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刁艳花出丑

上一章:第185章 给刁艳花看病 下一章:第187章 大老粗牛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说艳花婶儿,你的脊柱有椎盘突出,我要用很大的力气帮你牵引拉筋,懂不?你干嘛嚷那么声捏?接下来,我要拍打你的腰背了!”田有鸟吼声震天,愣是连牛家的邻居听了,都满心以为有鸟这货是在给刁艳花治病。他们哪里晓得,这对狗男女光天化日,就敢天雷勾地火,只见田有鸟满头臭汗,让刁艳花狗趴在床头,教她把白嫩、富有弹性的屁股拱向自己。他小子惬意地爱抚着刁艳花的大屁股,一边尽力扇崩。直扇崩得刁艳花乳摇摆臀,发出响脆的啪啪响声……

楼下刁艳花的婆婆听到这么大动静,拿着勺子从厨房走出来,在楼下朝楼上张望了一眼,担忧的对老头子说道:“老头子,田家崽从哪里学来的本事,怎么治个病,扇崩这么响啊?别咱家儿媳的腰给他锤断了!”

刁艳花的公公正看着智障孙子发愁,这孙儿八岁了,还不会数数,问他名字,他说他叫刁艳花,别人听了乐坏了肚皮,给一巴掌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还是傻了巴叽答刁艳花。气得一家人没了脾气,而且这蠢蛋看人时眼睛还是斜的。刁艳花的公公看着弱智孙儿,心头越发不是滋味。他老人家愁啊愁,愁白了头,想想自己的亲弟是智障,三女儿是智障,如今给牛家继香火的长孙也是智障。唉,他娘的,智商也有遗传啊!愁死了,他娘的!

他老人家正有发不完的愁呢,听见黄脸婆在耳边刮噪,他就不耐的瞪眼道:“死黄脸婆,有鸟不是讲了吗,艳花生了的是椎盘突出,需要牵引拉筋。拉筋不用力气,那还拉个屁啊?没文化!”

“死老鬼,问你一句,就吃了枪药。你跟老身吼有个卵用,是你家种不好,一代一个智障,你吼个屁啊。有本事你让艳花生个正常人啊!老蔫鸟,老不死,你怎么不快点去死呢?老身讨副棺材板把你个老蔫鸟给埋掉算了!天天看你拉个臭脸,拉给谁看?老蔫鸟!”

老两口正吵嘴,牛家孙儿突然歪嘴斜眼来上这么一句:“老不死!”

刁艳花的公公见这孙子歪嘴斜眼,还骂自己老不死,登时气得他两眼冒青烟。噔噔噔一家伙冲到刁艳花的婆婆面前,歪着嘴吼道:“你再说老蔫鸟试试?”

刁艳花的婆婆不甘示弱:“老蔫鸟!”

“嘿你个死鸡叭黄脸婆,给你试试老蔫鸟!”刁艳花的公公彻底激怒了,发蛮把黄脸婆拖拽入厨房,就在灶前扒了黄脸婆的裤头,见到黄脸婆松垮的大屁股,就拿粗糙大掌在老婆屁股上用力扇崩。扇崩得老婆子的屁股啪啪脆响。刁艳花的公公憋着一肚恶气,邪恶地又把老婆子破了洞都舍不得扔的胸衣一把扯掉,只见老婆子的乃袋都垂吊到肚皮上了。那巨大的黑晕就像两只牛眼睛,好像在嘲弄地看着刁艳花的公公。

刁艳花的公公更加发脾气,他残暴地抓起老婆子那长长的乳一塞塞入嘴啃咬。一边还伸出老得掉筋的枯手去老婆子的枯潭里掏弄。掏了许久,疼得刁艳花的婆婆破口大骂,骂出一连串羞祖宗的脏话,还是干巴巴没有一点出泉。刁艳花的公公就打开炒菜用的油桶,手蘸了花生油往老婆子的那里左一抹右一抹,抹得油光水亮了。就粗暴地架起一条腿,抱着老婆子的屁股尽力扇崩。

扇崩得老婆子那枯皮脸露出了笑容,一阵肥夸:“你个老棺材,都快进棺材了还要干这事。羞死个人哟。不过你个老蔫鸟原来不蔫啊,吊,老娘都来感觉了,那老地儿都知道痒了,老蔫鸟用力……”

楼上楼下,牛家老少各自分成两对,一对老的在厨房捣着千年龙潭,一个在二楼偷男人。偷男人就算了,还偷得惊天动地。

此时在二楼房间被田有鸟播弄的刁艳花也听见了楼下的动静,就噗的笑道:“有鸟,我公公又捣他的千年龙潭了。你只管扇崩,给银妇下个种子,牛家的种子不行,有智障遗传。骚屁股想怀个你的优质稻!生下来那肯定是聪明绝顶、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不是吧,你算准今天是排卵期?”有鸟那小子一听偷个嘴还有这种麻烦。万一刁艳花当真生下他的种,日后他的种长大,眉目越长越不像牛扒,越长越像我老田。那我老田不麻烦大了?那牛扒虽然长得人高马大,但是遗传了他老爹的丑相。他老爹一只眼大,一只眼小,牛扒也是一只眼大,一只眼小,嘴巴还是地包天,一笑起来满嘴黑牙。不过,牛扒有个优点,他长得特别高大,身板健壮有力,一个人能扛起三包水泥。再一个,他说话声音特别好听,操一口流利标准的国语,那种中年男人的磁性,光在电话里能把女人迷倒。

“嗯!要不我让你下种干啥呀?我又不傻,这个还不会算!”

