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0 章

上一章:第 299 章 下一章:第 301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八个月后。

博陵戍苑。

卫袭从枢密院回来的时候, 凤华宫的宫女紫苏匆匆忙忙跑来通报,说童贵妃要生了。

卫袭原本两日未合眼的颓靡精神立即为之一振,满是血丝的眼睛里顿时有了神采。

一旁的内侍要为她准备马车, 马车才牵来, 卫袭已经上马狂奔百步出去了。

“哎——陛下, 慢些!”

卫袭风驰电掣, 转眼便到了凤华宫前。

“贵妃如何了?”卫袭问凤华宫的婢女。

“回陛下, 太医和稳婆全都来了。”婢女说, “陛下喝杯茶,去院内稍候吧。”

“不用。”卫袭没要茶,也没去前院, 就在寝宫门口等着。

天子候在此处,没一个人敢走,而童贵妃在寝宫里一声声地呼唤卫袭,也让人揪心。

一开始童贵妃喊了一叠声的“陛下”, 弄得卫袭心里有些慌。

“朕进去看看。”卫袭要进入产房, 被内侍劝了出来。

“陛下不好进去的。”

“朕也是女人, 有什么不好进?”

卫袭一向拿捏分寸拿捏得极好,喜怒不言于色, 更不会做什么冒进之事。

但此时却摆出天子姿态施压, 很明显,她牵挂着童贵妃,所有的情绪都在童贵妃身上, 若是不让她进去, 只怕会被迁怒。

“陛下。”内侍总管齐姑姑上前, “无论陛下是不是女子, 这天下都是陛下的, 陛下想去什么地方谁也不能阻止。但眼下产房之内人多手杂,全都围绕着童贵妃转,童贵妃也需要集中注意力。若是陛下进去了,童贵妃看见陛下,陛下帮不上什么忙,却能极有可能将童贵妃的心思搅乱。童贵妃心思一乱,对于正在过鬼门关的童贵妃而言没有任何好处。还请陛下三思。”

到底是服侍过两代天子的老人,旁人说了怕是三个脑袋都不够砍的话,齐姑姑说得理直气壮。

而卫袭也真被她的话劝了下来,想了想,止住了脚步,没有进去。

齐姑姑放缓了语调,温和了一些:“陛下安心,伺候着童贵妃的都是的极有经验的太医和稳婆,肯定能保护童贵妃顺利诞下皇嗣。”

齐姑姑知道卫袭为何这般担忧。

卫袭盛宠童贵妃,这是朝野上下都知道的事,她与童贵妃的孩子,极有可能被封为储君。

这扇门之后或许是将来大苍的储君,别说卫袭,就是齐姑姑本人也很惦记,在场的所有人都为这未出世的孩子战战兢兢。

而另一个原因,则和卫袭的心病有关。

当年庄皇后难产而死,这件事过去了十多年,没人敢在天子面前提及,天子也从不说。

即便不说,齐姑姑也明白,在庄皇后和那从未见过这世界一眼的公主,依旧在天子的心里。

当初庄皇后和朝暮公主是如何薨逝的,齐姑姑亲眼所见,每当想起来心中就不太好受,何况是天子。

所以天子会这般反常,也是能理解的。

想起那十多年前的往事,齐姑姑还心有余悸,却听见童贵妃方才深情的呼喊渐渐变成了不堪入耳,且愈发混乱的谩骂。

“陛下……陛下!”

“好他娘的痛……”

“行吧,为了陛下,我忍了……就当是,为媳妇两肋插刀。”

“还没出来吗?啊?这小崽子要待多长时间?!”

稳婆被童少灼质问得哭笑不得。

她在皇宫里这么多年,接生过无数的妃子,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等口无遮拦,居然还是个备受宠爱的贵妃。

稳婆只能耐着性子哄道:“快了,快了,娘娘别喊了,省点力气,集中注意力啊,来,跟着我一块儿——用力——”

“用,我用……我用不上!”

稳婆差点被她一脚蹬飞。

“……娘娘这不是很有力气吗?别用来蹬老奴啊,来,跟着我一块儿——用力——”

稳婆是真的稳,无论童少灼如何翻来覆去,嘴里喊得不清不楚,她始终就那一套让童少灼跟着她一块儿使劲的口令。

童少灼浑身是汗,床褥子被她扭成了麻花,握着身后婢女的胳膊,四个婢女抱在一块儿都差点被她拽倒在床上。

这场面知道的是在生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拔河。

婢女的手臂都要断了,童少灼在叫,婢女也在哀嚎,但到底童少灼习过武,声音也更浑厚一些,她的叫骂声压过了产房内所有人的声音,传到了外面,让卫袭和齐姑姑等人听了个一清二楚。

从生孩子比上战场断胳膊断腿都痛开始骂,后面似乎是真的痛到丧失理智,连带着卫袭也一块儿骂进来。

险些要拖卫家祖宗十八代一块儿下水。

卫袭:“……”

齐姑姑:“…………”

陪在产房门外一众人没敢吐露半声,却是掉下一公斤的冷汗。

这童贵妃也太邪门了,恃宠而骄到这份上,卫苍百年国祚也就她这一位了。

内侍上来问卫袭:“这,要不要奴去传个话,让贵妃娘娘……小声点儿?”

