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8 章

上一章:第 247 章 下一章:第 249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咦, 皇姐。”

楚南王顺着唐见微的眼神,好奇地往后看,看见面无表情的卫慈, 立即开心地迎上去。

“皇姐, 你如何会在此处?莫非也是来击鞠的?”

卫慈:“击鞠是不击的, 一来倒是见着个刺激的。四郎, 平日里你如何胡闹,皇姐也从未说过你的不是,可今日这一遭实在太过荒唐。你当好好想想自己的身份,你是什么人, 怎可在外面胡乱认亲?”

唐见微耳朵都竖起来了, 听到卫慈这么说,恨不得当场替楚南王认错——是是是!皇姐教训得是!以后借我仨狗胆我都不会在外面胡作非为了!

楚南王嘿嘿地笑了一声,面对长姐他一扫先前的盛气凌人,对卫慈毕恭毕敬:“是,谨遵皇姐的教训,往后定不会随意与人打赌了。可是这回已然许诺,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我也不好赖账不是?比起胡乱认亲,赖账不是更毁咱们卫家的名声?”

“在你眼里竟还有卫家的名声这回事。”

“有啊, 自然有。”

“若是你还在意卫家名声, 便少在外面作孽。”

“是……往后四郎不敢了。”

卫慈一口气将楚南王训得大气不敢喘, 唐见微在一旁恨不得拍手称快。

“走吧,别让我再看到你在博陵府内胡闹, 败坏家风。否则的话, 你就给我滚回封地去。”

“可是……”楚南王还有些为难, “我答应了那唐三娘, 若是输了除了要叫她奶奶之外,还得爬至钧天坊坊门口。”

卫慈:“……行啊,我现在就把你腿给打断,方便你爬。”

楚南王立即一溜烟跑了。

唐见微没得意多久,楚南王刚溜走,卫慈便对唐见微道:“唐三,你来。”

唐见微:“……”

长公主这是训完自家弟弟还嫌不够,要轮番教育么?

长公主召唤她她没有不去的道理,便去跟小五说:“你帮我照看一下阿难,我去去就来。”

卫慈看了一眼小绵羊推车里的阿难:“这就是你女儿?”

唐见微见卫慈有些想要瞧瞧阿难,却又故意带着疏离,知道她对阿难有些兴趣。

若是能得长公主的喜爱,往后阿难的路必定能走得更顺,便大大方方地将阿难从小绵羊里抱出来:

“是啊,她小字叫阿难。阿难你瞧,这是长公主殿下。给殿下请安啦!”

唐见微奶声奶气地模仿着小孩的语气,阿难却是一点都不领情,完全没露出她这个年纪的小孩儿应有的灿烂和可爱,而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卫慈。

卫慈点评:“你女儿这双眼睛,生得跟童少悬一模一样。”

唐见微:“……”

是的,是童家祖传的漂亮眼睛。

说起来阿念和外祖母最像的便是这双眼睛,而如今阿难又继承了这份长公主最烦的美丽,让当下的气氛尴尬且诡异。

唐见微当即将阿难给放回了小绵羊里:“可不么,阿念亲生的,不像她才是坏事了。”

唐见微硬着头皮说些不着边际的俏皮话圆场。

卫慈没接她那生硬的俏皮话:“找个地方,本宫有要事与你商议。”

“殿下随我来。”

唐见微带她去马场边上的雅阁内。

将要离开的时候,卫慈回眸向小绵羊里望了一眼。

阿难靠在推车之中,黑曜石一般漆黑明亮的眼睛似乎一直盯着她瞧,见她回头,眼神内有了些懵懂的好奇。

粉嫩饱满的小脸蛋吹弹可破,藕节似的小胳膊扶着小绵羊推车的木质挡板,坐姿有模有样,分明就是个小大人的样子。

卫慈被她瞧得心窝里有些柔软之意,想要向小孩儿示好,嘴角略略扬起,撑起了一个笑意。

“哒!”阿难突然指向了卫慈身后的小马驹。

卫慈:“……”

原来是在看马,不是在看我。

什么叫自作多情,卫慈演绎得淋漓尽致。

“咳。”唐见微很后悔回头看了这么一眼,“殿下,这边请。”

