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女乡党书记来了

上一章:第212章 收拾蜜兰 下一章:第214章 竞选村主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田有鸟呢,他小子心里头憋着一股怨气。这股怨气他要发泄到蜜兰身上,这样一来,他变得十足粗暴。三下五除二扒光了蜜兰的衣服,她雪白娇嫩的软体在他骇人的粗暴面前簌簌抖动着。他厚实的大掌轻轻一拨动,这具娇体就翻了个个儿,弹出圆滚滚的大屁股。蜜兰的大屁股又白又嫩,充满了弹性。叭,一巴掌拍打,就荡起一阵臀波。一通胡乱揉搓、掰扯,直将蜜兰下面最娇嫩的部分显山露水出来。蔸眼见里面的蜜泉渗漏,田有鸟表情夸张的惊叹一声,随即,便是教小媳妇狗趴着,把大大的屁股蛋高高蹶给了他。他小子粗大钢筋猛然一搠,便搠入了蜜兰的私地。

蜜兰啊,尖叫一声,难以置信的母嚎起来:“天哪,有鸟,你不是不行,而是超级行!啊,亲达达,好大!啊,我的地快给你捅个大窟窿。啊,快捅烂了!啊,臭小子,你干嘛摇啊。啊,我的乃子,摇得好舒服!啊,喜欢你日!啊,小坏蛋,以后不兴曝我照片哦。啊,快到了……”见得蜜兰一到床上,就是十足的荡妇一枚,乃子乱摇,臀波迭起,口内啊啊大叫不迭。田有鸟也大呼过瘾,心说我草,想不到这小贱人**叫得特么的骚。想着,忽是加足马力,抱着蜜兰滑溜的屁蛋上天入地无所不为……

完事后,田有鸟蔸起裤头,抬脚便走。见小贱人瘫倒床头只顾喘气,他也不管,打门一蹦,就蹦了出来。他小子动作突然,把门外偷听的两个女人打了个措手不及。大姐田红桃红着脸,伸手指在脸子上划着羞他,送他一个白眼道:“不要脸!”说着,赌气跑了。比起田红桃,师父周碧英表面淡定得多。她没说一句话,颇有韵味的看了田有鸟的裤裆一眼,问道:“忙完了?”

“忙完了。”田有鸟想不到师父也在门外偷听,一时尴尬无地,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你下来!”周老太的声音忽是转向严厉。说完,头也不回,抢先一步下楼去了。丢下田有鸟在那发愣怔,忽是心想,草,搞得这么严肃,到底有神马事哦?

这家伙美滋滋地回味了一番蜜兰的屁股,知足地咂巴了下嘴,就是一蹦一跳地下到一楼客厅。蔸眼瞧,直把他小子吓了一跳,原来家客厅内多了一个艳丽的女郎!

那女郎不是别人,正是龟寿乡乡政府的秘书柳馨!

他小子跟柳馨可是老关系了,见状,就开心地上前打招呼道:“柳姐姐,你这大美女来啦。稀客哦!”

柳馨不知怎么对他小子有气,俊俏脸蛋冰冷得直掉冰碴子。她冷冷的说道:“田有鸟,严肃点。我现在是龟寿乡乡政府的秘书身份跟你说话!”

周碧英是老江湖了,浑身按机关。一见这架势,就明白了**分。眼见气氛尴尬,忙出来打圆场道:“哎,小柳,小田就是这性格。你别为难他!”

老佛爷发话,柳馨忽是愣了愣,随即就恍然过来。忽是一拍大腿,咯咯娇笑道:“哎哟,老佛爷,对不起啦。我忘了这小王八蛋是你老人家的徒弟!”说着,她猛地一捂小嘴,忙是轻打了自己一耳光,打跌道:“老佛爷对不起,我又说错了话。我不该说你徒弟是小王八蛋。他不是小王八蛋,他是个臭流氓!这样的人怎么能当村主任!啊,我又说错话了!”

听得柳馨说话阴阳怪气,周碧英一抬掌,啪,把桌面上的茶杯拍得起跳,微怒道:“小柳,你这话什么意思?选村主任看的是个人能力,而不是凭你个人喜好!再说,你还不够级别决定村主任人选!别忘了你是干什么来了?”

柳馨笑嘻嘻拍了一下脑门,白了田有鸟一眼,假意对着周碧英赔笑脸道:“老佛爷,我年轻不懂事,不会说话。你老人家多多原谅哦!”说完,这艳丽女郎匆匆忙忙一蹦,蹦到客厅门口,鄙视地丢了田有鸟一眼,冷冷说声:“田有鸟,刘乡长在张组长家等你,你跟我来吧!”

