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75章 曹兰的相好

上一章:74.第74章 和青花婶 下一章:76.第76章 小媳妇的调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1章第一卷山野花香]

第75节第75章曹兰的相好

“嗯?”他小子陡地打个激灵,心说早上王秀丽还气鼓鼓的找老子算帐,估摸着王秀丽正一肚气呢。万一田大炮真去找她对质,那个鸡儿的婆娘还会不会向着老子,还真难说哦。说不得,只好走一步,看一步,这是老子能想出的最好的办法了。

“好,好哇,老子这就去问王秀丽。你等着,要是对出来,老子扒了你的皮!”田大炮这回是怒火冲天,一转身,就见家黄脸婆一身汗湿了的站在门口,一双眼睛翻着白的那里瞪着田大炮。

田大炮嘶的吸了口凉气,可是他有正当理由了,底气也足。见黄脸婆放刀子似的瞪着自己,忍不住发火的道:“看神马看?你个败家儿子吃了家养的肥鸡,三百块哦,老子跟郭老板签定了合同的。到时候交不出货,咱家还得赔钱哦!败家娘们,你看看,把这小子惯出毛病来了,死毛八用,你个败家玩意当他是祖宗一样供。看看,你供出一个神马玩意来啦?这个家,迟早给他败光!让开,老子找王秀丽问问清楚!”

钱秀英刚去灶间看了,田大炮从不进厨房,她是主妇,她一眼就看出来了,灶里的柴炭,就是下午烧出来的。基本可以确定,是儿子偷吃了肥鸡。

养子惹了祸,她底气不足,气焰就矮了半截。忙是跳脚的回敬道:“田大炮,你才是神马玩意哦。别说我儿子没吃你的,就算是吃了鸡,又怎么地哦。你死毛八用的男人,人家起新楼,天天大鱼大肉好吃好喝。你呢,废物玩意,一世里就晓得修地球、刨土疙瘩找食儿吃!老娘跟了你,吃过你神马好东西啦?天天清汤寡水,我儿子正是长条子的时候,他吃只鸡犯法啦?再说哦,我儿子压根就没吃你的,你瞎叫唤个屁呀!”

田大炮见黄脸婆跳起来了,有些畏缩,走到门口恼道:“黄脸婆,不是你说没吃就没吃的,老子去找王秀丽对质去!回来找你个败家玩意算帐!”说罢跌脚就出了门。

“短命鬼,还真去!”钱秀英隔空鄙视了一下这老蔫鸟,心疼的神马似的,跌上前查看有鸟的屁股,见他小子的那儿,抽了几条血印子。便忙是心疼的道:“乖儿,都怪妈没用,早知道你吃了鸡,妈该早点收工撒。看看,你又挨那老蔫鸟顿打!乖儿,我的儿,好可怜,你跟妈说说,那肥鸡是不是你偷吃的?你只说实话,一切后果有妈给你蔸,只要妈还有一口气,老蔫鸟不敢拿你怎么样!你再打你,老娘一刀劈死他个鸡老蔫鸟!”

“嗯?”有鸟他小子是知道的,依养母的火爆性子,她真做得出来的。怔了怔,便忙是承认了道:“老妈,那鸡是我吃的。”

紧接着,这家伙就鼓动三寸不烂之舌,编了一套故事道:“我跑了趟乡里,很饿,本来想去馆子里吃碗牛肉炒粉。可我身上忘了带钱,还吃那老板娘辱骂了一顿。我一气回来,就宰了一只肥鸡吃!那个啥,家养的鸡是供给郭老板没错,可是,老妈你也有份哦。我只吃老妈你的那一份,田大炮凭神马打我?”

一句话提醒了钱秀英,妇人忙是一拍大腿的道:“对哦。这几十头肥鸡,老娘也有一半哦。说是他养,每天起早贪黑,不是老娘喂出来的嘛。好你个老蔫鸟,还要不要老脸了,敢去邻家找人对质。也不怕邻家笑话死了!不行,老娘去他拉回来!”

说着,颠着肥臀直往外猛冲,忽然又折了回来,吩咐他小子道:“乖儿,我的儿,等下你打死不能承认是你吃了鸡,听到没?老蔫鸟没脑子,他一嚷嚷,肯定半个村的人都晓得了,他要承认了,村里人会笑话死你。一切有老妈蔸着,你只管玩你的!干脆不要睡了,出去玩会儿!”

“哦。”有鸟一听有理,便忙是骨碌起床,胡乱穿了衣服,得啵得啵的走出来,不知觉地又流窜到了槐树坡那儿。此时已入夜,天上珠斗烂斑,一轮半月从东天升上来,把整个村子照得朦朦胧胧的。忽然的,听见柳莺那个大女田小丫月影里走来,蹦来眼前,奶声奶气的道:“有鸟哥,我妈又喊你了哦!”

“嗯?”田有鸟一怔,忙是好奇的道:“你妈又喊我,在哪喊哦?”

“她洗澡呀,她一洗澡就喊你哒!她一边抓自己的球球,一边喊你哒!跟我看看去撒!走嘛走嘛。”田小丫懵懂的拉他小子道。

田有鸟有了上次的教训,他哪敢摸母虎老屁股,便摇头似拨浪鼓道:“那个,小丫,我就不去了,没空,啊……”说着,这家伙急是脚底板抹油,撒丫就跑。不曾想,田小丫早有防备,一扑死死抱住了他小子的大腿。奶声奶气道:“有鸟哥哥,你不去,我就抱着你不放哦!”

