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8 章

上一章:第 287 章 下一章:第 289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通往齐州的路万分难走, 在进入齐州地界之后的五天里,她们每天都在山道上缓慢而谨慎地前进。

山道堪称羊肠小道,一边是重山万仞, 一边是悬崖峭壁, 一不小心便会摔下悬崖, 从此往后便成一只悬在山腰上的冤魂。

这窄道难行, 因为天子的爱护, 童少悬的随行马车又宽敞, 此时此刻便只能让马车并列成一列纵队,在湿滑的山路上缓慢前行。

山间雾气缭绕,层峦叠嶂。这儿所见风景和夙县那清秀通透的山景全然不同。

要是说夙县的山乃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含羞带怯的淑女,那齐州的山便是那藏在迷雾内,带着杀气的杀手。

沈绘喻都没敢在马车里待着,下了车扶着马头, 确保马匹稳步前进。

她的衣衫已经被雾打湿, 脚下不敢怠慢半分, 目不转睛地确认每一步。

童少悬的脑袋从马车里伸了出来。

一探出来看见的便是那不见底,白雾缭绕的深渊。

马车车轮压在悬崖边缘堪堪往里半寸的地方, 仿佛略略一歪斜, 便会造成车毁人亡的惨事。

看童少悬的脸色不太好,沈绘喻道:“主上,别担心, 我肯定会护着主上安全到齐州的。我看舆图这一段路是山路中最狭窄的道路, 再走二里地就过去了, 到时候主上再下来活动活动筋骨。”

作为在山边长大的人, 童少悬也从未见过这般陡峭的地势, 心有余悸之外,不免想到:

“难怪将齐州作为军事重镇,这般险峻的地形正是易守难攻。若是在这山壁之上部署兵力,落石击杀敌军,恐怕敌军来个十万八万的,也休想活一个回去。”

沈绘喻还以为童少悬这种文人身处险境,早就吓得心惊胆战大气不敢喘了,平日里童少悬的确也是个柔弱文士,可此刻她人还未到齐州,就已经开始布局齐州攻防,沈绘喻对此行的前景看好了几分。

谁承想,沈绘喻的乐观还是早了一些。

刚艰难地抵达齐州,刺史府的衙吏们才接着人,回头童少悬就病倒了。

混混沌沌之时在刺史府后院安顿了下来,季雪忙着给她请大夫熬药,一碗碗的苦药入口,才将高热退去一些。

童少悬烧得脸颊通红,又因她圆眼小脸,原本年纪就轻,此番看上去更像个楚楚可怜的小娘子。

撇开身长不论,说她是刚刚及笄想必都有人信。

童少悬上任之前,齐州衙门里就收到了调任令,那时前一位齐州刺史刚操劳过度病逝。

衙吏们对这位鞠躬尽瘁的老刺史万分敬重,心中本就多有不舍,也习惯了前任刺史的严冷果决的作风,所以在乍听到即将上任的上峰居然是位天子身边的红人,不过是二十岁出头的大理寺丞,衙吏们心里自然而然滋生了比较之意,以及认为年轻人就是没有阅历高深的老人办事得当的观念,让他们在还未见到童少悬之前,就已经产生了不可控制的轻视。

而今,童少悬刚刚到齐州就病了,病容娇媚可人,仿佛一握就碎,衙门里的属官对她依旧不放心的同时,也不由自主地生出了疼惜之情。

各方事务能处理的,属官们都先帮忙处理了,实在是无法处理的便只能堆积在那儿,等她病好之后再一一决策。

童少悬生病的这段时日,文书堆成山高。

因澜仲禹对于齐州势在必得,弄得齐州各地守备万分紧张。

听说先任刺史暴毙,朝廷下派了个小娘子来接手齐州,只怕不多时齐州就要被澜仲禹收入囊中,州内各县的县令们都心怀鬼胎,开始在暗中动作。

各方呈文、公函、互相声讨的檄文……如雪花一般涌入刺史府,只待童少悬定夺。

阮逾状况也不太好,咳嗽了好几日,昏昏沉沉的,觉得到了齐州之后身子笨重了许多,脑子也不太灵光,大春天的午间,已经热到他单穿一件短衫都直冒汗,无法平心静气。

他都已经咳得心疼肺裂的,州衙的官吏还将他这位随行长史当做刺史,要他代替病中刺史,定夺堆积如山的公务。

阮逾毫不客气将人全都哄了回去:“童刺史病将愈,这州内事务自然由她主持。”

属官们火急火燎:“这么多公务,童刺史光是看都得看上三天三夜,更不用说定夺了。各地情况十万火急,哪容得下继续磨蹭?”

