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上一章:第104章 下一章:第10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室内静谧, 云青岑把酒杯放到桌上,杯底落在桌面发出一声脆响。

所谓负责,到底怎么负, 云青岑并不知道,这对他来说是件新鲜事,他对于负责的概念停留在“婚姻”上,一男一女,或因为爱情,或因为其它东西走进民政局,领一本结婚证, 至于爱情能否因为婚姻保留, 所谓的负责到底是不是缘于婚姻,云青岑有自己的看法。

婚姻并不能保证什么——他的父母结婚生子, 看起来也很美满,但对他们来说,家庭只是一个像公司一样的单位。

最多, 就是离婚的时候,婚姻法会保证他们谁也不会吃大亏,或者谁也占不了太大的便宜。

所谓的负责,只是给一个“名分”,男女朋友,老公老婆,告诉别人自己有对象。

但又能随时变心,结了婚想走,就要付出代价。

云青岑从不觉得婚姻能带给人安全感, 婚姻只能带来财产上的安全感, 变心的人永远不会因为一本结婚证而收心。

云青岑看着滕璟, 他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将军觉得什么样才算负责?”

滕璟也有自己的看法,他眼里带着笑意,声音温和:“自然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云青岑笑了出声,摊开手说:“将军,我们是不会老的,将来的几十年几百年,都对着同一个人,不会腻吗?”

夜风从窗外刮进来,吹起云青岑耳边的碎发,他看着滕璟,目光平静似水,没有半点波动。

这是他难得说的真心话,没有任何矫饰。

滕璟没有做出任何保证,他只是反问:“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做不到呢?就算做不到,你也能随时离开。”

云青岑眨眨眼,他第一次听到这种话。

无论是郑少巍还是傅明睿,甚至是郎焯,他们都希望他能够“忠诚”,不是对感情忠诚,而是对他们忠诚,哪怕将来对他们没有感情,也要因为这份忠诚待在他们身边。

世人都是如此,爱没了,还有责任,就算没有责任,也要有忠诚。

这才是美德。

可云青岑生来就不知道忠诚两个字怎么写,他只忠于自己的欲望,爱自己的所有。

他从没想过会有一段稳定长久的感情关系,可如果对象是滕璟或者任韫,倒也可以试试。

“行。”云青岑冲滕璟笑,“我没意见。”

滕璟抿了抿唇,嘴角也勾出一个幅度。

“等我解决了这件事之后,你若想待在这儿我便陪你,你若不想,就换一个地方。”滕璟站起来,“任韫若来找你,你大可以将他拒之门外,叫他去找我。”

云青岑倚在门框:“你们的事我不管。”

云青岑笑道:“我等着看谁赢。”

滕璟大大方方地站起来:“谁赢了都是我。”

云青岑送滕璟下楼,这个时候这座城市还没有睡,楼下是路过的年轻人,正勾肩搭背,换一个场子继续喝酒玩乐,滕璟转过身,他看着云青岑的眼睛,笑着说:“任韫这两天或许会来找你,我不打扰你们。”

云青岑真的捉摸不透滕璟的脑回路,他甚至觉得有点尴尬。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云青岑都没有再见到滕璟和任韫,云青岑也不好奇结果,他们说到底是一个人,就像滕璟说的,谁输谁赢,到最后也是“滕璟”会赢。

“云哥,你在看什么?”苏铭给云青岑端了一杯茶。

云青岑把手里的书放下,苏铭看过去,发现是呼啸山庄。

云青岑:“之前补了一小段,正好最近没什么事,就打算重看一次。”

苏铭点点头,云青岑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苏铭期期艾艾,眉头微皱,直截了当地问:“有事?”

苏铭脸有点红,说话都开始结巴了,他从包里拿出两张票,递给了云青岑一张:“是今天晚上的票,新上的电影。”

云青岑托着下巴,眼睛眯起来,苏铭的脸更红了:“行,你买的票,那晚上我买爆米花和饮料。”

苏铭的眼睛就像在发光:“好!”

