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1 章

上一章:第 290 章 下一章:第 292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澜仲禹在大挫童少悬之后, 气焰更是不可一世,探子传回来的消息或许都不是他们费尽心思打探回来的,仿佛澜仲禹借着探子们的口, 向童少悬宣战——

只给三日, 若是三日之后再不打开褚县大门, 协助他剿匪, 那他的澜家军将直接破城而入。

“童刺史尸位素餐, 不过就是废物一个, 本将军入城之后会给褚县百姓一个交待。童刺史,等着被本将军绑回博陵受审吧!”

澜仲禹下了战书,童少悬看了之后没发表意见, 在一旁的阮逾倒是有些动气。

“这姓澜的想得倒挺远,不仅想让你入狱,更想借此机会让天子难堪。”

阮逾将这战书往案上一拍,脸上带着愠色。

童少悬知道阮逾说得很对, 她不过是一个初到齐州的小小刺史, 澜仲禹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 与其就地杀了还不如安个罪名送回博陵,让整个中枢都看看天子身边的红人有多无能。

对亦步亦趋好不容易将皇权逐渐握回手中的天子而言, 会是非常致命的打击。

若是童少悬真的被他押回博陵, 天子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再重用她。

她的仕途也算是到头了。

想必天子在派她来齐州之时,已经想到会有这种可能吧,却依旧信任她, 将她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上。

无论是不辜负天子还是不辜负自己, 童少悬都得提起十二分的精神。

这一战赌上了她的人生, 她绝不能输。

援兵已至, 但愿意增援她的援军人数比想象中的要少了一大半。

童少悬在城楼上见了那稀稀拉拉入城的士兵, 各个精神不济甚至还有伤兵……

看来西南之外的地界,也都不想招惹澜仲禹。

在大家看来,澜仲禹霸占西南版图之后,必定是要往东边鲸吞。若是现在大力增援他的敌手,秋后算账起来可都没好果子吃。

属官们看到这病弱的几千援兵,焦灼不堪,频频用袖子拭汗:“这……莫非褚县真的气数已尽?”

宛若胶状的热风吹来,童少悬后脑的幞头尾脚轻轻摆动,年轻的脸庞上,那双眼睛有着超脱实际年龄的沉稳:

“先前我让诸君准备的事,都准备好了吗?”

属官们有气无力地应答:“都准备好了。”

“行。”童少悬轻轻落下这么一个字。

属官们有些搞不懂,刺史这是有主意还是没主意?

有主意的话为何不见振奋之意?

可若是没注意的话,也不见她做逃跑的打算。

之前做什么花椒弹就被大败,如今还在折腾一些看似邪门歪道的东西,已经被澜家军整治了一次,还不死心么?

童刺史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大伙儿还真是看不明白。

但无论童刺史心里想的是什么,剩下这些还坚守在褚县的属官们都是铁了心追随她。

若是澜仲禹真的攻进来,他们便以死明智,绝不落入贼人手中,受国贼折辱。

就在大战前夕,祁将军来找童少悬,向她请战。

“老夫即便死也要死在沙场,绝不做那阶下囚!”

祁将军先前刚恢复意识,知道自己惯用的右手被斩断再也回不来时,还躺在病床上就开始锻炼左手。五十岁的老将,身负重伤,依旧有那气吞山河之气。

众人都在劝他不要勉强,断臂之伤不是儿戏,需要长时间静养,不然的话这条命只有丢在战场上这一种可能。

童少悬凝视他的眼睛,却不劝他,只道:“祁将军真想杀敌?”

祁将军叫道:“想!自然想!”

“好,那将军便去杀。”童少悬说,“将军在,军心齐。你是褚县的镇山石,三军不能没有你。”

祁将军听罢,老泪纵横。

失去了右手他也不是废物,童刺史依旧将他当做将军。

就算这条老命不要了,也要证明给童刺史看。

即便没了一只手,他还有另一只。

这一战,定要和那澜老贼一争高下,让他知道谁才是西南第一将!

