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5 章

上一章:第 274 章 下一章:第 276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确定这回是真正踏上回博陵的路, 车夫没再受到吕澜心的威胁,石如琢这才略放宽了心。

但车夫说如今她们已经绕到蒙州以西,往博陵去的话还需二十日。

石如琢听到“二十日”, 心口一阵烦闷。

她离开博陵已经一个多月, 再要二十日才返回, 也不知如今博陵的各方势力状况如何, 她传回去的密信, 天子阅毕之后有何动作……

还有长思她们,有没有遇到危机困扰。

这一切她都不知晓。

一想到长思她们若是遇到阻碍, 而自己却耽误于此帮不上忙,心里的焦躁感便让她寝食难安。

幸好有阿卉这一路上帮她忙里忙外解决一些琐事。

阿卉会捉鱼, 还会抓一些野鸡野兔,处理起来也特别麻利,吃不完的便做成肉脯, 或是找个小村子与人交换回蔬菜或是果酒。

阿卉能干, 还能说会道,时常跟石如琢说她以前跟她娘上山打猎时的趣事,更有那撞邪的惊险。

石如琢全当故事来听,焦躁感被排解了不少。

吕澜心的马车依旧跟在她的马车之后,吕澜心也仍然会在夜半钻入她的马车里,抱着她取暖,将她冻得发僵的脚握在手心里。

无论石如琢怎么训她怎么骂, 甚至提棍子要抽她,她丝毫不畏惧不说,还软绵绵地对着石如琢笑。

阿卉睡在另一辆马车里, 有一次早上打了一只鸟, 打算烤来吃, 兴奋地去叫石如琢起床时,便瞧见了吕澜心和石如琢睡在一块儿的场面。

石如琢醒来,发现吕澜心又来了,便将她推开。

吕澜心起身时,确定石如琢脚不冷了,这才离开。

“石姐姐,你对吕姐姐好凶哦。”

阿卉看了几次石如琢对吕澜心发火的模样,挺不解的。

“吕姐姐对你这般好,怕你冷还帮你捂脚。以前我娘亲也这样疼爱我,换作一般人都是做不到的。”

石如琢知道阿卉涉世未深,也并不想将自己和吕澜心那点儿烂事儿告诉她,脏了她的耳朵。

只是跟阿卉说:“我和她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我憎恶这个人。”

“但,石姐姐还是让她跟着唉。”

“因为我需要从她身上获得想要的信息,仅此而已。”

石如琢说完之后,见阿卉的神色有些尴尬地看着她身后,她便知道吕澜心都听见了。

“这梅花软糕挺好吃的,你尝尝。”吕澜心就像是什么也听着,带着如常的笑意,将包软糕的小布口袋放下之后,看了眼石如琢放在手边的硬饼。

“这个硬饼能给我吗?”她很有礼貌地询问。

石如琢没回应。

吕澜心和她待在一块儿的时间越来越长,对她也越来越了解。

石如琢是不会应承吕澜心任何事的。

但只要她没直言拒绝,便是默许。吕澜心拿了硬饼说了声谢谢,便走了。

阿卉看着用香甜的软糕换走硬邦邦胡饼的吕澜心,更是不解。

今日的吕澜心上了点薄妆,云鬓长眉,眼眸里带着点点明亮,肌肤更是如玉一般光洁,阳光之下,白得耀眼。

阿卉看她看得有点发愣,她走之后,还有淡淡的馨香留在石如琢的身边,隐约流入阿卉的嗅觉。

吕姐姐可真好,一点都不像坏人。

石姐姐为什么这么恨她呢?

“别被一些表象迷惑。”石如琢提醒阿卉,“别轻易靠近她。特别是我不在的时候,不要与她单独相处。”

“嗯?为何?”

