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4 章

上一章:第 243 章 下一章:第 245 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是……微臣信口胡诌的话, 陛下可千万别往心里去。陛下可是媲美尧舜禹汤的明君!”

童少灼曾经率领四十多人的轻骑部队被敌方四千精兵包围的时候都没让她这么哆嗦,没想到如今就天子一人,竟让她立马认怂, 口不择言只为讨好对方。

“哦?你还知道尧舜禹汤。朕觉得你当初说得挺真情实感。”卫袭声音之中已经带了些笑意, “你们轻骑对朕有何意见, 如此不待见朕?”

“不敢……微臣怎敢对陛下有什么微辞。微臣没念过几年书,常年征战,身边都是些糙汉, 自然沾染了孟浪的性子,口里说出来的没几句中听的好话。那都是,都是打趣的话罢了。”

童少灼伏在地上又急又怕。

急的是自己这张口无遮拦的嘴,终究是闯了大祸。也不知道卫姐姐……不, 天子是不是因为当初被她胡乱言语激怒了, 才故意折腾她,封了贵妃抓进后宫来慢慢消遣。

若是只针对她一个人还好,要是因为她而连累整个童家的话, 童少灼可真是童家上下的大罪人了。

怕的,除了有可能连累阖族上下之外,更怕的是卫姐姐会因为她大放厥词而看轻她,讨厌她。

童少灼心绪波澜狂生,完全没注意到寝衣的腰带已经松开了,衣领大开, 伏地的动作让她露出了后脖子和一截后背。

卫袭瞧见了她后脖子连着后背,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一直延伸到寝衣的衣领之内。

卫袭上前, 托住她的下巴, 将她的脸抬起来。

偶有虫鸣的长廊之上, 借着纱灯的微光,童少灼和卫袭相视。

卫袭抚摸着她有些粗糙的脸庞,看着她额头和脸庞上细小的伤痕,便知她曾直面危险,也曾腹背受敌。

可以想象她的悍勇,也能体会她在为了大苍江山曾命悬一线。

“你是因为后背的伤才回的博陵。”卫袭将她拉了起来,童少灼有些受宠若惊。

“是……”

“后背是如何伤的?”

“夺易县那次被敌军埋伏,我护着同僚杀出重围之时,后背被细作砍了一刀。命大,没死,但也丢了半条命。自那以后即便伤口愈合,也时常感觉疼痛,使不上劲儿。陛下体恤微臣,让微臣回京授赏休养,我便回来了。”

卫袭笑道:“虽说冒冒失失,却也是我大苍良将。”

童少灼见她笑得太好看,明眸皓齿,浑身的金贵和肃然之气,和那日初见时教童少灼为之倾心的气息一模一样。

童少灼心狂跳不止。

她忽然想起今晚她与天子要做什么。

她要侍寝。

“衣衫穿好。”卫袭道,“虽是夏夜,也不该这般不修边幅。”

“好……”童少灼脱口而出一个“好”字之后,觉得不对,立马改成了“喏”。

卫袭目光自她身上移开,没再说话,往寝殿去了。

童少灼跟在她身后,已经被夜晚长风吹干的头发散在肩头,羞赧的桃色留了一抹在她的脸庞上,倒是有一份难得的女子春-情。

原本糟糕的心情被童少灼扫去了不少,卫袭自敞开的寝殿大门进入,寝殿之内光线幽暗旖旎,垂帐轻轻摇曳,她坐到床榻上,对童少灼道:“感觉如何?”

“什、什么感觉?”

“上回明江边你不是说要嫁入我卫家,如今这么快就实现了,童校尉有何感觉?”

不提明江边的事还好,一提童少灼便想起自己曾经对天子说过何等轻浮调侃的言语,只觉得一阵晕眩,尴尬之感直冲天灵盖,让她几乎要站不住。

“那,那日是微臣无知,冲撞了陛下。原来陛下是因为这件事才将微臣召入后宫,可是要敲打敲打?”

天子坐着,童少灼站着不太合适,只好跪坐在她面前。

高挑的身形立即变成一小团,有点儿委委屈屈的意思。

“微臣知错了,若是陛下还是不解气的话,尽管惩罚微臣一人便好。千万不要责备微臣家人……”

“哦?你觉得朕是因为要敲打你,才封你为贵妃?你当这贵妃朕轻易许人?”卫袭笑起来温和多情,一旦板下脸来也十分骇人。

童少灼见她翻脸比翻书快,心里叫苦不迭。

都说伴君如伴虎,此话一点儿不假。

她这张嘴就不该长,一开口全是错。

“那,陛下究竟是为何……”

童少灼想不明白。

卫袭说:“你上来。”

童少灼眼睛一圆:“上,上哪儿?”

“今夜你要做什么内侍总管没告知你?”

“告知倒是告知了。”童少灼一着急,脑门的汗都要出来了,“可是,微臣还是不明白要上哪儿。”

“上朕的腿上来。”

“……”

这……

天子有命她有狗胆可以不从,但卫姐姐的话即便再奇怪,她还是要听的。

童少灼爬上了床,脸枕在卫袭的大腿上。

这个姿势感觉挺温馨的,卫姐姐不会想哄我睡觉吧。

卫袭:“……”

“你这是什么睡前听故事的姿势。”

“蛤?不对么?”