属官们各个急扯白脸,阮逾却是老神在在,依旧一句“等童刺史定夺”将他们都打发了。

属官们没法就这么回去。

齐州如今是西南最后的要塞,若是齐州失守,他们必定会沦为澜仲禹的阶下囚。

失去自由都好说,恐怕脑袋都要不保。

属官们全都围在院子里不走,宛若他们不离开,便能感化上苍,上苍便会抽着阮长史的屁股,让他快些顶替刺史解决文书。

季雪到州衙这边给阮逾送药汤时,见衙门里一群身穿官袍者席地而坐,满眼焦灼,恨不得将童刺史的婢女盯出个窟窿来。

季雪送完药回去给童少悬说了此事。

童少悬这会儿高热才稍微退了点,身子还发软,听季雪这么一说也有点儿着急。

“阮公可真沉得住气,为何不来告知?”童少悬拿了袋装了冰块的牛皮囊,压在头顶,又服了汤药,提神从后院走来。

在无数人官吏们的注视下,走进了书房。

一推门,只见阮逾坐在办公矮案边的草席上喝茶,手里还拿着齐州的地方志,当做打发闲时的话本子,随意翻阅着。

而那办公矮案已经看不清原本的面貌,堆放着如山的公函,歪歪斜斜摞得有半人高,极有技巧地堆了满满一案,也未见倒塌。可想而知所有呈书之人都不想自个儿的要紧事落到角落,生怕被遗漏。

季雪将门一关,方才还坐在院内的属官们立即涌了上来,悄声无息之间全都趴到了窗口,推开一丝缝隙往内看。

童少悬走到矮案前,大伙儿都等着看她见到这么多被耽误的文书之时震撼表情。

谁知童少悬一丝焦虑都没有,稳稳地坐下,让季雪帮她将文书都放到案下,案面清理干净之后,把牛皮囊放到案角,随后开始慢悠悠地帮文书分类。

军防一类最紧要的文书,被放到距离手边最近的位置,其余的依次分类放好,都放置在随手能取到的位置。

属官们看童少悬行动这么缓慢,分类的过程还需要长史和她的婢女帮忙,看上去便是一副病弱未愈的样子,时不时还要用牛皮囊里的冰水冰镇一下发热的脑袋。

也不知道这小娘子能再撑多长时间,就要再次病倒。

瞧这堆积如山的函书,恐怕熬着夜连着三日都未必能够看完,更不要说处理了。

属官们心灰意冷,想着还不如回家再寻出路,起码想个法子保住自己和妻小的小命。

依旧趴在窗边窥视的某个人,却疑惑地“哎?”了一声。

三两人重新回到窗边往里看,只见童少悬拿起一份函文,在案子上铺开,随后又拿了一份,以上下的方式并列摆放。

她两只手分别握住两份卷案的卷轴,一边看一边往里卷,只不过几息的时间便飞速看完了,提笔批复也在眨眼间完成。

将批好的函书摆放到一旁,随后以同样的方式再拿了两个卷轴出来铺陈摆好,目光上下移动,看上去就像竟像是同时阅读两份卷轴,并且用了更短的时间就看完了,轻声问了阮逾几句,两人讨论一番之后,童少悬毫不犹豫地提笔,下笔如有神助,飞速完成。

属官们距离太远,看不见童少悬写了何字,只觉得她根本就没细看就潦草批复。

这点儿时间,别说是做决策,就是仔细看完文书内容恐怕都做不到啊,还一下看两卷?

“胡闹,当真是胡闹!”一年近六旬的老者批评道,“这些函件可都是关系到齐州存亡的要事,岂可如此儿戏!”

这老者一肚子愤慨,觉得童少悬这年轻人实在太草率,这么快批复函件便不是要好好办事的态度。

要如同前任刺史,一件事召集州衙上下窝在书房内讨论大半日,这样的批复才够稳妥。

到底是天子身边的红人,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方式得到了天子恩宠,居然将其安插到了齐州刺史这么重要的位置上来,实在让人不耻。

那老者袖子一挥就要离开,却听有人叹了一句:“唉唉唉!同时看三份文书了……这!她真的能看得明白吗?”

老者:“……”

当真是要被气死!赶时间也不是这样赶的!

