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3 章

上一章:第 282 章 下一章:第 284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石如琢的马车队伍终于到了博陵城门口。

当她再次看到博陵城的时候, 有一种恍如隔世的迷糊感。

许久没有回来了,她要去长公主那边问安,向她的庇护者交代离开的这些日子在做什么。

明日起就要回到秘书省报道, 只怕她的上峰对于她的迟迟不归又是一顿唠叨。

离开了这么久, 已经超过之前请的假期, 不知道上峰会如何教训她。

以及先前给天子传了密信, 或许天子会再次召见她与她相谈。

自吕澜心伤好了之后, 眼看要到博陵, 似乎是想要在离别之前讨最后的甜头,又诱惑着她,以丰州另外两处辎重所在与她讨要欢愉。

她也一如既往无甚感情地在沉默中应承了。

对石如琢而言, 不过就是花点时间和气力罢了,她甚至连衣服都不会脱,如此便能够得到极为重要的线索,何乐而不为?

对她而言这是百利无害的事情。

而吕澜心似乎对此事乐此不疲, 很沉迷很快乐。

这是一种病态的享乐态度, 石如琢不能理解。

她所有这方面的经验都来自吕澜心, 这种事让她痛让她难受,让她反胃, 没有丝毫的享受之意。

为何吕澜心会喜欢, 为何这世间真有乐于其中之人,她实在不懂。

“你要回长公主的承平府吗?我送你一程。”吕澜心说道。

“不用,我认得路。”石如琢拒绝。

“好绝情啊, 谁能想到昨夜你还与人家缠绵了数个时辰呢?哎……”吕澜心假意抹泪。

石如琢已然对她的套路见怪不怪, 连说她无耻的力气都懒得花。

吕澜心见她不搭腔, 便换了个话题:“即便回到博陵府, 你也依旧身处在危险之中。你当知晓我娘的手段。还是让我看你进了承平府再说吧。”

吕澜心没有再给石如琢反对的机会, 跟在她的马车之后,穿过博陵即将宵禁的寂静长路,目送着她进长公主府。

吕澜心就要离开的时候,阿卉问石如琢:

“石姐姐,我能想将小黑送给吕姐姐,可以吗?”

石如琢平淡地说:“你想这么做就去吧,毕竟是你的猫。”

得了石如琢的肯定,阿卉兴致勃勃地抱起小黑,一路小跑到吕澜心的马车边上,喊吕澜心的名字。

吕澜心连车帘子都没有为她拉开,透过车帘的缝隙问阿卉:

“有事吗?”

阿卉说:“我知道吕姐姐之前特意去市集换回了羊奶喂小黑,如果没有吕姐姐的照顾小黑早就死在路上了。虽然吕姐姐没说,但是我们都知道的。所以……其实吕姐姐是喜欢猫的吧?小黑就交给你了。”

阿卉抬起双手将小黑抱到车窗帘子的缝隙之下,呈给吕澜心,就待她接过。

吕澜心很明显地往后一靠,和小黑保持距离,冷着脸说:“谁跟你说我喜欢猫?快些拿开,不然的话我连猫带你一并剁了。”

阿卉一点儿都不怕,笑嘻嘻地说:“我才不信呢。你要是杀了我的话石姐姐肯定会生你的气,到时候看你怎么哄她。”

吕澜心:“……”

吕澜心的目光在小黑的脸庞上逗留了很短的一瞬间。

即便再短暂,也没有逃过阿卉的眼睛。

她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细节,知道吕澜心是在打量的小黑。

吕姐姐的确不是怕猫。

不再做言语上的扯皮,阿卉直接将小黑放到了吕澜心的马车里。

吕澜心提高了声音:“谁允许你把这东西丢进来的!”

阿卉一边往回跑一边对她说:“是石姐姐让我这么做的!你要是舍得的话就把猫丢了吧!”

吕澜心难得有些着了道的气闷,低头看了一眼小黑,想要一脚把它踢出去。

但是小黑很是时候地在她的脚边卧下了,不怕她,就这样窝在她长长的裙摆上。

感觉到一团软乎乎热乎乎毛茸茸的玩意贴着自己的脚踝,吕澜心心烦地将脚缩了回来,没再去看它。

.

