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8 章

上一章:第 297 章 下一章:第 299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吕澜心和澜宛对峙的所有过程, 石如琢都看见了。

她以前就知道澜宛手段残忍,没想到对待自己的亲骨肉也这般可怕。

摧残心神,一丝都不容情。

吕澜心这个人性格扭曲, 想着她会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成长, 如今看来, 石如琢算是找到答案了。

吕澜心的寝屋内很昏暗, 大概是因为她眼睛不太好的缘故, 屋里就一盏昏暗的灯, 还放置在角落很不起眼的位置。

石如琢站在门口没有进去,看着吕澜心将那灯拿了起来,把小黑放在一件寝袍上, 揉了揉眼睛睁大了一些,强撑着,小心地帮它把身上的水擦干净之后,剪掉了项圈, 检查伤口, 帮它处理、包扎。

石如琢双臂交叉抱在胸前, 这是吕澜心的地盘,她有点不自在。

但她惦记着小黑的伤势, 没立即走, 就在门口张望。

“我会些缝合术。”吕澜心说。

“哦。”石如琢随口一应。

“小时候我就给自己缝过,手法还可以,放心, 不会让它受苦。”

石如琢:“……”

要是今夜之前听到这话, 石如琢未必会信。

吕澜心这种在博陵横着走的纨绔, 自己给自己缝伤口, 怎么可能。

但今夜之后, 石如琢是信的。

澜宛实在让人毛骨悚然。

虽说她亲眼所见,可并非就能理解。

母女之间为何会这般针锋相对?莫非吕澜心不是澜宛亲生的?是仇人的孩子?

石如琢小时候家里穷得要命,六嫂含辛茹苦地将她和弟弟养大,将能给予最好的一切都给了她。尽管穷,可六嫂给她的爱一点都不少,想到娘亲,石如琢的心内便会油然而生一种温暖亲切之意。

无法想象想方设法摧残、伤害的母女关系。

小黑也不知道是真的反应迟钝,还是这会儿受伤没了力气,吕澜心给它缝合的整个过程它都很乖,只是挣扎了一小下,吕澜心顺了它脑袋两下,它就不动了。

缝合的过程很顺利,缝合完之后吕澜心拿来一封石如琢熟悉的信笺,将信笺卷了起来,首尾黏合,做成一个扩口器,罩在小黑的头上,正好避开了伤口,也让小黑无法乱舔到伤口,影响伤口的愈合。

“你好像很了解怎么照顾猫。”不说话的话气氛实在太尴尬,石如琢便随意问一句。

“我以前有过猫。”吕澜心说。

“哦。”

石如琢没问,“有过”是什么意思,但吕澜心没往下说,大致能猜到结局。

“一只小白猫,叫初七。”吕澜心此时心情似乎很好,语气也轻快,“它比这只蠢猫还粘人。”

“哦。”

石如琢说了第三个“哦”。

吕澜心将小黑伤口处理好,披了件衣衫出门,放了一只鸽子出去,不一会儿回来三位随从。

石如琢认得,这三人就是当初跟着吕澜心一起去蒙州的那三人。

“将阿铭的尸首埋了。”吕澜心默认片刻,补充道,“埋到千峰山,她最喜欢那儿。”

“喏。”随从们领命去了。

.

唐见微收到吴显容信件之时,正一身的泥水。

她听闻褚县之南有一座灵山,灵山上有一种神奇的草药,可以治疗断骨。

想起她在来齐州之前,王弘阔那断了腿的儿子走路还走不清楚。这事儿唐见微一直记在心上,一听到有可以治疗断腿的神药,她都要全力搜刮入手,寄回博陵。

这段时日西南连日暴雨,生怕草药会被泥水冲走,回头又寻不到了,唐见微便冒雨去找。

童少悬担心她,便叫上沈绘喻等人,一块儿跟着去。

找到灵药之时,雨势又大了一些,童少悬一直在观察山体的变化,赶在泥石流可能爆发之前速速离开。

唐见微虽然被浇成了落汤鸡,但灵药到手,让她相当满意,不虚此行啊。

回程之时,信使冒雨而来,将吴显容的快信送到唐见微的手中。

读完吴显容的信,知道澜氏曾经让人仿写她阿耶笔迹,画签空白的户部文书时,唐见微的眉心就像是拧死了一般。

童少悬知道她所想,握住她的手道:“此事还只是猜测,不要因为一个猜测让自己烦恼。”

唐见微喉咙里像是被一坨死面堵着,心上也被一刀刀不留情地揦出一道道血口。

方才在雨中唐见微都觉得浑身热血怡然自若,而今她换上了干爽的衣服,坐在马车之内,却宛若浸在博陵隆冬的冰水之中。

若阿姿这消息是真的,她所想不错的话,那么这些日子唐见微掏心掏肺的付出,在那人心里恐怕就是个笑话,唐见微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子。

不仅唐见微傻,她阿耶也傻,她们唐家各个都……

“会有这种可能吗?”唐见微问童少悬。

她对自己的判断力很有自信,可此时她是想要逃避的。

她想要童少悬给她一个答案。

“是王弘阔害死了我阿耶,阿念,你说……会有这种可能吗?”