深秋的夜晚透着微寒,从村的北边刮来阵阵冷风。柳馨这会儿恨田有鸟,满腔怨气甚至把她全身艳红的裙装都笼得失色不少。这两人女的在前,赌气往前冲,男的尽管莫名其妙,却也没放心上。田有鸟看着裹臀裙下柳馨饱满极了的大屁股,想半天都没想明白,自己到底哪得罪了这尊女菩萨。想得一头雾水,老大没趣,干脆不去想了。他知,接下来跟刘乡长的会面很重要,这一次的会面将决定他能不能当上龟寨村的村主任。

妈拉个巴子的!田有鸟忽是中了定身法一样,原地愣怔住了。这小子现在才想到一件事,村一组的组长张聪明跟他有过节,偏偏不凑巧,刘乡长下到龟寨村,按正常程序应该是村长牛大佬一家接待,牛大佬不能接待,那就顺延到村主家。眼下的情况是,村长牛大佬被人刺伤住院,村主任歪脖曹被革职。就这样,张聪明作为村一组的组长,走了狗屎运,成为龟寨村唯一一个有资格接待刘乡长的人。

一想起张聪明那俩只出**的死鱼眼,田有鸟就来气。这老流氓就不是个东西,刘乡长个狗日的,跟我老田神马交情啊,不上我老田家,偏偏去那个没品的垃圾流氓家,那还能有好啊。说起我田有鸟,姓张的不把我往屎里踩才怪!

想到这,田有鸟就更加迈不动步伐了。柳馨走前面,扭着大屁股,头不回一次,燕儿蝶儿,一蹦就蹦入了张聪明家的大院内。这一来,田有鸟就后了一步,这小子摸着鼻子想了想,决定给刘乡长本人问问情况。万万想不到,电话一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人。一听那个女人的声音,就知是刘乡长夫人谢冬冬。听出谢冬冬,田有鸟哪敢吭气,匆忙就挂断了。

这时柳馨扁着一张俊脸儿,气鼓鼓道:“进来呀,不敢来?”

“嘿这死婆娘,不敢你的球球啊。别侮辱我的人格,靠!”田有鸟吃这妖精一激,得儿一声,赌气就进入了宿敌张组长家的大院。张组长媳妇胡菊花兀自在院内接电话,乍看到田有鸟进来了,吓得这妇浑身一哆嗦,手机没抓稳,掉到地下摔坏了。她也不管,活像见到鬼似的,低着首,匆匆的就回房去了。田有鸟有心病,只装傻扮懵,大摇大摆地来到张家客厅。

一眼见刘忠福在客厅沙发上坐着,他小子当即摆出笑脸要打招呼。忽然,他小子就再次愣住了!惊讶的目光瞬间定格在坐上首的乡党委书记于蕾的脸上!乍看到于书记,田有鸟差点没跌一跤,心说我草,真是万万想不到啊。麻痺的,都怪柳秘那死贱人,于书记来了不说一声。

忽如其来的变故把田有鸟打了个措手不及。这小子本是机灵活脱的一个人,这次不知哪根筋搭错,他明明看到了于书记在,竟然当她是空气,只喊声:“哈,老刘,你来啦。”他这话一出口,于蕾的脸当即拉长,上司拉脸,刘忠福心一沉,他假装呷茶,硬是不敢答应。

村组长张聪明见宿敌上来就出糗,心底乐开了一朵花。

于书记毕竟是龟寿乡坐一把交椅的主,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点小儿科还不至于让她失态,她目不转睛盯着田有鸟,忽是噗的笑道:“小田,认得我不?”

“啊?”田有鸟说实在的,他小子有点儿紧张,神情就呆了一呆。一旁刘忠福见他个二愣子表现成这样,忙是踢了他一脚。田有鸟下意识地立正道:“于书记!你来啦?”

于蕾不咸不淡的答道:“龟寨村是全乡唯一的特困村,在我任期内,你村这顶高帽必须摘掉。我当然来,常来!”

