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搞错了对象

上一章:22.第22章 李香香献身 下一章:24.第24章 李二愣子认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1章第一卷山野花香]

第23节第23章搞错了对象

走到于杏儿家院外,有鸟他小子忙是给于杏儿拨了一个电话。于少妇刚好快睡着了,见到他小子来电,忙是接听道:“你今晚睡哪呀?没地方睡的话,还是回我这来吧。别跟姐怄气,啊?”

田有鸟这会儿没什么精神头,没空回答她的问题,直接就是一句:“杏姐,那个李香香你认得。她前男友李有球那个二愣脑袋逼她去干那行,我好心把她救了。这样吧,让她上你家躲一晚上。最迟明天,她就离开。不会连累你。”

听田有鸟这样说,于杏儿气不打一处来:“瞎说什么呢?还连累,我是那胆小怕事的人嘛!香香我知道,你让她来就是了!”

想不到她答应得恁爽快,不由的,田有鸟就由衷的感激她:“杏姐,谢谢啦。那,你来开门撒!”

“哦。”不一会儿,赵家的院门吱呀一声打开,可气那条大狗蹭的飞出来,呲着牙,对着李香香就一顿狂吠,汪,汪汪!吓得李香香慌是躲到了有鸟身后。直到于杏儿把狗骂回去,她才有点儿涩涩的蹦了进去。田有鸟怕隔壁那个长舌妇蜜兰知道了去赵狗蛋那告密,他也不恋栈,交代几句,便是匆匆忙忙地离开赵家。只见黑地里,一人打着手电,独自打枫树林中穿过,高一脚低一脚,吭哧走到了牛村长家。

这次翻墙进去,不比往时,比小牛犊子还精神,眼下他官力大丢,一脚下去,喘得跟病人一样。张眼看楼上,忽见牛家上上下下的窗户都漆黑一片,再看车棚内,牛村长的爱车也不见影。

嗯?这么晚了牛村长还在外面打拼啊?想着,他小子就给村长的女人拨了一个电话,响好一会没人接。忽然,田有鸟就竖起了狗耳朵,一听下暗自窃喜,因为电话铃声隐约是从一楼靠近后院的那间屋传出来的。这货又是愣了愣,纳闷牛大佬跟媳妇的卧室靠近厨房向,在客厅的左侧。而电话铃声却从右侧房传出,哈,用屁股也能想到,包准是黄艳跟村长吵架了,小媳妇赌气睡到了隔壁!

这么一想,田有鸟来劲了,收起电话,biu的一下,猫腰摸到那扇窗子前,拿手电一照,见玻璃窗没关严实。伸手一推就推开了,手电光一照进去,只见席梦思大床上睡着一个人。眼下春夏之交,昼夜温差大,村里的乡民到了晚上,还得盖床被子。那被子挡住了脸,但是平铺在枕边的一束秀发,定是村长的女人无疑了。

见状,田有鸟就喜洋洋的关闭了手电,从窗台爬进去,到床前低叫了声艳婶,不想床上的女人睡得跟死猪样。于是,他小子着急补充官气,不管三七二十一,脱鞋就上床,伸手去被内一探,一下就抓摸到了她的PP,光溜溜什么都没穿,这是裸睡哦。才知道黄艳有这爱好,黑暗中这货差点没笑出声来,想不到艳婶也有可爱的一面。这家伙猴急掀开一半的被子,分开腿子,不由的就埋首去她的那儿……

那啥了好一会,忽是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随即,他小子还咦了一声,因之前跟黄艳行欢,黄艳的身体不是这种气味。应该说,黄少妇身上压根就没有香气。这时候,他小子口干舌燥,哪还想那么多。只一送,就挤入一个温润的所在……

动作了一番,田有鸟又是咦了一声,又是停下来想了想,怎么感觉到不对劲。就想,娘西皮的,才分开几小时,艳婶怎么变紧凑啦?一抓她的胸部那儿,她的球形建筑物也变小了。随即,有鸟这货脑内嗡的一声,暗惊道:“妈呀,睡错人了,这个女人不是村长的女人!”

就在他一走神之际,床上女人忽是嗯,了一声,随即,她就如同当头棒喝般清醒过来。

原来,睡这间屋的女人不是别人,而是牛村长的大女儿牛春柳。牛春柳是大学毕业,目前在乡农信社任职,前天才离了婚,她就搬回娘家住。牛春柳惊觉自己的那儿塞得满满的,又见有个人骑在身上,她倒是镇定,声音绷得又尖又细的道:“你是谁?”

此时此刻,有鸟那货大脑一片空白,紧张得忘了自己干啥来的。忽听到这么淡定的问话,他神思一荡,像是一下子恢复了意识,暗自想着,娘西皮的,这下事情要遭。老子要说是认错了人,那无疑地,会把村长的女人卖个底掉。

心念电转,他小子就厚颜无耻的答道:“春柳姐,我是田有鸟,我暗恋你很久了。实在受不了,我就……”说罢,田有鸟就黑暗中抬起巴掌,叭,抽了自己一耳光,刚才一番动作,已经吸收到了牛春柳的官气,官气激发先天的九阳生罡气,瞬间使得他小子体力大增,身上肌肉也鼓胀起来。他自抽耳光,打得特别响亮。忽是话锋一转,把自个骂得一花万朵开:“我不是人,不要脸,我是牲口!”