石如琢本想说“她是一个会轻薄少女的无耻狂徒”,但想了一想,改口道:“听我的便是。”

阿卉虽不明就里,乖巧地点了点头。

原本阿卉是睡在另一个马车里,这几日骤然降温,冻得她难捱,石如琢便让阿卉过来跟她一块儿睡。

阿卉过来之后,吕澜心便不再钻她马车。

石如琢想了想,吕澜心似乎对旁人都是嫌恶的,嫌这个臭嫌那个脏,一副世家千金的做派,大概也是不想和阿卉挤在一块儿。

这便好,石如琢便让阿卉以后都跟她睡一块儿。

这一路阿卉以物易物,吃喝都不愁,没投宿,都住在马车里,石如琢那最后二十文钱也一直没花。

那夜冷得阿卉睡不着,睡前喝了一肚子的冷水,这会儿闹起来。

她翻来覆去想要快点寻找睡意,睡过去就好了,实在不想在这么冷的夜半离开温暖的被窝。

可肚子疼得她直冒冷汗,顶着这难受劲儿根本睡不着,只能抖擞了一下精神,起来解决。

阿卉披了衣服从马车上下来,刚站稳,突然后脑被猛烈一击,顿时头晕眼花,喊都没来得及喊便软了身子,倒在了地上。

一波黑衣人悄无声息地如黑色的潮水涌到她身边,将她翻过来一看。

“不是她。”

目光转向了身边的马车。

……

吕澜心一向睡得很浅。

自小澜宛传授给她澜家独门点穴手法,顺道教授了一些武艺,还让她拜了玄天派大师兄为师,学了几年的腿脚功夫。

加之眼睛受损之后,平日里耳朵用得比眼睛更多,听力已然异于常人。

即便那波黑衣人的动静已然小到不能再小,夜里的风声劲猛,但吕澜心还是察觉到了异样。

睁开眼睛,贴着马车听了片刻,立即将随身携带的刀握进手里。

六个黑衣人悄然接近她的马车,相互给了个眼神,站在马车边的人猛然将马车的车门给撬开,另外两人冲了进去,要将吕澜心制服。

“大娘子,别胡乱动弹,我们不会伤害你!”

这些黑衣人是澜宛派来的,是澜家的下奴。而吕澜心是澜家大小姐。澜宛交待的便是将吕澜心绑回来,无论如何他们只能制服吕澜心,不敢伤害她。

一声劝告之后竟是惨叫,以及温热的血喷溅在马车窗帘上的声音。

剩余的四位黑衣人心下一惊,迅速后退了几步。

吕澜心从马车里走了出来,手里握着沾血的刀。

刀尖还在滴滴答答往下滴血。

不仅是刀,她的衣衫她的脸上,全都是血迹。

那两个进入马车的黑衣人身上都有功夫,却被吕澜心于一瞬间反杀。

他们的大娘子手段有多狠辣,他们心里都有数。

可先前是对着外人狠,如今面对为澜家效力多年的下奴们,不见丝毫手软。

吕澜心可以毫不容情地取了他们的性命,而他们却不能下狠手。

一时间没人敢上前。

吕澜心环视他们一圈,冷言道:“一群窝囊废。”

“大娘子!”

不远处五名黑衣人拎了个人过来,喊了吕澜心一声。

吕澜心回眸,见他们将石如琢双手绑在身后,将其拽到吕澜心十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摁着石如琢的脑袋,将她压在地上,脸贴着冰冷的冻土。

石如琢身子非常僵硬,似乎在用全力沉默地反抗。

但她没有习过武,力量不足以抗衡。

“大娘子,我劝您不要胡来。不然的话,她的性命可就保不住了。”

说话的黑衣人单手按着石如琢的脑袋,膝盖顶在她的后背上,几乎用整个身子的重量控制着石如琢,让她无法动弹。

说话的黑衣人吕澜心认得,太熟悉了。

赵二,在澜家八年,专为澜宛办事,基本上杀人的脏事儿都交由他来做。

吕澜心慢慢走近,声音悠然:“我娘让你来就是要取她性命的吧?无论我胡来或不胡来,你也不会手下留情,不是吗?”

赵二眯起眼睛,揪起石如琢的头发,让她抬头:“大娘子,您真的要再往前走一步?”

尖锐的刀压在石如琢的脸上:“我赵二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您应该最清楚。无论老弱妇孺,只要是主上下达的命令,我就一定会执行。这小娘子细皮嫩肉的,怕是禁不止我这一刀。”

吕澜心低眉看了眼石如琢。

石如琢脸上沾着不少的土,但眼神之中没有任何惧意,依旧明亮通透而坚定。

而此时石如琢的的确确是看着她的。

一想到此时自己的模样映在石如琢的双眸之中,吕澜心心口忍不住发热、发烫。

吕澜心定了定神,努力压抑嘴角快要飞扬起来的笑意,继续往前走。

“你要割她,与我何干?”

