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海莲子的哀求

上一章:第192章 老佛爷驾到 下一章:第194章 海莲子纠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碧英差点没一口粥喷出来,发出爽朗的大笑道:“小田,没想到你挺有爱心!哈哈!”

“哈哈,你老人家要不要这么好玩。假扮成行乞老太?真的是顽皮老太!”田有鸟两个眼瞪得大大的,嘴巴张成了大大的o型。

周碧英在海城人称老佛爷,那气定神闲,这是靠装装不出来的。田有鸟笑得前仰后哈,她也是心情格外开朗,端起粥碗道:“小田,先吃早点。吃完早点,等下我有事跟你谈!”

啥,有事跟我谈?那天我不过是碰巧救了她,这老太婆只是表示感谢,出手就有三十万!而且看她那俩保镖,这周老太一定不是等闲辈。不是不世出的江湖大佬,就是半隐退的权势人物。这老太往桌前一座,自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威严,她到了这个年纪,经的事多,早就是成了精的老妖精。更令人称奇的是,这老太有六十以上了,听她说话却是个少妇的声音,她说话声很嫩,又尖又细,口齿清楚,跟她谈天,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这么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她有事跟我谈。那一定不是芝麻烂谷子的小事。这么一想,这小子就按捺不住好奇的问:“什么事啊?”

“吃早点再说。”周碧英试探了他小子一次,对他的表现比较满意。跟他说话的时候,就像一个慈祥的老奶奶跟自己的孙儿说话。

水墨英、王青花二女听说他俩早就相识,也是啧啧称奇。养母钱秀英听说后,也一脸的不可思议,见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大笨鸟表现这么好,这村妇倍是自豪的把他小子表扬了一番。

吃完早点,农场的三个女人各自分工后,开始了一天的辛苦劳作。田有鸟把刘蓓蓓提供的资料在手机上建成一个文档,通过无线网络发送到了红袖的邮箱内。然后电话通知了红袖。那丫头虽然还在置气,一有任务,她从不推辞。见她这样,有鸟这家伙打算哪天找她谈谈。他自个也意识到了,最近两人关系紧张,很大程度上是他这个老大失察的原因。像这次,红袖投靠黑云会,实际上是帮他卧底。他呢,误会人家不说,还恶言相向。所谓恶言一句三春寒,好言半句春风暖就是这个道理。

为这事,他也大大的做了反省。像红袖这么忠诚的小伙伴,一有风吹草动,他就对她疑神疑鬼,实属不应该!

打完电话,田有鸟又让王青花给关禁闭中的刘蓓蓓送了早点,安排妥当,就噔噔噔,爬上二楼来见周老太。周碧英正在接电话,见他小子进来,就示意他在床头坐下。田有鸟到哪都没规矩,他不是坐下,而是身子一倒,在床上躺了下来。两眼一闭,在那装睡。

周碧英打完电话,爽朗笑道:“小田,你起来,跟你说几句话!”

听周老太郑重其事,田有鸟这下不敢造次了。噌,就从床上坐起身,后又觉得跟奶奶辈的女人平起平坐,有些不礼貌。这么一想,他小子又站起身来,恭敬垂立一旁说:“你老人家赐教,我洗耳恭听!”

周碧英沉吟了一下,半晌才说道:“田有鸟,你是个可造之才。但是呢,你好像什么都懂,什么都沾点边。其实,对一个男子汉来说,这不是好事!人生在世,无非是升官发财娶老婆,这三件大事,能有一样成功,便说明是有出息的男人!我意思是说,你的人生没有重点,要么是你没有规划,要么是你抓不住重点!”

这几句话看似散乱,其实大有内涵,可说到有鸟这货的心坎里去了。只见他点头道:“你老人家说得太对了!最近吧,我感觉有点迷茫,好像什么都能干,但却没有一样出类拔萃。我好像迷失了方向!”

“那是因为你少一个师父!”周碧英看着田有鸟,就像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啊?哦。”在田有鸟的字典里,还真不知道师父二字怎么写。他打小不知道亲生父母,是养父母把他拉扯大,养母待他如子,但毕竟不是亲生,年少的田有鸟,那时就有了寄人篱下的感觉。这种感觉不好,它让人没有着落,晚上睡个觉都不踏实。没有故乡的人,连灵魂也漂泊不定。他就是那个灵魂漂泊不定的人。

“你想不想拜师?”周碧英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道。

“拜师?拜谁?”这小子也不傻,他只是装傻。

“别来这套,臭小子,你一蹶屁股,老身就知道你拉什么屎!你直说,你愿不愿意?”周碧英本以为此生再也不会收徒弟,没想到到老了,还能找到对自己胃田的人才。

“愿意啊。”要是有一个过得硬的师父,那岂不是能少走许多弯路?

