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任二凤东窗事发

上一章:第225章 彪哥大胜 下一章:第227章 章小穗的浓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多会儿,那软趴趴的小虫子在一片温润的紧裹中,噌一下就胀大成粗大条的火腿肠。这根大条的火腿肠将任二凤的嘴巴撑得满满的、大大的,任二凤的嘴巴本来就偏大,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田有鸟的火腿肠更大,如似一根甘蔗插在她嘴里。那甘蔗把她的面腮挤得陷下去两个窝。这妇的口水就顺着甘蔗往外流,吸溜,俏寡妇吞咽了一口口水。虽说不是第一次面对这大条怪物,她摇了摇这条粗重的大东东,仍是情难禁地惊叫一声道:“哇哦,这么大一条!”

田有鸟从灯下在妇的脖子以下瞄了一眼,见得俏寡妇酥胸半袒,间或有意无意地把个累垂大乃露出一头。不同于钱秀英的吊钟型大乃,任二凤的大乃是木瓜型大乃,这两种大乃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都是田有鸟喜欢的乃子。这两种乃子有个共同特点,那就是肉乎乎,摸起来弹性十足。

任二凤毕竟比钱秀英年小几岁,她的木瓜大乃是有些许的下垂,但是呢,因为她的乃子肉多,妇又时常抹些橄榄油上去,把乃子保养得嫩嫩的,翻出她的乃子端详,居然不见多少青筋。钱秀英是个劳碌命,加上到了四十,她的乃子是蛮大,但是上面能隐约瞧见几条青筋。这种乃子一看就是老乃子,经不住细品的。

所以,田有鸟陡见任寡妇的醉胸白斩斩的,倒像是刚入三十岁的少妇。顿时,这小子呼吸就粗重起来,把粗大猿臂一伸,扯过俏寡妇,把她按在膝盖上,伸大掌就摸了她一通,直摸得俏寡妇发出几下哼哼。摸了一通屁股,把俏寡妇的大屁股直摸得变幻了无数形状。倏尔地,田有鸟玩起了恶作剧,忽是拿三根手指一并拢,一下就搠入了她的泥洞。

俏寡妇就啊的银叫了一声,白净大腿陡地触电一般,簌簌抽搐着,然后本能地一夹紧,就口叫不迭:“啊,死鬼,不带你这么玩**的!啊,你玩得**哇哇叫!**是你的,只给你玩儿!啊,你玩死我吧,嗯,啊!我的亲老公,你好骚!”田有鸟直玩了十多分钟,任二凤就来感觉了。

“快说,你是千古第一**!”田有鸟见得俏寡妇潮喷了,忽是变态的嘎笑一声,粗暴地把俏寡妇一拖,拖到床头。此时俏寡妇丰腴的身子全身娇软无力,一头长溜溜的乌发散乱着,纷披如瀑,披下来如乌云乱堆,把妇的半张脸都遮盖了。口内呼出一阵阵热气,周身就燥热起来。听田有鸟称她千古**,妇人开心的笑纳道:“我是你的千古第一**!快来入**,**受不了了!”

田有鸟忽是把玩手中的玩物一样,都不急着滑入,眼见灯下俏寡妇的屁蛋光溜溜,就抬起壮实大掌,没高低扇崩她的大屁股。俏寡妇就马趴在床头,把大屁股翘得高高的,对着田有鸟如蛇一样的扭动着,摇晃着,把大屁股摇晃得东倒西歪,倒似两个大圆球一忽儿滚向这边,一忽儿滚向那边。架不住妇人哀求,田有鸟这才照准俏寡妇的屁股,猛地一送,一箭上垛,就听啊了一声,俏寡妇的脖颈猛然一下强直,粗大的火腿肠把她的泥洞挤得满满当当……

很快,寡妇房里传来了地动山摇的声响。任寡妇的家还是旧式的泥瓦房,床铺还用的老式的木架子床,田有鸟又是粗壮有力的大汉汉,一做起爱来,便将那架子床摇得山响。地动山摇之间,只见俏寡妇的木瓜大乃好似跳起了乃子舞,上下左右颠甩滚动,煞是好看。那两颗黑黑的葡萄粒儿如似人的两颗眼珠子,一忽儿分开,一忽儿碰头,越发将欢乐场推向幸福的**。

这对狗男女正上天入地无所不为,不防寡妇家的隔壁有个留守妇叫做冬秀。比俏寡妇年小十岁,本不是同辈的人,不知怎么,这两个互相看不顺眼,三天两头吵架。那冬秀本是柳镇镇办纺企的女职工,是早年顶替她老爸进去的。本来是吃皇粮的公家人,哪知道几年前镇办纺企不景气,倒闭了。冬秀才是个三十岁的少妇,就成了一名下岗工人。一次性拿完买断退休金后,她就是把秋后的扇子,没人理。

冬秀回到龟寨村后,专职在家相夫教子。她丈夫是龟寿乡中心小学五年级的一名老师,也是姓苏,叫苏国强。苏国强这个名字比较霸气,可苏国强本人却是个老实巴交的书呆子。性格内向,纳于言,谨于行,下课后就宅在家看书,不抽烟、不喝酒、更不打牌,他的家里,除了书还是书。可以说,书就是他的命根子。他是村里出了名的书痴,天天就见他埋在书堆里啃书本,两耳不闻窗外事。丈夫是个甩手掌柜,年少气盛的冬秀可没少埋怨,心情一不好,就在家把苏国强骂得个狗血淋头。苏国强也不回嘴,再大的闷棍都打不出他的屁来。

