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有现成的

上一章:第169章 葛姐来了 下一章:第171章 无私的牺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说来也怪,小田连打十个电话,打给那些曾跟他有过鱼水之欢的女人,一一询问,在这些女人当中,居然没一个生肖是属龙或者属羊。小田打完电话,回房时神情有些沮丧。葛嫩见他一脸晦气,就知道没戏,随即,她提出一个大胆的意见:“有鸟,这病不能拖了,再拖对你有很大风险。这样吧,你去有那种服务的宾馆开个房,找个属龙的小姐吻一下就行了!”

田有鸟犯了难,长这么大,他还真没去那种地方找过那种女人。那个啥风险也太大,万一被大盖帽逮住,没个万儿八千,出不来的。可是,不上那种地方找,上哪找那个愿意跟他接吻的龙女去?想到这,小田就啧了一下嘴,问了一个幼稚的问题:“那个,多少钱一次?”

闻言葛嫩哭笑不得,狠白他一眼:“我怎么知道呢?”她忽是感觉很难受,不理他了,跳脚走到院坪上发呆去了。

钱秀英一直支愣着耳朵,把两个的对话听得真真的。见葛嫩脸色难看地走出来,这村妇急了眼,颠着**进屋,小声的暴出惊人之语:“有鸟,我不许你去那种地方!花钱不说,万一染上什么病,到时怎么办?不许去!”

“找个没病的,再说只是接个吻。应该没问题!”

“那也不行,花冤枉钱!”不知怎么,钱秀英说着这话,脸色阵青阵红,一时又为难地张张嘴,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这点钱不算什么!我动动手指头就赚回来了!”田有鸟说一不二,这鸡叭破事不能拖了,得抓紧点,免得全村人都看他们家笑话。

钱秀英忙是把养子拉回来,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家里就有个现成的,你用得着花钱找别人啊?真是的!”

“家里。谁啊?”小田心说这样最好了,家里边的干净,又没有被条子逮到的危险,还不用花钱。这年头,挣几个钱钱不容易,能省一点是一点。

“你猜!”钱秀英忽是羞涩着,

“我猜?”田有鸟就是愣了愣,摸着鼻子想了想,诧异的说:“青花姐几个我问过了,她们都不是。”

“笨小子,你都没问我……”

“啊?你是我养母,这怎么行?”小田说实话,一听养母属龙,他心里面又是喜,又是忧。喜的是他的柱子有望解冻,恢复昔日的荣光。忧的是,这个属龙的女人不是别家女人,而是他从小到大敬爱的养母。之前养母着急帮他治病,亲自上阵,连吹带打飞机,至少没有发生夫妻才能做的事。可眼下,形势所逼,一想到要有肌肤之亲,他的心里充满了矛盾。再一个,怎么说养母还是田大炮的媳妇,田大炮现在跟小三过日子,可是名份上,钱秀英还是田大炮的妻子。田大炮是他的养父,都有养育之恩,如果他就是这么报答养父的,给养父戴绿帽,那当真是禽兽不如。

这么一想,田有鸟陷入了愧疚和自责的痛苦之中。想到可能给田大炮带来极大的精神伤害,田有鸟摇头如拨浪鼓:“死老妈,我知道,你是为了给我治病。可是,你是我老妈,我就算是死,也不能做出没人伦的猪狗之事!这事别提!”

看她这架势,是打算为他付出一切,包括她的身体也在所不惜。这毫无保留的母爱,一下子使得田有鸟手足无措。他无颜面对敬爱的养母,转身打门,拔腿就走。钱秀英主意已决,为了养子,别说一个吻,就算要割她身上的肉,她都心甘情愿!钱秀英哪肯放有鸟走了,死力把有鸟拖回床边,苦口婆心的说:“乖儿,妈知道你的心意,你虽然风流,但绝不是那种禽兽不如的变态!可是呢,你这子孙根眼看就不行了,需要属龙的女人才能治好你!别人家愿意跟你的闺女没有属龙的,偏偏老娘我就是!这是什么,命中注定!再说,你不是我亲生的,也不是田大炮亲生,我跟你没有一点血缘关系!我们仅限于称呼上的母子,所以,那种人伦禁忌,我们之间不存在!”

“可是……”见得养母着急,言辞肯切,田有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只觉如梗在喉,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有鸟,快别可是了。人家葛医生在外面等着呢,咱们要早作决定!”一旦下定了决心,钱秀英没有那么慌乱了。她心说,田大炮那老蔫鸟对不起我,背着我找小三,我呢,一点不用客气,干脆趁着给有鸟治病的机会,把身子给有鸟也吃一口。老娘给老蔫鸟也戴回绿帽,气死他!再说,我的身子不是给别家的野男人占便宜,而是给有鸟占便宜。这就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么一想,钱秀英心里对田大炮的负罪感一下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坚决的态度以及一种隐隐约约的对做女人的那种期待。

钱秀英打从嫁给田大炮,二十多年了,她并没享受过多少男女鱼水之欢的乐趣,还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因为田大炮先就是个病秧,身体虚得一塌糊涂,床上那种事是有心无力。尤其是他的小炮口径超小,把他的小炮探入她的阵地,不管怎么卖力轰炸,她都没什么感觉。等到有了点感觉,田大炮撑不住劲,急急火火地就发射了。基本上,几乎每次钱秀英都要自己动手慰藉一下腿间的地才能止痒。

