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6章 芦苇荡惊情

上一章:25.第25章 别野里的尖叫 下一章:27.第27章 野外娇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1章第一卷山野花香]

第26节第26章芦苇荡惊情

刘蓓蓓吐舌头道:“小田,你表姐真的是哑女?怎么她能听到我们说话哦?”

“看你说的,什么话。谁说哑巴就一定是聋子?”

“一般来说,如果是哑巴,那基本也会丧失听力!”刘蓓蓓辩解着道。

“柳叶不是天生的,她是八岁那年一场高烧,送医不及时,把嗓子烧坏了。耳朵还是好的。当然,她听力比正常人要弱一点,但是近距离说话,她听得见!”

听了他的话,刘蓓蓓就摆出原来这样啊的表情,自责道:“哎呀,真对不起,看来我是错怪她了。”说着,刘蓓蓓忽是噗的笑了起来,有点笑容惨淡,话锋一转道:“小田,你亲眼看到了的,不是我欺负你表姐,是你表姐欺负我。我打不过她!”

“这是当然。要是你欺负我表姐,我还能袖手旁观啊?不过,我想不到,柳叶一怒起来,这么吓人!那个啥,你不晓得,平时没事,她脾气好得不得了!”说起刚才的一幕,这家伙现在还觉得不可思议。

刘蓓蓓没好气的翻起白眼:“好个屁!我头发差点被她揪断!不过嘛,要是这事真的像你说的,那是黄阳不对,我更不能来收房子!你放心,我刘蓓蓓不是贪得无厌的人,只要我搞清楚来龙去脉,当真是你家被欺骗,我会登门道歉!”

三鸟那货就笑了笑:“如此大善。我看你不像是个泼妇嘛。”说完就嘿嘿一乐。

“你才是泼妇呢。老实交代,你真是柳叶的表弟?”

“那还有假?”

“是哦,我看着不像。”刘蓓蓓怀疑的打量了他一眼,见这家伙长得那壮,那肌肉块团团滚动,看了,不由的就是一片心颤。倏尔,她就没来由的脸红了。

“我没有表弟证,你不信拉倒。”

这时,柳叶穿着一件风衣,袅袅婷婷地下来了。她手上拿着一张红本本,看都不看刘蓓蓓,先递给了田有鸟。在她心里,她对田有鸟已是如亲人般的信任,只要看到他小子,她心里就特别踏实,什么都不用担心了。于是,有鸟那小子也有点好奇,就展开了本子,见上面有照片还有钢印,心说这售卖假证的人,制作水平挺高,几乎以假乱真。刘蓓蓓也凑前来看,看了,就是心悸的道:“我的天,这假结婚证跟我闺蜜的真结婚证几乎一模一样。幸亏我民政局有人,查过黄阳的资料,不然还真以为黄阳是已婚男!可恶!”

田有鸟嘿嘿的乐了乐:“现在你相信了?”

“这还用说,你们说的才是真相。黄阳那个王八蛋,原来他是个感情骗子!”刘蓓蓓忽是失魂了一般,两眼无神地发呆着。

“那,你是不是向我姐道个歉什么的?”

“哦。”刘蓓蓓忽是满脸堆笑的向柳叶道了声歉。柳叶也知道她误会了自己,她愿意道歉,脸色就好看多了。

刘蓓蓓做错了事,她没脸呆下去。跟田有鸟要了电话号码,拿起包,匆匆告辞,开车回海城去了。

田有鸟跟柳叶互相对了一眼,会心的笑了。她就打了个谢谢的手语。对简单的手语,他小子看得懂一些,见状,就谦虚道:“姐,跟我还客气啥?”说着,不知怎么回事,看着柳叶那明眸皓齿,她的樱桃嘴红红的,便似熟透了的葡萄般,他小子就有一种想去亲一口的冲动。可是,人家柳叶独自守着大宅子,三天两头就有一起破落户地痞来骚扰她。假如他也这样做,那无疑地,他田有鸟跟那起地痞流氓没有区别。这么一来,柳叶对他建立起来的信任瞬间就会崩塌。对他来说,兴许没大碍。但是对势单力薄的柳叶,那无疑是雪上加霜,她会失望乃至绝望。

最终,理智占了上峰,田有鸟怕自己一冲动干出龌龊事,随即,便忙是告辞。柳叶忙是比划着手势,然后,她又指了指一楼靠后花园的客房,她这是挽留的意思。

“这个……方便吗?”这家伙来的时候,还真想在柳姐的别墅借宿几天。一来,歪脖曹跟对村那个痞子对柳姐虎视眈眈,他住进来,刚好给她当门神。二来,柳姐这房子大,一人一层,互不干扰,极其的便利。

见他犹豫,柳叶在电脑上打出一行字:“我一个人有点害怕,你忍心丢下我不管呀?”

