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5 章

上一章:第 264 章 下一章:第 266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卫袭和童少灼到承平府门口之时, 正好遇见唐见微乘坐的马车。

童少灼一眼就认出了童府马车,唐见微下车向二位见礼。

双方三言两语便明白都收到了童少悬寄回来的快信,一时无言。

唐见微敬辞之后, 去了一趟博陵长孙家, 找到了长孙岸, 将童少悬于信里交待的事儿跟长孙岸说了。

阿念人还没至菿县就传了快信回来, 信中内容焦灼, 可想而知外祖母这回病情的凶险。

长孙岸立即差人给她在寺庙里清修的耶娘送口信。

“何事的事?”长孙岸听闻此事唇也白了, 半天才想起邀唐见微坐下。

“已经病了月余,我公婆去菿县探望时下不来床了。长孙府上布置了灵堂冲喜,就怕老太太挺不过去。”

长孙胤是长孙宗族里颇受敬重的人物, 无论是洞春的长孙氏还是博陵长孙氏,以及散落在大苍各地的枝枝叶叶,不少都受过长孙胤的照拂。

即便归隐菿县之后,也没少为宗族的事务操心, 长孙氏的子孙大多都听闻过这位祖母的事迹, 受了她的恩惠自然也念着她的好。

她这么一病, 在宋桥和童长廷赶到菿县之时,东南附近的长孙后人已经到了好几家。

小婢女将茶端上来了, 唐见微也没心思喝, 她还有一堆的事儿要准备,跟长孙岸说完之后她便要回去了。

长孙岸送唐见微出门,说她会立即通知博陵长孙氏, 待她耶娘下山, 便往菿县去。

唐见微从长孙府出来后速速回了童府, 童少潜已经从茂名楼回来了, 她和童少临一块儿整理好了行装。

唐见微将阿难抱了出来, 这便准备和童少潜一块儿前往菿县。

童长廷在寄给童少悬的信里表达了一些想要让外祖母瞧一眼阿难的想法。

这是阿难与外曾祖母的第一面,也有可能是最后一面。

童少悬将此情转述,惹得唐见微潸然泪下。

阿难即将满周岁,带着她虽说路上多少会有些麻烦,可是唐见微还是下定决心要带上她一块儿去。

原本童少临也是想去的,可是路繁临盆在即,若是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生产的话,或许有性命之忧,唐见微和童少潜也劝她们不要冒险。

“而且这么大的童府不能离了人,我和三姐这么一走,里里外外的都得大姐和大嫂拿主意。”唐见微劝说,“我将紫檀留下了,这孩子机灵又能干,你们有什么事儿就使唤她。”

童少临和路繁留于博陵,唐见微和童少潜收拾好了行装,抱着阿难,带了季雪和秋心两位婢女随身照顾。

前段时日沈绘喻和另外一名护院跟着童少悬一块儿走了,唐见微叫上唐伏和佟麟等十六人护送,用过午膳便出了博陵府。

马车赶得急,唐见微抱着阿难,生怕她坐不惯马车会哭嚎。

没想到这颠簸之下她居然泰然自若,一双大眼睛看着唐见微,时不时吹个泡泡出来,脆脆地喊几声,看着还挺开心。

唐见微和童少潜瞧这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乐呵,相视苦笑了一番。

“希望外祖母吉人天相,能熬过去。”童少潜愁眉苦眼的,说话也有气无力。

唐见微摸着她特意戴上的玉扳指,安慰童少潜道:“放心吧,那年咱们见外祖母的时候,我瞧外祖母的精神头还好得很,希望等咱们到的时候她病就好了。”

童少潜也努力将提心吊胆的心思往下压。这种事越是惦记越是容易成真,她便说点别的事情来转移情绪:

“阿慎,你说你去承平府的时候,正好见着了二姐?”

“是啊。我将此事告知二姐了。”

“那她没说一块儿回去?”