云青岑就这么看着苏铭“醉醺醺”离开的背影,低头笑了起来。

他总算明白苏铭在原书里为什么能够代替他了,苏铭可能有无数缺点,但有一点吸引人,就是他的“忠诚”。

他是个能“从一而终”的人,面对诱惑,他在书里最终还是选择了郑少巍这个虐待过他的男人。

有些人就是这样,底线几近于无,无论被怎么虐待侮辱,只要给点好处,又会变得忠心耿耿,记吃不记打。

换成云青岑也喜欢这种人。

周旭尧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云青岑和苏铭正要一起去吃饭,周旭尧就来了。

前一刻苏铭还一脸兴奋地跟云青岑科普今晚这部电影的主演导演,拍的是什么故事,后一刻他看见周旭尧,脸色都变了。

“云哥……”苏铭转头,看着云青岑,眼底有期盼和祈求。

云青岑安抚的看了苏铭一眼,觉得苏铭现在就像争宠的小孩。

“旭尧,这么晚才过来?”云青岑微笑着问。

周旭尧大步走向云青岑,他恶狠狠地瞪了苏铭一眼,就像在看累世的仇人,然后一把抓住云青岑的手腕,把云青岑拉到了走廊尽头。

云青岑也不挣扎,跟着周旭尧走了过去。

“这几天我都在郊外。”周旭尧看上去很焦急。

原本云青岑以为周旭尧在生苏铭的气,结果周旭尧并没有把苏铭看在眼里。

周旭尧:“最近几乎每天都是阴天,凌晨还会下雨,我担心……”

云青岑拍了拍周旭尧的手臂:“不是什么需要我们担心的事,你放心吧。”

周旭尧看着云青岑:“你知道?”

云青岑也不瞒着周旭尧,他微微点头:“接下来天气会更差。”

云青岑的话落音,外面就是一阵震天般的雷鸣声,瓢泼大雨顷刻落下,闪电的光落在云青岑脸上,周旭尧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云青岑朝周旭尧微笑:“我跟苏铭约好了晚上去看电影,你要一起吗?”

周旭尧目光复杂地看着云青岑,他突然发现,云青岑有太多事他不知道了。

他也突然发现,可能无论他多努力,云青岑都不会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云青岑只会喜欢两种人,一种是完全顺从他的人,另一种是跟他旗鼓相当的对手。

前一种人能好好活在云青岑的手里,就比如周旭尧自己,但不用奢望什么爱情,云青岑不会爱上只能仰望他的人。

但后一种人却会死在云青岑手上,云青岑就是山林里的老虎,他所在的山,只能有他这一只老虎。

除非那个人兼具这两种特点,既能跟云青岑旗鼓相当,又能完全顺从。

可这种人不好找,能力强的人,往往跟云青岑一样,心高气傲,不会对任何人低头,更别说顺从别人了。

周旭尧的嗓子有些干,他心里忽然生出一点悲意。

“青岑哥。”周旭尧低着头问,“是不是你永远不会考虑我?”

这是周旭尧第一次这么直白的问出来。

云青岑也没有再打太极,他现在正对滕璟的“负责”感兴趣,不介意在郎焯之后再做一件好事。

他真诚地看着周旭尧的眼睛,伸手整理周旭尧的衣领:“旭尧,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没有活过来,你会怎么样?”

周旭尧愣了愣,云青岑活过来之前,他独自一人,也没有牵挂,也没有固定的居所。

就像他师傅说的,他生来血里带风,注定一生漂泊,云青岑活过来了,云青岑就是他的归处。

周旭尧的眼眶有点红。

他的生命里没有太多值得记住的美好回忆,师傅对他只有严厉,从没温柔。

不停的搬家转校,在一个地方住从不会超过三年,活到十多岁,也没有朋友。

云青岑伸手抚摸周旭尧的侧脸,指腹轻抚周旭尧的眼角:“旭尧,你可以放过你自己。”

周旭尧抓住云青岑的手腕,他知道云青岑在说什么,但他没有像以前那样歇斯底里,而是声音低沉地问:“青岑哥,你想我走?”