.

宛若上天也知道今日必有一番大战,天际灰沉,乌云万里,一丝明光都不见。

瘴气混合着雾,有些阻碍褚县了望塔上士兵的视野。

但澜仲禹的军队人数实在太多,即便视野不太开阔,士兵还是清晰地观察到了暗暗靠近,那黑压压的一大片大军。

大战就在眼前。

今日澜仲禹亲自挂帅,身穿金灿灿的甲胄,头戴凤翅盔,手中大斧光是瞧上一眼便能教人遍体生寒,似有开山之力。

绛红色的披风随着风舞动,战鼓雄浑,澜家军就要攻城。

童少悬站在城楼之上,这次她穿上了铠甲,见那远处尘头升空马蹄声响彻大地,便让人发射花椒弹。

澜仲禹觉得好笑。

上次用那什么破花椒弹吃了大亏,这次还要用。

这就是所谓的神童?我看不过是个死心眼。

澜仲禹的大军立即戴上琉璃镜眼罩,用油布遮上口鼻,防御千钧齐发的厚重的铁甲也是攻城之战必有的装备。

迎着花椒弹的红雾,澜家军气势不减,越来越接近褚县城墙。

澜仲禹观察着那红雾的变化。

这层带着辛辣迷人眼的红雾并没有随风消散,反而愈来愈浓。

“不对……”澜仲禹握紧了缰绳,他身下的战马也在不安地躁动。

那不是花椒弹,而是……

带着颜色的烟。

那滚滚暗红色的烟四起,很快就将澜家军的视野迷住了。

虽说有油布遮口鼻,烟一时半会儿也奈何不了他们,但烟逐渐浓郁,又不像是花椒弹风一吹就散,无论口鼻遮得再结实,时间长了一样让人喘不上气。

更为致命的是,那烟就像是燃烧香辛和莫名之物产生的浓烟,与瘴气、雾气这么一混合,渐渐附着在琉璃眼罩之上,让澜家军视野越来越越朦胧,难以视物。

原来花椒弹只是迷惑,要的便是澜家军将琉璃眼罩戴上。

只要戴上,就会被糊上颜色。

要是摘了往烟雾之外跑,便会被花椒弹迎面痛击。

一时之间澜家军混乱不堪,还未到褚县城下便放慢了脚步。

澜仲禹到底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处乱不惊,很快调整了阵型,以骑兵冲乱了对方的阵型,一旦阵型散乱,花椒弹的投掷无法形成大规模的网阵,其作用便会大为减弱。

此事却在褚县诸老将的意料之中。

对战之前童少悬就听取了各方意见,常据西南的武将们对澜仲禹还算是了解的,澜仲禹虽持才傲物,但他依旧是一位经验极为丰富,临危不乱,有勇有谋的军事奇才。

曹校尉曾经与澜仲禹交锋过数次,正是最了解澜仲禹战法之人。

“澜家军训练有素,被烟围困之后,澜仲禹定会立刻改变阵型,强行从左翼突破。”

夜灯之下,童少悬的面容呈现出一副和齐州前任刺史相同的冷峻之貌:

“要的,便是他强突。”