“嗯。”卫慈索性闭上了眼睛。

眼不见心为净,这童家上下她一个都不想再搭理。

唐见微带她到了雅阁,立即让人去跟三姐说一声,将酒楼里最好的酒菜和新品全都拿上来招待长公主,希望这些适口的小菜能够帮她缓解一下心里的怨气,别找麻烦。

“一杯怀古,你这儿还有多少。”卫慈问她。

“若是换成杯,现存两千杯。”

“我全要了。”

卫慈这句话说出来让唐见微有点儿分辨不出,她是趁机来讹诈一笔,还是因为方才的刺激,想要喝下两千杯一杯怀古,直接作古。

“这,殿下三思啊。”

唐见微心道,我们家阿难长得这么可爱,继承了我与阿念所有的优点,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您那些心结是不是也该放放了?年纪不小了,别动不动就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回头真出事儿我们全家都得陪葬。

卫慈:“想什么呢?我为何事三思?”

“那殿下要两千杯酒做什么?”

“过段时日天子要为童贵妃办一场金秋酒筵,邀请的都是朝中重臣和番邦大使,是金秋最为隆重的筵席。先前尚食局所供之酒本宫尝过了,寡淡如水没滋没味,上不了台面,只怕会丢皇家的脸。本宫这便想到了你这小机灵鬼,给你做大宗生意来了。”

唐见微一听眼睛雪亮:“那可太好了,多谢殿下!我还以为……”

“还以为什么?以为本宫要借酒消愁吗?在你眼里,本宫如此脆弱?”

唐见微甜甜一笑:“殿下并非脆弱,而是情绪丰沛,嘴硬心软。”

唐见微的笑容最是美艳,卫慈瞧得心旷神怡,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本宫可不心软,莫胡乱揣测。”

“是。”唐见微道,“既然金秋酒筵的酒由我所供,不若所有的食物都由我来掌控如何?当初草民可是经受过殿下的考验,办了好几场赏春雅聚,殿下也挺满意的吧?这几年草民和整个茂名楼都在不断打磨技艺,为的便是让殿下能在博陵府就能吃上顺口顺心的食物。这金秋酒筵想必殿下也要出席,若是在筵席之上殿下吃得糟心的话,岂不是让殿下扫兴?有草民把关,应该能教殿下更为称心如意。”

唐见微口口声声都在为卫慈着想,实则话里有话,就是想要揽下皇室筵席整个肥缺。

若是能够让天子满意了,不丢天家的颜面,当场得一些赏赐都是小事,往后若是能为皇家御用,荣耀事小,财源事大。

到那时,博陵还有谁可以与茂名楼一争的吗?

卫慈哪能听不出来她心里打的小算盘,却也没觉得有何不妥,毕竟卫慈最喜欢的便是长得好看脑子又聪明的小娘子。

“回头你制定一份金秋筵席的食单,我交给尚食局的人看看。”

唐见微喜逐颜开:“多谢殿下!”

这时候酒和菜陆陆续续上来,卫慈听闻这不是唐见微亲手做的,有些嫌弃,并不想吃。

唐见微道:“殿下可知道如今博陵最受欢迎的厨娘是谁?不是我,而是我们家三姐!茂名楼现在便是她掌勺,她的手艺已然比我精湛,殿下可以尝尝看,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哦?”卫慈还挺信任唐见微,唐见微让她尝尝,她便吃了一口桃汁牛肉。

牛肉入口,肉香立即充满了口腔,汁水丰盈入口即化,桃汁的酸甜口感平衡了牛肉的腻,即便油花这般多,卫慈也没有露出任何不悦的表情。

卫慈平静地吃完了第一口,配了一杯怀古,再吃一口,对唐见微说了两个字:“不错。”

唐见微欣喜,卫慈道:“你这三姐,是童长思的三姐?”

“正是,她叫童少潜,比阿念大两岁。”

“嗯……”卫慈哼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了,不用继续说下去,她已经知道这童少潜是什么模样了。

长了一张童家祖传的脸,又能做一手好菜,当真要她的命,还是不见为妙。

为了一统皇家酒桌,今日唐见微对卫慈格外殷勤,将各酒菜一一介绍它的做法、口感和寓意。

卫慈进食还特别慢,一口小牛肉要咀嚼十多下。

唐见微这一顿饭陪下来直教她口干舌燥,喝了好几杯的茶水。

说完金秋筵席卫慈再道:“你了解德益坊的赌庄吗?”

