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7 章

上一章:第 296 章 下一章:第 298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件衣衫从未见你穿过。”澜宛用慈祥的眼神打量女儿, “莫不是在蒙州买的?”

即便澜宛说出了“蒙州”二字,吕澜心也面无惊澜,用随时可能让周老六毙命的眼神盯着周老六。

“孩儿有什么样的衣衫, 阿娘什么时候在意过?”吕澜心嘴上轻松戏谑, 眼睛里是警觉和狠意。

澜宛坐到了一旁的石桌边。

石桌摆着一根樱粉色的蜡烛, 蜡烛上罩着有些透光的象牙白灯罩, 烛光在灯罩中摇曳时活泼可爱。

灯罩旁被人别有用心地放置了几片竹叶, 营造成恰好落在这儿的雅致场景, 一看便知是花了心思的。

澜宛捻起竹叶,将其轻轻在指尖转动。

每一次转动,那竹叶就像是撩在吕澜心的心头, 让她心中焦躁的情绪愈发难控,目光不自觉地向门口看去。

算算时间,或许阿器就要来了……

澜宛瞧着竹叶,忽然问她:“那个姓石的女人, 喜欢这样的布置?”

吕澜心没应。

“他, 你记得吧?”澜宛说着, 周老六轻笑了一声。

澜宛将竹叶放下:“你和那位石娘子在蒙州逍遥快活的时候,周六郎可是见证者。据周六郎所说, 你跟在石娘子身后, 一路风餐露宿,想为人家花钱人家也不承你的情呢?”

吕澜心毫无感情道:“澜娘说的是哪的话,不过是无聊消遣的风月之事, 也值得澜娘浪费时间, 特意来此训诫?若是澜娘想要训导孩儿, 差人给孩儿送句话, 孩儿回去一趟让您好好训便是。”

澜宛那一套吕澜心已经吃腻味了。

不过就是威胁, 不过就是皮肉之苦,还能有什么新花样?

经过上一回的试探,吕澜心已经确定了,澜娘打她骂她,或是用任何方式威胁她,不过就是泄一时之愤罢了。

要是澜娘真的将她与吕娘的亲生女儿杀了,以吕娘的性格虽不会与澜娘决裂,也是会难过的。

吕娘性格内敛,很多事情都藏在心中,本就心郁堆垒,加之这几年身子一日差过一日,要是再遇丧女之痛,恐怕会将她的身子冲垮。

澜娘不爱她,她也不是吕娘心中最要紧的人,但是没关系,只要她的死会教吕娘伤心,那么澜娘都是舍不得的。

她舍不得让吕娘受任何的罪,吕澜心万分确定这一点。

也渐渐开始利用这一点。

吕简心里多少还是记挂着吕澜心,而吕澜心身上多一个或者少一个澜宛亲手给予的伤口,没有任何不同。

澜宛听她带着嘲讽的话,也没有动气的迹象。

周老六挠着脖子,并没有等澜宛再提及他,生怕落了自己的戏份一般,嘿嘿地笑说:“岂止是逍遥快活啊,我跟着这位美娘子身后多日她都不知道,一心就扑在姓石的小蹄子身上。不仅夜夜往她的马车里钻,还要用那什么,重要的情报来交换呢。”

澜宛:“交换什么?”

“当然是交换……嘻嘻,澜夫人何必明知故问,还能交换什么,自然是用情报来交换□□之事……”

周老六话音还未落,澜宛操起烛台骤然掷向吕澜心的脚边。

烛台碎裂的声响吓了周老六一大跳,火焰立即沿着吕澜心的裙角往她身上蹿。

火焰很快烧到了她的腿旁,吕澜心依旧没动弹。

她不想再在澜宛面前表现出任何的脆弱。

“主上!”

阿铭突然冲出来,扑到她身下用力一扯,将着火的裙摆撕裂,抬手一甩,一团火被丢到一旁。

院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阿铭身上。

澜宛更是对阿铭称呼吕澜心的称谓很有兴趣。

吕澜心早就发痛的眼睛微微一瞪:“我不是让你滚了?”

