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上一章:第97章 下一章:第9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室内一片寂静, 没人说话,吴大师这么多年都抬着下巴鼻孔对人,这下里子面子全都丢尽了。

也不等吴大师自己爬起来, 冯惠扬就对站在后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保镖们基本都是退伍军人, 架起这位吨位超凡的吴大师没有丝毫难度, 吴大师在业内再有名气, 在冯家人眼里也只是一个雇来干活的,有用的时候当然尊重, 没用的时候跟一块破布没有区别。

吴大师没有力气,脸色惨白,目光惶然,这么多年的积累和努力毁于一旦,偏偏他还不知道为什么。

哪怕技不如人,也不该落到这样的下场, 以后他还怎么混?在场这么多人, 传出去之后会怎么样?

他被架出去的时候,神棍们眼里只有幸灾乐祸。

越高的山, 崩塌的时候越令人叫好。

周旭尧看了云青岑一眼,云青岑笑了笑, 知道从现在开始, 这里就是他的主场了。

“冯先生。”云青岑态度拿捏的很好,不卑不亢, 又亲切周到,“把沙发拆了吧。”

冯惠扬嘴唇紧绷成一条直线, 他转头对保姆说:“拆吧。”

沙发价格不便宜, 保姆不敢硬拆, 这种沙发不能拆卸,要拆只能把垫子翻转过来,然后从底部的接线处裁剪开,三个保姆一起拆才会快些。

“先生,找到了。”保姆扶着沙发站起来,手里赫然是木制的卷筒,只有半个手掌长,很小。

冯惠扬额头青筋直冒,冷淡地说:“给云先生看看。”

保姆也知道这不是好东西,快步走到云青岑面前,把卷筒交给云青岑之后就活像背后有鬼在追一样躲到一边去。

“紫檀木。”云青岑叹了口,“不便宜,真有钱。”

冯惠扬下了血本的,紫檀木小料没有大料值钱,但作为容器,用什么木头都没多大差别,选紫檀木显然是钱多烧的。

云青岑旋开木盖,从里面拿出一张卷好的黄符。

他展开一看,目光带出了几分嫌弃——这鬼画符的字迹还不如他呢。

云青岑把黄符夹在手上,指尖火瞬间将黄符烧得一干二净。

惊呼声此起彼伏,神棍们没几个见过指尖火,通常都是拿火柴装模作样。

云青岑露了一手,连冯家人的表情都不一样了。

“冯先生,解决了。”云青岑朝冯惠扬微笑,“这符是妖符,不是正经符箓,上面写的也不是正经符咒,不过这种符的好处就是只要烧毁,就不会有遗留问题。”

冯惠扬点点头,脸色铁青,但还是端着说:“云先生请跟我过来。”

他看了眼云青岑身后的周旭尧:“周先生也一起来吧。”

陈尧不需要冯惠扬喊,他自己跟在云青岑他们屁股后头过去了。

好在冯惠扬没把陈尧赶走,而是对云青岑说:“云先生,事情这就解决了,我刚刚跟你说的你还记得吗?”

云青岑:“记得。”

“冯先生安心吧,我上来的时候已经安排好了,老爷子不会受到影响。”云青岑一脸真诚,“你要是不信,可以等一段时间看后续,尾款不用急着给我们。”

提起钱,陈尧就热情多了,他插话道:“冯先生,云先生这边的酬劳惠国先生会给的。”

冯惠扬不在意这些小钱,几千万或许还能让他抬抬眼皮,但几百万实在没必要,他深深看了云青岑一眼:“惠国给的是他说好的份,我会再签一张支票。”

云青岑咧嘴笑道:“那就多谢了。”

冯惠扬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十分钟以后就有保镖从走廊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木盒。

冯惠扬抬了抬下巴,保镖把木盒交给了周旭尧:“周先生,之前答应你的东西。”

周旭尧淡笑:“冯先生说到做到,以后有事尽管给我打电话。”

