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李二愣子认输

上一章:23.第23章 搞错了对象 下一章:25.第25章 别野里的尖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1章第一卷山野花香]

第24节第24章李二愣子认输

他小子从牛春柳身上吸足了官气,正暗自带劲,全身肌肉都硬邦邦的,好不美快。忽见牛春柳把醋坛打翻,像是要吵架的前奏,不由的,他小子便是在她的红唇上重重的亲了一口,说谎不打草稿的道:“春柳姐,我是屁的老耕田啊。长这么大,只有你给了我!没错,我之前去城里的网吧看过那种羞片,要不是羞片教会我几招,我哪知道这个呀?”申辩着,见牛春柳没语言,她忽是话锋一转道:“再说,我就一穷光蛋,谁会喜欢穷光蛋呢?”

听了他的话,牛春柳就噗的笑了,赌气打了他一下,白眼道:“鬼信你哦,你这穷光蛋本钱大呀!姐都被你放翻几次。”

“你就说,爽不爽吧?”

“废话,要是姐不爽,早把你赶出去了!”说完这话,小媳妇忽是动情地凝视他一眼,那媚眼里的浓情好似玫瑰花一样艳。忽是绝情的道:“算了,你的日子也苦,姐不为难你了。不过,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见面,我们是陌路人。你敢说出去半个字,姐把你眼珠挖出来!”

“哦。”听她把话说绝了,田有鸟心里就是一句,这婆娘,翻脸比翻书还快。得,我还是赶紧走,万一牛村长同他媳妇黄艳回家,那时就真的有大麻烦了。这么想着,他就一溜下床,忙着穿衣服。

牛春柳想不到他小子一句话不回,越是赌气。见他真走,她就端不下去了,没好气的问:“哎,我听说,你二姐把你轰出来了?那你住哪呀?”

“嗯?”这家伙便是蹦了一蹦,暗想,我日,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才半天不到,连春柳姐都知道了。一想这事,他就一个头两个大,忙是掩饰道:“没有。我养父母、我大姐红桃、二姐红花对我好得不得了,怎么可能轰我撒?那是无聊的人嚼舌根!事实是,我自己立下了军令状,一年内要挣够几万,不然绝不回家。我要让二老看看,我不是没用的人!”

牛春柳就是一副原来这样啊的表情,啧了一声,问道:“我后妈说,她的老毛病是你治好的。你真会治病?”说着,怀疑的又是溜了他一眼。

“我是用气功发功治病。当然,我这门气功不同于一般的气功。能治病是真的,不过,绝对不是百病包治。我的范围仅限于经络神经、风湿关节之类的顽疾。别的病我不会看的!”

“哦,瘸子你能看不?不是天生,而是被压坏了脚筋!”牛春柳试着问道。她在龟寿乡农信社上班,认识人多,就想着给他介绍个病人。

听明白她话外的意思,有鸟那货不由的喜道:“谁压坏了脚筋?”

“你就说能不能看好。”

“这个不能打包票,但是,我有把握。就算不能恢复到原样,至少能调理一下!”这家伙正愁没生意,忽见春柳姐这么热心,他就来劲了。

“哦。我说的是刘乡长的独生女刘玉婷,她的腿被车压坏了,成了瘸子,平时呢得拄拐杖。好好一个大学生,落得休学在家。好可怜哦!”牛春柳叹气道。

“刘乡长?”一听说是刘乡长,田有鸟冷不丁就想起了村长的女人黄艳。牛村长不是求着媳妇去陪阮门圆嘛。阮门圆那个狗日的东西是副乡长,假如我能认识刘乡长,那不正好,可以要求刘乡长把这事摆平了。有了刘乡长撑腰,看阮门圆那个狗日的还敢打黄艳婶的主意不?除非他个狗日的不想混了。想到这,他小子两个眼就似灯炮一般,亮了起来。

“对呀,就是刘忠福!独生女变成这样,刘乡长一家都急坏了。请了多少名医,专家教授,愣是一点起色都没有!”说完,话锋一转道:“要不,你给刘玉婷看看?刘忠福是咱龟寿乡的乡长哦,万一看好了,这个人脉,那可不得了,以后,对你的事业有大大的帮助!”

“那,我就试试看!”

“嗯,明早九点,我在村口树下等你!”两个商议妥当,分道扬镳。田有鸟从牛家翻墙出来的时候,已是夜深人静。独自一人走在村道,一时,他小子就开始想念养母钱秀英。说实话,没了养母把他当宝似的疼,他小子特别不习惯,觉得自己像个孤魂野鬼。

这么一想,这货就伤感起来。心说我草,这么点打击就伤感,伤个屁呀!这个世上,从来都是动物法则。弱者心态的人,永远只能是弱者。越是困难之时,就越要坚强。

他给自己打着气,想了想,便是掉转头,高一脚低一脚地径向哑妻柳叶家走来。刚走到菜园的大菜棚那,忽见一台机车扑扑响的直冲过来,田有鸟拿手电一照,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气急败坏的李有球。李有球发现马子逃跑,正疯了一样满世界找人呢。想不到误打误撞地碰见田有鸟在村子里游荡。他就是愣了愣,一头冲到前面,把机车打横,气冲冲的道:“田有鸟,看到我马子没?”