吕澜心在博陵有六处隶属于自己的别馆,有两处是除了亲信之外,连家人都不知道的。

还有一处是除了她自己和婢女之外,无人知晓之地。

所以即便她回到博陵,不回吕府,也有去处。

但她没有去任何一间别馆,而是直接回到了吕府。

马车到吕府大门前的一处拐角停了下来,让阿铭不必跟着她进去。

“可是,主上……”阿铭实在不放心她独自回去。

“无碍。”吕澜心并不和阿铭多说,临走时看了一眼窝在软垫上睡得四仰八叉的蠢猫说,“你先回长息别馆等着我。”

“喏。”

即便是冬日,吕府之中依旧树影翩跹花团锦簇。

因为吕简爱树爱花,喜爱月光色,吕府上下所有的布置都是随着吕简的喜好而设。

每一处的细节都体现着澜宛对妻子的爱意。

吕澜心进门,澜宛正坐在前厅的正中的高背胡椅上,手里拿着茶盏,细细地品茶。

吕澜心进来了她也没有抬头,更没有开口喊下吕澜心。

而吕澜心也没有故意要躲避她的意思,径直走进前厅,主动上前恭顺地向她问安。

“阿娘,我回来了。”

吕澜心弯腰一拜,头才刚刚弯下去,澜宛手中的茶盏便“啪”地一声,碎在她的脚边,溅湿了吕澜心的裙摆,沾上了不少茶渣。

茶盏乍碎的声响惊得整个前厅的奴仆心上一颤,不自觉地停下了手中的活,竖起了耳朵。

以他们对主母脾气的了解,恐怕这又是一场大风浪。

但和以往不同的是,大娘子似乎全然没有要上前求情的意思,也未见讨饶或是慌神,反而站在原地,保持着与方才进来时丝毫不差的笑容,问她娘:

“阿娘因何事生气?”

澜宛看着气定神闲的吕澜心,有种不太熟悉的从容。

澜宛问她:“赵二的尸首你埋在了什么地方?”

吕澜心微微昂起头,有些疑惑:“赵二死了吗?”

澜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慢慢向她走来。

面色阴沉如湖,一眼瞧不见底,不知其下蕴藏着什么样的怪物。

但吕澜心依旧站在原地动也未动,神态平静,甚至闭着眼睛,让一路以来看石如琢看到发痛的双眼有片刻休息的机会。

就像没有察觉到任何危险。

澜宛走到她的面前,直视着她:“赵二在我们家八年,他是看着你长大的,小时候他还救过你的性命。”

“是啊,我记得呢阿娘。”吕澜心道,“那时候我傻,还喜欢叫他哥哥,分不清主仆之位。怎可叫一个下人为哥哥?”

澜宛将随身的剑抽了出来,架在吕澜心的脖子上。

“赵二他们的尸首,埋在了何处?”

澜宛的声调听上去似乎没有变化,但她带上了一点笑意,语速变慢了一些。

闭着眼的吕澜心更能清晰地分辨她语气的变化。

“一个奴仆而已,阿娘。”吕澜心竟开始劝澜宛,“死了便死了,一条贱命罢了,你莫非要为了个奴仆伤害唯一的女儿?而且,阿娘,为什么我会知道赵二的行踪?莫非阿娘让赵二去找孩儿了?澜娘真是惦记孩儿。不过现在边疆时不时还是有些动荡,特别是多衣国新主登基,多衣国内诸多集团摩擦不断,盗匪横行。赵二若是去多衣国寻孩儿的话,在半道上被谋财害命也不是不可能。阿娘再派人去探查探查,可比按着从未见过他的孩儿要有意义。”

吕澜心睁开眼睛,看着澜宛,温婉地笑道:“吕娘护着我去了多衣国,正是想让澜娘消消气,也是想要试试孩儿的手段,给孩儿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怎么孩儿刚从多衣国利落地办完事回来,澜娘没奖励就算了,还对孩儿喊打喊杀?若是吕娘知道了,怕是又要生病了吧?”

吕澜心最后一个字刚落,左脸就收到一个响亮的耳光。

白皙的脸上立即浮现鲜红的指印。

嘴角渗出了一些血,这个耳光在她的意料之内,疼痛是她早就习惯的感受,在挨了这个巴掌之后,她甚至连头都没有偏移多少,停顿也不过须臾,很快便像是这个巴掌从未发生过,她也丝毫没感觉到痛楚似的开口道:

“我这个不肖子做什么都是错的,所以还请澜娘以吕娘的身体康健为重。”