他们又寒暄了几句,冯惠扬不是小气的人,临走的时候还给陈尧也送了一个红包。

陈尧受宠若惊,红包里是一张卡,里面虽然不知道有多少钱,但至少也有十几万,他毕竟是个陪客,有个十几万几十万是白赚。

离开的时候,云青岑还把尾款的支票拿了一张给陈尧,他得了两张支票,冯惠扬给一张,冯惠国给一张。

因为是支票,又是当场给,陈尧没从里面抽到钱,正后悔的时候,坐在轿车前座的云青岑就已经转身,笑眯眯地把那张一百二十万的支票递给了坐在后面的陈尧。

陈尧接的利落,嘴里还有推拒:“这怎么好意思,我又没有出力。”

云青岑眉眼带笑,他看起来太年轻了,脸上没有一点皱纹,微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微眯,那多情的眼睛在微笑时真诚动人,好像他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如果怀疑他就是自己多疑小气:“没有陈先生我可接不到这么好做的单子,钱多的那张支票我留着,这张就是给陈先生你的辛苦费。”

“劳动所得,就不要推拒了。”云青岑收回了手。

陈尧眼睛都在发亮,嘴里还说:“这不行,我这不是占你便宜吗?”

云青岑不当回事:“下次再有这样的生意,陈先生记得我就行了,有来有回,合作才能长久。”

陈尧叹了口气,无奈道:“你说的也对,那我就厚着脸皮收下了。”

“没想到云先生跟周先生关系这么好。”陈尧状若无意地说,“周先生大名鼎鼎,行内没人不知道他,天生的本事,可惜不爱出风头,不然得挣多少啊。”

云青岑:“追求不一样嘛,陈先生还不是,本事这么大,钱不也捐给贫困山区了吗?陈先生,好人呐!”

陈尧:“花钱图个心安,干我们这行的,多积点德准没错。”

云青岑被送到公司楼下,下车的时候,陈尧忽然叫住了云青岑。

陈尧说话说一半藏一半,就是不给一个痛快,他小声说:“云先生,我这儿倒是真有一件难事,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犯你的忌讳。”

云青岑停下动作,又坐了回去,知道此时不用他自己张嘴问,陈尧会说的。

陈尧拿出一张地图,递给了云青岑:“这儿原本是张家的祖坟,两年前,张家祖坟被刨了,里面的棺材都被刨了出来。”

“从那以后,张家的运势一落千丈,百亿身家,不知道现在还剩多少,请了不少人去看,去的人后来不是进了医院就是进了精神病院。”

“张家怕事情闹大,把祖坟迁了,那块地也封了,不过张家的运势没变好,但也没变差。”

陈尧轻声说:“张家愿意出一千万,如果真能解决,还可以再加钱。”

云青岑挑了挑眉:“陈哥这种有本事的风水先生都解决不了?”

陈尧无奈地摇头:“云先生啊,不瞒你说,住进精神病院里的人里,有一个是我最欣赏的阴阳先生,能力比我强得多,我没那个本事,自然就没有那个胆子。”

“我考虑考虑。”云青岑笑了笑。

陈尧:“我相信你的本事,你要是决定去就给我打点电话,我能给你争取更好的报酬。”

云青岑摆摆手,下车走人。

他把地图一并拿走了。

今晚有事做了。

虽然他很想一边做事一边挣钱,不过如果扰乱那一方风水的是无间地狱里逃出来的恶鬼,那就不适合有人旁观了。

尤其是这只恶鬼他还得活捉,抓给马哥交差。

云青岑上楼之前还面带笑容,觉得这次没有白跑,然而等他坐电梯上楼,还没进公司,就透过玻璃门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熟人”们。

单位是“们”。

云青岑的脚步顿了顿,沙发上的人全都看向了门外的他。

周旭尧的车在后面,还没到,前台正在给熟人们续茶,帅哥太多,前台脸上的笑容格外真心实意。

两个设计和财务也在悄悄偷看,云青岑走到门口,门自动朝两边打开,他今天穿着一件灰色大衣,里面是一件黑色羊毛衫,他一进去就脱了外套,挂到一边的树形衣架上,抹了一把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和多情的眉眼,他进去的那一瞬间,刚刚坐在沙发上的人全都站了起来。

云青岑就像没看见一样,去一边的饮水机接水,他的侧脸对着所有人,云青岑的侧脸很美,额头鼻梁嘴唇下巴,高度和比例都堪称完美,如果评选世界侧脸最美,云青岑应该榜上有名,他接着水问:“怎么都过来了?”

