂之后,她们俩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没见面了。

难得再见,却是一人在水上,一人在岸。

石如琢分明看见了白肇初,也听见她在喊自己,依旧置若罔闻,看了眼天际之后,冷脸转身离开。

白肇初想要上岸,催着画舫的主人将画舫靠到岸边。

主人得罪不起她,只好照办。

白肇初急急冲上来,四下张望,已然不见石如琢的身影。

白肇初心情失落,没有心思再陪那些世家女游荡,便抱着画板直接离开了。

回到去年岁末刚刚购置的宅子,白肇初的仆人说先前订购的连筋接骨膏已经到了,她便拿了连筋接骨膏,匆匆去童府。

三日前白肇初去探望过童少潜,童少潜的手依旧没有力气,依旧拿不起锅铲子,童少潜自己戏言,她这双手握个茶杯都抖,没法做菜,与废人没有两样了。

白肇初知道她心情不好,便耐心地宽慰她、照顾她,一掷千金满世界地为她寻方子,只为帮她治好。

出于愧疚的心态或是其他什么,白肇初已经不想多想,她只愿童姐姐能快点好起来。

以及……

长思和唐姐姐能有消息。

……

车马不绝,商伍阻衢,大苍京师变得更加繁盛了。

而身处海晏河清的博陵百姓们并未想到,一场巨大的波澜即将席卷整个京都。

而这一切,得从西南那个小小的褚县说起。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302 章 下一章:第 304 章
热门: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偷花小神医 关于我是我对家粉头这件事 校草太霸道了怎么破 求你别秀了 [综]狗子今天也一心向大义 黑莲花抢走了白月光[重生] 跨界演员 酒店风云 天道今天又作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