澜宛一言不发,手中的剑也在施力,压进了她的肌肤之中。

只要她娘亲手中略略一动,锋利的剑就会割破她细嫩的喉咙。

其实死也没什么不好。

以往的害怕只是本能,但当她真的去思索死亡的失去和获得之后,她发现自己信奉人无轮回万物无转生的想法,让她洒脱了许多。

若是死了之后,便能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再也不用见到她这两位娘亲,那该是多幸福的事。

吕澜心想起石如琢偶尔会瞥向她的目光。

就是有些可惜,那件事还未学会。

……

一阵轻咳自远而近,澜宛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她将剑收了起来,闭上眼睛,待她重新睁开时,宛若将心中的戾气一扫而空,换上了一副发自真心的笑容,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回头问吕简:

“你怎么出来了?天气这般凉,瞧你,也不多穿一些衣裳,好不容易才好了一点,要是病情反复的话又要吃那些苦得要命的药了。”

吕简上前,很自然地握住了澜宛惯使剑的右手,对她说:“在屋子里呆了这么多日,都快发霉了,阿幸回来了,正好出来见见她。”

澜宛笑着,不语。

吕简对吕澜心说:“一路辛苦了,知道你这回将多衣国的事务处理得利落,回家了就好好休息一段时日吧。”

吕澜心说了声“是”,最后说要好好去清洗清洗,便往她的院子里去了。

待吕澜心走了,所有的仆人也都离开,前院就剩下吕澜二人时,吕简对澜宛说:

“她是你怀胎十月,好不易容才生下来的孩子。”

澜宛眼波之内很明显有些变化,吕简这句话触动了她的心。

吕简在心疼她,不想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就这么泯灭。

吕简和澜宛之间,可以说没有任何秘密。

即便有一些从未说出口的想法,可是她们俩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太长了,太熟悉对方,不用语言沟通都心有灵犀,知道对方所想,也从未想隐瞒对方。

但有一件事吕简从来都没有告诉澜宛。

多年前,澜宛将吕澜心的猫杀死丢弃的时候,看见吕澜心哭着哀求,吕简是想上前阻止的。

她并不赞同澜宛这么做。

澜宛的铁腕教育,只会让吕澜心愈发地叛逆,往无可挽回的深渊越陷越深。

在吕澜心出生之前,她们二人就定下了约定,往后孩子教育都交给澜宛,吕简也会提供一些建议,但还是以澜宛的意见为主。

“我一定会为你们吕家培养一位出色的继承者。”

在吕澜心出生之前,澜宛雄心勃勃地这般说道。

若是吕简出言阻止,那便是在证明澜宛的失败。

而当她发现吕澜心性格偏激,想要再去管教时,为时已晚。

吕澜心已经不相信她,不服她的管教,所有教导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心中全是叛逆之意。

无法将女儿拉回来了。

她顾及着妻子的自尊心,也努力保护着女儿的安全,费尽心思平衡母女俩的关系。

吕简知道这个孩子是澜宛为了争取她,冒着性命之忧怀上的。

这是她们好不容易才建起的家。

澜宛的体质其实很不适合怀孕。

在这个宗族的压力胜过一切的时代,来自寒门的小小士子吕简,明白澜宛是毒物,若是靠近,自己也会被沾染上剧毒。

可这毒物对自己一往情深,她也早就身陷这份迷恋之中,此生不渝。

在吕简多年前初来博陵,与澜宛初初相识,被她救下性命,也以自己的命去换澜宛之后,吕简便明白红颜知己万金难求。

她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一生来爱护澜宛。

原本以为自己该是倾心付出的那一方,没想到,往后的几十年间,被全心溺爱的人,是她自己。

在吕简被吕家胁迫,让她嫁给中书侍郎之子,想要她凭借夫族平步仕途,延续吕家香火的时候,澜宛带着腹中子,强硬地上吕府提亲。

她已经怀了吕简孩子一事,吕简一直都不知道。

直至澜宛敲开吕府大门,告知吕府上下她肚子里已经有了吕家的骨血之时,震惊的吕简才和宗族亲眷一块儿知晓这件事。

即便是在民风极为开放,被美称为自由与灿烂的博陵,未婚而孕的之事,也称得上惊世骇俗。

吕家全然没有想到,自小恭谨律己的吕简,竟会搭上澜家妖女。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82 章 下一章:第 284 章
热门: [综英美]魔法学徒 我在动物世界玩逃生 黑化值清零中 极品老板娘 我的老师美如妖 荒村红杏 貌美战神只想养狗[快穿] 全能运动员 裴宝 悍农:情荡狼洼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