“嘿你个死丫头,我去还不行?”那田小丫闻言便露出一脸奸计得逞后的笑容。

就这样,田有鸟让田小丫连拉带拽,带回了家里。这家伙进门一瞅,就见柳莺从澡间走出来,抬头见到他小子,就一脸茫然的问:“臭小子,你来做啥?”

“啊?”田有鸟一蹦,心说我草,说得是,我来做啥哦?娘西皮的,这下被这小丫头坑苦了。我总不能直接问,你洗澡时喊我的名字做啥。想着,这小子忽是一拍大腿,道:“柳婶,我听说你家要伐树,卖给家俱厂。你叫的那个伐树师傅老歪是个奸人。他赚昧心钱,你千万小心他!”

“死小子,在这瞎说什么呢?老歪是我表亲,他怎么会昧我的钱?滚蛋!”

“不信打赌!”

“赌就赌,你说!”

“你输的话,我抓摸你胸,抓五分钟。我输的话,赔你一千块!”

听到有一千块赔,柳莺就欢天喜地道:“行哦,你说话算数,一口唾沫一个钉哈!”

这家伙跟柳莺打赌,便匆匆离了柳家,走到院外,就摸出电话来,一个电话拨给村长的女人黄艳。按照事先约定的暗号,响三声后挂断。果然,不多会儿,村长的女人便发来一条短信:“去老地方等我!”

看到短信,田有鸟大喜,吹着曲儿,一摇三晃悠地沿着白条河,径直走来茂密的枫树林中。只见月亮洒下一地碎银,把枫树林映照得一片雾濛濛。这小子猫着腰刚进去,就见灰暗中迎出一个着裙子的女人来。

“嗯?”这家伙一蹦,心说我草,艳婶来这么快啊。那不正好,免得老子久等。想着,一阵窃喜,扑上去就抓摸起了妇的屁股蛋。飞快把她裙子一掀,就摸见滚圆屁蛋。这家伙暗自咦了一声,怎么村长的女人的屁蛋变得这么大了。不过,田有鸟也没注意,便猴急贴上去,叭唧叭唧就热吻起来。吻得妇人喘粗气,一时动了骚情,径自把掌在他小子的熊背上来回抓摸着。随即,她便着了魔似的,嘴里发出了银荡的哼哼声。倏尔地,她自己迫不及待地把上衣敞开,把一对挺耸大乃弹跳出来,放在他小子厚实的胸膛上来回滚动着。

与此同时,田有鸟的那儿就被她一把抓住了。两个都似烈火烹油一般,呼哧呼哧,喘得那响。田有鸟也顾不上前戏啥的,急是滑开裤头,叭,在妇的屁蛋上拍打了一下,把她吊转身,让妇人把白嫩的大屁屁拱着,他小子一箭上垛,把炽热火焰裹卷了进了她最娇嫩的部分……

不旋踵,静寂的枫树林里响起啪啪作响,传来一种和谐的声音。这声音堪称世界上最动人的音乐,里面各种快乐的音符上窜下跳,就连四周围的小动物都禁声,纷纷竖起了耳朵听。

“死鬼,你怎么变驴货了。啊,好爽……”

“嗯?”乍一听见怀里的女人发出的不是村长女人的甜嫩声。不由的,田有鸟就是一愣,心说娘西皮的,我还奇怪,怎么这个女的那儿跟艳婶的不一样。搞半天,原来搞错了对象。我的个妈,这下麻烦大了。这还不止,最可笑的是,有鸟这货想许久,怎么也想不出这个女人是谁。顿时,他就跟这女人一分为二,飞快穿起裤头,打死都不出声,就想脚底板抹油开溜。

不想那女人把他小子认出来了:“你!你是田有鸟啊?”

田有鸟被那女人抓紧了不放,眼见对方认出了自己,只好开口说道:“你是?”

“我是曹兰撒。你个臭小子,进来也不说一声。你!”李敬才的媳妇曹兰哭笑不得,她到枫树林,本来是约好跟老相好幽会,没想到老相好没来,让田有鸟这臭小子捡了大便宜。顿时,她那个羞啊。

“你是村主任的?”想到是歪脖曹的继任老婆,一刹那,田有鸟差点没惊得跌一跤。不由的,他小子就反应过来了,忙是摆出跟小混混没俩样的轻佻表情道:“曹婶,原来你有相好啊。是谁呀?”说完这话,这家伙就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曹兰是村主任的媳妇,平时看到田有鸟这穷光蛋,那都是翻白眼。要么就嘲笑他小子,把他小子当一堆狗屎踩。现如今睡瞅着自己被抓了把柄,她哪还有往日的傲慢,又见有鸟这货不怀好意,心里有气,却偏不好发作。加上跟这小子作了一处欢乐场,她就越发低三下四的求道:“有鸟,好人儿,婶子求你,千万别把刚才的事说出去!让我家男人知道了,我这条小命就休了!求求你!”

( 香野春色 )

推荐热门小说香野春色,本站提供香野春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野春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74.第74章 和青花婶 下一章:76.第76章 小媳妇的调戏
热门: 网游之屠龙牧师 小山村的诱惑 穿成反派的暴躁男妃 大小姐的妖孽保镖 住口,无耻老贼 六爻 狂野:与狼共枕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 暴君遇上偏执狂[快穿] 超级天才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