唐见微道:“知道一些。”

“多了解了解。”卫慈轻描淡写地说,“明年这个时候,本宫希望你成为德益坊的主人。”

“……”

唐见微难得的沉默。

她知道长公主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如今唐见微已然取代了曹隆,成为钧天坊的新主,钧天坊以往的销金窟全都落入了唐见微的手里,三教九流想要继续混口饭吃的,都来她这儿报了道。

她正在利用这些人,逐步梳理他们背后的关系网络。

从钧天坊延伸出去,将整个博陵的声色场所和黑色产业都握在手里,那是迟早的事儿。

但这德益坊,她原本是想要待实力再上一台阶之后再击破。

不是说这德益坊的赌庄有多难拆,而是这些赌庄全都是背靠吴氏。

是吴家的产业。

“你知道,只要你和她都在博陵,你们迟早会再次交锋。”卫慈将口中的鱼肉吞下之后,细致品味完滋味后,睁开了眼睛,“你和吴显意,终究会站在对立面,持剑相向。”

唐见微“嗯”了一声,没什么过多的情绪,似乎并不在意,又像是心中另有计较。

“最后一件事。”卫慈说,“这件事与你关系紧密,或许是击破澜家最好的突破口。”

唐见微疑惑地看向卫慈:“是何事?”

“你当记得陆责。”

“自然记得,鹰眼男人,诬陷骆丞相的罪魁祸首之一。”说到此人,唐见微情绪有些激动,“莫非殿下查到了什么?”

“的确查到了一点线索。此人曾经是绥川刺史孙允的旧部,他父亲还是孙允的老师,与孙允的关系极为亲密。前一段时日你不是从杨氏口中挖出了杨克这个人?我便差人去查杨克的背景,一查还真是吓一跳,这杨克居然也曾经在孙允手下任别驾,与孙允的关系甚笃。”

“殿下的意思是,陆责和杨克原本就认识?都是绥川刺史的属官?”

“正是如此。”

杨克乃是杨氏的外甥,当初从杨氏的口中好不容易将杨克这个关键人物挖出来之后,唐见微一直在暗中查此人的下落,但他已经不在博陵,天大地大不知所踪,留下的痕迹也很少。

唐见微当初亦自顾不暇,便将杨克一事禀告卫慈,卫慈的眼线何其多,定能比唐见微查得更为深入。

卫慈果然不负她所望:“这陆责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光是在博陵就有多重身份,一是咱们已经知道的,埋伏在国舅身边多年,只为一招扑咬。而当他离开国舅身边之后,更是去了一个了不得的地方。”

“何处?”

“沈家。”

唐见微神情紧绷:“沈家?”

“对,便是你姐姐唐观秋曾经待过的沈家嫡系。当初查到杨克和沈家一人里应外合,趁着沈约之死的消息传回博陵,陷害你姐姐唐观秋,将你姐从沈家赶走,再图你与你姐远嫁,夺你阿耶爵位,谋害你阿娘。那在沈家与杨克里应外合之人,便是改名换姓成为沈家家仆的陆责。”

被卫慈这么一串,唐见微更是想到一件不得了的事:“如此说来,当初沈约被谋划而‘死’之地,也是绥川!”

“不错。”卫慈道,“这绥川刺史孙允如今下落不明,但他曾做过的恶事是不可能说消失便消失的。这次沈约和唐观秋能在丰州查到杨克的下落,也算是巧合。大概这便是老天有眼吧。”

唐见微惊喜万分:“杨克的下落是姐姐和沈约查到的?”

卫慈点了点头:“她俩在丰州虽苦且险,但陆陆续续传回来的消息确实极为有用。你姐姐和你一样,都在为查清你耶娘枉死之事而努力着。”

唐见微被她这句话说得眼眶一热。

姐姐,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

她实在太思念姐姐了……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47 章 下一章:第 249 章
热门: 我在网游捡垃圾 成为攻略目标后每天都在看大佬演戏 超能乡村教师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和讨厌的Alpha交换了身体 组织部长 所有人都在觊觎朕的美色 绝品枭雄:校花的贴身高手 重生之等你长大 超级高手养成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