和曹校尉所想一致,澜家大军虽人数庞大,但阵型置换起来一点都不困难。

眨眼间军阵的中心便偏移到左翼,试图从左翼强行突围。

刚有要撕裂敌阵的迹象时,忽然一片火舌迅速向他们冲来。

为了防御千钧齐发而穿的厚重铁甲,一遇火便迅速升温,烫得人仰马翻。

原本西南的气候就潮湿闷热,让人喘不上气,穿着厚重的铁甲十分不好受,但澜家军各个都是在澜仲禹魔鬼手法的操练中熬过来的,热归热,他们还是能忍。

可天气的炎热和被火烧之后,犹如被夹在铁板中间炙烤的剧痛,完全是两码事。

而童少悬从以往给唐见微夏季纳凉,摇扇子的摇臂之中,寻到了灵感。制作了二十个巨大的摇臂和叶片,每一座都需物是五十人一块儿催动。

风吹而火盛,加上特意调遣一支队伍向澜家军投掷火油,这烈焰一烧一丈高,追着澜家军狂烧不止。

铁甲犹如铁锅,穿着铁甲的士兵觉得自己快熟了,整个澜家军左翼飘荡着诡异的烤肉味……

士兵们顾不上其他,立即将铁甲脱去。

一旦他们脱了铁甲,等待他们的便是千钧齐发的数千枚钉子。

澜仲禹看着自己的士兵被烤熟或者被钉成了刺猬,大怒。

亲自率主力骑兵杀了过来。

澜仲禹是澜家军的主心骨,有他大斧一举,澜家军所有将士便振奋不已,全都跟不要命似的撞向敌阵。

童少悬在城门之上亲眼见那澜仲禹挥舞着手中的斧头,见人便砍,一斧头下去胳膊腿被他劈裂不说,脑袋都可能在一瞬间被他挥得稀烂。

童少悬从未见过如此凶悍残忍之人。

澜仲禹杀得浑身是血,大笑不止。

这是属于他的盛宴,他喜欢血,喜欢将活生生的人斩杀的感觉。

只有掌控人命的快乐,才是天底下最让他疯狂的快乐。

他看见了城墙之上的童少悬,他用他那沾满鲜血的狰狞笑容警告童少悬。

下一个便是你!

面对他的威胁,童少悬那张年轻的脸上一点惊慌的感觉都瞧不见。

澜仲禹眼皮一跳。

没有得到猎物的恐惧,这让他心情很不好。

而忽然之间,几乎是来自于本能,澜仲禹猛然回头,见一把大刀正对着他的后脑勺呼啸着横削过来!

澜仲禹立即弯腰躲避,凤翅盔被这一刀打翻在地。

祁将军左手单手持刀,用牙咬着缰绳,自如地驾驭着与他朝夕相处的老战马。

腰身一扭,便轻松地将战马给扭了回来,大喝着从正面而来要与澜仲禹决一胜负!

澜仲禹大笑着叫了一声“好”,为了尊重残疾却有骨气、有血性的祁将军,他也用牙咬着缰绳,腾出右手,学着祁将军的模样用不太擅长的左手持斧。

两人迎面对杀,童少悬心都被揪起。

寒光闪过,两人再次交错分行,童少悬的目光牢牢粘在祁将军的背影之上,手心里全都是汗。

祁将军在战马上晃荡了片刻之后,仿佛魂一瞬间被抽走了,软了身子,自马上坠下。

澜仲禹回眸,五官拧在一块儿,冷汗如雨一般簌簌往下淌。

他的脖子差点被这老匹夫砍下来,幸好他勉强闪过了……

可是肩头还是没躲过那极有变化的一击,在两人交锋的一瞬间,祁将军改砍为刺,刀刃之尖直接将锁子甲给刺破,澜仲禹左胸口到肩膀被划出一道极深的伤口。

他低头一看,血滴滴答答,已经将他的战马染红了。

澜仲禹捂着胸口大笑。

老匹夫还真有点本事。

“祁将军!”童少悬立即要去将祁将军救回。

沈绘喻阻止她出城:“主上,我去!我一定将祁将军救回来!”

因澜仲禹受了重伤,澜家军又被童少悬那稀奇古怪的战术打得措手不及,最终澜家军没能真的冲入褚县城中。

这一仗,童少悬胜了,褚县保住了。

沈绘喻后背中了一箭,幸好不致命。

她不辱使命,冒着生命危险,艰难地将祁将军的尸体完整地带了回来。

童少悬满心的不舍,与褚县上下一同帮祁将军风光下葬。

这一仗托祁将军的福,澜仲禹受了重伤,一时半会儿无法来犯。

童少悬也俘虏了澜家军近万人。

褚县不大,这万人俘虏都没地方搁置,且身为俘虏还极其嚣张,嘴里念叨着:

“都是大苍子民,难道你们还能杀爷不成?识相的快将爷放了,不然澜将军再来的时候,将你们的脑袋砍下来蹴鞠。”

全然没有俘虏的自觉,反而满怀统治者高高在上的姿态。

阮逾对这些兵油子原本就痛恨,更何况被澜仲禹所害的阮寐阮将军,是他同一支的堂哥。虽说两人自小没在一块儿长大,但逢年过节的时候也见过几面,那是阮寐就已经是名将,阮逾对这位堂哥万分的崇敬。

对阮逾而言,阮寐是信仰一般的存在,没想到竟会被澜仲禹所害。

澜家军落入阮逾手中,岂能让他们舒服度日?

“俘虏就得有俘虏的样子,放在褚县县城里像什么样子?丢去褚县西山,在那儿待着,别在城中占用百姓们的地盘,臭气熏天的。”阮逾一句话便给打发了。

俘虏们被丢入西山,这儿蛇虫鼠蚁遍布,还有可怕的吸血蝙蝠,每当入夜俘虏们就被咬得吱哇乱叫。

阮逾辣手整治了一段时日之后,算是老实了。

在整治俘虏的过程中,阮逾还有超出所料的惊人收获。

上万俘虏里面有百夫长、校尉和都尉,还有一名随行司马。

这司马一开始阮逾都没能注意到他。此人用黑泥抹脸,总是躲在人群之后,每次阮逾和随从路过,他就将脸埋起来,不敢与阮逾对视。

正因为如此,心细如发的阮逾才注意到了这反常之人,单独将其提审。

把他脸上的黑泥抹去,阮逾发现这还是个熟人啊。

这不是以前阮寐堂哥的贴身护卫秦六吗?

以前他们家在博陵举行家宴的时候,这秦六跟着堂哥来过阮家,因这秦六有六指儿,阮逾对他有些印象。

堂哥的贴身侍卫,出现在被虏的澜家军阵营里,这就很值得玩味了。

阮逾是个干审谳的好手,在加上大理寺丞童少悬,秦六落入二人手里,一连三日被拷问得死去活来,便将当初他受澜家指使,出卖阮寐情报给胡人的事儿吐了个干干净净。

真相大白,原来这秦六早就被澜仲禹收买,与胡人沆瀣一气,导致阮寐将军惨死战场。

这便是实打实的卖国贼!

童少悬和阮逾立即将审讯卷宗传回博陵,等待天子定夺。

谁知半道信使被杀,审讯卷宗当场被焚毁,而秦六也在一夜之间暴毙,死了个干干净净。

童少悬和阮逾料到澜仲禹的情报遍布齐州,可没想到这么私密的审问还是走漏了风声。

连中枢信使都敢杀……

也是,澜仲禹可是勾结胡人,谋害忠良的恶徒,他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童少悬留了心眼,当初秦六的证词发出去一份,还留下了一份,有秦六手印。

不管她将澜仲禹的所作所为散播出去,会有多少人信,但只要能瓦解澜仲禹在西南势力的百分之一,她和阮公眼睛熬出了血丝的彻夜审问就算没有白费。

澜仲禹卖国求荣,残害同僚的事被大肆宣扬,澜仲禹虽说没有彻底从西南土皇帝的宝座上滚下来,但他的威望也在卖国事件中大为消减。

澜仲禹重伤未愈,被气得砸烂了一打的酒壶。

澜仲禹坐在软塌上,乱糟糟的胡须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有打理,他眼里带着浓浓的怒意,对着面前的一众黑衣人道:“那个姓童的小娘皮,杀了。若是明日天亮之时她还活着,你们的脑袋就留在褚县吧。”

“是!”黑衣人领命而去。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90 章 下一章:第 292 章
热门: 逃不过黑心莲女配[穿书] [综英美]我家治疗10厘米 装乖的金丝雀穿书跑路啦 圣上有喜 Omega的精分师尊[穿越] 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 植物大战僵尸 史上第一混搭 万人迷他总在崩人设 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