村组长张聪明笑得一团弥勒佛样道:“表姨,只要有你坐镇,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咱龟寨村的面貌一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啊?”乍听张聪明叫于书记表姨,他小子的嘴巴又是张得大大的,随即,他就不满地丢了刘忠福一眼,意思是,你这老刘看似稳重,办事也毛糙。张聪明自身又是村一组长的组长。眼见村里支书和主任伤的伤、撤的撤,照轮也轮得到他上位。更别说他跟于书记还是远房亲戚。刘忠福显然也没想到,张聪明跟于书记有亲戚关系。他微叹一口气,低下了头。

乡长刘忠福没了语言,于书记忽是瞪了张聪明一眼,严肃的道:“张组长,我们这是工作会议,你少跟我攀亲戚!我于蕾用人,只重能力,不看其它。谁能干,就让谁上!”

她话音落处,张聪明心领神会地连连点头:“是是是,于书记批评得是!我谨记于书记的教诲!”

于蕾一点头,犀利的目光投向了田有鸟:“小田,老刘欣赏你的才干,他帮你提名了。你现在是龟寨村新任村主任候选人之一。但是——”说到但是的时候,于书记故意顿了一顿,颇具韵味的看了乡长刘忠福一眼,话锋一转道:“你什么都好,就是作风不大正派。听说你在村里乱搞男女关系,还喜欢到处打架。简直跟地痞流氓没有两样!所以,我提议取消田有鸟的候选人资格!”

“于书记……”刘忠福万万想不到,他提名的人选当场给于蕾否决了,心里暗骂,你个老妖精,跟老子装什么正经。你自己就是个**!

神一样的转折把田有鸟打懵了。他还以为有啥好事,万万想不到,于蕾把他喊到张家,最终的目的就是帮亲戚报仇雪恨。麻痺的,气死我了!

这家伙倍是郁闷的瞪了柳馨一眼,心说我草,这下明白了,我说于书记怎能知道我作风问题。不是柳馨嚼舌根,就是宿敌张聪明跟表姨打小报告!他心里有气,当着于书记的面,不恭不敬就扔下一句:“这狗屁村主任,谁爱当谁当去!”田有鸟气郁极了,叉着俩胳膊,吭哧离了张家。

村组长张聪明见打败了宿敌,眼里荡漾起了得意的笑容。于是他招待乡党书记更热情了。刘忠福不好驳上司面子,闷闷不乐,坐了一会,就驱车回圩集去了。于蕾在张聪明家盘桓了好一会,才扭着大屁股出来,让秘书柳馨驾车,拉她回乡里去了。张聪明早教媳妇胡菊花拿出一堆“土特产”放到了车厢里头,于蕾只装没看见。

这就给了张聪明一个信号,那就是龟寨村的新一任村主任非他莫属!

望着乡委书记于蕾的专车在黑夜里一点点消失,张聪明脸上乐开了花,就在自家院内嚷嚷起来:“老婆,下来,告诉你个好消息,好教你笑一回!”

胡菊花猫在二楼,一动也不敢动,像是囚徒等着判刑。乍听孩他爹亢奋的声音传来,胡菊花像只狡兔似,咻一下就跑下了楼。兴冲冲问:“孩他爸,有啥好事呀?”

“老婆,你猜!”张聪明见媳妇晚上天气这么凉,身上只着件紧身的吊带小衫,下面是一条裹臀裙。紧身的裹臀裙把她的大屁股裹得圆溜溜的。这村组长才想起,有一个月没跟媳妇亲热了。想着,这大老粗粗糙的大掌就从小衫下面探入去,逮着胡菊花的乳波使劲地揉搓,直揉得胡菊花喘娇气儿。笑着打了男人一下:“死鬼,到底神马好消息。怎么想起日老婆来啦?”

张聪明仰天哈哈大笑,道:“老婆,我被于书记定为咱村唯一的村主任候选人!就是说,村主任这把交椅,是你老公我的了!”

“啥?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咧!”胡菊花刚刚吃田有鸟犁了地,差点没把她的地犁熟。尽管没有需要了,她还是勤快地打算犒劳男人一下。想着,她就兴冲冲地把裹臀裙一掀,原来里头中空,直接就露出光溜溜的大屁股。叭,她自个玩味地拍打着,说银话儿道:“老公,你多久没睡老婆,快来睡老婆!”

( 香野春色 )

推荐热门小说香野春色,本站提供香野春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野春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212章 收拾蜜兰 下一章:第214章 竞选村主任
热门: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 最强星际美食[直播] 乡野孽情 重生之出人头地 穿书后我爱了个仙界老男人 再生在机甲帝国 乡村艳妇 重度迷恋 终极教师 重生之地产大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