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0 章

上一章:第 289 章 下一章:第 291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要是说这一来一回引导民心只是童少悬和澜仲禹之间的牛刀小试的交锋, 那么随后澜仲禹打着“讨贼”的旗号,切断了褚县所有粮食输送之后,两人的正面冲撞, 才是真正的战役。

童少悬这辈子遭遇的第一场仗, 对手就是老谋深算的澜仲禹。或许在旁人看来, 童少悬没有任何胜算, 但童少悬并不这么认为。

先前揭穿他假扮匪盗的事情彻底将澜仲禹激怒, 凶相毕露, 一时之间是不可能撤退的。

在来褚县之前,童少悬就已经写了快信给距离齐州最近的三大州刺史,请求增援, 也递交了讨伐澜仲禹的奏疏,快马加鞭往博陵去。

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与澜仲禹周旋。

无论是增派援军还是等待天子定夺,都需要一定的时日,若是坐以待毙, 别说城中本就被谣言蛊惑, 对她不待见的百姓随时有可能会发生动乱, 粮草运不进来,全城的人都得死在这儿。

到时候人心涣散士气低迷, 澜仲禹破城而入, 她也会成为澜仲禹的阶下囚。

澜仲禹这等指鹿为马的高手,想要囚禁一州刺史,恐怕能编出一箩筐的理由。

直接杀了都可能。

夜深, 童少悬被热得睡不着觉。

即便挺尸在床上根本不动弹也能生汗, 寝衣很快粘在肌肤上, 枕着枕头的头发里潮乎乎的, 感觉自己睡的不是床, 而是个蒸笼。

原本西南就潮湿酷热,如今又逢入夏时节,水汽更甚。

童少悬被蒸得恨不得连衣服带皮肉一块儿扒了,心里又藏着事儿,实在睡不着,干脆坐起来点灯,看会儿书。

褚县县衙后院树木花草极多,各个长得茂盛。入夜之后院子里虫鸣鸟叫不绝于耳,时不时还会窜出几声野兽的低吼。

《六韬》才刚刚拿出来,童少悬就被那“野兽”的声音弄得一怔,忐忑地将手里的书放下,轻着步子走到窗边往外瞧一眼,想知道方才叫唤的是个什么玩意,若有危险她也好快点逃走。

却见朗月星盘之下,沈绘喻站在她的房门口,脊梁挺拔如松,聚精会神探查周遭,右手压在腰间长刀之上,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无论是拇指大的小飞虫还是比她还庞大数倍的猛兽,都甭想逾越她,伤害到屋中的童少悬。

听见声响,沈绘喻略略转回头,对童少悬道:“刺史安心睡吧,这儿有我。”

或许是因为她久不开口,说话的时候嗓子有些紧,开口的前两个字几乎是气声儿,声音分外的低。

但童少悬还是觉得特别安心。

烦躁和不安感也消减了不少。

“我看会儿书。”童少悬道。

童少悬坐回来,将二姐给她的兵书又一次拿出来。

虽里面记载了无数的战略变化,可没有一种是与当下的情况一模一样的。

她见二姐那不太秀丽字在某页页脚注释:“战场之上,千变万化,心静而视野开阔,敢为而所向披靡。”

如今童少悬面对的是澜仲禹,虽然凶悍狡猾,可他是大苍之臣,并不敢真的在大苍境内大开杀戒,即便如此已经足够让人胆颤。

更不用说面对那些不要命的胡子、贼寇了。

二姐这么多年都提着脑袋走在刀刃之上,她是如何度过的?

童少悬看着这一行字迹,忍不住抚摸。

或许如今的她,正是体验了二姐这么多年心境的万分之一。

童少悬的书案正对面便是窗户,为了防止蚊虫飞进屋中,这儿窗户和博陵不一样,多装了一层纱网。

透过纱网繁密的网,明月都被分割成好几块。

这是一种破碎的,极为不熟悉的场景。

耶娘在菿县还好不好?

