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4 章

上一章:第 283 章 下一章:第 285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吕澜二人刚开始交心之时, 大苍中枢已尽在澜氏的掌握之中。

自澜戡为相,建立起以他为首的丞相集团以来,天子暗弱, 澜氏不断扩张势力, 朋比为奸, 已然成为意图吞并卫苍江山的野心家。

正是人人喊打, 觊觎苍室的国贼。

而澜宛, 乃是澜家嫡出之女, 如今在朝中愈发得势。

对于吕家而言,澜宛便是那权倾朝野的澜家妖女。

与她自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最好别和澜家人沾上任何关系。

谁能想到, 吕家最引以为豪的女儿,不仅和这妖女沾上了关系,还纠纠缠缠,不清不楚。

起初吕简刚与她结交时并不知道她是谁, 她只道了自己的小字为柔, 吕简一直都称呼她为“柔娘子”。

两人是在明江泛舟时认识的。

那时吕简刚刚来博陵应考, 还未得到长孙胤的举荐,是博陵庞大考生之中并不起眼的一个小小士子。

彼时澜宛早就是博陵贵女圈子里许多人想要攀附的大人物。

那日明江泛舟, 便是吕简认识的一位姐姐牵的线, 非要她来。

吕简并不喜爱结识权贵,婉言谢绝了好几次。

那姐姐好说歹说险些绑了她,吕简这才勉强赴了明江之约。

来了之后吕简才知道, 原来澜宛在钟山观内看到她和友人一块儿留下的一首小诗, 对她非常感兴趣, 点名要她来, 想要与她结交。

吕简根本不知道这人是谁, 但看气度隐约猜测到应当家世不凡。

澜宛留下“柔娘子”这个称号,开始与吕简频繁碰面。

吕简从未与任何人这般畅快地长聊一夜,说尽了古今中外奇闻异事,细数历代帝王成王败寇。

提及任何人和事,她们都颇为契合,相见恨晚。

柔娘子的骨子里有股亦正亦邪之气,而吕简也是从认识她之后,才明白其实自己也并非一个全然的“善人”。

原来在吕简内心深处,也会对一些腐儒之行蔑视,也会觉得自诩清流可笑……

澜宛不仅在她意外坠湖时舍身救过她的性命,更是她在博陵应考的那段寂寞的岁月里,最为重要的依赖。

她视澜宛为知己,澜宛也万分珍视她。

吕简从未体会过与人心灵碰撞的感觉,仿佛她这一颗心早就被澜宛拆开,细细品读过。

“若是真有轮回,恐怕我与柔娘子前世就当是好友了。”

吕简是个不太擅长表达爱意的人,即便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未等澜宛回应,已是满面羞红。

彼时明江畔的柳水长廊木栈道上,只有她们两人。

澜宛情不自禁地亲吻吕简。

“岂止是前世,我猜咱们俩应当相会三生有余。”

“柔娘子……”

“我也不想再做阿策的好友了。我,澜宛,想做你的妻子。”

澜宛?

得知她真实身份之际,吕简自然震惊不已。

她明白澜家在做什么,即便澜宛还未真正做过什么让人不耻之事,可她也是澜家人。

身份的这层阻隔卡在吕简的心头,让她犹豫着要不要再与澜宛见面,继续这段关系。

因为吕简的犹豫,之后澜宛几番邀约吕简都没有应承,这让澜宛有些恼火。

向来只有她晾着旁人,什么时候这小县城的举子也敢晾着她了?

澜宛一时气恼,便接受了友人的邀约,去洞春之北的雁回山秋猎,顺便散散心。

雁回山地势险要,荒无人烟,刚到这儿澜宛就颇为嫌弃,友人说这儿是天然的秋猎胜地,可到了此地转了两天,连只野兔都没见着,更不用说獐子野猪之类能够让人举力一射,好好发泄的猎物了。

本来是想着来散心的澜宛,结果无法秋猎,心没有散成,在这荒郊野岭无事可干,反而更加闹心。

也更加想念吕简。

她不信吕简对自己真的薄情寡义,只因为她是澜家女子的身份就与她恩断义绝。

她们俩拥有过无数个促膝长谈难以入眠的夜晚,从这些掏心掏肺的言谈之中,澜宛可以明显的察觉出吕简对自己有情。

但是迫于那些狗屁的正义之道,在得知澜宛的真实身份之后,吕简心里有所顾忌其实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这份顾忌并不会成为两个人之间真正的阻碍。