“当时没直接说,毕竟她现在是贵妃,不像咱们平头百姓,要去哪儿申请文书便是,快得很。她若是要离开博陵,得费一番周章。”

“嗯……也是。”

“不过我看二姐似乎也很惦记外祖母,说不定她打点一番后,便会跟着一块儿来吧。若是真无法动身,想必外祖母也不会怪她。”

.

唐见微从承平府离开之时已经跟卫袭说了,长孙胤病入膏肓之事,卫慈已然知晓。

卫袭站在承平府大门口静默了片刻,童少灼没敢打扰她,就在一旁候着。

待卫袭迈开步子往里走时,童少灼立即跟上去。

卫袭已经将如何安慰卫慈的话在心里过了一遍,却在踏入承平府花园的时候,听见了里面的明朗欢悦的金石丝竹。

卫袭步伐略略缓了两步,随后便要踏入前厅。

“我在这儿等陛下吧。”童少灼道。

“嗯,也好。”卫袭不确定这时候姐姐见到童少灼这张脸会是什么心情,还是暂时别碰面的好。

卫袭让童少灼和侍卫都在花园这儿等着,她独自去了前厅。

“陛下。”卫慈正依在软塌上与陶挽之对饮,见着卫袭来了也未惊讶。

卫袭见卫慈面上带笑,哼着她喜欢的曲子,似乎一点都没有因为长孙胤病重之事受到影响。

“陛下怎么来了?”卫慈将酒杯放到案前,笑盈盈的。

陶挽之瞧那空了的酒盏,不太想继续给她添酒,可卫慈又催得紧,她有些为难,情不自禁地看向卫袭。

卫慈察觉出了她的眼神:“怎么,本宫一杯酒都喝不得了?”

陶挽之未应她的话,卫袭笑道:“姐姐,大天白日的喝这么多酒做什么,也不怕伤了身子。先前不是挺听陶御史的劝么?少喝了许多,不喘不咳,精神了不少。好不容易戒掉的坏习性,还是别重蹈覆辙了。”

卫慈听出她话里有话:“不就是长孙胤要死了么,你们一个两个的在这儿丧不搭眼,也不嫌晦气。”

卫袭接过陶挽之手里的酒壶,亲自给她倒酒。

天子为其倒酒,整个大苍也就长公主这儿独一份了。

“哪儿的话啊。”卫袭说,“最后一杯了啊,真最后一杯,大白天的喝醉,准头疼。回头还不是陶御史照顾你?你不心疼,朕还为你心疼呢。”

倒完之后将酒盏往卫慈面前一推,卫慈看着酒杯也没拿过来,只说:“我有些困了。陛下若没有别的事,请回吧。”

“没别的事,就是想姐姐了,过来看看姐姐。”卫袭就像位听话的妹妹,姐姐让走,她便走了。

卫慈“嗯”了一声,闭上眼睛。

若不是知道她们姐妹感情笃深,真要为她对待天子的态度鞠一把汗。

卫袭走了两步,卫慈闭着眼道:“那个童少灼,是不是跟着你一块儿来了?”

大概是方才她俩在花园里说话的声音被卫慈听见了。

“是。”卫袭道。

“来了怎么不过来露个脸,我这般让人害怕?”

花园和前厅就隔着几簇刚刚修剪过的绿植,虽见不着面,但丝竹声停了之后,卫袭和卫慈的对话童少灼在园子里听得一清二楚。

卫慈提及她时,她后背一直,竟有些紧张。

“长筠,来,皇姐喊你。”卫袭略提高了声音,对着童少灼的方向唤了一声。

童少灼立即急急地揉了揉脸,让僵硬的脸部肌肉活动活动,练习了两下笑容之后,绕进了前厅来。

“长筠见过皇姐。”童少灼跟着卫袭叫皇姐,叫完之后才开始考虑是不是有些不妥。毕竟跟着天子喊“皇姐”,当是皇后才有的权利。

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没法回头,童少灼更是闹得慌。

卫袭见她乖巧得如一只小鹌鹑,甜甜的又有些胆怯,竟不是装出来的。

“童贵妃。”卫慈直视她道,“童贵妃好模样,眼睛长得可真美。本宫这是第一次见童贵妃吧?”