如今博陵应该度过了最热闹的三月三,赏春宴都歇了吧,也要苦夏了。

……

褚县城中的粮仓见底,童少悬打算和澜仲禹的军队交锋。

齐州并非没有猛将,先前领兵斡旋的祁将军便是一名足智多谋的老将。另有三位副将也都骁勇善战。

可说到底,要和澜仲禹的大军对战,无论是澜仲禹还是童少悬自己看来,童少悬似乎都有些以卵击石的不自量力。

“咱们并非要与澜家军正面对战。”

战略舆图铺在桌上,童少悬一身青袍立于正中,束了个简单的髻,只插一支小玉簪。

阮逾站于旁,周围围绕着童少悬的都是身穿铠甲,虎背熊腰的壮汉。

童少悬一来褚县,就让澜仲禹吃了个闷亏,所有人都带着一份耐心甚至是恭顺的态度,仔细聆听这年轻的刺史所说的每个字。

“无论他如何挑衅,我们都不可贸然出击。澜仲禹劫夺咱们的粮草,要的就是咱们焦躁之下失去耐心,丧失正确的判断,与他正面对决。无论从兵马人数和战役经验而言,我们都不占优势。所以此事只能智取,用谋略重获粮草,尽量拖延时间,等待援兵的到来。”

童少悬与众人说了她的计策,大伙儿都有些疑惑。

但当童少悬当着众人的面演示之后,所有人都叹为观止。

这世上还有童刺史这样的奇人!

当下对于从澜家军嘴边抢夺粮草之事更有了几分底气。

和唐见微说的一样,西南是蜀椒的盛产地,这儿的蜀椒辣劲儿十足,童少悬来到西南之后已经领教过蜀椒威力很长一段时日了。

在来之前童少悬想到要将花椒弹作为她的秘密武器,若是打仗之时将其用上,必定能杀对手个措手不及,就像当年东小门之战一样。

齐州有很大规模种植蜀椒的田庄,童少悬在到齐州之后早就差人勘探过了。

这儿的蜀椒个顶个的辣,能够让花椒弹的威力翻倍,足以迎头痛击不可一世的澜家军。

除了威力再次翻倍的花椒弹之外,她也将能在掌内发射钉子的掌内乾坤,改良成威力更大的杀伤武器。

这武器能够如投石车一样推到战场之上,却不笨重,两人协力便能发动,力气大一些的一人之力就可操控。

此武器能够同时喷射出两千根钉子。无论是作为近距离作战还是防守,都极为出色。

童少悬将其称之为“千钧齐发”。

这时的童少悬还是个一帆风顺,人生中没吃过什么大亏的童少悬。

她还没有意识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澜仲禹以剿匪为由拦截褚县的粮草,而童少悬也承了其借口,以打击匪盗为理由,出手救粮。

双方在褚县郊外对阵。

因褚县兵力不足,祁将军建议边打边跑,待诱敌深入之后再用花椒弹和千钧齐发,给予对方致命的一击。

澜家军果然中计,对褚县兵马穷追不舍,进了祁将军的圈套之内。

童少悬则在不远的高处观察风向,等到了时机成熟之时,便令人投掷花椒弹。

以花椒弹给澜家军一个惨痛的教训,将其逼退,领教到了花椒弹的厉害,从此往后也不敢轻易来犯。

上千枚花椒弹是在童少悬的带领下,由整个褚县县衙上下一块连夜赶制赶出来的,数量庞大且作用极其邪门。一阵诡异的红雾飘过,澜家军全部被花椒弹吞没了。

即便没有被花椒弹扑个正着,祁将军等人无意间嗅到了那么一点气味,都忍受不住连连咳嗽,可想而知这花椒弹的威力有多强劲。若是迎面吸入口鼻的话,只怕咳嗽都来不及,更不要说行军作战。

就在童少悬和祁将军他们怀着一颗凯旋之心,想要将粮草拉入城中时,却听见一阵逆天的呐喊声从红雾之中传来。

祁将军心下一紧,纳闷地回头,此时花椒弹的红雾已经被风吹散,只见一大团黑影叫喊着向他狂奔。

澜家军不仅没有剧烈咳嗽泪流不止,反而杀气腾腾,喊声震天,似乎全然没有受到花椒弹的影响。

祁将军的右臂被飞驰而来的猛将砍断时,他才在剧痛之下看清了,澜家军各个戴着琉璃眼罩,口鼻用厚厚的油布遮上,就像早就看穿童少悬的手段,花椒弹对他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站在高处的童少悬心下一惊。

莫非,澜仲禹早就知道她的机巧了?