吕澜心将手中的刀的刀尖由对着地面,一转,刀尖朝上,浑身的杀气立现。

吕澜心快步而来,对着最近的一名黑衣人脖子便切。

那黑衣人全然没想到吕澜心会不顾那姓石的安危直接下手,躲闪不及,被割了一个大口子,血流如注。

吕澜心看他慌张躲避又不敢还手的模样,哈哈大笑。

她的笑声在静谧的郊野黑夜之中回荡,让人毛骨悚然。

昏迷中的阿卉被吕澜心的笑声闹醒了,醒来时脖子剧痛,浑身都像被狠狠抽打过似的,原本披在身上的衣服也落在三步之外的地上,她被冻僵了,趴在地上无法动弹。

她隐约看见前方的吕澜心和几个黑衣人。

石姐姐呢……

石姐姐被挟持了?

“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吕澜心讥讽道。

赵二脸色更沉了:“大娘子,若是你再这般冥顽不灵,别怪我们兄弟们不客气。主上说了,要将你绑回去,我们即便对你动点儿粗,想必主上也不会怪罪我们。”

“你们来绑一个试试。”

吕澜心的刀分毫不让。

赵二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石如琢,将锋利的刀卡进了她右耳的耳尖和脑袋相交的窝里。

只要他往下一切,石如琢的耳朵就会被他齐整地切去。

“大娘子,其实这次主上是让我们在你面前将这姓石的女人杀了。无论你如何做,我们一定得杀了她。那就从这只耳朵开始吧。”

石如琢屏着气,虽说她在努力控制着恐惧之意,不想在吕澜心面前有任何的示弱。

但再克制,她也是活生生的人,也会痛也会害怕。

赵二握紧了刀,就要发力往下切。

吕澜心啧啧两声,也未有要冒险上来搭住她的意思,且用一种事不关己的语调说:

“要是被切掉一边的耳朵,回头可就难看了。看来我得寻找新的玩物。”

赵二听她这么说,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

依旧切进去了一些,鲜血顺着石如琢的耳朵流下来。

石如琢冷笑着说:“我对你不过也是逢场作戏而已。你不会以为我对你有什么真情实意吧?竟这般兴师动众。”

看见石如琢流出来的血,听见她的话,吕澜心左眼猛地跳动。

“行了。”吕澜心微微弯下腰,提声道,“动手吧。”

赵二忽然察觉到一种强大的压迫感自他身后逼近,他回首只时,无数支箭破空向他们射来。

吕澜心趁此机会长臂横着一甩,手中的刀嗖地飞了出去,不偏不倚一刀插-进了赵二的眼睛里。

剧痛之下赵二发了疯似的乱砍,吕澜心猛扑上来将赵二撞开,一把将石如琢护在怀里。

方才她假装满不在乎地前进,就是为了能够尽量拉近距离,高声大笑也是为了提醒一直在暗中保护她的亲信,找机会藏匿、行动。

吕澜心所有的话语,行动,都是为了吸引赵二等人的注意力,好让她的亲信在暗中部署,一击即中。

箭矢如雨下,吕澜心用力将石如琢压低,整个人伏在她身上。

待赵二等人全部被射杀,周围没了动静,石如琢快要被她压得喘不上气,忍不住推了推她。

“行了,可以起来了。”

吕澜心还是不放开她。

低着头,拥着她的双臂依旧在情不自禁地颤抖。

“你没事吧?”

吕澜心分明浑身都是冷汗,头发有些凌乱地贴在脸上,看上去状况很不好。

可是石如琢还是见她嘴角微颤,撑起一个笑容。

她笑了。

就像是控制不住。

石如琢第一次发现,吕澜心那一惯的笑容并不是因为她天生爱笑。

而是除了冷脸和笑之外,她似乎不会其他的表情。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74 章 下一章:第 276 章
热门: 宝鉴 穿成万人迷的男友[穿书] 一个无情的剑客 浩荡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娱乐圈] 水泊俱乐部 超级玩家 在被迫成为风水先生的日子里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我以为我们在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