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留守媳妇柳莺

上一章:48.第48章 你赖不掉 下一章:第50章 刘蓓蓓开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1章第一卷山野花香]

第49节第49章留守媳妇柳莺

“啊?你妈喊我的名字干啥?”听田小丫说这话,这家伙一蹦老高,嘴巴张成了大大的o型。说起这个柳莺,也不过二十**,是村里田相豹的媳妇。田相豹去广东打工,据说有三年没回过家,而柳莺一直苦苦地等着男人回来。上次,这小子在大菜棚里面撒尿,不想那个大菜棚是柳莺搭的棚子,她种菜卖。这小子刚好一掏出家伙什,柳莺要巧不巧地就走进来了。猛瞧见他的邪恶物事,啊,吓得小媳妇面红耳赤,张皇逃奔了。

田小丫什么都不懂,只奶声奶气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呀。我妈在冲凉哦。一边叫你,一边哭。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哭,所以,我就来找你!”

一听此言,有鸟那货就明白了,心说娘西皮的,原来柳莺这么闷骚,把我当成了那方面的幻想对象啊。哈!想到这,这家伙差点没乐坏了,可是,见得田小丫一脸紧张,他不忍伤害她。就推辞道:“小丫,没啥事。大人的事你就别管了,吃你的饭去吧。我得回去了!”

不曾想,田小丫死抓着他不放,坚持道:“有鸟哥,走嘛走嘛,去看看嘛。我妈真的在叫你呀!她都哭了,她喊你肯定是想你帮她忙哒。有鸟哥,你去帮帮我妈嘛!”

“嗯?”他小子有点儿懵了,暗道这小妞,人小鬼大哦。当下没法子,只半推半就的跟着田小丫,鬼鬼祟祟的趁黑摸上田小丫家来了。田小丫家的院坪地上栽满了高大的杏树和老槐,月光照进来,照得满地碎银。田有鸟从树下穿过,只见树影婆娑,忽然就心跳了一下,打了个突,心说娘西皮的,老子都好几天没回家看看,不知道老妈怎么样了?每当想起田红花那些刺激他的话,这小子就满心不是滋味。

满腹心事,他小子旧恨未了,也不想再添新恨了。就想打退堂鼓,不想田小丫这妮子,忽然间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死命拖住他小子,死活不放松。还忙是咬着他小子的招风大耳说:“你听听,我老妈还在哭哩。你进去看看嘛……”

“啊?”他小子暗自一怔,柳莺这娘们有这么闷烧么?不过想一想也是,人家才三十不到,正当嘉年华,她的花朵开得姹紫嫣红的。那方面的需求那不用说的了,老话说得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话拿来形容柳莺,再合适不过了。

再有,柳莺的男人三年都难得回来一次,她的欲求更加得不到满足了。男人靠不住,只好靠自己。他小子还在院子里,就听见靠主屋那一角,洗澡间传来呜呜咽咽好似寡妇夜哭的呻唤声。

这田小丫年方十二三岁,情犊未开,不知道老妈为神马一洗澡就哭个不停。她死死拖着他小子的手,蹑手蹑脚地,带着他小子摸到了洗澡间外边的一个孔洞那里。透过孔洞,只见里头热水冒起了水雾,伴随着柳莺的一举一动,她那具丰满成熟的**时而如堕五里云雾,时而一清二楚,毛发毕现。

“咕咚!”田有鸟他小子口涎地吞咽了一把口水,恰好柳莺的身子从正面对着他。从他所在的孔洞偷瞄过去,可以近距离地以管窥全豹。把柳莺最隐秘的两个大球球还有她的那儿尽收眼底。

“嗯?”他小子一下就兴奋了,体内沸腾的热血一下子冲到了脑门芯。当他发绿的狼光贴到了那片黑乌麻漆的杂草丛时,差点没喷出两股鼻血来。忙是两眼圆瞪,几乎就脱口而出:“馒头包?我的个娘,原来这婆娘拥有女人中的上品名器!馒头包可是很罕见的,千万人中难遇其一。没想到老子穷比一个,还有这种眼福。”

他小子正大饱眼福呢,里面勾着头抹完了浴液泡沫的柳莺做梦也木想到,是她那个单纯到傻的大女儿引来野男人,还哭着喊着让这个野男人偷看她。她刚刚的一通自足其乐,显然还没过足瘾头。抹完身子,脸蛋上的潮红都未褪呢,她就忙是伸出两根手指,往她的那儿一送。那里拱着PP再次自给自足起来……