唐见微咬着唇,眼睛里倔强的,强忍的眼泪。

她凝视着童少悬,等待她开口,等她给自己一个解脱。

大雨声不断,沈绘喻和唐伏从马车上下来,拉着马头,艰难地在暴雨中前进。

远处山峦尖峰电闪雷鸣,每一次惊天的滚雷都有将山体震裂的力量,震得人心一下下闷痛。

当年王弘阔出任户部侍郎之时,户部尚书位置已然空了一段时日,所有户部相关文书都由王弘阔代为处理。

唐见微记得,那时总有人来她家道贺,说王公马上要升尚书,而她阿耶自然也要跟着升官,可喜可贺啊。

她阿耶依旧是一副肃冷的模样,并不喜欢谈论此事,更没有沾沾自喜之情。

但唐见微是开心的,阿耶熬了这么多年,终于要追随他老师的脚步高升啦。

可惜,最后得来的不是高升,而是莫名其妙的死亡。

唐见微知道,她阿耶是被害死的,她阿耶从未贪没任何军资。

她阿耶是替罪羊。

那时作为户部度支司员外郎,阿耶原本是没有资格画签任何物资的去向,可因为户部尚书位置空缺,情况特殊,他便有了和王弘阔一块儿画签的资格。

若是有人伪造他的签名,将户部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他的头上呢?

那么阿耶人还未到大狱,还未开审就骤然死亡之事,也就可以说得通了。

有人害怕他说出真相。

只要他“畏罪自尽”,那些伪造画签的文书就无人可反驳了。

如此一来,户部就安全了。

王弘阔就安全了。

唐见微问童少悬:“王弘阔当时是户部的一把手,出了这个大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户部文书被人伪造一事。但在我阿耶枉死之后,他却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知情不报任由我阿耶扛下户部所有过责,蒙冤而死。他没有开口,一个字都不曾说过。甚至,这件事可能从一开始就是王弘阔脱责的计谋,是不是?是王弘阔害死我阿耶,对吗?”

童少悬没有用言语回答她的问题,但她心疼而不忍的眼神已经给出了答案。

唐见微深呼吸,闭起了眼睛……

当初得知阿娘被杨氏一家所害的真相时,唐见微是极度的愤怒,恨不得当场杀死仇人的愤怒。

而此刻,唐见微已经感觉不到愤怒。

她浑身脱力,前所未有的心凉,对人心彻底的绝望。

一阵震耳欲聋的炸裂声,让唐见微和童少悬凝重的神情一变,下意识一块儿往马车顶上瞧去。

这是什么动静?

不像是雷声,很像是人为造出的声响。

“主上!”

沈绘喻在车外大喊,“山上的泥石好像有些不对劲!”

话还未说完,轰隆隆的巨响声骤然逼近她们的头顶,车身被震得不住发颤。

这是一波前所未见的泥石流,已经近在咫尺!

“不好!”童少悬腰背本能地直了起来,而唐见微的本能,便是一掌将童少悬推出了马车。

“阿慎!”童少悬被猛然一推跌了出去,在山道上滚了好几圈。

巨大的震荡响彻山谷,童少悬抬头一看,铺天盖地的泥土对着她盖下来。

情急之下她急忙往一旁滚,后背正好抵到了一棵大树,树干已经歪斜,她别无选择立即往上爬。

大树被洪流往下带了十多米,童少悬不顾一切地抱住树枝,身上被一层层地糊上泥土,头也磕破了,不知过了多久,震荡才停止。

童少悬睁开眼睛,她发现从山上滚下的泥石流很不寻常。

结合方才那巨大的爆炸声,童少悬可以断定,这并非天-灾。

是人祸。

“阿慎!”

童少悬从树上跳下来,在混乱不堪的泥地里找了许久才找到她们马车的残骸。

马车被泥土埋了……

阿慎和沈绘喻她们都被泥石埋了。

童少悬感觉自己的心有一瞬间停止了跳动,血液被抽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层瑟瑟发抖的皮囊。

阿慎。

童少悬狠咬自己的下唇一口。

尖锐的痛和弥漫在口中的血腥味强迫她回神,集中注意力。

“阿慎,别怕,我这就救你出来!”

童少悬找来折断的树枝,猛挖泥石。

在她全神贯注铲挖之时,没有发现大雨之中有一队澜家士兵正如鬼魅一般,迅速靠近。

.