云青岑点头:“你一直都清楚,我对你没有……”

周旭尧的脸上没有意外:“我知道。”

“青岑哥,我不傻。”周旭尧笑起来,“其实所有人心里都知道,只是都舍不得。”

“你不用管我。”

周旭尧的眼底有泪光:“等我想走了,我就会走。”

“在那之前,我知道我该做什么。”

云青岑没有再多说,只是拍了拍周旭尧的肩膀。

无论是周旭尧还是赵鹤轩,或者是傅明睿,他们都是一样的。

“云哥!我去拿了伞,我们走吧。”苏铭看到云青岑走过来,连忙扬起笑容,苏铭发现周旭尧正看着他们,满怀敌意的看了周旭尧一眼。

他的敌意太明显,周旭尧反而没有跟他计较,只是笑了笑。

云青岑带苏铭去了西餐厅吃饭,云青岑是vip客户,不用提前订座,苏铭想帮云青岑切牛排的时候发现云青岑没拒绝,高兴的眼睛忽闪。

“苏铭?”

苏铭乍一听见自己的名字,声音还很耳熟,转头就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郑少巍。

他有些吃惊,郑少巍瘦了不少,双颊凹陷,下巴还有没刮干净的胡渣,他似乎老了很多,眼里也没有以前的神采,已经不像他们刚认识的时候那个天子骄子了。

苏铭看着郑少巍,切到一半的牛排也不切了,他还记得是郑少巍把他救出漩涡,让他们一家人没被钱拖垮,可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郑少巍。

郑少巍以前是他的恩人,现在是他的……

苏敏咬住了下唇。

他慌张地看向了云青岑。

云青岑倒是微笑着说:“坐下一起吃?”

郑少巍看着云青岑,眼里有无数情绪,最后化为颓丧。

但他看着苏铭的时候,眼底是无尽怒火在燃烧,他用质问的语气,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你怎么在这儿?”

苏铭一愣。

郑少巍额头青筋毕现:“你凭什么在这儿?”

苏铭不敢看郑少巍的眼睛,手握成拳头,小声说:“我现在在云哥的公司做事。”

郑少巍的脸部肌肉似乎都在抽动,他的眼里满是血丝,他抓住苏铭的手腕,再次质问:“你不过是个……”

苏铭不再忍耐:“我就是个替身,我知道!你把我当替身,你们都把我当替身,那又怎么样?云哥就不会把我当替身!不会像你们一样,想把我变成他!让我像狗一样顺从,又让我像云哥一样说话做事!”

“我想明白了!”苏铭瞪着郑少巍的眼睛,“我不欠你什么!”

苏铭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郑少巍当年帮他,是因为爱他吗?

郑少巍不是在施恩,而是跟他交换,用钱交换他演戏,交换他心甘情愿当云青岑的替身,心甘情愿的为郑少巍奉献。

他一直都在随波逐流,小时候他要当个别人眼里的乖孩子,乖学生。

高中毕业就要因为父母的身体去挣钱,连大学都没读,他要当个孝顺的孩子。

郑少巍帮他,他就听郑少巍的话,他从来没有自己的主意。

可现在他有自己的主意了,他觉得自己变了,变得更好了。

而让他变好的人不是郑少巍,是云青岑。

苏铭:“我愿意跟着云哥,云哥也要我,跟你有关系?”

苏铭刻薄道:“云哥相信我,觉得我有能力,云哥肯定我,云哥觉得我好,跟你有关系吗?你凭什么说话?”

郑少巍震惊地看着苏铭。

苏铭冷哼了一声:“你也别装深情,你真有那么深情,你找什么替身?”

郑少巍脸涨得通红,却说不出一句辩驳的话。

苏铭这辈子没这么硬气过,他恶狠狠地说:“你是嫉妒我,嫉妒我能跟云哥坐在一起,郑少巍,我已经不是那个要看你脸色仰你鼻息的苏铭了!”

郑少巍冷笑:“你也配?”

苏铭:“我怎么不配?云哥说我配我就配。”

“云哥,你说是不是?”

苏铭和郑少巍一起看向云青岑。

苏铭的眼神中是期盼,郑少巍的眼神中是怒火和哀求。

云青岑微笑着,心里骂了一声。

上一章:第104章 下一章:第106章
热门: 暗部列传 乡村小老师 怪村 神偷化身 我欲天下 纸婚营业中[娱乐圈] 铜钱龛世 咸鱼的自救攻略 至尊兵王 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