童少灼立即应道:“是。殿下千岁。”

卫慈嘴角抬了抬:“本宫可不想活到千岁。活那么长有何意义?若是能将几十年活明白,活开心了,已是不易。童贵妃。”

“在!”

卫慈道:“听说陛下先于台省颁下敕旨封你为妃,之后又力排三省、少府、礼部之议,将这贵妃头衔落实了。本宫与陛下当了三十多年的姐妹,很少见她真情实意地争取某个人。”

卫袭见卫慈把手指上镶嵌着蓝玉的戒指取了下来,对童少灼招了招手,让她过来。中指是套不进去了,便为她套在无名指上。

童少灼:“殿下,这……”

卫慈道:“看得出来天子很珍视你。你喊本宫一声皇姐,这戒指便是皇姐送你的见面礼。”

童少灼虽然是个武将,但也识货。这戒指通体冰蓝,看一眼便被它摄了魂似的无法将目光移走,在阳光映照之下,还能从那冰蓝之间察觉出一缕若有似无的雪色,又是长公主亲自从自己手上取下来的,可想而知有多珍贵。

童少灼一时拿不定主意,不知该不该收,便回头看卫袭,等她发话。

卫袭道:“还不快谢皇姐。”

童少灼立即道:“多谢皇姐惠赠,长筠一定会仔细着收好。”

卫慈笑道:“不过是个物件,你喜欢戴就戴着,不喜欢就放着,没必要仔细。行了,我是真困了,你们走吧,我要睡了。”

卫袭和童少灼离开承平府,坐入马车之中。

童少灼手里握着戒指,没敢真的戴上,不断地欣赏:“这是什么玉啊卫姐姐,怎么这般好看?”

“这是蓝玉,出自流火国。”卫袭道,“蓝玉万分珍贵,流传到现在完整的蓝玉首饰大概只有两件。一件是玉扳指,你外祖母长孙胤传给了唐三娘,而另一件,就在你手上了。”

童少灼一惊,戒指险些从她手中脱落,吓得她脸都白了。

卫袭:“……毛手毛脚,戴上吧,别真掉了。”

童少灼将戒指戴好:“我,听说过一些殿下和我外祖母之间的传闻。”

卫袭略略说了一番两人的纠葛,没细说:“当初她向长孙胤讨要玉扳指,长孙胤没给,这便成了她的心病。后来她发现自己当年怎么讨都没讨到的物件,长孙胤居然送给了别人,让她很不乐意了一阵子,便四方打听,得了另一块蓝玉,制成了戒指,当宝似的常戴。我也没想到,她会将这心头爱物送给你。”

“这是不是说明殿下终是放下了?”

卫袭回想今日卫慈的反常,不□□心:“但愿如此。”

既然提到了外祖母,童少灼便趁机跟卫袭说了:“卫姐姐,外祖母病危,阿慎她们都往菿县去了,我,我心里不安得厉害,卫姐姐能不能让我也去……”

卫袭想也没想:“不能。”

“卫姐姐?!”

“若是以前的话你去就去了,可如今你刚刚服用雨露丸,这菿县地处东南,一来一回就需要四五十日,在菿县又要耽搁多少日?若是雨露丸的毒性发作,你会丧命。”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64 章 下一章:第 266 章
热门: 猎艳乡村 我被男主的白月光看上了[穿书] 攀上漂亮女院长 宁愿 佳丽三千 夜夜新郎 乡村禁爱 在逃生游戏里崩坏boss 匹诺曹与蓝胡子 邻家少妇(雁惊云) 网游之屠龙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