老者为了保住自己这半条命不被当场气死,早早走了。

而剩下一半的属官都颇为好奇,都想要留下看看这童刺史最后批出来的会是些什么玩意。

十多位属官们在院子里等着,季雪一直在书房之内端茶递水,阮逾也在案边伴着童少悬,两人低低的议论声不绝。

批复到后半程,阮逾眼睛都快花了,脑仁一阵阵地疼,让童少悬稍微歇会儿,他有点跟不上童少悬的速度。

“那阮公先休息休息,喝会儿茶。”童少悬继续将函书摊开。

阮逾虽是知道童少悬的神童之名,在夙县教导她时也察觉到其聪慧不凡,正是因此他才能如此放松,丝毫不紧张。

可这还是头一回看她阅卷。

方式竟如此的……神奇。

没见识过童少悬一夜之间将大理寺的卷宗全都扒干净的阮逾心里也在犯嘀咕。

还能这样同时看三份?

偏偏童少悬绝然不是装腔作势,方才三卷同时读完,和阮逾探讨时所有的细节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一份份批复也不停歇,不怕脑子烧坏吗?

阮逾看向季雪,结果这随身婢女完全见怪不怪,在一旁帮她研墨,搬运函书,丝毫不担心她脑子会不堪重负,似乎早也习以为常。

透过窗沿缝隙往里看的属官们都被震惊到忘记自己是在偷窥了。

趴在窗边讨论不绝,童少悬充耳不闻,注意力高度集中,将自己能批复的全然批复,拿不定主意的再与阮逾商讨。

不到两个时辰,堆积如山的函书已然被童少悬一扫而空。

她站起来活动活动胳膊腿,用季雪刚刚换过冰块的牛皮囊压着额头,走出来问属官们:“还有要处理的函书吗?”

属官们一时无言,有一长髯僚官万分好奇地问道:“关于沛县县令的函书批复,可否让下官一看?”

“自然可以。”

童少悬走了回去,似乎完全没有思考,轻易地将那卷函文从小山里抽了出来,似乎对其放置的位置极为肯定,也未确认自己是否拿错,直接给了那长髯僚官。

僚官接过摊开,的确是这卷,便和周围十多双眼睛一起火速阅览。

童刺史的答复极为清晰准确而务实,全然对症下药,并非含糊其辞明哲保身。

或许有些措辞尚算稚嫩,批复之言也太过袒露真实意,但也说明了童刺史身上并没有官油子们的坏习惯。

她真诚而锋利,能力卓绝,是个和前任刺史全然不同的少年长官。

众人阅毕,无不肃然,再去瞧那台阶上的年轻女子,已然不敢有任何轻视。

.

齐州虽地广,但瘴气扰人道路难行,山野间时常会有猛兽蛇虫出没,车马闭塞,导致齐州虽是重防之地,但物资相对而言颇为匮乏。

特别是刚刚从博陵来到此地的童少悬,这儿的食物怎么都吃不习惯。

即便是一盘时蔬里,都参入了不少麻嘴的花椒,吃得童少悬满嘴发麻,吃到最后毫无知觉。

此地潮湿,香料的使用更是渗透到所有的菜色之中,就连吃碗面,那汤里都带着让童少悬叫苦连天的辛香。

来到齐州,她日日要解决公务不说,吃不好还单说,夜晚即便季雪帮她熏过三遍屋子,那蚊虫依旧多得恨不得将她当场抬走。

来此地月余,童少悬便消瘦了一大圈下去,季雪怎么想办法帮她补都补不回来。

在艰难地将难以入口的食物硬赛入嘴中时,便是童少悬最思念唐见微的时候。

到了齐州她才发觉,原来唐见微一直以来都在精心呵护着她的口味。

即便是所谓的有营养而无口感,唐见微非要她吃的那些利于身体康健的饭菜,那美味也甩这儿的饮食几百条街。

唐见微为了让她每一日都吃得健康且吃得开心,在暗地里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

原来那些平日里的司空见惯,才是最紧要的岁短情长。

唐见微已经渗透到她味觉,渗透到她的骨血之中,不可能剥离了。

童少悬默然擦掉眼泪,思念之情几乎将她一颗心溺亡。

昼时繁忙的公务还能将思情消减一番,每当夜深人静,怀中空荡荡的,童少悬便觉得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被她落在博陵了。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87 章 下一章:第 289 章
热门: 永生者游戏 被读心后这手分不掉了 失家者 [三国同人]焚香祭酒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 死遁一时爽,日后修罗场 桃运毒医 武林高手在校园 反派不宠我就得傻[穿书] 今天你告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