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5 章

上一章:第 284 章 下一章:第 286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到博陵之后的日子过得飞快。

唐见微和路繁一块儿打理唐氏赌坊的生意, 招揽了十多位颇有赌坊经营经验的帮手,再让他们推举人才。

三教九流,谁都可以被推举, 唐见微并不介意这些人的出身。

唐见微在招揽人才之时所说的话很快在博陵府内传开。

“只要能为我办好事, 你们的过去我不感兴趣, 但一定会让你们未来的日子有肉吃有酒喝, 有银子赚。”

唐见微是出了名的出手阔绰, 许多人来投奔她就是因为她给银子给得爽快。

谁在外奔波卖命不是为了糊口?

大多数三教九流为的就是有一口饭吃, 谁给他们饭吃他们为谁卖命。

而到唐见微这儿,不仅给饭吃,还能给他们茂名楼的饭菜。

唐见微买下了西市的一处二层小楼, 火速装葺之后,成为专门为自家门客解决一日三餐的食堂。

这儿的饭菜品质与茂名楼对外经营的品质一模一样,只要是唐见微的门客,随时都能去店就餐。

在这儿不用和一般食客分开, 全都是自家人, 怎么闹腾都行, 吃多少不限,你要是肚子装得下你把整栋楼吞了唐见微都没有意见。

唐见微和路繁一有空就会来这里和大家聊会儿天。

除了能拉近与门客们的距离, 增加感情之外, 还能够从她们的聊天中得到博陵各方最新的消息。

唐见微和路繁这一招格外管用。

她们不将门客们当做奴仆,全然当做兄弟姐妹看待。

尊重别人,自然也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这些门客们吃饱穿暖还有钱赚, 干起活来自然也格外卖力。

这也就是为什么唐见微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 将吴家的十数个赌坊收入囊中。

唐见微之前还想说她这边火速吞并吴家的产业, 吴家不可能不找她麻烦。

在动手之前她已经想好了。

她是了解吴家的, 如今阿姿已经和吴家脱离关系,除了吴显意之外,无论是吴家的嫡出还是分支,不是风烛残年半截身子已然入土的老朽,就是一心只为自己牟利胳膊肘往外拐的不肖子孙。

对于别人而言或许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些威慑力,但是对她唐见微来说,有一百种方法让吴家在她身上讨不到任何便宜。

即便是吴显意来找她麻烦她也毫不畏惧。

年少的时候唐见微不了解吴显意,而现在,了不了解她已经全然不在意了。

唐见微不想去知道吴显意现在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唐见微万分确定的是,自己不会退让半步。

一旦再次针锋相对,她能在东小门捅吴显意一刀,就能再捅她第二刀。

唐见微都已经做好和吴显意交锋的准备了,没想到吴显意没有带着吴家人马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澜家的人砸了唐氏赌坊三家场子。

双方人马激烈交锋之后,京兆府介入其中。

京兆尹很快了解到,斗殴的两边人马一是澜氏一族的手下,一则是拥有长公主承平府福牌的天家家臣,无论给谁治罪都会惹一身骚。

精明的京兆尹各打二十大板,罚了些银子关了几天之后,警告他们不许伤害到无辜百姓,随后也就将人放走了。

这场冲突很快在博陵府中传开。

所有人都以为唐见微肯定是吃亏的那一方,毕竟澜家的恶名在博陵已经流传多年,他们的手段有多凶残不言而喻。

澜氏虽然狠辣,但是唐见微也不逊色半分。

自从她知晓耶娘之死有可能是澜家一手操办之后,便将澜家视为不共戴天的仇敌。

面对敌人她向来不会心慈手软。

更不用说还有路繁帮她坐镇。

路繁曾经是东南帮派的少主,这些帮派之间碰撞她早就见怪不怪,更有多种整治敌方的强硬手段。

唐见微和路繁的携手联合没有让澜家占到半点便宜。

双方人马的角逐还在持续。

澜家和吴家连手出击,除了赌坊之外,还在各灰色领域找唐见微的麻烦。

唐见微一直在暗中招兵买马扩张势力,等的就是这么一天。

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被她二叔一家赶出唐府,孤立无援只能硬着头皮强撑的小娘子了。