澜宛了解吕简,即便吕简是在吕家那种家风严明,一心向着卫苍,自诩清流之家中长大,但是在她心中也埋藏着对迂腐清流的鄙夷。

通过以往的交集,澜宛能够明显地察觉到在吕简内心深处,埋藏着不服和叛逆,那便是与澜宛神交之处。

正是因为这种不羁与反叛,让她们成为知己,坠入情网。

夜不成寐,澜宛发现自己从未这般思念某个人。

念到心口发痛,想到无法呼吸。

她给吕简写了一封长信,令人快马加鞭连夜送去博陵,务必交到吕简手中。

在信中澜宛开诚布公极为热烈地表达了对吕简的爱,拆解她这个人,拆解她所想。

点明吕简心中的理想与抱负,热情与锋芒。

想要与她携手到老,想与她共筑属于她们的爱巢。

无论吕简看完信之后会继续沉默,还是能够幡然醒悟发现自己内心真实所想,澜宛都将自己的心情和爱慕之意,全然洒在了这一叠厚厚的信纸之中。

吕简爱或不爱,她都要让吕简看明白自己的内心。

就算最后输了,澜宛也要输得心服口服。

澜宛将信发出去之后,决定回到博陵务必要去见吕简一面。

要她当面回答自己,无论是拒绝还是接受。

她要看着吕简的眼睛,让她不能说谎,不能欺骗自己的内心。

没想到吕简没有等她回去。

当吕简收到信之后,竟千里迢迢跑到了雁回山来找澜宛。

吕简从未如此冲动过。

从小到大她稳重而老成,收到谁的信而立即策马狂奔,千里赴约,这样的事向来和吕简无关。

这是她生命里的第一遭。

澜宛信中所述一片衷肠让吕简大为感动,对信涕零,难以自持。

吕简早就对所谓的教条成规心怀不满,如今怒马狂奔去见人人唾弃的妖女,不远千里只为赴心上人之约,更是让她心里有一种冲破束缚的畅快。

幸好吕简一时冲动去找了澜宛,不然的话,或许澜宛当年就死在了雁回山。

这场秋猎原本就是个阴谋。

是澜宛仇家设下的一个陷阱,想要活捉澜宛,将其折磨后砍下首级送回澜家。

澜宛友人早就被买通,将澜宛约到雁回山之后,想要在她不设防之时将她迷晕带走。

要不是澜宛思念吕简到无法入睡,那一夜也不会察觉到她的随从被杀了个一干二净。

有人悄悄潜入她的屋子,想要用迷香将她迷晕之时,假装睡着的澜宛立即手起刀落,当场将那人毙命,迅速从窗户逃走。

雁回山山峦叠嶂,山路又极为难走。

作为一个初到此地,极为不熟悉路况的人而言,这里的山路简直像是迷宫。

澜宛趁夜而逃,即便没有轻易被敌人追上,她也没能找到下山之路。

一直到黎明之际,澜宛依旧在山上与追踪她的人周旋着。

在一片落满金灿灿枯叶的山林间,看见吕简的那一刻,澜宛还以为是自己疲倦不堪出现的幻象。

为何吕简会在这里?

澜宛难以置信……

随后当她触摸到吕简细腻的脸庞,感受到她的温度,被她抱起来喂了水和食物,稍微恢复了一些精力的澜宛才确定,眼前之人的确是她朝思暮想的情人。

“为何你会在此?”澜宛捧着她的脸激动地问她。

“我……收到你的信之后,想见你,便按照信中所留的地址寻来了。没想到这山实在太大,我走上来之后就迷了路,没能找到你所居住的山庄。谁能想到迷着路还能误打误撞遇见你。”

澜宛没想到她居然会为自己这般痴狂。

原来自己并非一厢情愿,她们俩的确是彼此倾心,互相爱慕的。

澜宛一直都没有想错。

澜宛紧紧环着吕简的脖子,激动之余疯狂地热吻不止。

吕简也温柔地将澜宛拥入怀中,笨拙又热烈地回应着她。

见着了澜宛,感受到她在自己的怀里,吕简才有了些安全感。

可是危机还未过去。

追杀澜宛的那群人并没有想要轻易放过她,依旧在山中寻找。

寻不到人便封锁了通往山脚的所有道路,一边封锁道路一边继续进入山里围杀她们。

澜宛和吕简携手在山中逃难,严寒之下,很快便将吕简随身携带的那一点食物和水消耗殆尽。

两个人又饥又饿又疲倦,还需要随时警惕着被敌人找到。

若是落入对方手中,那便是前功尽弃。

澜宛安慰吕简说:“我家人这么久不见我回去,一定会派人来找。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我们一定要撑下去,一定够化险为夷!”

吕简摸着她的脑袋安抚她说:“我会保护你,带你平安回去。”

这光秃秃的山似乎是敌人早就选好,用来围困澜宛的天牢。

物产极为匮乏,能吃的东西基本上被她们吃完了,依旧不见澜家援军。

食物与水早就消耗完了,两人饿得头晕眼花。

一次惊险的逃亡,险些落入敌方之手后,澜宛受了伤,陷入了昏迷。

她饥饿难忍,饿意让她在梦中几乎发狂。

她觉得自己要死了,饿死渴死在此……

半梦半醒之间,她似乎闻到了肉味。

吕简将她扶起来,将一块烧好的肉放到她嘴边,劝她吃下。

澜宛完全没有精力去仔细思考,只觉得吕简实在厉害,竟然还能从这极度贫瘠的山中寻找到可以入口的食物。

还有水。

那水粘稠气味也不太好闻,但是为了活命,澜宛根本没有细想,贪婪地吞咽了下去。

……

最后澜家人在山脚下将那敌人屠杀之后,终于找到了她们。

澜宛被接回家疗养,而奄奄一息的吕简也被澜家养在家中。

澜家人能看得出来,澜宛能够活下来,多亏了吕简的照顾。

澜宛比吕简醒得要早,浑身还在发痛,不顾上自己的身子,澜宛非要去见吕简。

家人跟她说,你要去见她也行,但是去之前最好做好准备。

这话吓得澜宛心口一紧,忙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家人说,吕简似乎遭到了野兽的袭击,身上遍体鳞伤,极度消瘦,惨不忍睹。

