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1 章

上一章:第 250 章 下一章:第 252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见微笑道:“殿下何必说这些, 三娘自然是懂的,三娘只不过是好奇一问,若是殿下要留宿阿白, 三娘这就去为殿下置备酒菜,好让殿下、挽之和阿白好好地把酒言欢。”

卫慈乜她:“如此甚好,三娘你去吧。”

听到卫慈跟着她一块儿亲热地叫“三娘”,唐见微险些噗呲一声笑出来。

殿下真是一只纸老虎。

还是阿难喜欢的那种憨态可掬的纸老虎。

唐见微去准备酒菜了,白二娘独自留在这落霞竹台, 分外别扭。

卫慈问她自何时开始作画, 除了作画之外还有什么技艺。

白二娘一一老实作答, 说自己是花匠之女, 自小就帮人修葺花圃, 造一些简单的园景。来博陵之后求仕不得也没什么技艺,连画画都是来博陵之后才涉足一二。没拜过师,一直对着唐见微给她的苏茂贞遗作临摹,渐渐地找到了一些思路,有了自己的作品。

“那你当真是个奇才。”

“回殿下, 民女并非奇才, 只是对色彩搭配略为敏感罢了。”

“正好, 过几日便是贵妃宴了,这儿有几套衣裙本宫一直举棋不定,你帮本宫瞧瞧。”

卫慈让人将三套华裙呈上来, 白二娘看了之后对卫慈道:“这三套裙子都配不上殿下。”

“哦?”

白二娘说完之后才察觉到自己这番话有阿谀奉承之嫌,赶紧解释:“民女说的是真的。殿下肤白唇红, 这些衣衫颜色艳丽归艳丽, 却只能将殿下的优势展露, 无法起到提升的效果。特别是头饰, 这冰山蓝玉梳背略有些轻浮,与杏黄的裙子搭配有头重脚轻之感,压不住。换成蟾绿色的或许效果更好……”

白二娘一说起自己感兴趣之处滔滔不绝,没能打住,一连说了一大串。

等到她自言自语说到口干舌燥,才猛地意识到这些搭配应该都是长公主的家臣或是内侍省所备,却被她没头没脑一顿狂喷,只怕是会得罪人。

白二娘脸色发白:“民女一时兴起,胡言乱语,还请殿下恕罪。”

卫慈眼里带笑,似乎对她方才的狂言很满意,让侍女们把承平府里所有的裙衫钗钿全都拿出来,对白二娘说:

“你帮本宫搭一身,若是本宫满意了,不仅不怪罪你,还会好好赏你。”

.

大理寺,大狱。

御史中丞刘阔已经数不清这是他下狱之后的第几日了,他的身体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被锁于木架之上的苦楚,甚至平添了慷慨凌然之气。

让他想到无数先人圣贤也蹭遭遇过的牢狱之灾,而此时所受的苦难正是他往先贤之列大步迈进的功勋。

自从用过一轮刑,却没能从他的嘴里撬出一个字之后,卫承先必定相当难堪,而后也没再找他麻烦。

或是想要给曾经的上下属关系留一丝温情,亦或者是知道绝无可能从他身上捞到任何有用的证词,自那以后卫承先便没再出现,估计是转而攻克他人了。

刘阔身陷囹圄却也不着急,每日吃那馊了的饭菜也甘之如饴。

他干稽查审谳这么多年,这些小辈们在想什么,他用小指头都能料到。

本以为今日不过是极为平常的一日,却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他费劲地将酸胀的脖子弯曲向上,抬起了头,后背贴在扎人的木桩上,从乱糟糟的额发之间往前看去,见一穿着官服的年轻女子正坐在他面前吃桃。

那桃香味十足,吃起来汁水横流,脆生生的,是刘阔最喜欢吃的西域贡桃。

刘阔冷笑了一声,正要这样说别拿这些无聊的招数来对付老夫,还没等他开口,童少悬就像被抓包了一样,有些慌张地转过身:

“你怎么醒了?我很快吃完了。”

刘阔:“……”

居然在狱中吃零嘴。

这样的人是如何进入大理寺的?这人莫非就是所谓的神童?天子身边的红人?