嘴上骂着,他小子的心里却老大不服气,还在纳闷黄艳婶的手机怎么在你房间?还有你们俩个都是长头发,要怪就怪老天作弄人。再说,我也不是故意的!这么一想,田有鸟就心安理得了。

噌,牛春柳慌是摁亮灯火,兜眼见骑着自己的人真是田大炮收养的崽田有鸟。不由的,牛春柳就捂脸抽泣起来,忽是气恼之极的道:“那你还不拔出去?!魂淡,我要去派出所告你!呜呜……”

“啊?”经牛春柳一提醒,有鸟那货才意识到自己跟牛春柳还是结合着的,随即,他跟她一分为二,飞快滑下床头。哪知,他小子在黑暗中呆得长,忽然打灯,两个眼发花睁不开。脚底下一磕碰,咕咚,站不稳一屁股跌坐在地。

“噗哧!”牛春柳正哭着呢,张见他小子跌了一跤,忍不住就哭中一乐,旋即气恼的道:“活该,摔死你个王八蛋!”

这货歪着嘴直哈气,揉揉P股,见得牛春柳逗乐了,他便忙是开口说好话:“春柳姐,我,我是鬼迷心窍,因为太喜欢你了,晚上做梦,梦里都是你,真的!啊,你真去派出所告我,那,我得吃好几年的牢饭哦。这还是小事,最重要是春柳姐你,这事张扬出去,别说嫁人,光是村里人的闲话,就够你受啦。所以,你千万要冷静,了不起我赔钱给你撒!”

听到赔钱二字,牛春柳噌的一下,就火冒三丈,随手抓起一只枕头,砸了他小子一脸,怒视着道:“小王八蛋,鬼稀罕你的臭钱啊!就你家那穷得叮当响,你拿什么赔?!”

“嗯?”那货正咬着手指头,愁上哪弄钱去,还有万一牛春柳狮子大张口,那么,无疑地,接下来好几年他等于给她打工。再说,牛春柳是大学毕业,有文化,见多识广,贼精贼精的,这样的女人可不好糊弄。忽听牛春柳说不要钱,不由的,轮到田有鸟傻眼了。一傻眼,他说话也结巴了:“那,春,春柳姐,你,你说怎么办,听你的!”

见他小子还算老实,不知怎么,牛春柳一肚的气就消掉一半。不过,发生这种事,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自己刚离婚,还要嫁人呢,总不能逞一时之快,把这小子送去牢里,最后自己的名声也要臭大街。损人不利己,显然,这事绝对不能声张,只有捂死了。想到这,牛春柳就两眼一闭,认命的道:“小魂淡,反正都让你睡了,那你接着睡完!”

“啊?睡完?”听了此言,田有鸟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嘴巴张得大大的。忽是心想,不是吧?这春柳姐不会真以为我天天梦到她吧?我去,压根就没那回事。我老田除了去农信社办存折见过她一面,之前根本连话都没有一句。暗恋个屁呀!

听他惊讶成这样,牛春柳就赌气似的道:“小子,要不然呢?是不是要我打110告你啊?”

“春柳姐,你真好!”这小子神思一荡,就如接圣旨,再次杀入战场。爬上去搂着牛春柳白嫩嫩的身子,叭唧叭唧吻个不停,还有他的爪子,好像有眼睛一样,直接就登上了她的山包,那里留连忘返着。不旋踵,牛春柳这小媳妇就哄动了春心,呼哧呼哧喘息起来,渐渐地,就热烈地回应着他小子。话说这年轻的小媳妇正处于感情的空档期,没男人正寂寞空虚着,又见得田有鸟是个肌肉男,她也就乐得享受一回。一旦拨动了情弦,她就癫狂上了,口出骚话:“傻瓜,还等什么,快点进来呀!”

见她着急成这样,这货成心故意似的,就是不进门。最后,牛春柳受不了了,冷不丁翻转身子,来了一个霸王硬上弓……

牛春柳做那种事,动静特别大,用田有鸟的话来说,那简直是惊天动地。她最初还带着点矜持,欲拒还迎,落后情到深处,她很快就放开手脚大干。随即,那她杀猪般的大叫冲破了屋顶,直冲云霄。有鸟他小子有点目瞪口呆,超囧的道:“春柳姐,小点声行不行?那个啥,家里就你一个人啊?”

此时两个云收雨散,牛春柳带着满足的表情,倒在了床上。喘气的道:“臭小子,还以为你是第一次呢!原来是个老耕田!”

( 香野春色 )

推荐热门小说香野春色,本站提供香野春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香野春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yeyuchao.com
上一章:22.第22章 李香香献身 下一章:24.第24章 李二愣子认输
热门: 偷情:乡野欲医诊所风流 江山美人志 重生之歌坛巨星 海怪联盟 歌王 仙界科技 我有一家阴阳诊所 花村艳少 检查少妇隐私:乡野妇科男医 渣攻撩遍全世界[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