曾经稚嫩的手如今握成了强而有力的拳,手下无数精兵强将,无论谁来找她麻烦她都能给予强悍的回击。

双方就这么拉锯着,互相争夺,谁也没有讨到更大的便宜。

唐见微打算精编一支巡查队,每日到旗下的赌坊和酒楼巡查,只要遇到找麻烦的人,一律将其揪了丢到京兆府去。

既然她们是背靠天家,那么就不能和澜家和吴家那样藐视王法。不仅不能藐视,还得利用。

若是京兆府能管自然最好,不管的话她们再私下解决。

如此一来,回头天家要清算之时,也给了天家将她保下的依据。

唐见微心道,天家选择我实在是太明智了,后路都不用天家安排,我自个儿安排得明明白白,给天家减轻了多少负担啊。

因为能与澜吴两家相争,唐见微的名气反而越来越大,渐渐具备了让人闻风丧胆的气质,从当年的“博陵双微”摇身一变成了博陵女魔头。

澜吴两家的合力出击狼狈为奸,倒是让唐见微有些出乎意料。

前段时日她的探子还带来消息,说澜家的人登门去吴家闹了一大场,正是因为吴显意迟迟不与澜以微圆房,澜家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更有坊间传闻说若是吴显意再不家圆房这件事情办妥,就要把她扫地出门,往后也别指望再依仗澜家。

原本吴家有吴老爷子主持大局,还算是有口-活气。

可是吴老爷子撒手西去,吴家大郎大闹灵堂要吴显意交出家主牌符,无论先前吴显意如何活跃,四处招揽,吴家内部出了问题,那么吴家分崩离析必在眼前。

唐见微还等着看他们两家互相内斗的热闹,没想到转眼之间这对亲家就一致对外了。

想必吴显意为了吴家,总算是和澜以微把这房给圆好了吧。

将这事儿在心中过了一遍,唐见微只觉得恶心。

幸好当初她没有真的嫁给吴显意,不然的话难保有一日吴显意会为了家族利益将她卖了。

这种事儿她吴显意真干得出来。

几日之后,卫慈差人让唐见微去明日山庄一叙。

卫慈家臣的邀约让唐见微有些惊讶,还以为长公主在菿县经历的那一遭怎么也得休养个一年半载的,才能治疗好心伤。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人了。

无论如何,长公主是因为她们童家的外祖母才心伤,唐见微作为童家的媳妇、依仗着长公主的谋士,该安抚的时候还是得好好安抚。

安抚长公主的事儿落在谁身上都得愁秃了脑袋,但对于唐见微而言,却是手到擒来。

正好这几日她在研究春季主打新菜,备了高汤荠菜百页卷、烟熏牛肉拌栀子花、加入了徘徊花的花露制成的胶牙饧……自然也少不了三年陈酿一杯怀古——这可是唐见微的珍宝。

让唐伏和佟麟跟着端酒菜一块儿去了明日山庄,到了山庄发现童少悬也在,可想而知她是跟着天子来的。

唐见微这段时间忙于手中的事情,童少悬也日日点卯应差,昼时两人几乎没时间见面,也就只有晚上回到家中才能说上一会儿的话。

她俩各有各的忙,疲倦感让她俩无法说上太长时间的话,倦意催着她们很快相依而睡。

更不用说时常还需要在半夜起来哄一哄阿难,帮她换个尿布……

即便是睡在一张床上的爱人,可白天见面甚少。

所以穿着官袍戴着幞头,清秀又端庄的童少悬对唐见微而言,分外新鲜。

今日童少悬的唇色鲜艳欲滴,看着便是偷偷用了她的口脂,与童少悬清秀的脸庞意外地营造出了反差的氛围。

像是被唐见微糟蹋过似的,染上了她的颜色。

唐见微进门之后看见妻子,被妻子美得魂不守舍,心不在焉地给帷帐之后的卫慈和卫袭请安,让唐伏佟麟将酒菜放下,一边给卫慈介绍今日送来的新品,一边不断兴致勃勃打量童少悬。