实在太可笑了,难道大苍无人了吗?竟让竖子成名,可见天子昏庸至极。

刘阔重新低下头,忍不住冷笑。

还以为卫承先已经放弃了,没想到还在偷偷摸摸派人来与他玩可笑的审谳战术。

这些伎俩都是我曾经教授于他的——审谳之道便是要对人下药,看准对方的弱点,越是老手越需要有耐心,先拖垮对方的意志再找到合适的机会一举击溃。

现在卫承先就是这么做的。

刘阔全然不放在心上,誓不会被他蒙蔽。

且看着偷吃零嘴的小寺丞,若是卫承先派来迷惑他心的,那便是天大的笑话;若她真的在此偷吃,便能证明大理寺上下纪律敝弛,卫承先这大理寺卿难辞其咎。

从大狱出去之后,他定要上疏纠劾卫承先。

天子不是倚重卫承先吗?不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大理寺身上吗?

除了纪律不严之外,刘阔手中可有许多能够让卫承先被罢官甚至直接丢脑袋的旧事。

即便被束缚于木架之上,浑身是伤,刘阔依旧轻轻松松信心十足。

他便在这儿等着,看看卫承先这小儿还有什么把戏。

狱吏拿了一碗饭来,童少悬看了一眼,不满道:“怎么就这点豆腐?肉呢?”

狱吏道:“肉在下面。”

童少悬用箸翻看一番,依旧不满意:“就这点肉沫可不太够,毕竟刘公可是三朝元老,与卫寺卿也有旧交。卫寺卿交待了,送行饭菜不可太寒酸。你再去添些肉来,酒也不可少。”

狱吏没辙,只能应了一声,将饭碗端走了。

刘阔听这小娘皮说什么“送行”,估计是什么自以为高明的把戏,不以为意,但目光却没从童少悬身上收回来。

童少悬依旧坐在一水儿寒森森的刑具之中,全然不在意似的,吃完了脆桃又拿了块油酥饼出来。

这油酥饼可比脆桃要命多了。

一口咬下去,酥脆的声音连带着油面香气,迅速占满牢房。

即便刘阔能将眼睛闭起来不去瞧,闭上嘴不说一个字,却无法将嗅觉也一并切断。

那酥油饼该死的香味一阵阵地往他的鼻子里钻,让他忍不住口舌生津,极其烦躁。

他越是烦躁童少悬吃得越香,吃完一个还有一个。

咔呲咔呲咔呲……

刘阔:“……”

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且看这些倦堕贪婪的小吏,便知这腐朽的帝国,已然到了倾颓的边缘!

狱吏将酒菜重新拿来,刚吃完两个油酥饼的童少悬拍了拍手,检查一番之后放到了刘阔的面前,竟将他手镣脚铐全都解开了。

“刘公,请用。”

刘阔狐疑地盯着童少悬,童少悬一双漂亮的圆眼睛也盯着他看,只不过情绪与刘阔全然不同。

刘阔是带着按兵不动的探查,而童少悬一脸的惋惜,看着刘阔的眼神宛若看个将死之人。

“刘公,快吃吧,凉了就不香了。”童少悬真心地劝道。

刘阔依旧不开口——这定是卫承先的手段,我无论如何是不会上当的。

刘阔盘腿而坐闭上双眼,无论童少悬说什么,他都姿态巍然,丝毫不为所动。

“不吃是么,那可惜了,要做个饿死鬼,黄泉路上难走了。”

童少悬拿着酒菜还给狱吏:“要不你拿去给钱文钱侍郎吧,他明日也要问斩了。”

狱吏低声“哦”了一声便走了。

刘阔听罢哈哈大笑:“明日问斩?这种小把戏都是老夫十多年前玩儿剩下的!能唬得了谁?老夫一无证词二没画押三无罪证,谁也斩不了老夫!”