“啊?”趴在洗澡间外头偷看的有鸟他小子当场就懵了,忙是一副长了见识的表情道:“原来做女人还可以自己来哦?难怪村里的那些个闷烧娘们,一说起黄瓜、茄子之类的玩意,就忙是一副暧昧的表情,还要害羞。老子总算明白她们为神马会害羞的了,原来黄瓜可以作为男人那个玩意儿当作代替品使用哦。”他小子终于弄懂了一件不解之谜,忙是暗里惊叹着,女人的世界真是特么的太神奇了。一个话儿居然如此的有趣,引得天底下的男人们耽精竭虑,一生所求,总归是围绕女人的这个玩意儿,求得幸福、生儿育女,开枝散叶。甚至为之付出宝贵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忽然,柳莺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了,她全身的曲线都禁不住轻颤起来,空气中也弥漫起了一股好闻的求偶的奇香。快到**的当儿,这妇人忍不住又低低的叫唤起来了:“死有鸟,你个害人精,叫老娘看了你的那儿,怎么不按倒老娘,把老娘那啥了呢?老娘是骂了你两句,可心里面老娘是乐意的嘛。你个鸡儿的傻有鸟,不知道女人喜欢讲反话的嘛。女人说不要,就是要的嘛。你个死毛八用的神马玩意儿,老娘这么肥的一块地,你硬是不敢啃一口。你个胆小鬼!短命种,我恨你恨你!给我有鸟快给我!啊……”

柳莺满脸泛潮红,忽然猛烈地摆了一通摆子,咕咚!一屁股坐倒在澡盆里,那里闭着眸直喘气。两个大乃子慢慢地从直立状态恢复了原状,回到耸拉的模样。

“嗯?”风平浪静后,柳莺忽然感觉到不对劲,忙是一抬眼,就发现了孔洞外边那只偷瞄她的眼睛。发现有人偷看,柳莺气得啊,三尸神暴跳,猛泼狗血道:“哪个鸡儿的王八羔子,吃了豹子胆,偷看老娘洗澡哦。你不怕烂眼珠子,老娘还替你羞死了呢!龟儿子的短命种,小心天雷公劈死你哦!”

她没穿衣服,也不能跑出来抓赋赃,只嚷嚷呐呐乱泼了一通狗血。田有鸟他小子见行迹败露,早一把拖起田小丫,金命水命,走投无命地逃出了院门外边。直到蔸见柳莺没穷追出来,他小子才住了脚根,喘气的白了田小丫一眼,埋怨道:“怪你这个小妞,我说了吧,这个看不得的哦。”

田小丫百思不得其解,皱着眉头,她的表情十分的无辜,奶声奶气的回答道:“可是,有鸟哥,我老妈明明在哭嘛,她明明有喊你的名字哒。对了,她之所以骂你,是因为,是因为她不知道是你来了。她要是知道是你来了,她肯定不会骂你哒!不然的话,她干什么不停地叫你的名字呀?”

“嗯?”有鸟他小子忙是一副打败了的表情道:“田小丫,你真聪明哦。给你一颗棒棒糖吃,如果你妈问起你,你千万不能说是我。听见没哦?”

田小丫见到棒棒糖,欣喜的一接住,点头道:“放心吧有鸟哥,田小丫打死不会说哒!如果老妈问起来,我就说是我自己!”

“嘿。”听她这么说,他小子就放心了。友好的摸了摸田小丫的辫子头,打发这小妮子回去了。

这家伙打发了田小丫,忽听肚子发出咕咕叫,看到太阳大,田有鸟也懒得回后山墨英嫂的农场,决定去哑妻柳叶家蹭顿饭吃。得啵得啵,穿过枫树林,沿着白条河畔,一路绿柳夭桃,径向那栋出挑的别墅走。就在此时,只见一台机车喷喷响着,似射箭一般飞到面前,吱嘎,车轮刮擦着地面,来了一个漂亮的甩尾,然后,就打横在路边。那头盔一摘,顿时就掉出一波如瀑的乌发,那乌发一甩,就露出了一张花季少女的脸。那个少女唇红齿白连闪,惊喜的喊声:“老大!”

“红袖,你什么时候回来啦?”田有鸟乍一看到这十六岁的野丫头,两个眼立刻似灯炮一样灼灼闪亮了起来。一蹦,就兴冲冲地蹦到了那个叫红袖的野丫头面前。

红袖就眉毛一挑,重重的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大咧咧道:“我就是现在回来的,过家门不入。直接回到了老大这里!”

看这丫头一身风尘仆仆,有鸟那货便对她的话深信不疑,不由的,他就忍不住好奇道:“那,我托你调查的事情,有结果没?”原来早在半个月前,田有鸟派出了女手下红袖前往缅国寻找柳叶那个失踪的老爹柳润阳。

不料见他着急,红袖却不买他的帐,摸着饿扁了的肚子,一顿叫苦道:“老大,我跑了一天的路,饿得眼花,你怎么也得让我吃饱饭来撒!”

“哦,那,你跟我来吧,上柳姐家吃午饭!”这家伙这么一说,就跨上机车,直接搭着红袖这假小子的肩膀,喷喷作响的直开到柳家别墅。到别墅门口,只见花花公子王阳的现任未婚妻刘蓓蓓也驾着跑车过来了。田有鸟就咦了一声,心说我草,这婆娘,她又有神马妖蛾子?

( 香野春色 )

推荐热门小说香野春色,本站提供香野春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野春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48.第48章 你赖不掉 下一章:第50章 刘蓓蓓开价
热门: 乡村教师的艳情 青龙图腾 子夜十 苦艾 借性逃情 爱,这样出声 温香软玉 师尊大人要逼婚? 重生后我和前女友结婚了gl 情色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