阿铭的尸体被两人合力抬走,剩下一名随从在清理院子里的血迹。

吕澜心站在这儿不知道在想什么,冷笑了一声。

石如琢走到她身边。

吕澜心道:“阿铭是跟踪的好手,那周老六身上没有功夫,若他真的跟踪,阿铭肯定会发现的。”

“你是说……”

“周老六根本没有跟来,他不过是收了我阿娘的银子,按照我娘的话来瓦解我引导我,走向我娘的圈套罢了。”吕澜心对自己的后知后觉非常不满意。

澜宛是个玩弄人心的高手,知道用什么样的手段能一瞬间摧毁别人的心智。

而吕澜心一向是她的手下败将,这次更是差点被她击碎所有的反抗和自信。

要不是石如琢出现,将小黑救回来的话,吕澜心即便不自我了断,往后也会重新落入澜宛的掌控之中,再也不可能逃脱了。

念及石如琢为她将小黑救回来的事,吕澜心目光情不自禁落在石如琢的脸庞上。

石如琢原本就在听她说话,自然而然看着她,忽然一个对视,石如琢很快将眼神移走。

石如琢为她救回小黑的行为,让吕澜心有了一种模糊的,以前未有过的想法和念头。

她一时有些无法解读,也不太理解。

思绪散了片刻,看到随从在帮她收拾碎了的灯罩,吕澜心想起澜宛在临走时似乎留下了一句什么话。

那时她所有的心绪被澜宛弄得支离破碎,那话进了她的耳朵,却没入她的脑子里。

澜娘说了什么?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石姐姐!石姐姐,你在吗?吕姐姐!开门啊!”

是阿卉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着急,厚重的大门竟被她拍得轰隆隆直响。

石如琢将门打开,见阿卉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浑身都是汗,狂奔之后摇摇欲坠。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石如琢扶住她。

阿卉从吕澜心派去送信笺的人口中得知了别馆的位置,火急火燎地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见到石如琢一个字喘三下,“方、方才有人送口信,说,说石姐姐的娘亲和弟弟,在,在城外西北坡,出事了……让你快,去!”

石如琢一时没听明白:“什么?我娘亲和弟弟?城外?博陵城外还是夙县城外?”

“博陵啊!博陵城外不是有个西北坡吗!”阿卉急死了。

石如琢还是有点懵:“她们怎么会来博陵?”

“石姐姐你快去看看吧!”阿卉说,“来通报的人还送了一件血衣!”

石如琢脑子里嗡了一声,听到“血衣”这两个字立即蹿了出去,阿卉被她本能地往后一抛,摔进吕澜心的怀里。

“石姐姐你慢着点!”阿卉对着她的背影叫道。

吕澜心将她移到一旁,让随从给她剑,一跃而上骑了马,跟在石如琢的马后,逆着夜晚的热风急急出城。

吕澜心想起来了,澜宛离开的时候留了句什么话。

“我有无数种方法让石如琢爱上你,更有无数种方法让她这一世都憎恶你。会对自己所作所为后悔的,你是,石如琢也是。”

吕澜心用力挥着马鞭,石如琢在她前方,几次险些从马上摔下来,但石如琢还是越奔越快。

她真是太傻了,为什么没有想到。

澜娘身边多少高手,石如琢一个不懂得屏气的人趴在墙头,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杀人都能一剑封喉,何况杀一只猫,又如何会失手?

澜宛早就知道石如琢在暗中窥视。

之前的一切都只是通往最终陷阱的迷惑手段。

现在,此时此刻,才是澜宛的真正目的。

会对自己所作所为后悔的,你是,石如琢也是。

还没到城外西北坡,吕澜心已经有了答案。

……

前方就是西北坡,吕澜心她见石如琢歪着身子跳下了马,膝盖一弯险些摔倒。

吕澜心喊了一声“阿器”,石如琢没回头,还未调整好平衡就往山坡上冲。

吕澜心快步跟着她奔上山坡,石如琢跑得太快,一瞬间就消失了。

今晚没有云,月亮的光对于吕澜心而言就像立于远处的一盏太过明亮的灯,照得她已然使用过度的眼睛实在没法再睁开。

她闭眼摸索着前进,脚下深一脚浅一脚,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何处。

幸好还能隐约听见石如琢慌乱的脚步声。

脚步声忽然突兀地停了,就像被某种可怕的场面打断了。

吕澜心扶着身边的岩石,胸口火辣辣的腥味在不安地蔓延。

陡然响起的凄厉哭声刺得她浑身一颤,睁开了眼睛。

她再熟悉不过,那是石如琢的声音。

也很陌生,石如琢从未这般撕心裂肺地痛呼。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97 章 下一章:第 299 章
热门: 瞪谁谁变猫[综] 乡村女教师 村野合欢:霸宠绝美村姑 没有抑制剂怎么办? 山野村色 我被对家强行标记了 穿成一只小萌兽 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 老千1:天下有贼 重生之围棋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