是啊……都是澜家人,或许澜宛早就在知道童少悬出任齐州刺史的时候,就将她所有底细和招式告知给澜仲禹了。

童少悬懊悔不迭,用过的套路怎可不假思索继续再用?还是用在这么重要的战役上!

祁将军不亏为猛将,即便被斩断一臂,依旧能在乱军之中厮杀,砍下对方数人首级。

面对着穿戴奇异的澜家军,褚县军马混乱之中想到了用千钧齐发来对付敌方。

数十台千钧齐发立即启用,无数的钉子近距离飞射。

谁知澜家大军不仅有盾兵相挡,手持□□的步兵也身穿厚实的铠甲,就连马匹都武装到马蹄。

千钧齐发虽有扫射之威力,可以穿透一般软甲,但面对极为坚硬的铁甲,全然没了作用。

澜家军气势大震,为首将领大喊“杀匪贼”的口号,率大军狂突。

童少悬见祁将军被围困,号令退兵的同时嘶喊着让人去救祁将军。

可战场之上喊声震天,她即便喊破了嗓子,声音也传不出去。

发令兵已经被射杀在战鼓边,童少悬将他的尸体翻到一旁,就要击鼓之时,却听沈绘喻惊声而叫:

“主上,小心——!”

一支冷箭不知从何而来,直刺童少悬的心窝。

沈绘喻伸手要夺那支箭,为时已晚,那箭刚劲有力,“嗖”地一下还未等人看清,便钉进了童少悬的心窝里。

沈绘喻一身的热血顿时凉透,她扶着慢慢倒下的童少悬,拼命呼喊她的名字,想让她保持清醒。

童少悬脸色惨白,所有的表情都凝固了。

她低头看了眼插-在她心口的箭,缓缓抬起手,握住箭身。

“主上,莫动它!”沈绘喻看她一把将箭拔了出来,吓得声音陡然变了调,一把握住童少悬的手腕。

还是晚了一步,童少悬已经拔了。

没想到箭头没有沾血。

童少悬将心口已经被射凹的护心镜一块儿丢出来。

这是路繁给她的护心镜,当初路繁献出此物,童少悬还在心里揶揄——何须这么兴师动众。

没想到这护心镜真的救了她一命。

沈绘喻看到此景,一口堵在喉咙口差点没给她堵断气的慌张,这才稍微缓了点过来,四肢还有些发软。

……

这一仗自不用多说,童少悬惨败。

祁将军还是捡回了一条命,右臂没了,身上到处都是伤。

童少悬去看过他几回,祁将军的状况很不好,大夫跟童少悬说,祁将军此番凶险,能不能挺过来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童少悬中了当胸那一箭,虽有护心镜帮她挡了下来,可依旧造成了一片可怕的青紫色淤血。

每次呼吸,都让她胸口发痛。

澜仲禹特意让人送了一封信给童少悬,信中大放厥词狂傲妄言,直呼战场不是她这等弱文士可以涉足之地。

更是戏言,只有他那样的老将可以轻敌,乳臭未干的小娘皮何来轻敌的自信?

若是再不开褚县大门,待本将军强行攻入褚县捉拿盗匪之时,可不是只给你一箭那么简单了。

童少悬一字字将这封充满了挑衅意味的信看完之后,烧了。

这场败仗之后,原本对她大有改观且全然信任的下属们,渐渐又有了一些不开口却也能被童少悬感知的悖逆情绪。

她的确是轻敌了。

澜仲禹是澜家人在西南最重要的部署,澜宛怎么可能不提前知会一声?