卫袭淡笑道:“不必了。生产一事有多痛,朕明白的。她想骂便骂,说明她还有精神骂,随她去吧。”

内侍“喏”了一声,回头对其他的小侍从们一个个用眼神交待过去——今日之事听了就罢,要是谁敢宣扬出去,损害天家的颜面,脑袋可就别想要了。

.

回廊尽头,凤华宫的宫女瑾岚手里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催产药,往产房走的一路,双手禁不住地瑟瑟发抖。

“你怎么这么慢!”紫苏赶过来找她,“这给你不紧不慢的,稳婆催了好几遍了,药再不送去,害了娘娘的身子,你小命可难保!”

紫苏一向咋呼又急躁,瑾岚比起她来稳重不少,可是今天也实在太稳重了,手里端着药也不见得她快些往里送,居然在回廊上闲庭信步慢慢吞吞。

紫苏发现她脸色不太好,问她:“怎么了你,魂不守舍的。”

瑾岚有些莫名的慌,紫苏跟她说话她也慢了半拍,全然不像是平日里谨慎又机灵的样子。

紫苏见她状况不太对,便将催产药稳稳地接了过来,生怕她一不小心打翻了,那可就全完了。

“你是不是担心娘娘的状况啊?放心,好着呢,力气大得几乎将产房给拆了。”紫苏说,“我替你将药送去了啊,你要是不舒服的话就找个地方歇会儿。”

瑾岚死盯着紫苏手里棕色的汤药,待紫苏要走的时候,她突然喊了一声。

“啊?”紫苏不明所以地回头。

瑾岚欲言又止了一番后,勉强撑起一个笑容:“没,没什么……我的确有些累了。”

“你说你,歇着吧!”紫苏风风火火地赶回了产房。

迎着卫袭等人焦灼的眼神,紫苏都没工夫好好行礼便撞进了屋内。

“怎么这么慢!”稳婆的话音未完全落下,匆忙的脚步声便被重新合上的门阻隔在屋内。

卫袭往前走了一步,又退了回来。

从方才起,她就没有听到童少灼的声音了。

连半句叫骂的声音都听不到。

也不知道她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卫袭心神不宁,在产房门口走来走去。

而产房的门就像是故意让她焦躁不安似的,迟迟没有开启。

童少灼一直没有出来。

这感觉太熟悉了,她曾经经历过。

那种无能为力的绝望感,像一只湿漉漉又粘稠的怪物,紧扒在卫袭的脊梁骨上,沿着她的脊背往她的脑子里钻。

她似乎又闻到了血腥味。

“怎么样了?”

卫慈的声音并不大,却教卫袭身子一震。

卫慈见卫袭依旧是不露辞色的沉稳,可只有卫慈能从她眼神的细微末节中察觉她的不对劲。

“还没出来。”卫袭声音越是平静,越是说明她心里没底。这是她多年以来极力隐藏情绪而养成的反向习惯。

“你们都下去吧。”卫慈对周围的人道。

长公主发话,齐姑姑等人只能退到的五十步之外,也不敢走远。

跟着卫慈一块儿来的陶挽之也退了下去,站在凤华宫的水榭雅亭上,往卫慈的方向眺望,不想让卫慈离开自己的视野。

陶挽之所在雅亭建在一座从江南运来的奇石之上,乃是凤华宫最高处,在此可以远眺大半个巍峨的戍苑。

赏风景倒是一桩美事,只不过现在陶挽之没有那心思。

不远处,卫慈在认真听卫袭说话,听着听着垂下眉眼,在因妹妹的事担忧。

陶挽之倒是希望卫慈能够像坊间传闻的那样,游戏人间,铁石心肠。可惜,卫慈不是。

陶挽之比谁都懂,卫慈的心绪总是会被她在意的人影响。

陶挽之跟着卫慈一块儿怅然,余光之中见到西院有一人在空荡的长廊上飞跑。

那人便是瑾岚。

瑾岚提着裙摆一边跑一边心慌地回头张望,就像是有谁在追她似的。

陶挽之的目光跟了一路,也没见任何人尾随。

无人尾随,那便是怕人发觉,是心虚。

.