田有鸟一蹦老高,瞪圆了眼道:“你马子?是谁呀?”

“就是馄饨西施的姑娘李香香!”说着李有球拿车大灯对着他一照,就咦了一声,忽是起跳道:“姓田的,你鞋子上有泥。好啊,我马子就是你抢走的!”

“嗯?”想不到啊想不到,这李二愣子脑袋眼力还挺强。随即,田有鸟打死不承认的嚷嚷道:“放你娘的屁!我鞋上有泥,就证明抢了你马子?你个狗日的李有球,这什么神逻辑啊?吊!”

李有球忽是比划了一个中指,挑衅道:“田有鸟,你个穷鬼,一看就是鸡鸣狗盗之辈!不用说了,我马子一定是你抢走的!乖乖的,把我马子交出来吧!你只要交出来,其它我不追究!”

“追究个屁呀!老子都不知道你马子是谁。哎,你说你马子是我抢走的,那我问你个狗日的,你马子没抢走之前,她在哪呀?”田有鸟起跳着,还了一个中指过去。

李有球就气鼓鼓道:“当然是在我家里!白痴!”

“在你家里,好,假设我真去你家里抢人,那你马子为什么不喊救命呢?”有鸟痞味的抖了抖腿,微笑道。

“你,你把我马子弄晕了!”李有球心里有病,说这话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他心知肚明,关于李家逼迫李香香去色诱牛村长,这件事是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

“啥,弄晕?要是弄晕了,那怎么出去呢?直接从你家大门,大摇大摆地离开?”

闻言李有球就懵怔住了,大概他也觉得这可能性小。见得有鸟他小子死劲地跟自己抬杠,把他气得脸都绿了,随即,他一脚跳下车,恶眼吼道:“你个狗日的,明明是你个龟儿子干的好事,还跟老子狡辨!老子给你点颜色瞧!”这李二愣子做梦都想不到,田有鸟真有官气功,满心以为这穷鬼好欺负。冲上前,呼,一拳飞到田有鸟的胸口上。

哎哟!

李有球喊了一声妈,紧接着,他就好似压紧的弹簧,被一股巨大弹力给弹了回来,一头倒栽出去好几米远。怦,把这二愣子脑袋摔了个四脚朝天。爬起时,这二愣子脑袋看到了外星人一样,把嘴巴张得大大的。一脸惊惧的看着田有鸟。

再看田有鸟,这家伙啥事都没有,见得李二愣子摔惨了,傻眼了,随即,他就是快意道:“李二愣,我好像听到了咯巴响声,来来,走到灯前来,看看你的指骨断了没有?我有言在先,要是断了,我不出钱医哦!”

“草!”一听此言,李二愣像是恢复了意识,得儿一声,囫囵爬起,抢到车前灯查验手指。忽见左手食指和中指失去了知觉,不听指挥,显然,这俩手指是断了的。见断了手指,李二愣子脑袋倒还镇定,歪着嘴道:“田有鸟,是我大意了。既然败在你手上,听凭发落!”说完,昂首挺胸,摆出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架势。

“李二愣,这么快就认输了啊?要不,把你蛤蟆哥叫来?我没打过瘾,想跟那孙子练练手!”有鸟以胜利者的姿态笑着道。说完他小子忽是抬起高腿,脚尖过顶,照准李有球的肩膀,一脚就砸了下去!

啊!

然后,李有球就以一种排山倒海般的架势,重重地砸向了地面。霎时,蓬起了一片烟尘,李二愣假死了足有几分钟,醒来的时候发现吃了一嘴泥。肩膀那儿传来钻心巨痛,他知道,这次断掉了一根琵琶骨。

他见田有鸟没走,不由的,就惨笑着叫好道:“田老大,打得好,该打!他妈我狗眼瞎了,在家门口出了一流高手,我他妈都不知道!”

嘿这李二愣子,他居然说打得好?我草。想着,田有鸟火大道:“大你妹哦,什么鸡叭玩意,屁本事没有,欺负人倒是有一套。老子忍你很久了,懂吗!你听好来,明天起,你丫给老子滚回海城去。不得踏足龟寿乡一步!敢不从的话,叫你下半辈子跟轮椅过日子!”

田有鸟一顿训,训得李有球一愣一愣。哪还有半点威风,倒像泄了汽的皮球,蔫头耷脑道:“田,田哥,我都听你的!只是有一件事,我憋得慌,李香香到底是不是你救走的?”

“好,我让你输个明白!”说着,有鸟那货忽是掏出了手机,把那段录音播放了出来。随即,他话锋一转道:“听到没?不是我老田要抢你马子,是你马子要跟你分手。从今后,你俩个桥归桥,路归路。你敢骚扰她的话,说不定牛村长会听到这段录音!”

“田哥,我服你了。请高抬贵手,给我爸一条生路。我明天就回城!”

“那好。等下你爸问你,怎么受伤的?你怎么说?”

( 香野春色 )

推荐热门小说香野春色,本站提供香野春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野春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23.第23章 搞错了对象 下一章:25.第25章 别野里的尖叫
热门: 天王 你的小尾巴 穿成反派后我渣了龙傲天[穿书] 小圆满 我真的不想靠脸吃饭 乡村大凶器 摸骨师的春天 一个大学生村官的幸福生活 野火烧春 猎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