有一回冬秀跟任二凤因为菜园占地,两个吵得不可开交。任二凤骂不过冬秀,一怒之下把光棍儿黑子叫来,黑子见老妈受欺负,抄起根烧火棍,把冬秀摁倒在地,暴揍了一顿。冬秀再强也是女人,她打不过黑子,就哭着回家喊苏国强。哪知苏国强压根懒理她的破事,只捧着书本啃书。从那以后,苏国强在家里越发没了地位,冬秀骂他更是如骂一条狗一般。

这冬秀性好记仇,她刚在家把书呆子老公骂了一顿,趁夜到屋后溲溺,忽然地就听到仇敌在家发出阵阵**。这小妇就纳闷了,任二凤是个寡妇,原来她偷汉子!一想到偷汉字眼,冬秀这小妇就来劲了,好哇,二凤你个死三八,臭八婆,平时喜的在老娘面前装贞节烈妇。老娘还以为你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女呢,却原来是个偷汉的荡妇!

冬秀好容易抓到任二凤的把柄,哪会轻易放过?她在野地里撒干净了尿水,蔸起裤头,就乔模张致,甩臀走到苏家的族亲,也苏氏在龟寨村最德高望重的苏国大家。论辈份,任二凤得叫苏国大为爷爷。别看苏国大七十岁了,身板却很硬朗,说话声音洪亮,加上早年吃过文墨,能秉公独断。村里人谁谁有了磨擦,多有叫苏国大出面调停。

苏国大本身又姓苏,在龟寨村他是在世的苏氏辈份最大的人。这在盛行宗族制的农村,仅仅凭辈份就能决定一个人的权威。可以说,苏国大就是龟寨村一带苏氏族人最大的权威。冬秀找苏国大告状,可谓是找对了门。苏国大又是个老封建,最恨的是男外遇,女偷汉。当他听说苏氏族人出了一个不要脸的偷汉妇,顿时气得胡子都发抖,哀叹道:“世风日下啊,人心不古啊!不要脸,太不要脸了!丢脸,丢尽了苏家祖上的脸!”

苏国大气愤极了,当晚就派出大儿子,满村召集了十多个苏姓族亲,个个高举火把,直奔任二凤家抓奸。抓奸来势汹汹,动作又快,十多个人强行闯入俏寡妇家的大门时,田有鸟才挤入俏寡妇的泥洞内挺了百数下。两个正在兴头上,眼见得他小子骇人的粗暴在任二凤的身体里一出一入,把任二凤蹂躏得没口子讨饶时,忽然,她家卧房门就响起了怦怦怦粗暴的敲门声。听见苏国大在客厅嚷嚷:“任二凤你个不要脸的贱人,你丢祖宗的脸,给老夫滚出来吧!不要脸的贱人!”

田有鸟一听是老封建苏国大在嚷嚷,他小子又是狗耳朵,听出苏国大带来的人不少,这小子也恋栈。飞快从任二凤的屁股后面滑溜出来,蔸起裤头,跳窗逃了。丢下任二凤孤零零一人在屋急得如热锅蚂蚁,不知怎么办好。在农村,一旦被族人发现哪家的媳妇偷汉子,那后果不堪设想,指定是身败名裂。从此后,别想在村里呆下去,只有辗转他乡去讨生活。

任二凤一个单身寡妇,能走不能飞,撞到枪口上,还能怎么办,只有听天由命了。就算他想学田有鸟一逃了事,她也逃不赢了。因为气头上的苏国大当场下了命令,叫几条大汉拿来电锯,把俏寡妇厚重的木闩锯为两半,房门怦的一声,被人一脚踹开。此时俏寡妇还光着屁股蛋呢,苏国大视这个女人为苏氏家族的祸水,当即命两个妇女进屋,让任二凤先把裤子穿上。穿上裤子,任二凤就像一个犯人一样,被两妇女两边架胳膊,架到了客厅。

任二凤见族里来了这么大批人,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忽然发现裤腿那儿淋淋漓漓的,低头一看,湿了一大片。村里跑来看热闹的大批妇女就指着她的裤裆笑,笑她吓得尿了裤子。

自此,任寡妇偷汉子的大新闻,在极短时间内,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十乡八寨。任二凤一家身败名裂,走到哪儿都好事者指指点点,拿不堪语言调笑侮辱。这还不止,当天晚上,任二凤被族人绑到供祖宗牌位的祠堂前下跪。在族人权威苏国大的指使下,先是把任二凤暴揍一顿。继而命每一个苏姓的族人往任二凤身上吐口水。几十个族人指着银妇任二凤,把她折磨了近一个小时,过足了瘾头,这才恋恋不舍地回家睡觉。

( 香野春色 )

推荐热门小说香野春色,本站提供香野春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野春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25章 彪哥大胜 下一章:第227章 章小穗的浓情
热门: 在古代行商这些年 心似耀言 天字一号缉灵组 娇艳人生 神器巨富 躁动山野:艳荡桃花村 那条龙又亲我QAQ 极品仙师 在星辰中浪 网游之王牌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