澜以微的肚子快要足月了,却依旧不怎么大,看上去有点儿不吉利。

这些日子娘家人来了一波又一波,她阿娘逼着她吃了成山的补品,吃得她不仅犯恶心,还犯了脾气,连自己的母上都敢骂,说你再逼我进食我一尺白绫带着肚子里的讨债鬼吊死给你看。

知道孕期女子脾气暴躁,不可逆着她来,以免真伤了身子,澜以微她娘便事事顺着她的心意。

不吃就不吃了,留着陪她聊会儿天,说说体己话,缓和她的情绪。

阿娘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是不是那吴子耀又对她不好。

澜以微原本并不想说,说出来便是自己落了下成,便是她在和吴显意这番无声的争夺中,被压了一头。

可她忍不住。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让她比平日里更为敏感、多疑和暴躁,这回这件事,她实在不想忍。

一年多前,她趁着吴家老爷子过世,吴家陷入同室操戈困局,且被唐见微穷追猛打之际,没和吴显意商量,服下了雨露丸,半诱惑半威胁地与她圆了房。

往后一年,澜以微顺利怀上了她和吴显意的孩子。

又是九个多月,她就要生了,某日她见吴显意回家,脖子连着左耳的地方有一道血痕,不知是在何处受了伤,她好意上前关心,吴显意却借口疲累没有回答她的话,独自去睡了。

澜以微直觉此事不太对劲,便差人去查。

很快就有了结果。

吴显意居然管了童家的闲事。

唐见微和童少悬离开博陵一年多了,尽管童家的生意在路繁的主持之下井井有条,但还是有些曹隆的旧部蠢蠢欲动,联合了茂名楼的对家,想要整治整治茂名楼。

就算无法从茂名楼的手中将生意抢回来,起码心里这口恶气得出了。

这群凶徒便瞄准了童少潜。

唐见微不在,童少潜就是茂名楼的一把手,日常并不掌勺,但是每一季的新菜都要有她定夺,酒楼里的食材她也都亲自把关,菜品质量必须得到她的认可。

她是茂名楼的主心骨,凶徒打算将她绑了,狠狠敲诈茂名楼一笔。

童少潜出门身边也是有好几位随从的,想对她下手不是那么容易。

那日童少潜去市集进货,凶徒瞄准了时机,故意惊扰不远处胡商的马群,马群连带着象群一起发疯,冲着童少潜的马车横冲直撞。

混乱之中,童少潜和她的随从被马群、象群阻隔,凶徒们利用这个时机绑走童少潜。

童少潜脖子后面挨了一记,顿时眼前发黑,虽没有彻底不省人事,却腿脚发软,身子全然不受控制,被三名壮汉一捆,丢进了麻袋里,得人之后立即往小巷子里跑。

童少潜昏昏沉沉之间还在拼命挣扎,踢了扛她的人好几脚之后,感觉那人停下了脚步。

还以为那人是被自己踢疼了,想要丢她下来好好整她一顿,没想到她是被丢了下来,却被另一个人接住,稳稳地抱着,彼时还听见一群男人发痛时的惨叫和求饶声。

”滚。”

抱着她的人声音很轻,但极有威严,丢出这一个字后,逃跑的脚步声回荡在巷子里,越来越远。

童少潜被送回童府时已经清醒了,只是后脖子被劈的那下实在太狠,痛得她脖子转也不能转,童少临帮她检查伤处的时候,听见路繁对救她的那个人说:

“吴娘子救了我们三娘,不若留下来吃个便饭再走吧。”

救童少潜的人正是吴显意。

吴显意听到“三娘”这个称呼,知道指代的是童家三娘,但她无法不想起唐三娘唐见微。

“不用了。”吴显意看着路繁,这个曾经在东小门殊死博斗过的劲敌,此时全然没有争锋相对的敌意,吴显意是真心实意地不想童家人受伤,不想唐见微的家人受伤。

路繁也不留她,甚至一直都对她颇为警惕。

路繁能察觉到这个人武艺不凡,带着极为危险的气息,若是动手的话,她未必能拦得住此人。

没想到吴显意全无斗志,关心的却是别的事:“阿慎她,在西南过得好吗?”

路繁和童少临的神态同时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绷。

路繁没回答她的问题:“吴娘子受伤了,让我夫人为吴娘子处理一下伤口吧。”

吴显意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也没继续留下,摇了摇头,礼貌地行了个礼,便离开了童府。

曾经这童府还不叫童府,称之为“唐府”的时候,她来过好几回。

每回来都是给唐见微的耶娘送礼的。

那时她还在讨唐家的欢心,还在故意让唐见微喜欢上自己,好完成耶娘交给她的任务。

仿佛一回头,还能听到那少女唤她的声音。

可这儿的一草一木,都已经改姓童了。

她一直在派人打探唐见微的消息,但吴家的探子回报,如今西南局势非常复杂险峻,唐见微的消息难以打探到。

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阿慎,你还好吗?

你还活着吗?

吴显意六神无主地上马,脚下一滑,竟没能蹬上去,摔在地上磕裂了膝盖骨。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99 章 下一章:第 301 章
热门: 最A团宠[娱乐圈] 我在古代做皇帝 我是妖怪请来的救兵 乡村邪少 诟病 命中注定[末世] 复原反应ABO 女主醒醒,你是男主的[快穿] 橙红年代 邪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