“那你家牛扒发现了怎么办?”田有鸟虽然处处留情,但是提到给人下种子帮人生娃,这种事他是不会轻易答应的。搞不好,那可是提刀见血的后果,会出人命的!

“他发现个屁!就他个歪瓜裂枣,老娘嫁给他,算他家走运!他敢蹬鼻子挑眼的,老娘休了他!”刁艳花跟吃货俩个忙着上边的嘴聊天,下边的嘴就消停了,因为吃货的老二会偷听,蔫耷着缩了回去。刁艳花就蹲下光溜溜的大屁股给田有鸟吹牛。把他的小牛牛放入温热的嘴里囫囵吞。有鸟这小子想着自己睡了牛扒的女人,给欺负过他的牛扒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这小子一阵快意恩仇,心里产生了一种变态似的快感。这小子一边挺动屁股,一边暗自隔空跟牛扒较劲,牛扒你个狗日的,叫你丫敢得罪老子。看老子把你媳妇操弄得哇哇叫,跟杀猪一样。老子是宰猪的,专宰恶人家的大小母猪!

刁艳花放开了喉咙大叫,她的叫声高亢得像怕瓦落地的歌声,像高调的唢呐,像开矿放山炮,那惊天动地的叫声直冲云霄……

忽然,梳妆台有只手机就爆响起来,刁艳花一听到电话铃声,吓得她急忙把吃货的犁耙推开,拿起手机,提醒道:“我男人快回来了,你去楼顶避一下!他是回来给我播种子的!”

“啊?你不是说要用我的种子么?”

“我当然用你的种呀?我才不要牛扒的,等下再生个智障,我就得跳楼去!”

“那……”

“别罗嗦了,他要给种子,我可以找借口呀,比如他抽烟了,要不就喝酒了,让他改天下种不得了?”

田有鸟一听有道理,就着忙蔸起裤头,脚底板抹油,噔噔噔就爬上楼顶藏了起来。不一会儿听见院内机车响,随即爆起一片声打雷一样的吼声:“艳花,你老公我回来啦?咱们来生娃娃吧!哈哈!”这二愣子脑袋见蠢儿子独自一人在地里抠泥洞玩耍,就纳闷喊一声:“老头子,老太婆,人呢?”

这时家里那对老货正关在厨房捣着千年龙潭,牛扒也不知道,摸了一把臭汗,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的朝楼上呼唤:“我说黄脸婆,你在房间躲新娘子啊?你以为你入洞房啊,要老子抬八大轿接你下楼啊?他娘的,还不下来伺候你老公?”急急吼吼,催得刁艳花急眼回应:“就知道叫,叫你娘!一回来就说生娃,生他妈的娃呀?真是的,也不怕别人笑话!”

听着老婆的数落,牛扒不以为怒,反以为喜,见到久违的媳妇。这大块头立刻咧开马大的大阔嘴,一口黑牙露出原形,唾沫星子横飞道:“老婆,我看看,吊,你眼里好多水,你的脸红苹果一样。来来来,给我摸摸你的地,看看旱了没?”

“死鬼,说什么屁话呢?什么我的地,是你的地好不好?一块地你都伺弄不好,就知道给我下歪种子!”

一句话数落得牛扒不好意思地嘿嘿傻笑起来。看着这歪瓜裂枣,刁艳花更加的把田有鸟装入了心里,她跟丑牛牛扒说话,就在心里幻想成是跟田有鸟说话。她幻想到有鸟的时候,心里就会涌起一股温暖的春水。一想到他骇然的粗暴搠入自己的泥洞,把自己的泥洞搅得哗哗响,不由的她就夹紧了腿子,特别容易来那种被需要的感觉。那种美妙的感觉她跟牛扒从来没有过,只有田有鸟架着她的腿操弄时,她有那种在云端里飘的感觉。

牛扒以为家里老头子老太婆不在家,傻兮兮地走到水龙头前,洗了一把糙手,噔噔噔倒回来,把老婆往院墙上一按,一把滑下女人的裤头,叭叭有声,扇崩着女人的大屁股,连前戏都省了,直接把一根坚硬挤上来,一挤挤入了女人的地。这招吓得刁艳花魂飞魄散,大叫道:“傻子,你怎么在院子里搞老婆?老头子他们在家!”

牛扒粗暴地捣着骚,打雷般吼叫道:“放屁,老头子不在家!怕个鸟啊!”刁艳花的公公婆婆听见儿子就在院内干事,一时都惊呆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四个眼又看了看下面,原来他俩自己都干着。吓得刁艳花的婆婆魂都没了,叫一声:“羞先人啊——”

( 香野春色 )

推荐热门小说香野春色,本站提供香野春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野春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85章 给刁艳花看病 下一章:第187章 大老粗牛扒
热门: 师兄为上 这只男鬼要娶我 喉舌:文字下的斗争 疯狂智能 妖怪管理员 一剑霜寒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 抱上空姐的大腿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圣道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