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给刁艳花看病

上一章:第184章 跟刘蓓蓓周旋 下一章:第186章 刁艳花出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身下的女人虽是特殊训练的冷酷产物,可说到底她仍是一个女人。是女人就有情感需要,生理满足的需要。田有鸟下面的规模和挑情的能力,恰恰能满足她的需要。这家伙花样繁多,半小时内,各种姿势轮番上,直轰炸得刘蓓蓓的领地一片狼藉,只见乳摇摆臀,弄得女人发出杀猪一般的大叫声。

黄阳也睡她,而且那花花大少的床上功夫也厉害,但是有一样,那大少因为常年留恋花柳巷,纵欲过度,身子都掏虚了。跟田有鸟比,黄阳比田有鸟大了好几岁。比力气,懂吸阳术的田有鸟能甩开黄阳几条街!要是比大小,黄阳也养得一头好龟,那花花大少常年吃各种大补之物,那龟的硬度一点也不输于田有鸟。但就是有一样,黄阳远没有田有鸟那么持久。

她在心里一比较,就比出高下来了。不多一会儿,刘蓓蓓来了感觉,感觉一到,她的地头就痉挛起来,雪白大腿也簌簌抽搐。田有鸟成心捉弄似的一下就挺入了她深潭的最深处,这就触到了她的最痒处,刘蓓蓓痛得惨叫一声,眼皮翻个白,竟然就背过气去了!

此时,狡猾的小田,这个跳梁小丑,已偷偷地把那道冰寒气植入刘蓓蓓体内。通过中药宝气的推送,沿着经脉,推送到了这女人的左腿那里。见她昏迷不醒,有鸟立刻鸣金收兵。趁着这女人昏迷,田有鸟打开了这女人的挎包,这是一只昂贵的爱玛仕,包里面没什么特别之物,都是些女性用品。倒是那只手机挺特别,表面上看,这只是一台功能手机,但是拿在手里一掂,就知道这台手机比普通的手机重了好几倍。田有鸟一开始也不知道这手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他小子也不笨,经过一番研究,终于发现这是一只手枪式手机。危急时刻,可以当手枪使用。

这下子,田有鸟算是大开眼界。他也纳闷,照理说,黄阳那么有钱的花花大少,花重金培养的间谍,不可能不使用微型窃听器、针孔摄像头等这些特工常用的电子产品。田有鸟这次进入柳姐的别墅,发现别墅的每一层楼、每一个房间都安装了反电子狗的报警系统。只要哪个房间有电子狗启动,这套报警系统立刻报警。那玩意儿挺邪门的,不用说肯定是柳烟派人安装的高科技产品。

就算这样,刘蓓蓓在柳叶姐家无法安装窃听器,但是趁着柳叶姐出门在外,把东西偷偷放入她的口袋,总能听到有关柳烟的蛛丝马迹。姐姐什么时候出门,柳烟不可能随时随地撑握,就算保镖通知,总有手机断电或者电话漏接的时候。万一姐姐出门后,柳烟一个电话拨过去,两个一讲话,刘蓓蓓想听什么那还不是随她的意?

想到这里,他就拿出挎包里的每一样东西仔细查看起来。忽然一支口红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支口红的柄部,轻轻一拉一滑,竟然可以滑脱,原来是一个活动的套子,里头当真暗藏玄机。拿着筒套一倒,竟倒出了几个纽扣状的小东西。田有鸟认得,这就是电影里常出现的偷拍利器——针孔摄像头!

我草,这鸡叭死贱人,真是煞费苦心啊。改天得把电子专家白娘子叫过来,让她检查一下他在农场的家中,有没有被人偷装针孔摄像头。想着,他便把这些鬼畜小玩意原样放回,因为就算拿走,这小娘皮也能搞到新的,拿走了也就等于告诉她,她曝露了。田有鸟还有话要问她,暂时不想拆穿西洋镜。合上筒套后,有鸟三下五除二帮这女人整理好衣物,见她仍然昏迷,把她过到身上,拎起她的爱玛仕,背起这女人就走。

田有鸟下到二楼,跟柳叶姐撒了个谎,说什么刘蓓蓓喝醉了,他负责送她回城。他小子压根就没打算送这恶毒女人回城,而是把她背回农场。他没有走农场大门进,而是绕路,从猪圈那边钻绿篱爬入。刚好猪舍有一间休息室,田有鸟就把刘蓓蓓背入休息室内,平身放在床上,盖上被子,房门落个锁头。就算房门开着,如果没人帮忙,刘蓓蓓也走不了,因为,她的左腿已被冰寒气冰冻,失去知觉。看看没什么妣漏后,小田就径直走回平房这边来。这时夕阳西下,晚霞熊熊烯烧,染红了半边天。田有鸟打算看看堂嫂,一问她上卫生间洗澡去了。

这时刁艳花打来电话,叫他过去一趟。不用问,他知道是三万元贷款一事,他合计着,反正蓝副行长那的五百万贷款即将到帐,不妨先垫付个几万给刁艳花,省得那泼妇催命一样,天天来催,是泥人也知道烦了。想着,他从柜里分出三万元现金,拿纸袋装了,拎着纸袋,迎着晚霞来到刁艳花的家里。刁艳花是大块头牛扒的媳妇,也是村长牛大佬的弟媳。她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去仙女湖承包一块鲍鱼养殖田。

田有鸟一进牛家院门,见到刁艳花的公公在院子里逗弄小孙子。刁艳花的婆婆则在厨房忙着做晚饭,刁艳花本人,她正在二楼的走廊处收衣服。一眼见他来了,忙热情招呼:“有鸟,快进屋坐!”