澜宛莫名其妙。

那山中明显没有野兽,若是有的话,她们也不至于被饿了那么长的时间,野兽的肉足够充饥。

带着满心的困惑,澜宛到了吕简的房中,吕简还在昏迷。

澜宛检查了她身上的伤。

她右大腿被包扎了起来,看上去细瘦到不正常,似乎缺失了一半。

听照顾她的婢女说,她的手腕也都是可怕的血口,像是被利器所伤。

想起那梦中吃的肉和粘稠带着腥味的血,澜宛心头升出了一种让她极度不安的想法。

趁着大夫给吕简换药之时,澜宛查看了她的伤口。

那不是被野兽袭击之后啃咬的痕迹。

吕简大腿上缺失的肉,是被齐齐割下来的。

被吕简自己割下来的。

澜宛将要饿死之际,吃的是吕简的肉,喝的是吕简的血。

她是靠吕简的血肉才活下来的。

得知真相,澜宛在吕简的病床边嚎啕大哭。

她没有想过这位向来沉默寡言的人能够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她无法想象,一直以来温吞的吕简,能对自己下这么重的手。

她一直以为自己爱吕简,比吕简爱她要多许多。

没想到吕简对她之爱,情逾骨肉,丝毫不输。

澜宛彼时被深深震撼之情,非言语所能描述。

她吃了吕简的肉喝了她的血,从此以往,她与吕简便灵肉合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澜宛欣喜万分——这世间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将她们分开了。

突遭大难,澜宛在往后的一个月时间里病情反复,待她昏迷了三日再醒来时,发现吕简已经被吕家人接走了。

那时澜宛病情不稳定,又因极度思念澜宛,高热难退。

家人怕她拖着病躯乱跑,便将她关在屋子里,勒令澜家上下好好照看她,不许她外出。

而吕简已经康复,吕氏宗族开始为吕简相看,想要快些将她的亲事定下来。

那时科举就要开考,吕简一心扑在应考上,跟家人说,她暂时不想将精力分散。

澜宛听闻吕家的动向,知道她若再不行动便会失去吕简,不再犹豫,立即将雨露丸服下。

澜宛从澜家杀了出来,深夜闯入吕简的房间,要与她相谈。

相谈的过程中,雨露丸的毒性发作。

澜宛求欢,吕简无法拒绝,与她恩爱了。

事后澜宛在吕简怀里跟她说:“来之前我服了雨露丸,只有与你云雨才能排解,否则便会毒发身亡。若是此生无法与你在一起,我宁愿死于此处。我不想强迫你,只想看你最本真的心意。”

“你怎可用自己的身子开玩笑?”吕简没想到澜宛会这么疯。

“幸好,我没爱错人。”澜宛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即便所有人都惧我,怕我,恨我。但有你爱我,我此生无憾。”

澜宛专心孕育与吕简的孩子,与吕家抗争的砝码——也是与澜家斗争的武器。

身为澜家的女儿,澜宛明白,若是她选择和寒门成亲,往后没有妻族相助,她们家在澜氏嫡系内部相争中,恐怕会逐渐处于劣势。

而且对于原本就陷入与皇室争斗的澜氏宗族而言,是一件不可容忍的事。

所以澜宛怀孕了。

无论是吕简还是澜家,都能用这个孩子教他们闭嘴。

这个孩子一开始并没有顺利怀上,甚至差点让澜宛赔了性命。

吕简不想她再冒险,但澜宛还是瞒着吕简继续服用。

好不容易怀上了,肚子渐渐隆起,她借口到外地公干,等她即将临盆,一切都尘埃落定之时,便去了吕府提亲。

对大苍百姓而言,未婚先孕,这是一件难以启齿极为羞耻之事。

足以催毁澜宛一世之名。

除了吕简之外,不可能再有良人愿意与她成亲。

澜宛便是将一辈子赌在吕简身上。

她赌赢了。

“为何你对我与对旁人这般不同?”吕简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

澜宛道:“因为你值得。你是值得我相遇三生,爱恋三世之人。”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83 章 下一章:第 285 章
热门: 校草是女生[穿书] 我的游戏果然有问题 如何反撩觊觎我的挚友[重生] 月朗风清 影帝的炮灰前夫拒绝营业 重生后怀了男主的崽 天逆 乡野美色:与风流少妇香艳情事 文娱新贵 与帅弟同居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