他站直身体,神情平淡,似乎既不高兴也不难过。

赵鹤轩转头看了眼站在自己旁边的傅明睿和秦毅,脸上的表情不怎么好,他来公司找了云青岑完全是临时起意,但现在的情形就像是他们几个约好了一样,赵鹤轩的表情有瞬间阴沉。

他知道云青岑最厌恶的是有人给他找麻烦,仅次于云青岑觉得无聊。

“刚好路过,就上来看看你。”赵鹤轩跟他们划明界限,“至于傅先生和秦先生,或许是约好了一起来,二位关系一直不错。”

傅明睿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他的眼睛天生就会说话,似忧郁的海,哪怕面无表情,都让人觉得他身上有化不开的忧郁,他的声音很轻:“秦先生比我晚到。”

云青岑看向秦毅,秦毅还是老样子,高冷干练,云青岑冲秦毅笑了笑:“你们一起来,我还以为是准备聚会。”

赵鹤轩的嘴角抽了抽,厌恶之意无法掩饰。

秦毅:“本来是先接你去用晚餐。”

云青岑身材偏瘦,他也不走过去,就靠在饮水机旁边,他双手环胸,第一次不想跟他们浪费时间。

对云青岑来说,现在他有了更好玩的事,这些过时的旧玩具已经没有让他费心的吸引力了。

滕璟没在公司,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云青岑环视了一圈,脸上带着微笑说:“我晚上有点事,跟人约好了,吃饭的话换个时间吧。”

赵鹤轩向来是最善解人意的那个,也不纠缠,得了云青岑的话以后说:“后天怎么样?有一家新开的日料不错,你后天有时间的话,我就去订座了。”

云青岑真情实意的敷衍道:“现在还不能确定,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明晚会给你发消息。”

赵鹤轩知道进退,他走到云青岑面前,文质彬彬,温声细语地说:“自己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别一个人硬撑,我总是在的。”

云青岑看着赵鹤轩,他轻叹了一声:“你看起来憔悴了。”

“最近休息的不好。”赵鹤轩目光深邃的看着云青岑。

云青岑注视着赵鹤轩的双眼,云青岑的眼睛里充满了忧虑,好像是全身心的在为赵鹤轩忧心,他拍了拍赵鹤轩的肩膀:“回去好好休息吧,等这段时间忙过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赵鹤轩抿着唇,他深深的看着云青岑的眼睛,似乎想通过眼睛看清楚的云青岑的心,他爱云青岑的一切,最爱云青岑的黑暗面。

但他从来都不知道云青岑是怎么看他的,这段时间云青岑从他的世界销声匿迹,即便偶尔会给他回消息,但赵鹤轩还是觉得自己离云青岑越来越远。

赵鹤轩有很多话想说,但都忍住了。

他还记得这里不止有他和云青岑,还有另外两个不速之客。

赵鹤轩转头,看向傅明睿和秦毅,十年前他们也曾坐在一起,他们都不是一种人,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相同点,那就是他们都认识云青岑。

都以为自己终将是陪在云青岑身边的那个人。

二十出头的时候,他们一碰到一起,就会争执不休,彼此都看不顺眼。

到了现在,赵鹤轩反而能心态平和的面对他们。

云青岑喝了口水,走向秦毅和傅明睿。

他刚要说话,背后的玻璃门又打开了。

周旭尧站在门口,挑了挑眉,他笑道:“这么热闹?都是稀客啊。”

云青岑转过头给了周旭尧一个白眼,周旭尧朝云青岑笑得灿烂。

周旭尧:“坐啊,小柳,给他们倒杯茶。”

前台小柳眨眨眼:“周哥,已经续过几次茶了。”

周旭尧脱了外套,挂到云青岑挂衣服的衣架上,他自然的走到云青岑身边,伸手揽住了云青岑的肩膀。

他伸手的那一瞬间,赵鹤轩他们的脸色都变了。

傅明睿:“周旭尧,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

秦毅则是大步走到了云青岑面前,抓住了云青岑的手腕,似乎是想把云青岑“拉”出周旭尧的控制范围内。

云青岑:“……”

周旭尧勾起嘴角:“秦先生这是干什么?”

秦毅冷漠的看着周旭尧:“周先生不觉得自己越俎代庖了吗?”