白天的阿念也太好看了……

若是说夜晚换上寝衣,松散了头发的她,带着一股慵懒柔软的气息,那么昼时一身肃穆官袍的童少悬,便有一股森然禁欲之气。

瞧得唐见微春心荡漾。

可是……

不知为何童少悬见着了唐见微也开心不起来,眉心之中带着一股愁绪,尽管这份愁绪为她平添了一种更让唐见微想要磋磨她的心思。

唐见微看出来了,阿念这是真的有心事,而且事还不小。

“怎么了吗?”唐见微挨近她轻声问道。

童少悬想要开口,但是这事情好像很复杂,让她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卫袭和卫慈结束了在帷帐之后的谈话,婢女将帷帐撑开,仆役们例行检查完食物之后,卫慈道:

“赐座。”

唐见微和童少悬坐到帷帐之内,四人相对而坐。

尽管心里有些忐忑,但是唐见微还是嘴甜地向卫家姐妹介绍还未真正上市的精心杰作,让她们率先品尝一下,是否符合口味。

“有心了。”卫慈神色平静地拿起箸。

唐见微发现她的心情似乎还不错。

尽管很明显消瘦了一些,但正因为清减了,让她看上去更为精神。

谢天谢地,长公主并未因为外祖母过世而受到太大的影响,反而有种与先前不太一样的通透。

卫慈带着不似强撑的微笑,品尝食物和美酒,心旷神怡。

卫袭则是一贯的让人看不明白。

童少悬依旧忧愁之意不散。

童少悬有何心思,唐见微可太想知道了,她这急躁的性子全然忍不了,便在案下握住了她的手,上半身挨近她,轻声询问:

“发生什么事了?”

还没等童少悬给她回答,卫袭便先开口:

“朕人在东南之时,西南的战况万分焦灼,朕派去的阮将军惨死前川,而那澜仲禹借着阮将军之死,大肆收买人心,如今已然称霸西南,大有圈地自立之象。是朕疏忽了,只惦记着离开博陵自然能唱一出空城计,好让澜宛以为能够趁虚而入,从而杀她个片甲不留。没想到澜宛没在博陵上当,虽在菿县吃了败仗,得了些苦头,可真正谋划的是西南。阮将军之死对于卫苍而言损失惨重,更不用说澜仲禹踩着阮将军之死得势,会让澜家气焰更甚。”

言至此,卫袭捏着酒盏抬眸:“澜家已然在向朕宣战了。”

唐见微听卫袭这一番话,心中已经有了方向。

更加惴惴。

“方才朕已经跟童爱卿说了,朕不能继续将她留在博陵,留在朕的身边慢慢培养,等她一点点地养起来。她必须迅速成长。不经州县不拟台省,这是祖上立下来的规矩,更是一名大苍要臣必须经历的。如今澜仲禹称霸西南,而西南还有一州他还未得手,也是西南极为重要的军事要塞——齐州。齐州决不能落入澜家的手里,所以朕封童长思为齐州刺史,前往齐州磨勘,为朕守住齐州。”

卫袭回眸,看着唐见微道:“待她手握功勋回朝,便是卫苍历史上最年轻的大理寺少卿。”

唐见微知道,以童少悬的资质,得到齐州刺史之位,已经是天子破格提拔,更不用说大理寺少卿了……

童少悬今年不过二十岁,磨勘数年归来也是个年轻人。

天子不轻易许诺,而此时她能当面许下此承诺,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她办,可想而知她对童少悬的看中。

但是……

既然齐州这般重要,澜家定会抢夺,童少悬去了齐州,还有没有命回来都未可知。

唐见微浑身发冷,她全然不想童少悬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可是天命难违,天子已然开口,那便是圣旨,便是她们家的命运。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84 章 下一章:第 286 章
热门: 影帝的小奶狗又A又软 我的日本文艺生活 欲望村庄 全星际都是我的迷妹 在极品虐文怀了小炮灰的崽 灵气复苏后我女装成神了 迁坟大队 逆流完美青春 重生之歌坛巨星 苦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