“牛伯,好哇。”这家伙熟络地跟牛家老人打了招呼,也不生分,径直走到一楼的客厅内,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故意放大声说:“艳花婶儿,我帮你把贷款拿下来了,快来拿钱!”

刁艳花怕公婆怀疑她有外遇,她也故意大声回应:“好嘞,我马上来拿!”不一会儿,这女人就换上一条秋裙,扭腰下楼来了。看到装钱的纸袋,刁艳花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一个劲肥夸:“有鸟,还是你有办法!我跑了多少趟,人家都懒得鸟我!”一边端出花生果点,一边泡了浓茶,给小田筛茶喝。

“哎,这小事一桩,我是看牛村长的面子哦!给你,数数!”

刁艳花就把三沓大钞拿出来,数了一遍,又写了一张借条,把借条交给田有鸟道:“没错,保证按时缴利息!”

“没错的话,那我走了!”小田抓杯茶喝了,噌,站起身,这女人的公婆双双在家,他怕露出马脚,不宜久留。

没想到刁艳花还有话说:“大侄子,这几天不知怎么了,我腰上疼得厉害。今天吧,直疼得腰都直不起来!听说你能治,要不,你给我看看?”

一听这个话,狡猾的有鸟故意走到客厅门口来说话,偷眼瞄她公公一眼,那老头果真支愣着耳朵偷听。他小子一走出来,那老东西索性扭转头来看话。见状,田有鸟放大声答道:“腰疼啊,这是我的拿手长项!要不,你搬张长凳,咱就在院子里瞧瞧?”

刁艳花就看了公公一眼,不以为然道:“还是上楼吧,拿什么凳子,我怕闪到腰!大侄子的人品,我信得过!光天化日,你还能干坏事不成?”

“嘿嘿,婶儿说笑了!”田有鸟尴尬地笑了一个,为让老头放松警惕,这小子就话里有话道:“婶儿,看这个病,没有十成十的把握。所以,你得征求你家人的意见!”

刁艳花一听就懂他小子意思,当真走到院子里公公面前,问计道:“爸,有鸟会治关节腰痛,在咱龟寨村是出了名。菊花姐的坐骨神经,就是有鸟看好的!要不,咱也让他看看?”

刁艳花的公公是个闷葫芦,见问,他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征得公公同意后,刁艳花就兴冲冲地把小田引到二楼卧室。进入卧室,两个不约而同地扑向对方,贪婪地找到对方的嘴,叭唧叭唧啃咬上了。刁艳花也是个喂不饱的无底洞,丈夫是个建筑包工头,常年不在家。这妇在家独守空床,最怕寂寞,她**又强,偏偏公婆看得贼紧。床头没男人,她就偷偷弄了一个假阳物,到痒时,索性拿着假阳往泥洞里乱捣。

但是呢,假的就是假的,再逼真也比不上真的。那冷冰冰的东西在自己的那儿出入,一点感觉都没有。相反,反而弄得不太舒服。使用了几次,那假物事就给扔到一边不用了。

如今好容易找到合适的理由,她才把情郎引上二楼,两个自然是**,碰到一块就熊熊燃烧起来了。田有鸟总算知道这小媳妇为何临时换上了裙子,一掀起她的裙子,里面竟然是中空,露出光溜溜的大屁股。往她地头一探,原来早已泥泞不堪。“哇靠,好多水!”

一句话吓得刁艳花脸色刷白,低声提醒道:“小子,别那么大声!我公公是狗耳朵!”

“准备好了吗?我现在给你按一下腰椎,估计你腰椎有问题!啊,我会出大力,到时你痛了就叫一声。清楚了没?”这小子故意把嘴对着房门口,很大声地交代道。一边就扶起坚硬,往女人的泥洞里一滑,就滑了进去,蹶动着屁股。本来,楼下那老头还有点怀疑,支愣着听动静。待听到田有鸟说这话,就打消了疑虑。

刁艳花果然会来事,故意大声叫道:“啊,大侄子,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好痛!轻点儿按!”

田有鸟就大声回应道:“好嘞,那我轻点儿按!问题出在你的腰椎,知道不?”说着,这家伙猛然一挺,把坚硬没入了女人深潭的最深处。刁艳花又啊的大叫一声:“大侄子,你的手干嘛用那么大力。我的腰本来就痛得要命,你还那么大力,轻点儿撒!啊——”

( 香野春色 )

推荐热门小说香野春色,本站提供香野春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野春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84章 跟刘蓓蓓周旋 下一章:第186章 刁艳花出丑
热门: 仙药供应商 噩梦执行官 男欢女爱 铜钱龛世 冒牌狂少 乡村猎艳高手 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冒牌男友) 朕在豪门当少爷 偷心猎艳记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