看了她的心声,一时,田有鸟心头忽是热了,心说,同样是挽留,柳叶比于杏儿贴心得多。于杏儿只会说,你没地方住,在我这住吧。听她意思,就像是我老田找不到地方睡觉一样。想着,这小子就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

柳叶就欢喜地颠去客房整理床铺。田有鸟找到自己的行李,拎着行李,进到客房,只见窗明几净,一看便知哑女每天都有打扫。看着她从大衣橱内取出干净的被褥,铺到床上,有鸟心里暖洋洋的。

他再不敢有什么邪念,一会儿,柳叶打手势让他洗澡。洗了澡,田有鸟就上床睡下,很快进入梦乡。半夜时分,窗外忽然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沙沙的雨声和放炮一般的雷声把有鸟那货惊醒,摁开灯,只见窗外大雨滂沱,豆大的雨珠打到玻璃上,发出怦怦作响。

他刚把窗户给拉上,忽听怦怦的传来敲门响,敲得很急,开门一看,只见柳叶抱着一床薄被,满脸刷白,一蹦,蹦了进来。慌是指了指窗外,又一指自己,再指了一下床。田有鸟就明白她意思了,笑笑道:“没事你睡吧,要是睡不着,我陪你聊聊天。”

显然,柳叶对他小子相当放心,把自己的被子铺到床内侧,当真就爬上床,拿纸笔刷刷写了一行字:“你也上来睡吧。注意不能越界哦,更不能起歪念。上来吧!”

“这不好吧?”这家伙忽然不好意思起来,见房内有张沙发,指着沙发道:“我睡这!”于是,拿了被子,到沙发上一躺,就睡下了。柳叶不能说话,跟他聊天一般通过短信。可是电闪雷鸣的,不能玩手机了,干脆睡觉。这小子心无邪念,大头一歪,不旋踵就进入了梦乡。

反而是床上的柳叶,第一次跟男人共处一屋,她有点慌,小心肝儿扑通扑通乱跳。这时雷声渐远,只剩下沙沙的雨响个不停。

柳叶睡不着,就披衣下床,鬼使神差地就蹲到田有鸟面前,端详着他的脸。她忽是蹲下身,把纤手放到他的脸子上,轻轻地抚摸着。有鸟他小子睡得跟死猪似,一点反应都没有。见状,柳叶忽是在他小子嘴头上,叭,亲了一口,亲完,立时吓得她如惊弓之鸟,慌是溜回床上去了。

过了一会儿,见有鸟那小子什么都不知道,柳叶忍不住再次滑下了床。忽是鼓起勇气,拿起他厚实的大掌,一把放到了自己的乃子上。噌的一下,她的脸蛋就涨红得厉害,有鸟的手一碰到她,她的那儿就产生了一道电流,在体内电走鱼窜,酥麻不已。只感觉两个球球胀胀的,隐隐有一种充满了的感觉,这种感觉很舒服。

话说纨绔子骗她假结婚后,根本连碰都没碰她一下,可怜柳叶给人当了几年的妻子,却还是个处。

这时,有鸟那货在睡梦中忽是翻了个身,叭唧叭唧,咂巴了下嘴。这下子把柳叶吓得魂都飞了,惶急溜上床,拿大被盖住脸面,再也不敢下来了。

第二天,田有鸟贪睡不起,直到牛春柳打电话来催,这小子才懒洋洋地起来洗漱。看时间已是八点半,在柳姐这吃了早点。吃完早点,他就给李香香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李有球那个二愣子被赶进了城,不再踏足龟寿乡。李香香一听,这才放下心来,欢天喜地自己回家去了。

田有鸟从柳姐家出来,走到村口都快九点半。牛春柳在路口等他,等得想发火。见他姗姗来迟,就是丢他一白眼道:“懒鬼,害我等这么久!”

他小子就嘿嘿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见牛春柳骑着一台大型踏板摩托,他小子就一蹦,蹦上前道:“这是你买的啊?”

“不是我买,难道是你买啊。上来撒!”

田有鸟又是乐了乐,抬腿坐了上去。牛春柳就娇嗲道:“死鬼,你抱我干啥?你怕村里人不知道啊?坐远点!”

“春柳姐,你脾气好大哦。”这家伙朝后挪挪屁股。见村口没人,忽是大胆地去她胸前抓摸了一把。直抓得牛春柳发软,赌气道:“臭小子,要抓乃子,晚上来撒。小心村里人看到!”

须夷,来到仙女湖边,见湖畔有片茂密的芦苇荡,牛春柳忽是刹停了车,跳下车说声:“你等着,我尿个尿。”

头也不回,大屁股左一甩右一甩,直甩到芦苇荡的深处,那里把屁屁一蹲,便释放起来。过了一会儿,就听她喊:“有鸟,我包在后箱,你把我包拿来吧!”

有鸟那货从后箱取出挎包来,就径直来到了芦苇荡。走前只见牛春柳那里拱着大白PP,见他小子来了,她就是一句:“包里有纸,你帮我擦擦吧!”

田有鸟受不了了,心说娘西皮的,春柳姐发烧,故意勾引老子。老子给你厉害瞧瞧。想着,就滑开了裤头,抱住她的那儿,只一送,便把炽热火焰裹卷了进去……

牛春柳也哄动了春心,哼哼享受着道:“死鬼,轻点儿撒……”

( 香野春色 )

推荐热门小说香野春色,本站提供香野春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野春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25.第25章 别野里的尖叫 下一章:27.第27章 野外娇喘
热门: 长夜余火 他那么宠 武神 小姨多春 都市欲望:疯狂的缠绵 流氓艳遇记 熬鹰航空业 穿书后我变成了Omega 回档1995 公子每晚都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