早应该想到,澜仲禹当对她的花椒弹和掌内乾坤这些已经使用过的机巧了如指掌了。

因为她的错误,导致全军打败,死伤不知凡几,士气也低迷不振,更有弃城逃跑甚至投奔澜家军的。

胸口的痛楚如影随形。

看童少悬心情不好,季雪便弄了一个小炉子,模仿着唐三娘当初在夙县支摊卖烤串的架势,给童少悬吃点儿热腾腾的烤肉串,提神。

眼前的肉串滋滋作响,阮逾抓了一把盐撒在肉上,俏皮道:

“嘿,瞧我这手法,是不是能跟你家三娘一较高下了?”

阮逾说完,没人应他。

童少悬就像个雕塑一样坐在对面,眼睛都不眨。

阮逾:“敢情这屋子里会喘气的就我一个?长思,你还惦记着败仗呢?”

童少悬撑着小下巴,从炉子里蹿上来的火星子噼里啪啦地在她面前炸开,将她白皙忧愁的小脸映出闪烁的红。

就像她此刻摇摆的心情。

“是,你是打了败仗,可这有关系吗?”阮逾自个儿吃肉,烫得龇牙咧嘴还不忘给童少悬灌迷魂汤,“别说你了,全大苍的老将挑出最顶尖的五名,轮番跟澜仲禹打,都未必有人敢说一定能赢他。澜仲禹是什么人?嗯?天显第一将!”

童少悬嘴角动了动:“这么大的名号啊?”

“可不!”阮逾继续忽悠,“要不澜家怎么能让他在西南这儿作乱呢?说起来澜家能出这么一个玩意也挺厉害。澜仲禹太不容易对付了,你吃败仗很正常,没人能从他手里轻易捞到便宜。再说了,就算是澜仲禹本人,当初刚入战场的时候不也是被人揍得屁股开花吗?谁都是挨着挨着,吸取了经验教训,慢慢成长起来的。”

阮逾在这儿掏心掏肺地安慰童少悬,其实童少悬并不需要安慰,只是她不知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如何对付澜家军。

若是澜仲禹真的强攻入城……

“四娘!”

季雪从屋外进来,唤了她一声,童少悬居然被惊得一哆嗦。

“怎么了?”季雪看她魂不守舍。

“没什么。”童少悬看她手里捏着一封信,“我的?”

“是呀,三娘来的信!”

一听是她阿慎寄来的信,童少悬立即拿来,迫不及待地拆开,一解相思之苦。

季雪和阮逾都看着她,见她脸上带着满满的笑容,摊开信纸之后,阅读了片刻就结束了。

“这就读完了?”阮逾已经吃到第六根串了。

“嗯。”童少悬将唐见微给她的信小心地叠好,揣入怀里。

唐见微没写什么过多的内容,只交待她在西南注意蚊虫,问候她一日三餐,让她早睡,不要熬夜不要挑食。

最后落款除了“想你的妻子”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手印,那是阿难的手印,童少悬认得出。

唐见微似乎是怕她太过愁虑,所以才没给予浓烈的思念。字里行间非常克制。

但就这么短短的一封信,却如同定海神针,稳稳地将童少悬那忐忑的心镇住了。

我要活着,回去见阿慎和阿难。

人心的摇摆或安定,就在一念之间。

童少悬深吸一口气,拿起烤串,吃。

吃饱了才能打仗,打胜仗!

“战场之上,千变万化,心静而视野开阔,敢为而所向披靡。”

是啊,战场是千变万化的,若我不改变,视野只会越来越狭窄。

阮逾的口重,喜欢西南的香料,特意研磨了一罐用来调味。

他指尖捻了一些撒在肉上。

一阵热风吹来,灰色的香料被吹起,而炉子里被油激起来的火舌顺着风在烤串之下轰然舔过。

童少悬定定地看得出神。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童少悬严肃地咬下一口香喷喷的,已经罩上一层酥脆焦壳的肉,心里已经有了盘算。

有时自认了解了对方,也未必是件好事。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89 章 下一章:第 291 章
热门: 三重门 身患绝症,要室友亲亲才能好 师尊他不想[穿书] 小蛋的異想世界 留守男人不寂寞 梅次故事 女装第一剑客[穿书] 小夫郎 都市无上仙医 村媳妇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