“那行吧,你磕三个响头,叫声师父,师父给你一个红包!”周碧英早在屋子里放了张椅子,她早早就换上了在正式场合才穿的正装。

田有鸟果然推金山倒玉柱,向前崇拜倒下去,大喊一声:“师父,跟你老人家磕头啦!”咚咚咚,连磕三个响头。周碧英忙不迭上前扶起,喜得合不拢嘴。果然拿出一个红包来,递上来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周碧英真正的关门弟子!”

有鸟这家伙接了红包,见这红包胀鼓鼓,就好奇抖出来,见里面放了足有上万的现钞。看着这么大的红包,他小子的嘴巴张成了大大的o型。周老太似乎对新徒夸张的表情很满意,笑成一团弥勒佛道:“在认识你之前,为师以为,彭羚那丫头是我的关门弟子。没想到,老天照顾我,让我收到一个宝贝!”

“啊?”一听此言,田有鸟就是一愣,心说我草,龟寿中学那个拿管猎枪到处晃的小太妹,还是个女流氓,她也是师父的徒弟?那我不是要叫她师姐?一想到吃这么大的亏,这家伙郁闷极了。

周碧英就大笑道:“彭羚那丫头是流氓了一点,也有些邪恶。可是她很能干哟,别看她青春年少,一亿国际集团有一半天下是她的功劳!我说这话你可能不相信,以后你了解她一点,你对她会有新的评价!”

“哦,师父说得是。”

“所以,依你目前的实力,你叫她师姐,一点也不亏!”周碧英说完,忽是话锋一转道:“这间农场是你的对吧?我今天去园里转了一转,发现挂果很差,你需要一个技术过硬的果业技术员!”

“哦。师父是这样,这间农场原是我堂嫂在经营,后来她因为一点状况,把农场卖给了我。我其实对果业、养殖业这些是外行!说是个农场主,其实农场里的活计都是她们在干!”

“我看出来了。你坐!”周碧英把田有鸟按到床边,语重心长的看着他小子道:“前面说到,你的人生缺乏规划。你没有重点。那,既然我是你师父了,师父给你指条明路吧!”

在周碧英这个浑身机关、高深莫测的老妖精面前,田有鸟只有听话的份。闻言就恭敬答道:“请师父明示!”

“我听说你们龟寨村的村主任被拿掉了,村支部书记牛大佬受重伤。就是说,你们龟寨村基本处于无主状态。”

“是啊。”这家伙有点听糊涂了。

“所以,你干脆走仕途这条路。从最基层干起,刚好龟寨村缺一个村主任。那你来当好了!”周碧英说这话的时候,面如古井不波。

“神马?”确定没有听差后,田有鸟的嘴巴再次张成了大大的o型。他小子半天才缓过神来:“你是说我来当村主任?!”

“哈,臭小子,看你这夸张的表情,那就是说,你连想都没想过!”

“那当然。我一个贫家子弟,哪敢想这事?这是异想天开!”田有鸟一听这事就知道不靠谱,大摇其头。

周碧英斩钉截铁的道:“你错了,不是异想天开。可以透露点信息给你,为师已打电话给刘乡长,就龟寨村的村主任一职,跟他讨论了一下。刘乡长会给面子,你就在家等电话好了!”说着,她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向梳妆台,原来她早就收拾好了包袱。看情形,师父要回城了。

“师,师父,不多住几天吗?”

“不了,我城里有事。”周碧英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说:“对了,过天市农业局有个技术员会下来你的农场挂职。以后,你的农场由她来指导,免费的哦!”周老太莞尔一笑,匆匆下楼去了。原来农场的马路边早泊着一台豪车,两名西装革履的保镖如泥雕一样直挺挺地在那里恭迎。

目送师父坐车离开,田有鸟如梦方醒一样,半天还不相信的自言自语:“不是吧,老子有师父了?”

摸着鼻子想了想,抓挠着头皮又想了想,失声跟自己说道:“我要当村主任了啊?”

他这话一出口,恰好王青花回卫生间来尿尿,把他的自言自语听个正着。这小媳妇差点没摔一跤,惊讶的程度就像看到了外星人:“神马,小爹你要当村主任?!”

“啊?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他不小心说漏嘴,万一到时候村主任不是他,那他这脸可就丢大发啦。再说,那个周老太,虽然是自己的师父。但是说实话,她说的话还是不怎么靠谱!想想哈,我一个无业游民,要大学文凭没大学文凭,要拼爹也拼不上爹。就是一贫寒子弟加无业,乡里怎么可能让我来当村主任?是,没错,我曾经给刘乡长的女儿看完了腿病,但是,看病归看病,他刘乡长对我再好,总不可能弄一村主任给我当吧?要是那样,那就太不严肃了!

这么一想,这家伙摇摇头,压根没把师父说的话放在心上。

王青花也不尿尿了,跟他较真道:“你自己说的呀?”

“放屁,我哪有说这个话?”一句话把王青花轰走了。不一会儿,养母钱秀英颠着丰腴的身子兴冲冲跑前来,逮住接电话的养子急问道:“有鸟,你要当村主任啦?哈哈,太好了,我儿子有出息了!当村主任好,有实权,看以后谁敢看不起我钱秀英!”