周旭尧冷笑了一声:“平时倒也不见你们这么关心青岑。”

秦毅:“可能是不像周先生这么会做人。”

周旭尧也不觉得这话难听,微笑道:“我一向会做人。”

倒是傅明睿完全不理会其他人,而是看着云青岑,轻声问:“青岑,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吗?”

云青岑挥开周旭尧揽住自己肩膀的手,他径直走到沙发,坐下之后把水杯放到茶几上,然后打开了投影仪,选了一部没看完的电影。

然后还转头对前台说:“小柳,点些吃的吧,下午你们不用上班了,来看电影。”

众人:“……”

小柳迅速记起云青岑是自己的衣食父母,连忙拿出手机:“好的云总,我点全家桶行吗?”

云青岑:“点两桶吧,对了,给我单点两个鲷鱼烧和蛋挞。”

云青岑转过头,赵鹤轩他们已经停止阴阳怪气,全都看着他。

云青岑摸了摸下巴:“要么坐下来看电影,要么你们就回吧,我累了大半天,真的没有力气听你们说这些了。”

他叹了口气:“你们这个毛病这么多年真是一点没变。”

已经不是少年人了,怎么还这么喜欢阴阳怪气呢?

全员三十多岁,还能做这么幼稚的事,可见无论年龄如何增长,在面对某一件的时候,还是不会有什么长进。

云青岑仰起头,电影已经开始播了。

沙发够大,傅明睿和赵鹤轩坐到了云青岑的左右两边,秦毅和周旭尧对视,都不约而同的移开视线。

他们全都没走,云青岑坐在中间,一边两个,好在两边还有沙发,林苗她们也坐到沙发边看电影。

林苗还贴心的关了灯,她把手机屏幕光调到最低,在员工群里发消息:

“我怎么觉得云总跟皇帝一样,三宫六院?”

“云总魅力无限大,要不是他们都是男人,我还以为云总要娶一堆老婆。”

“云总要是个女人,那就是要娶一堆帅哥。”

“男人也一样啊,我觉得云总照样能开后宫。”

“我以前以为我恐同,现在我发现我是恐丑,长得好看不管男女凑一堆就是好看乘二。”

“我真的觉得他们好像是在追求云总,云总不太好追吧?”

“我压周哥!”

“赵先生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压赵先生!”

“卧槽你们不知道秦毅的身价吗?我压秦毅,长得帅又那么有钱,还高冷,这就是小说里的霸总现世。”

“我觉得傅先生好哎,眼睛跟会说话一样,还那么有气质,特别忧郁,我看到他的时候就想拥抱他。”

“哎。”

“哎。”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这种选谁的烦恼呢?”

“还是努力赚钱当富婆吧,这样我们就能从小白脸里选妃了。”

电影是一部恐怖惊悚片,为了照顾没看过的人,云青岑拉到了开头看,恐怖的配音和优秀的气氛渲染,以及血肉模糊的特效化妆,一晃而过的小丑,肮脏的下水道,可怕的妆容。

云青岑看得津津有味,他见得鬼太多了,死了十年,这种恐怖片已经无法触动他。

倒是赵鹤轩在鬼猛然冒出来的时候浑身一震,向后一仰,然后紧紧闭上了眼睛。

外卖到的时候电影只放到一半,林苗去门口接过外卖,放到茶几上打开包装。

云青岑从里面选了鲷鱼烧,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坐在他左边的傅明睿给他递了一张纸,右边的赵鹤轩把可乐拿在手机,等他想喝了就递给他。

云青岑被照顾的心安理得,等他鲷鱼烧吃完了,傅明睿又给他递了一个蛋挞。

云青岑就这么一边看电影一边吃,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电影,其它事都有身边的人为他做。

只有周旭尧和秦毅,倒是想为云青岑做点什么,无奈傅明睿和赵鹤轩挡得太严实。

云青岑吃了口傅明睿送到他嘴边的鸡块,面无表情的想——如果他们能一直这样,他倒也不必让他们滚蛋。

上一章:第97章 下一章:第99章
热门: 乡村欲爱 惊叫循环(无限流) 我不是天生欧皇 混世色医:乡下女人更疯狂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 给我一张好人卡 合久不分 天才邪少 反派洗白录/放鹿天 那些惨不忍睹的日子