阿铭知道自己闯了祸,跪在吕澜心面前:“奴,放心不下主上,所以擅自留下了。还请主上恕罪。”

“主上?”澜宛笑道,“我们阿幸是真的长大了啊,开始在阿娘不知道的地方培养自己的心腹了。来,让我看看这孩子什么模样。”

澜宛的随从立即上前摁住阿铭,将她拖到澜宛面前。

澜宛摸着她的脸,仔细瞧着。

阿铭很年轻,敢直视澜宛,带着一股不服气的坚毅,和不知道从谁那边传承的恨。

“看上去是个得力助手。就因为有你的存在,才让阿幸越来越肆意妄为的吧?”

一把长刀横在阿铭的脖子上,立即将她的肌肤割开了一个口子。

阿铭神色略略一变,听澜宛问吕澜心:

“侯立的身份,是你透露给石如琢的吗?”

吕澜心站在月色之下,活像一尊没有灵魂的石雕。

她没有回答澜宛的话。

阿铭脖子上的血流得极快,刀刃在一点点切开她的肌肤、血肉,剧痛之下阿铭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澜宛盯着吕澜心:“赵二,是你杀的吗?”

吕澜心依旧没说话。

澜宛问周老六:“你跟踪那么些日子,都看到了什么?”

周老六虽然是个老赖,但也从未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他不过是收了澜宛一百两银子,被带到博陵来狐假虎威罢了。可从没想过会出人命。

“我,我,我我我看到,这位娘子将一群黑衣人,杀了……”周老六脑子里一片空白,来之时澜宛随从交待他说的话还有更多的细节,可此时他舌头已经不由他自己掌控,说得哆哆嗦嗦混乱不堪。

澜宛轻笑:“我们阿幸还是个痴情人,为了小情儿可以出卖自己的家族,置吕澜二家上万性命不顾啊。我再问你一次,侯立的身份,是你透露给石如琢的吗?你还透露了什么?”

吕澜心依旧杵在原地,不言不语。

刀一点点地切割着阿铭,全然不给她一个痛快。

被凌迟的折磨让她终于忍受不住,发出痛苦的低吟。她想挣脱,可四名高手压着她的肩膀拽着她头发,让她完全挣脱不了。

吕澜心猛地上前,用藏在袖子里的匕首,一刀将阿铭毙命,不让她受折磨。

温热的血喷在吕澜心的脸上,她看着阿铭渐渐软在地上,望向她的眼神没有任何的恨,反而带着终于解脱的轻松。

吕澜心听见了自己的心跳,阿铭失去神采的脸映在她的眼眸之中,她感觉身体内的血液轰隆隆地沸腾了。

“你可以,我却不行。”吕澜心背对着澜宛,低语着。

澜宛微笑看她。

吕澜心转过身质问澜宛:“你可以为你爱的人付出一切,我却不可以?凭什么?”

她以为澜宛会一时无法回答,没想到澜宛不假思索地反诘道:

“我爱的人也爱我,你爱的人,爱你吗?”

原本带着怒气的火焰,带着轻蔑的嘲讽,还未掀起足够让吕澜心快慰的波涛,便被澜宛这句致命之言迅速掐灭在吕澜心空洞的眼睛里。

吕澜心一时寂然无言,所有反抗的力量被这句话抽得一干二净,就连手里的匕首也险些脱手。

“傻孩子。”澜宛走上前,将浑身冰冷的吕澜心抱入怀中,拍了拍她的后背,“你还没玩腻吗?别在无用的人身上浪费时间了,那姓石的就是一颗捂不热的石头,而且她是卫家的人,她恨你入骨,与你见面不过是在利用你罢了。待利用完之后,必定会弃你而去,她不是还有个念念不忘的小情娘吗?”

澜宛轻轻揉搓着吕澜心的胳膊,看上去是个体贴的母亲,在缓解女儿僵硬的身子。

“再说了,你觉得她为什么偏偏要利用你?还不是因为你是我和你吕娘的孩子?若我真的将你赶出家门,她无法从你身上得到更多可用的消息,你觉得她还会再见你吗?”

吕澜心喉咙被-干涩的痛感,以及腥臭的血味堵着,嘴唇微微发颤,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更不用说反驳澜宛。

即便能说话,或许她也反驳不了。

因为澜宛说得对。

石如琢根本不爱她,一直都是她死皮赖脸地用澜家的消息向石如琢讨要共处的时间。

她恨自己是澜宛的孩子,可若她不是澜宛的孩子,可能连这点儿自欺欺人的温存都不可能拥有。

“你好好听话,别让吕娘失望,你想要什么阿娘都会给你的。”澜宛摸着她的脑袋,“就算是那个姓石的,你若真想要,阿娘有无数种方法让她心甘情愿待在你身边,真情实意地爱着你,一生一世。”

澜宛的话在吕澜心的脑海里构建出了一幅她从未想过的画面。

吕澜心无法否认,她想要。

她心动地抬头,见澜宛正慈祥地对她笑着。

“真的?”