养母一搅和,田有鸟电话接不成了,就收起电话,哭笑不得道:“死老妈,这压根就是没影的事!你老人家别瞎得瑟哦,到时事情黄了,丢的可不是我的脸!”

钱秀英听养子说“到时”二字,那意思不就是说,有鸟被提名啦?一想到这,钱秀英就跟打了鸡血一样,高兴得合不拢嘴。

田有鸟被几个女人呱噪怕了,跌脚从农场走出来。径向村西刘冬妮家走,刚才他接到刘冬妮的电话,刘冬妮说找他有事,让他过去一趟。

刘冬妮就是跟前村主任歪脖曹有染的海莲子的女儿,她是田有鸟从小到大的发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来他小子上高一,刘冬妮十五岁就南下广东打工。今年见她回来,已变成一个打扮洋气的标致大姑娘。一见到她,她就成了拥有一座五星酒店的傻大个的未婚妻。

听她电话说话的口气,似乎不怎么如意,闷闷不乐,有鸟一猜就知道在付家过得不好。按一般村里人的说法,刘冬妮一个农村姑娘,等于嫁入豪门,别人羡慕都来不及,她还有什么好发愁的呢?

带着一肚子疑问,田有鸟沿着秋天的白条河畔,穿过进村的那片枫树林,从枫树林沿着小溪向北走,那栋门前有一颗古槐的人家就是刘冬妮娘家。不曾想,这家伙还没从枫树林里走出来,猛不丁地冒出一个人来!那人挡住了他的去路,田有鸟抬眼一看,来人不是别人,而是刘冬妮的妈海莲子!

看到海莲子,田有鸟不由一阵恶寒。上次,歪脖曹还是村主任任上,这恶婆娘跟歪脖曹偷情,还合伙坑害他。当时激起了他小子的火性,匹夫一怒,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歪脖曹大大地收拾了一顿,顺带还把海莲子这婆娘吊起来虐待,直虐得她讨饶。想到这,有鸟就纳闷了,这婆娘还敢找上老子,讨打不是?正要发作,没想到海莲子忽然递过一样东西来,田有鸟看那东西,原来是一根鞭子!

“你给我鞭子干嘛?找打不是?”田有鸟看到这个泼妇,就有一种想掐她脖子的冲动。

“有鸟,你说得没错,我找你,是讨打来了!”海莲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出现一种古怪的表情。

“嗯?败家娘们,你放什么屁哦?我没事打你,我有毛病啊?”田有鸟要不是看在刘冬妮的份上,早就一脖子掐上去了。

“有鸟,是这样。上次你把我吊起来打,嘿嘿,我发现,那样很刺激!很过瘾!”说着,海莲子就一脸讨好的靠上来,缠着那货道:“有鸟,我求你了,你把我吊起来吧!”

听了海莲子说的话,田有鸟眼前一黑,差点没晕倒。露出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道:“草,不是吧?臭女人,你丫受虐还上瘾?变态,真是个变态!”

田有鸟骂她,海莲子非但没有发怒,反而软语款求说:“有鸟,骂得好,我就是个变态!我也是受虐狂。一天没男人来折磨我,我就浑身不得劲!我求求你,你来虐待我吧!把我这骚身子吊起来,你拿鞭子抽打我的屁股!我喜欢你抽我的屁股!当你抽我屁股的时候,我就觉得特别过瘾,也特别来感觉!那是一种做、爱到**的感觉!求求你,虐待我吧!”

“嘿你个臭婆娘,你神经病!我不是你老公,没事虐待你干嘛呀?让开!”田有鸟心说我草,这世上还有这种奇葩。没人抽她屁股,她居然求着人要抽她的屁股。说什么抽她的屁股,她感觉很刺激。我的天啊,这婆娘是个大变态!

这么一想,田有鸟忙是脚底板抹油,撒腿就走。不想海莲子早就怕他跑了,随时注意他小子一举一动。见他要跑,这妇飞快一扑,就抱住了田有鸟的大腿,死缠不放道:“田有鸟,你不抽打我的屁股,我就喊,说你强j我!”

“神经病!就你这样自甘堕落的黄脸婆,你剥光衣服,老子都懒得看一眼!还强j你,干神马玩笑?滚开,再不滚,我要发力了!”

“有鸟,我知道冬妮打电话叫你了。你不是喜欢我家冬妮吗,只要你小子答应我,我可以凑合你俩!”

( 香野春色 )

推荐热门小说香野春色,本站提供香野春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野春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92章 老佛爷驾到 下一章:第194章 海莲子纠缠
热门: 谁动了我的名字 大唐第一相士 暴君有个小妖怪 恶棍:不良村医 心给他,钱给我 静州往事 荒村野欲:那些疯狂偷情的岁月 少妇出轨日记 ABO虚假婚姻关系 乡间轻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