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厂房暧昧

上一章:第33章 白药求助 下一章:第35章 堂嫂的柔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34节第34章厂房暧昧

“洗澡?不行不行。你爸就在楼下,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了,他非气病不可!”

白药的脸噌的就红了,含羞道:“我爸不会管我的私事哦。他很开明的,再说,你是我们白家的保护神,他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生气呀。再说了,去年不是给你洗过嘛。”

“去年,那是因为你还没长大,就是个小姑娘。今年你十八岁了,成年啦,不能给你看我走光喽!”说实话,他小子说起来有点怀念去年的那三个月,他脚受伤,行动不便,一应生活起居,就是白药无微不至地照顾他。甚至连洗澡,都是白药帮忙的。可以说,白药对他的身体了如指掌,他的痣在哪儿,哪里有伤疤,白药知道得清清楚楚。当时第一次洗澡时,还闹了个笑话,白药第一眼看到他的邪恶大物,竟然吓晕了过去。

一想起这件事,他小子就忍不住好笑。

白药听他这么说,就抖动着说道:“你是男子汉,还怕走光呀。再说,我都看过你了,再看还不是一样?来嘛,我愿意伺候你。因为你是我最亲爱的老大呀?”

啊?田有鸟就是一愣,心说不是吧,白药这小妞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唉,这事说起来憋得慌,当时受伤后,白药没日没夜照顾他,白药的娘从广东回来后,听说他小子是个穷光蛋,就面皮翻转,看他不顺眼,经常趁着白药不在,拿难听话刺激他。她娘瞧不起就算,连白阿福都不大待见他的。想着白药她娘那轻蔑的眼神,田有鸟就气不打一处来,面色难看的道:“你个鸡儿的死妞,我说了不洗就不洗!我走了!”噌的一下,把白药从怀里推开,抬脚就走。白药面色惊惧的追上来,从后抱住他道:“老大,你还在生我娘的气呀。我娘是那啥看人低,呜呜,你别生气好不好嘛。我喜欢你!”

“呀呀,去年那次,你妈因为你跟我的事,要喝农药自杀,你忘了吗?快放开我撒,我还有事要办。”

不想,白药死死抱住他不放。撒娇道:“她喝农药是吓唬我的,我不怕,喜欢一个人有错吗?再说,我成年了,她管不着我!”

“小妞,你还小,等你长几年再说吧。我真有事,放开我撒!”

“我不放!你说我小,我一点都不小,感觉到没,我的乃子不小的。要不要给你看看我的乃呀?”

“别这样撒,你不放是什么意思哦?”田有鸟实在看不惯白阿福那两口子的眼色。

“我喜欢你呀,我要做你女朋友!”

“不是说了吗,你还小,等你再长几年。啊……”田有鸟一用力,就挣脱了白药的怀抱。夺门而出,跑了个一溜烟。丢下白药在房里直跺脚,眼见房里空空,她就是气恼地一头扑倒在床上,莺莺燕燕地哭起来……

再说田有鸟。他小子从店内走了出来,去农信社把收缴来的三万元存了。刚好是牛春柳当班,她还以为是这小子给柳秘看病挣的钱。心里替他高兴,办完存款后,笑着道:“你挣钱了,晚上请我吃饭!”

“行啊。不过,春柳姐,你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商量!”三鸟收起银行卡,转身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牛春柳匆匆忙忙地朝他这边走来,田有鸟见她跟上来,就拐入一条小巷子。从小巷子穿过去,那里有一间废弃的厂房,把牛春柳勾引到厂房内。牛春柳要上班,见有鸟带她到这种没人的地方,还以为他有重要的事情商量。想着,一蹦上前,便抿嘴笑道:“神秘兮兮的,又不是地下党。有什么事你说嘛。”

有鸟那货就冲着她嘿嘿傻乐,见牛春柳上穿着粉色短袖,下面是一条裹臀裙,丰满圆润,不失少妇的韵味。随即,他小子嘴巴就像抹了蜜一样道:“春柳姐,我要大事告诉你!”

“嗯?”牛春柳就吃了一惊,真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她就箭步上前,紧张地道:“有鸟,什么大事?!你别吓我哦!”

有鸟那小子忽是怦然一乐,勾了勾牛春柳的尖俏下巴,嘴甜的道:“我要说的大事是,春柳姐你真漂亮!”

听了此言,牛春柳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不由的,她就好笑的抬起手指钉,在他额头上钉了一下,恼道:“臭小子,原来这就是你说的大事!”