而养子田有鸟却有根超大号的柱子,这根又粗又长的顶梁柱一直是她幻想的宝贝。每回田大炮那虚弱的身子骨跟八爪章鱼样趴在她丰腴的身子上吃力,她脑子里幻想的几乎都是田有鸟。现在,老天终于给了她一个极好的机会,叫她如何不激动?一想到有鸟抱着她吻她,她刚好半推半就,做成夫妻之事就有了正当的理由。

一想到那骇人的粗暴进入自己肥沃的土地,在自己的地里快活地耕耘,她的心肝儿就兴奋地打颤,一种被需要的幸福感充满了她的心田。

下定了决心后,钱秀英就当着田有鸟的面,把米色的紧身小外套脱掉,露出绿色的吊带小衣,把小衣也拿了。她乃子大,戴的胸罩也是大号,把胸罩摘除后,她就主动抱住了小田。

田有鸟就是一愣,心说接个吻还要脱衣服。这家伙也是着急,也没多想,就接住了钱秀英的怀抱,两张嘴就啃在了一起。

不知不觉,钱秀英硕大的丰满带着她的体温,圆圆滚滚的戳到了他小子面前,在他的胸前累垂着,就好比是两只熟透的大西瓜。钱秀英也不懂什么五行理论,只听葛医生说,他需要一个属龙的女人跟他接个吻,把什么解冻了才行。

可是,**的**不受自我控制。两个吻着吻着,忽是忘我起来。这村妇周身燥热难当,不由把手探入了有鸟的裆内,一摸到那软塌塌的小柱子,才意识到不对劲:“有鸟,葛医生说接吻就能解冻。现在你的柱子好得差不多了。你去问问葛医生,还要吻多久?”

小田也感觉到了下面的冲动,说声:“我去问问她吧!”

“去吧,我在这等你!”钱秀英就窃喜着。反正老娘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一定得趁着千载难逢的机会把身子给了有鸟。

这妇打好了主意,脸颊就烧烧的。她毕竟是第一次偷人,她再怎么跟田大炮赌气,再怎么冠冕堂皇,也难掩她心里怦怦跳。田有鸟郁闷地打开房门,吭哧经过客厅,走出门外来。兜眼见葛姐在墨绿的果园独自一人漫步,她身段高挑,浑身洋溢着健康的少妇气息。有她在,整座园子都充满了生趣。田有鸟本来就亏欠她许多,如今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怪病,害人家倒贴不说,这回还要害她参观他跟另外一个女人那啥。

尽管葛姐表面上波澜不惊,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种滋味不好受。说严重点,那是对她的侮辱。此时葛嫩心里在挣扎,一想到有鸟那货在别人的地里卖力耕耘,她就有种打翻了醋坛的感觉。这纯朴的少妇打小在深山老林里长大,住的是农家屋,吃的是农家饭,一心钻研着医术,全心全意扑在怎么诊治病人上。像一般女人能享受的时髦、逛街购物、美容以及泡吧,这些现代都市女孩玩腻了的生活,她几乎就不曾享受过。即使有过一次不幸的婚姻,她的心仍像做姑娘时一样干净,就算是现在,她是二十五六岁的少妇,她仍然像姑娘时一样,对爱情充满了憧憬。

打从田有鸟闯入她的内心世界,她就把他装入了心里,在心里默默地喜欢他。厮守的日子,她无私地付出着,尽情享受着被小田需要的感觉。分离的日子,她把思念埋藏心间,回味着跟他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谁能想到,再次的相逢却不得不让她面对心上人的背叛。偏偏她还挑不出毛病,她不能指责田有鸟什么,所以心头的怨气在心里面化作一把尖刀,刺痛了她。钻心的疼痛使得她喘不过气来。

此时是秋天的下午,太阳西斜,从北边刮来的冷风把山野间的果树刮得沙沙作响。地头上的杂草渐渐枯萎,秋风萧瑟,给人一种凄楚冷清的感觉。田有鸟穿过一片果林,隔着老远,安静地站在葛姐的身后,心思复杂,一时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那个女人找到没?”葛嫩没有回头,她怕自己回头,会情绪失控。

“找到了。”小田的内心也在挣扎,他自命风流,但是很少当着一个女人的面,跟另外一个女人苟且。人在感情上是自私的动物,无论男女,都有一种独占的**。他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呢,一般不会蠢到干出这种一龙戏二凤的事情。只是现在,他老二面临的是需要两个女人发力,才能治好他的怪病。在这种情况下,他理解葛姐的不开心。

“找到了就好。你跟她先接吻,上下都可以,尽力吸收她的土气。等到土克水,渐渐地你的那个东西就会有反应!到时候,我再拿我的中药宝气给你固本培元!”葛嫩说完这番话,看也不看他,掉头就走。不一会儿,从果园那边再次传来葛姐低沉的说话声:“这几天我在海城,你好了电话通知我!”她不想知道那个属龙的女人是谁,是不想在自己的心里再插一刀。

( 香野春色 )

推荐热门小说香野春色,本站提供香野春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野春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169章 葛姐来了 下一章:第171章 无私的牺牲
热门: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慈航静斋覆雨翻云 全系炼金师 问鼎 抓鬼小农民 乡村美少妇 心给他,钱给我 男神今天掉马了吗 星际稀有物种 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