童少悬也没和他辩驳,依旧用同情的眼神看他。

这回那眼神更同情一些,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刘阔:“……”

你为何不争上两句,让老夫顺着你的话挖掘出更多破绽?

而且这眼神是什么意思?老夫还未沦落到要你同情的地步。

童少悬让狱吏将酒菜拿走,继续留在此处。

没到一炷香的时辰,她居然又饿了。

童少悬一边摸着咕噜噜响的肚子,一边着急地往外看,似乎在等人。

“童寺丞。”有个小狱吏快步而来,“你们家仆送来的饭菜,快些吃,还热乎着呢!”

食盒还未开启,童少悬便闻到了里面的香味,心情更好:“多谢!”

小狱吏走了,童少悬将食盒打开,里面似乎是烧肉和鱼。

那香味立即在昏暗的牢房内弥漫,肉香和糖醋鱼的酸甜味将霉味酸臭味全然覆盖,童少悬吃得格外过瘾。

作为一名老饕,刘阔自嗅到的滋味判断,便知食盒内装是一等一的美味,烹制手法老道,用的作料考究,就不知火候掌握得如何了……

不对,心思不能散了!

越是觉得此小娘皮在这儿大吃大喝有碍观瞻,且是故意为之,刘阔就越是觉得自己被看轻了。

任何言行逼供为他而言都是小菜一碟,可这轻视却是心高气傲的刘阔最不能忍受的。

刘阔慨然大笑,笑声极其炸裂又突如其来,惊得童少悬手里的烧肉都差点掉地上。

“无耻小儿!你去跟卫承先道,莫再玩这些无聊把戏!若是有种,便直接给老夫上刑!”

童少悬稳稳地将烧肉夹回来,没有浪费。

她抚了抚心口,对刘阔道:“刘公莫恼,很快就没事了。”

刘阔:“……”

这是什么驴头不对马嘴的对话?

不就是想要吓唬老夫?这大理寺可以三无结案吗?

既然如此,老夫便遂了你的意!

刘阔放声道:“也罢!那就让老夫与王公、钱公一块儿上路吧!”

他所谓王公,便是联名弹劾骆玄防的刑部尚书王呈,钱文便是童少悬方才提到的钱侍郎。

童少悬听完他所言,嘟囔了一句:“王公可没法与你一块儿上路……”

刘阔眼睛一眯,突然听人大喊一声:

“童长思!”

一厉声传来,让童少悬惊得一哆嗦,来者正是阮少卿。

“童长思,你在这儿做什么?”阮应婳直接将她拎了起来。

童少悬小声道:“我,卫寺卿让我过来馋馋他。”

即便声音再小,还是教刘阔听了个一清二楚。

果然是卫承先这孙子想出的馊主意!

阮应婳用提防的眼神瞧向刘阔,将童少悬拎出牢房时,几乎与童少悬耳语:“馋归馋,谁让你提及刑部尚书之事的?!”

童少悬没敢吭声,被阮应婳不客气地拎走了。

阮应婳差人将刘阔重新绑上的木架。

这二人一走,牢房之内陷入了静谧。

那小娘皮泄露之事让刘阔琢磨出了些滋味。

王呈这匹夫一向油滑,莫非他为求自保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不对,不可能。

刘阔让自己的心思定下来。

这依旧是大理寺的小计策罢了,刘阔克制着猜疑之心,王呈即便再混蛋,在这件大事上他必定不敢胡来。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50 章 下一章:第 252 章
热门: 美艳富婆的贴身保镖 全宇宙最后一只金丝熊 全天下为我火葬场 我和渣攻他叔好了[穿书] 穿成亡国之君的日子里 退婚后我靠美食红遍全星际 河工 克夫:乡野情狂 极品农民杨二蛋 阴阳药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