“这个事还小么?”这小子厚颜无耻的笑道。

“是,很大的大事了。那个啥,我是你的女人,不用拍马屁,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嘛。还要绕个圈子,你累不累?”牛春柳说着,噌一下,两颊便飞起两朵红云,那媚眼里的浓情,鲜艳欲滴。

听牛春柳说得柔情百转,越加拨动了有鸟那货的心弦。不由的,他小子便忙是口干舌燥着,嘿嘿了一声:“我想跟你来一次……”

“啊?你又想要?姐这会儿上班哦,晚上来吧。你实在等不及,就下班时间,请客的时候来弄!”牛春柳话音落处,她饱满肉感的嘴唇便被他覆盖住,盖得紧紧的。叭唧叭唧,打波接吻的声音不断,这小子雄伟的裆部跟上了楔子似,牢牢盘住了牛春柳的门户区。随即,他两个大掌向下滑去,抚摸着她黑色的丝袜腿,倏尔地,一把就掀起了裙底,肆意在少妇的屁蛋部位抓摸。

不旋踵牛春柳只觉得周身燥热不已,她的那儿忽是一热,就知紧密之径有蜜浆出来,便不禁俏脸飞红,只觉心慌慌的一阵酥麻。呼哧着,羞着道:“有鸟,不要在这弄,周围都是高楼,万一被偷拍,发到网上,那就闹大笑话了呀。”

听她这么一说,田有鸟环视一圈,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便把牛春柳抱起来,得啵得啵,一头闪入了破旧的厂房内。这间厂房原是乡政府下属的国营企业,荒废已久,厂房内一片狼藉,到处结满了蜘蛛网。四面墙都生出了霉苔,冒出一股阴森的气息。牛春柳脸红得像个新娘子,羞得别过头去,她已作好了心理准备,愿意为他小子分开双腿,迎着他骇人的粗暴和滚烫进入她的身体。

见厂房内安全些,小媳妇就剥开衣裳,把罩子往上推开,束缚尽去,随即,便绷出一对浑圆饱实的玉兔来。那对美物没有于杏儿的巨硕,然而形状姣好,犹似锥状大碗倒扣,凝脂玉一般,幼滑动人。此时,有鸟那小子也迫不及待地滑开了裤头,低眼见到他累垂大物,牛春柳便羞着道:“这厂房脏死了。你辛苦一点,站着弄。”

“嗯。”田有鸟呼哧着,抬起小媳妇的丝袜腿,哧溜一下,便从正门滑了进去……

牛春柳被弄得丢盔弃甲,死命勾着他的脖子,那儿因为猛烈地撞击啪啪作响地颠动着。她的嘴唇再次被田有鸟盖得紧紧的,嘴里发出的呻唤变成了莺莺燕燕的颤音。一刻钟后,田有鸟从正门退出来,暗示牛春柳摆出一个屈辱的姿势,只见她双臂撑着墙壁,把白净丰满的屁屁拱给了他小子,浑身上下洋溢着楚楚动人的气息。随即,田有鸟再次扑了上去,牛春柳娇喘着……

战斗结束,牛春柳见他小子的分泌物从那儿沿着大腿往下流,把丝袜都濡湿了。她也没有怨言,反而是心满意足的,拿衣角擦拭了一下那儿,忽是浓情荡漾,甜笑道:“有鸟,我嫁给你做媳妇好不好?这样,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睡我撒。”

“啊?这婆娘,怎么想到这里来啦?早听你说,婚姻不自由,结婚一点都不好,跟进了牢笼一样。”田有鸟说着,穿起了裤头,笑嘿嘿的话锋一转道:“你逃离牢笼才几天,这么快就想回笼啊?”他小子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他心里是这样想,我老刘不至于那么没本事,娶个二婚青当老婆的。这话没敢说出来,怕伤牛春柳的心。

这也不能怪他,在农村,一个未婚青年要是娶了二婚青做媳妇,那样会没面子的。发生这种情况,只有两种,要么是这男的家里穷,花不起彩礼钱。要么就是男的没本事,找不到黄花女。总之,田有鸟是不可能干这事的,他要娶也得娶二姐田红花那种没开苞的。

&n

bsp;牛春柳哪知道他小子打这种算盘,还在那说风话:“婚姻不自由,那得看跟谁婚姻嘛。有鸟,姐喜欢你嘛,你干脆娶了姐,姐给你生儿育女,行不行呀?”

眼见牛春柳是认真的,有鸟那小子便暗自心惊,心说娘西皮的,春柳姐不会缠上我了吧?我家身份卑贱,春柳姐却是村长家的千金,她自己还是吃皇粮的,就算她同意,她家里也不可能同意。再说,我本人也不同意啊。想着,这家伙便忙是嘿嘿的傻乐道:“春柳姐,我还小,没到法定的结婚年龄。再说,我俩门不当、户不对,年龄相差太大,不合适啊。”说完这话,他小子自己都觉得这理由牵强,说难听点,这就是不要脸的混帐话。你小子说不合适,那干嘛天天睡人家?

幸亏,牛春柳脾气好,有涵养,听田有鸟说起了难听的混帐话,她没有发火,只是愣愣的呆了一呆,笑容惨淡道:“有鸟,姐跟你开玩笑哦。姐只是个二婚青,哪配得上你这黄花男哦!我得上班去了,再见!”

牛春柳从厂房的破烂大门走了出去。,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 香野春色 )

推荐热门小说香野春色,本站提供香野春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野春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第33章 白药求助 下一章:第35章 堂嫂的柔情
热门: 阴阳包子店 诡域直播 静州往事 乡村小老师 村官桃运仕途 都市血影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仙尊一失忆就变戏精 桃色小农民 重生之衙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