“真的啊。”澜宛摸着她的脸,“原本可以是真的。”

吕澜心的心猛地坠下去。

“可惜,你已经让你吕娘失望,让我失望。失望透顶。”

她听见了一声猫叫。

澜宛的随从不知何时将小黑找了出来,单手掐着它的脖子,将它拎在半空。

吕澜心看见小黑全然没有感受到危机,它一直都这么蠢,它根本不知道眼前对着它的刀意味着什么。

吕澜心:“不要……”

小黑看向吕澜心,甜甜地喵了一声。

随从横刀一切,尖锐而短促的尖叫之后,小黑微微地抽搐了几下,不再动了。

随从抬手随意一丢,像丢一块肮脏的抹布一般,将它丢进了一旁的人造湖里。

吕澜心听见“噗通”一声,没去看。

她浑身发冷无法动弹,她仿佛回到了七岁那年,那一年澜宛也是这样,杀死了她最喜欢的猫,夺走了她心里唯一的柔软。

她以为自己可以反抗,她也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反抗,可到了最后,澜宛不过用了短短半个晚上的时间,就将她的自信重新敲得支离破碎。

将她这只木偶重新提回了手中。

吕澜心不知道自己在哭还是在笑,她什么也感受不到,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跪在了地上,她的双腿难以支撑站立的姿势。

澜宛临走时对她说了句什么,也全然没有进入到她的脑海中。

待澜宛离开,整个别馆重归寂静,吕澜心依旧跪在地上。

血腥味是她熟悉的味道,她以前从不在意。

此时此刻的血腥味搅得五脏六腑都在翻涌,仿佛有一只猛兽在她胃里横冲直撞。

让她想吐,想笑,也想哭。

她还是什么也没握住。

她的初七,她的猫,她的一切,还是掌握在澜宛手中。

她保护不了。

你是个没用的人。

吕澜心对自己说,你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有人从墙上笨拙地跳下来,吕澜心听见了,但那声音并没有进入到她已然麻木的脑海里。

哗啦啦的水声持续了一会儿,吕澜心耳朵里嗡嗡作响,与世界之间筑起厚厚的壁垒,她听不见说不出闻不到,只有一双几乎滴血的眼睛能看见不远处闪着光的匕首。

那是能结束一切痛苦的东西。

吕澜心呼吸了两道,终于动了,想要去抓那匕首。

“吕澜心。”

石如琢的声音并不大,却在一瞬间穿透了那层壁垒,敲开了吕澜心与世界隔绝的冰层。

吕澜心手中顿了一顿,没抓到匕首,慢吞吞又迟钝地往回看。

浑身是水的石如琢向她走过来,手里还托着个水藻似的玩意。

吕澜心抬头,从眼前人膝盖一路向上,看见了还在微微喘气的石如琢。

眼前的人似乎比她想象中要高许多,尽管浑身湿透了,石如琢眼里的光却穿透了一切。

她看着吕澜心,看进了吕澜心内心的最深处。

石如琢从没见过她这般狼狈,满脸泪痕,魂不守舍,又满怀渴望。

石如琢单手将小黑递给吕澜心,水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滴,滴在吕澜心的睫毛上:“还活着。”

“还活着”这三个字抽得吕澜心的心上猛然一痛。

她将小黑接了过来,看着它。

小黑浑身的毛都湿透了,脖子上都是血,气息也很微弱,但它胸口一起一伏的,正瞧着吕澜心,用嘶哑微弱的声音叫了一声。

的确还活着。

吕澜心之前闲来无事给它戴上的项圈救了它一命。

没死。

她的猫,石如琢帮她救回来了。

吕澜心拱起后背,低下头,整个人缩了起来,将小黑压在心口上。

这是石如琢第一次见她哭,真正的哭。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96 章 下一章:第 298 章
热门: 鱼塘主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转学生 猎光 和老虎先生闪婚的日子 留守青年:村里全是我的娃 有海 乡村小保安 在都市怪谈里谈恋爱[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