“起来,面对着朕,分腿。”

“……”

此时的童少灼骤然想起内侍总管先前说的话——

一切遵循天子的指令,以天子的喜恶为重。

童少灼乖乖地按照卫袭所说这么做了,当她迎面攀上卫袭的身子,坐在她大腿之上,扶住她肩膀的时候,整个人发懵。

这姿势怎么如此……骚气。

因为分腿的姿势,下盘空虚得厉害,对于习武之人来说特别别扭,下路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攻破。

“陛下……”童少灼心思荡漾得很,近距离凝视卫袭的眼睛,感受她身体的热度,胸膛里的那颗心宛若要当场跳出来,证明自己对卫袭有多动情。

“你小字叫阿彻。”卫袭说,“字长筠。”

“是啊。”没想到卫姐姐居然还记得。

“往后我便叫你长筠吧。”卫袭托住了她的腰。

童少灼被她略有些凉意的手掌碰着,浑身的鸡皮疙瘩战栗不已。

“看不出来,你很敏感。”卫袭轻笑着,两人的脸庞距离极近。

童少灼从耳朵红至脖子,她深吸一口气,要去解卫袭的衣衫。

“做什么?”卫袭问。

“侍寝啊……”

卫袭道:“既然侍寝,脱你自己的寝衣。”

“啊?”童少灼似乎听明白了一些,似乎又不太明了。

“天子向来不为坤。”

这五个字出来,童少灼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问出了一句让她自己都想不到的话:

“那,谁为坤?”

卫袭:“……”

童少灼也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野史,此刻突然灵光乍现:“天子怎么向来不为坤?咱们高祖不就是坤么?”

卫袭:“?”

说完童少灼就后悔了。

怎么可以在天子面前开她祖宗的玩笑?

两人面对面对视了好几息,直到卫袭兴致恹恹,黑着脸说“滚下去”,童少灼才连滚带爬地从她身上滚了下来。

这个暧昧的姿势她原本就不熟悉,自卫袭身上下来的时候一不小心还踹到了卫袭的肋骨,差点将卫袭踹倒在床面上。

捂着肋骨疼得说不出话的卫袭:“…………”

“对、对不住,陛下,你没事吧!”童少灼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才好。

卫袭阴沉着脸,眼角的泪和之前悲伤情绪激发的泪水全然不同,这会儿不用说,全是痛出来的:“你说呢?”

完了完了,耶娘哥哥姐姐妹妹们,是阿彻的错,你们这回脑袋估摸着是都保不住了。

……

一阵疼痛过去了,卫袭吐纳几回,感受了一番自己的肋骨并没有被这莽撞的童二给踢断,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童少灼乖巧地跪坐在墙角,大半夜的都没敢睡觉,可可怜怜。

卫袭道:“你睡吧。”

童少灼立即摇头:“卫姐姐不睡我也不睡!”

听到“卫姐姐”这个称呼,卫袭目光再次凝聚在童少灼的脸庞上。

童少灼:“……”

只能咚咚给天子磕头了。

“这个称呼挺好。”没想到卫袭这般说,“我没有弟妹,你是第一个这样叫我的。”

童少灼真是个情绪都放在脸上的人,听卫袭这么说,她欣喜地“哦”了一声道:“那,你以前的妻子不这样叫你?”

卫袭似乎已经习惯了她的快言快语:“她长我半岁,叫我小字。”

童少灼又“哦”了一声道:“那卫姐姐的小字是什么?可以告诉微臣么?”

“承灿。”

“承灿……听上去便是被给予厚望的名字。”

卫袭问她:“你知道孝惠皇后之事?”

“知道啊,整个大苍谁不知道。”

原本这是压在卫袭心头多年的旧伤,旁人都避之不及,生怕在她面前提及。

这童少灼没心没肺的倒是与众不同。

“你既然知道,朕也不必多费口舌。朕封你为贵妃,便是为了制衡澜氏。”

“哦……这样。”童少灼心道,原来不是真的喜欢我才娶我,而是为了政权之争。

“就是那澜贵妃吗?”

“正是。”

“我要如何制衡?”

“与朕诞下皇嗣。”

“哎?”童少灼在听到卫袭这番话时,双眼一亮,兴奋道,“真的吗?!卫姐姐给我生孩子吗?!”

卫袭:“……”

“哦,对对对,天子不为坤,这是要我来生的意思。”童少灼想了想,“那,卫姐姐,我该如何生?是不是得吃个什么药?雨露丸?”

童少灼心道:卫姐姐这么器重阿念,又封我贵妃,自然是要扶持童家与澜氏抗衡。澜贵妃已经有了个小公主,若是我能和天子一块儿生下皇嗣,那么以后卫姐姐的皇权便更为稳固了。

应当能给她减轻不少困扰。

卫袭以为她会讨还一番,没想到她性格粗枝大叶,同时又有些天真烂漫,让卫袭有些语塞。

雨露丸早就备在案几之下的木柜内,但这一夜卫袭没有将其拿出来,而是和童少灼闲叙了杂时,饮了些酒后分作两旁,浑浑入睡。

推荐热门小说养丞,本站提供养丞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养丞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 243 章 下一章:第 245 章
热门: 他的小草莓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我在三国当大佬[系统] 社会我纲哥[综英美] 她的山,她的海 大机场 和小嫂同居的日子 所有人都在觊觎朕的美色 一目余生 乡村野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